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三十九章 抢女人(书号:13524

第三十九章 抢女人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若水听到声音,不知为何,心底忽地微微一颤,她收敛情绪,平静道:“带他进来吧。”

    “吱呀”,房门打开,小然带着一名相貌陌生的少年,走了进来。

    若水看他的一瞬间,秀眉微微皱起,不过她脸上依旧露出淡淡的笑容,道:“这位公,我们好像是初次见面吧?”

    “初次见面?”小然一听,顿时脸色一沉,转身瞪了杨缺一眼,“好呀,你竟然骗我,还说你是若水姐姐的朋友!”

    一旁的张敬显斜眼看着杨缺,满脸冷笑,道:“若水姑娘,我早就说过,这人定然是个骗,你还不相信,现在终于知晓我说的是实话了吧。”

    杨缺嘴角露出一丝淡笑,顺手关了房门,方把目光重新看向了若水,道:“听说姑娘在作词,小生不才,愿意为你献上一首,聊表心意。”

    “恶心!”张敬显满脸鄙夷,瞥了他一眼道,“没钱还来香红楼,现在更是想骗取若水姑娘的好感,小,你未免有点太不要脸了吧?”

    小然也撇嘴道:“早知道你是骗,我才不会带你来,若水姐姐,我喊人来把他赶走吧?”

    若水神色清冷,看了旁边的张敬显一眼,心思忖片刻,方道:“不用,既然他会作词,那就让你试一下吧,若是故弄玄虚,再赶他也不迟。”

    张敬显心微微不喜,道:“若水姑娘,一个又穷又不要脸的骗而已,何必与他啰嗦,就算他会作词,那算什么本事。以我看,现在就把他驱赶出去算了,小然姑娘也不用去叫人,看这小一副软弱无能的样。我一只手就能把他提起来。”

    若水没有理睬他,对杨缺道:“公请进来坐,先喝杯茶水再说。”

    杨缺点了点头,看了张敬显一眼,眼闪过一抹嘲弄,跟着若水到了桌前坐下。

    张敬显心怒极,不待若水吩咐。也跟过去坐在两人的间,目光挑衅地看着杨缺,道:“这位兄台,既然你说你擅长作词,那么我就和你比一比如何?若是你赢了,我便不再为难于你。但是若是你输了的话,就请你马上离开,不要再来招摇撞骗了,如何?”

    杨缺微微一笑,端起茶水看了他一眼,道:“若是你输了,也请你马上立刻。这才公平。”

    小然站在一旁,见两人为若水争斗,极为兴奋,笑道:“就是就是,人家输了就离开,为何你输了不离开了呢,不公平!”

    张敬显眼闪过一抹厉色,顿了顿。皮笑肉不笑道:“好,既然兄台这么有把握,在下就奉陪到底,谁输了谁便离开,绝不耍赖。”

    小然拍手道:“好,那我和若水姐姐做裁判,不会偏袒任何人的。”

    杨缺道:“好。”

    张敬显也点头道:“我自然相信两位姑娘。”

    小然笑的花枝乱颤。过去爬在若水的肩膀低声道:“姐姐,你不喜欢谁,你悄悄跟我说,就算他作的词好。咱们也一起让他输,嘿嘿。”

    若水看了她一眼,微微摇头,笑道:“不用,你刚刚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公平么,现在要打自己的脸啊。”

    小然知晓她的性格,肯定不会弄虚作假的,她也就是随口说说,此时闻言,讪讪一笑,道:“那就听姐姐的,反正我也不会品词。”

    若水看了杨缺和张敬显一眼,稍稍沉吟了片刻,目光忽地看到了桌上花瓶里插着的一支梅花,她一笑,道:“这样吧,咱们三局定胜负,第一局呢,你们就以梅花为题,各作一首,诗词不限,言律不分,言之有物即可。”

    “梅花?”张敬显听完,脑慌忙快速转动起来,片刻后,他双眼一亮,道,“若水姑娘,我先来。”

    若水微微一笑,看了还在沉吟的杨缺一眼,方对他道:“好,张公尽管吟出。”

    张敬显稍一梳理,便摇头吟道:“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明年如应律,先发映春台。”

    若水听完,细细咀嚼片刻,方双眸一亮,赞道:“好诗!张公此诗清润素雅,含蓄隽永,把梅花傲寒的品行刻画的极为生动。”

    说到此,她面带笑意,道:“不想张公竟有如此才华,若水佩服之极。”

    张敬显听她衷心赞赏,心顿时激动无比,满脸喜色道:“若水姑娘谬赞,小生受之有愧啊。”

    说罢,他得意地瞥了杨缺一眼,道:“这位兄台,该你了。看你磨蹭了这么久,不会是故意骗人,做不出来吧?”

    若水的目光也看向了他,笑道:“没事,之前也没有说有时间限制,这位公仔细想想,待想好了再作也不迟。”

    杨缺淡淡一笑,道:“不用,我作的是一首小词,并不复杂,这便吟来。”

    若水点头道:“公请。”

    杨缺手指点着茶杯,沉吟数息,方缓缓念道:“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若水听完,眼眸微动,喃喃念道:“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一旁的张敬显细细品了片刻,心顿时“咯噔”一下,暗暗惊诧,他目光阴冷地看了杨缺一眼,终于开始紧张起来。

    以他的低等的鉴赏水平就能咀嚼出此词的不凡,莫说若水,这第一局,他恐怕是输定了。他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这身无分的穷小,竟然真的才华横溢,会作词!

    他脸色阴沉,心暗暗思虑计谋起来。

    “妙!这位公的词果真是妙极!”果然不出张敬显所料,若水忽地拍着手,甚是赞赏,满脸喜色。

    她看了张敬显一眼,脸上带着歉意道:“这第一局,张公略逊一筹,算作张公输。”

    旁边的小然也拍手道:“我也觉得这位公的作的比张公的妙。这一句,我和若水姐姐一样,都认为是张公输了。”

    张敬显听了若水的话,本来心就阴沉,此时又见她不给丝毫面地乱说,更加怨恨起来,他眼带着寒意。瞥了杨缺一眼,恨不得蹿过去一巴掌拍死他!

    “这第二局,咱们也无需命题,小女最近在作一首曲,就差词了,两位公随便作一首词即可。这次的韵律一定要工整。”

    若水眉目流转,看了杨缺一眼,说出了第二局的规则。

    张敬显为了挽回刚刚的败局,此时一听若水说出规则,心头一喜,立刻思索起来。既然是无需命题,随便作即可。那就再容易不过了。

    不多时,他已经想好一件绝妙的词,正要吟出,却忽地看了杨缺一眼,心里暗暗思忖:第一局我先吟,让这小占了便宜,这第二局,还是让他先吟吧。反正若水姑娘说了。也没有时间限制,若是他吟的比我想的这首词好,我再想一首更好的就是了。

    想到此,他暗自为自己的聪明得意,他把戏虐的目光看向了杨缺,讥讽道:“这位兄台,这第二局还是你先来吟吧。免得让两位姑娘误会,说在下不懂得谦让。”

    杨缺看了他一眼,神色自若,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再推辞了。”

    小然在一旁笑道:“公快吟出来吧,你作的词定然比张公好。”

    张敬显一听,冷哼一声,心暗暗怒骂了几句,也不搭理。

    杨缺点了点头,目光看了一脸浅浅笑意的若水一眼,无需沉吟,直接念道:“花褪残红青杏小,燕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小然一听,立刻拍手赞道:“好词!妙词!妙极了!”

    众人见她突然拍手叫了起来,疑惑的目光皆一起看向了她,却见她讪讪一笑,弱弱道:“虽然我听不懂他说的什么意思,但是觉得好厉害的样……”

    张敬显眉头皱了皱,懒得理睬她,低头细细品味着杨缺的这首词来。

    此时却见若水忽然站了起来,神色间带着一丝惊异,目光复杂地看着杨缺,静了片刻,方对正在思考对策的张敬显道:“张公,你输了,请出去吧。”

    “什么!”张敬显一听,顿时脸色一变,猛地站了起来,压抑着怒气道,“在下都还没有作,若水姑娘怎地知晓就是我输?”

    小然也是满脸吃惊,点头道:“对啊,若水姐姐,张公还没作呢,你不能偏袒。”说完,她方觉得不敢帮张敬显,忙道:“其实我也觉得张公输了……”

    若水神情淡淡地看着他,道:“张公,我劝你还是出去吧,你的才华我了解几分,这首词,你的确是无法超越的。你若是坚持要作,只会自讨没趣。”

    张敬显脸色难看,目光露出了怨恨惊怒之色,他神色变幻许久,突然转身看了杨缺一眼,也不再装作君,咬牙切齿道:“小,你确定要和我作对?”

    杨缺坐在椅上,端着茶水细细品味,看也不看他一眼。

    张敬显眼角抽搐,脸上露出了显而易见的杀意:“好!很好!小,我记着你了,今晚你想待着若水姑娘的房间,我看你是做梦!”

    说罢,他也不和若水小然打声招呼,满脸阴厉,转身就杀意腾腾地离开。

    “若水姐姐,恐怕这位公,要遭到那张敬显的报复了。”

    待张敬显带着怨毒离去之后,小然满脸担忧道。

    若水秀眉微蹙,看了杨缺一眼,忽地发现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极为熟悉的冷色,她心一颤,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少年的身影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