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三十七章 逃出牢房(书号:13524

第三十七章 逃出牢房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轰!

    杨缺体内,浪潮如滚,轰隆作响。

    小鼎里的金花融为一道道灼热,化为太阳精气,散入体内,让那些奔涌的法力更加凝练起来。

    张婧心乌发如瀑,散落腰间,挺胸坐在他的身上,仰着脸颊,剧烈激战,愈来愈亢奋。

    杨缺躺在地面,异常被动,体内一边聚敛炼化着金花,一边采撷着元阴,消融着体内滚烫的气流。

    数个时辰后,他终于感到从张婧心体内采取的元阴渐渐淡化,不能再抑制住体内的灼热,他不敢再修炼,深吸一口气,缓缓收起了功法。

    随即,他双眼猛然睁开,抱住身上少女的翘臀,暗暗咬牙,狠狠地冲刺了数百下,方颤抖着身,到达顶峰。

    张婧心正双眸迷醉,高昂呻吟,如驾云雾之际,忽地感觉到身下少年的身战栗起来,同时一股莫名的灼热喷进了自己的体内。

    她顿时惊醒,双腿紧紧一夹,对着杨缺怒目而视,喝道:“你竟敢投降?不行!继续!”

    她正在登山云霄的紧要关头,怎能容他就此停下!

    杨缺却不理会,眸闪过一道冷光,直接把她推了下去,随即站起身,慢条斯理地穿起衣服来。

    “你!”张婧心见他如此态度,顿时勃然大怒,她顾不得身的酥软,跳起来就一巴掌向着他的脸上扇了过去,嘴里狠狠地骂道,“没用的东西!”

    杨缺稍一侧脸,避过了她的耳光,扬起手掌,“啪”地一耳光甩在她的脸上,目光冷冷地看着她。

    张婧心被一耳光扇爬在地上,脑忽然间一片空白。

    她做梦也想不到,这少年被囚禁在牢室。竟然敢动手打她耳光,这简直是从来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小畜生!你找死!”

    恍惚半响,她终于惊醒过来,咬牙切齿地咒骂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神怨毒地盯着杨缺。

    随即,她手光芒一闪。凝现出一只红色小鞭,上面寒芒森森,犹自带着血腥。她伸手一抖,“啪!”地一声,气流爆响,震耳欲聋。

    “跪下来。向我求饶,然后再继续服侍我,我可以饶你一条狗命!”她目光阴鸷地看着杨缺,手红鞭寒芒颤动,咬牙威胁道。

    杨缺神色淡漠,穿好了衣服,冷眼看了她一眼。目光投向了地上的红色衣裙和亵衣,道:“你穿衣服么?”

    张婧心闻言,微微一怔,脸上露出一丝茫然,随即目光厉色一闪,冷声道:“我在让你跪地求饶,你耳朵聋了么?”

    杨缺嘴角露出一丝戏虐,道:“我在问你需不需要穿上衣服再死。你耳朵聋了么?”

    “放肆!”张婧心一听,勃然大怒,手红鞭一扬,向着他的脸颊狠狠抽去!

    杨缺冷哼一声,眸寒光一闪,直接伸手抓住急窜而来,寒芒森森的鞭尖。运力一拉,张婧心脸色一变,踉跄着扑进了他的怀。

    “还想继续?”

    杨缺冷笑一声,待她满脸杀意。将要运用功法之际,头一低,直接张开嘴咬着了她胸前挺立颤动的樱桃,使得她忽地全身忽地一颤,浑身酥软起来。

    “嗯……”她不由自主,嘴里发出了一声娇媚而含糊的轻吟,然而瞬间,她的胸口猛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杨缺手黑芒闪耀,直接贯穿她的胸口,透背而出!

    他目光阴冷,脑海里浮现出在香红楼秦可儿死去的一幕,胸的愤怒,无可压抑。

    “不要怪我,怪就怪,你是张倩的女儿。”他凑在张婧心突然煞白的脸颊旁,声音冰冷,喃喃地道。

    张婧心全身犹如被掏空了一般的疼痛,随即愈来愈麻木,她看着近在咫尺的杨缺,目光带着惊恐,带着难以置信。

    “你……你不是已经……被封了灵穴……”她身体战栗,体内血液倒流,从嘴里溢了出来,脸上全是不甘与绝望。

    杨缺脸上带着一丝怜悯,一丝讥讽,道:“我修炼,不需要吸纳灵气,就算被封住了灵穴,又如何?”

    张婧心双眸一瞪,刚露出震撼,体内却猛然一痛,目光渐渐暗淡,随即眼前一黑,彻底断气。

    杨缺看着她滑落在地的娇嫩**,神色间流露出一丝迟疑。

    顿了片刻,他目光一寒,手黑芒爆射,笼罩在了她的身躯上,数息间,她的整个身体都彻底消融,不见一丝痕迹。

    做完这一切,他不敢耽搁,从空间宝物发出了猪妖,叮嘱道:“记好,你在这里装作我,一定不要好色,露出破绽,不然我们都会有危险。”

    猪妖一听,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道:“公放心,老猪对那几名女孩,不感任何兴趣,就算她们主动来勾引我,我也硬不起来。”

    杨缺闻言,想起了他的特殊嗜好来。越是好看的女,他就会越觉得丑,并且看都懒得看;而越是丑的女,他反而越觉得好看,眼巴巴地垂涎。

    这癖性,倒是有些奇怪。

    杨缺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再多说。三天后,我就会回来,遇到事情你要忍着,不可鲁莽。”

    说罢,他翻手祭出了早已炼化摸透的千幻石,在他眉心一抹,口念动咒语,伸手打出几道发诀,猪妖全身光芒一闪,摇身一变,幻化成了另一个杨缺。

    杨缺细细打量了一下他的模样,道:“只要那名元神境的修士不来试探你,你就应该很安全,这几日你就装作体力耗尽,伤势未愈,不要乱动,知道吗?”

    猪妖连声道:“公放心就是。”

    杨缺轻轻点头,收起了千幻石,摇身一变,幻化成了刚刚那名被自己毁尸灭迹的张婧心,衣服容貌,甚至是神情,几乎一模一样,没有半点破绽。

    他伸手拾起了地上刚刚张婧心留下的破碎衣裙等物,丢进了空间法宝里,皱眉沉思了一会儿,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随即打开牢门,镇定自若地走了出去。

    待行到牢房前面的用刑处时,他看到了那名少女正坐在一张方桌前聊天,他神情冷傲,继续向前行去。

    “小姐,你出来了。”凌恬看到她这么早出来,并且身体似乎没有任何疲惫之色,心不禁暗暗奇怪。

    杨缺看了她了一眼,点了点头,脸色没有半分变化,道:“我先走了。”

    说罢,不待她回答,径直出了牢房。

    “哼!拽什么拽,不就是靠着她娘狐假虎威么!本身没点本事,还喜欢目无人高傲自大,我们鄙视她!”

    五名女孩见杨缺对凌恬的态度冷淡,心皆忿忿不平,待杨缺离开后,纷纷嘀咕一起鄙视起来。

    凌恬眉宇间露出一丝疑惑,听了她们为自己抱不平的话,淡淡一笑,道:“没什么,她就是那样的人,咱们不要放在心上就是了。”

    杨缺出了牢房,来到外面,刚走几步,心忽地一紧。

    他感觉到在左前方不远处的阁楼里,正有一名气息危险的修士,用神识锁定着他,他神色自若,脸上带着冷傲,继续向前。

    还好,那人只是稍微探查了他一番,就不再理睬。

    以刚刚的神识和气息来看,那人定然就是有着元神境初期修为的燕浪。

    杨缺心升起一股杀意,全身气息内敛,脸色平静,未敢表露分毫。

    不多时,终于走出了牢狱的监视范围,待行到街道上时,他故意胡乱转了一些地方,绕了许久,方换回真实模样,趁着浓黑的夜色,向着香红楼奔掠而去。

    张倩给他的时间,只有三日的时间,既然要修炼突破,就一定要找女人。

    而香红楼,就是他最好的选择。那花魁是香红楼的主人,她当初许下过诺言,只要他愿意,那里的女他都可以随便要,虽然现在情况不同,但是他还是要去试上一试。

    毕竟女儿国他没有几个熟悉的人,想要靠自己去找女人,虽然很容易,但是害怕找到另一个“小红”,那他恐怕一辈都不会再敢碰女人了。

    月牙隐进了云层,本就漆黑的夜色,更加模糊浓郁起来。

    街上行人寥落,杨缺施展身法,穿墙掠屋,耳偶尔听到几声女人急促的呻吟和男人的粗重的喘息声,有时候,还会有一些皮鞭抽打的声音,夹带着男人嘶哑求饶的哭声。

    女儿国,白日里女人一般平静无波,而夜晚,却是如狼似虎。

    一夜间,不知道又有哪几个倒霉的男人被折磨死,或者被小红那样的人爆得体无完肤。

    想到此,他忽然又想起了那日为他而献身的老者,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活着。

    前方的街道越来越熟悉,杨缺挥去了脑的思绪,隐在黑暗的墙角里,双眸光芒闪耀,谨慎地向着目的地行去。路上,倒是没有遇到任何异状。

    不多时,香红楼终于出现在了眼前,与别处的黑夜不同,这里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许多身材极品的少女,穿着一袭红裙,站在门口扭动着纤腰迎客,脸上挂满了媚惑的笑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