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二十章 积攒雪灵(书号:13524

第二十章 积攒雪灵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香红楼,姹紫嫣红,莺语燕声,好不热闹。

    杨缺被秦可儿亲昵地拉着,在广阔的大厅转,惹得许多男女客人的瞩目,随即两人寻到一处靠前的位置,坐了下来。

    片刻,一名相貌还算出众的少女,端着一壶灵茶,行了到两人身前,满脸媚笑道:“多谢两位客官今日光临。今日是我香红楼花魁贺喜之日,两位若是喜欢的话,可以在楼上要个包厢,安静品茶,慢慢观赏,并且还会有专门的侍女招待。当然,若是喜欢热闹的氛围,两位坐在这里也可以。”

    秦可儿笑道:“不用了姐姐,我们就坐在这里,我喜欢热闹。”

    那少女眼闪过一抹失望,脸上依旧挂着惯有的笑容,道:“那好,两位慢用,若有还有别的需要,尽管叫我便是。”

    说罢,少女把手的灵茶放在了两人间的桌上,小心斟了两杯,方礼貌一笑,转身离去。

    “相公,今日是香红楼大喜之日,坐在这里是免费的,若是坐包厢的话,要收钱的。”

    待那侍女离去之后,秦可儿凑近杨缺,低声解释道。

    杨缺点了点头,问道:“不知你们女儿国流通的钱币,是什么模样的?”

    秦可儿伸手拿出一枚圆圆的玉片,递到他的面前,笑道:“就是它嘞,我们称它为灵币,雪山各个国家都通用,我们女儿国拥有的资源比较少,所以比较珍贵。一枚灵币可以买很多东西的。灵币里面蕴含了精纯的灵气,可以摄取修炼的。”

    杨缺抬手接了过来,催动体内的法力感受了一下。脸上方露出一丝讶异,道:“里面的灵气,的确很精纯,对于普通的修士来说,也算是比较珍贵的东西了。”

    秦可儿闻言,眨眼瞧着他,道:“听相公的话。貌似相公已经不是普通修士了?相公若是需要灵币的话,我可以跟我娘说,让她把我家储存的都给你。”

    杨缺闻言。微感诧异地看着她,顿了顿,方笑道:“我不需要,你们自己留着用吧。”

    秦可儿嘴角微翘。道:“我就知道相公厉害。对这些灵币看不上眼的。”

    杨缺笑了笑,却也不解释。

    他身具至阳之体,听太白先生说,只需每日里吞吐太阳精气就可以修炼了,对于灵气,没有太大的要求。并且他体内的小鼎里有着金花,连太阳精气现在似乎也不需要摄取了。所以对于她说的灵币,自然没有半点兴趣。

    两人喝着灵茶。说些闲话,时间渐渐过去。

    大厅。来人也愈来愈多,各种男女穿着奇装异服,满脸兴奋地寻找座位坐下,然后交头接耳,谈着花魁的事情。

    一时间,到处充满了哄笑或者低级的淫.笑,喧闹异常。

    随着花魁将要出场的时间到来,一波又一波的男女急匆匆奔了进来,不多时,已经坐满了整个大厅。

    许多后来的没有座位,就直接挤在人群,满脸兴奋,翘首企盼地望着楼上。

    不多时,到来的男女愈来愈多,可谓是摩肩接踵人满为患。

    秦可儿端着茶水,正笑着与杨缺说话,身后突然踉跄挤过来一名年男,撞在了她的身上,直接把她手的茶水撞掉,溅了她一身。

    “呀!”秦可儿吓了一跳,慌忙站起来拍着身上的水渍,嘴里连声嚷道,“烫死我……”

    那年男见秦可儿站了起来,脸上忽然露出喜色,一屁.股坐在了她的位置上,方看着她贼笑道:“对不住了小姑娘,你没事吧?”

    说到此,他淫.邪的目光盯着秦可儿高耸的胸前,嘿嘿笑道:“要不,让哥哥来帮你擦擦?”

    他见秦可儿生的天生丽质,高挑动人,身材更是极品,以为她来这香红楼,定然也是为了让这里的女帮她那个的,所以他心顿生垂涎,准备以男人的魅力,来勾她上手,爽了自己,也顺便帮她解决。

    刚刚那碰撞,自然也是他故意的。

    至于一旁和秦可儿说话的杨缺,看起来年纪轻轻乳臭未干,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秦可儿见他碰翻了自己的茶水,不仅不道歉,反而趁机赖在自己的座位上了,顿时双眼一瞪,气呼呼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赖,这是我的位置,你起来!”

    那年男垂涎地盯着她,双眼放光,嬉皮笑脸道:“小姑娘,让哥哥坐一会儿呗,要不这样,来,你过来坐哥哥的怀里,哥哥抱着你一起看,多有情趣呢,你说是不是?”

    说着,男体内一阵火热,目光赤.露露地盯着她的胸脯,嘿嘿直笑。

    秦可儿一听,小脸带着上怒意,一把拿起桌上的茶壶,“嘭!”地一声,狠狠砸在了他的头上,顿时热水飞溅,那年人的全身沾满了红色的灵茶和茶水,哗哗直流。

    顿时,全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许多人指指点点,脸上带着幸灾乐祸之色,哄笑不断。

    “啪!”

    男人勃然大怒,猛然一拍身旁的桌站了起来,对着秦可儿怒目而视,咒骂道,“好大胆的臭丫头!老就是调戏调戏你,你竟敢如此!不就是一个寂寞难耐想来寻求刺激的烂女人么,老调戏你是看得起你,是想帮你解决!怎么,本来就淫.荡稀烂,还想在老面前装纯洁装贞女?真他娘的不要脸!”

    秦可儿听到这粗俗的咒骂,气的不轻,她见大厅的人都目光戏虐地看过来,心一急,眼顿时溢出了泪水,却一时之间找不到话回击。

    “相公……”她可怜兮兮的目光,看向了一旁安然而坐的杨缺。

    那年男却是瞥了杨缺一眼。冷笑连连,脸上露出了显而易见的轻蔑,大声道:“臭丫头。惹了老,现在还想找男人撑腰?就算想找,也该找个像样的,你看你那相好,看到我骂你,他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窝囊废一个。你还要他干嘛?跟着我得了。”

    众人闻言,目光都看向了杨缺,许多女更是肆无忌惮地讥笑起来。

    “那男人说的不错。那小看起来的确懦弱无能,想必是被吓傻了。”

    “我看也是,自己的女人受到羞辱,他连站起来都不敢站。果然是丢人的很啊。我们虽然需要男人。也绝对不会要这样跟个软柿样的窝囊废。”

    “看来一会儿那小姑娘就要被那男人抢走了,那小恐怕吓得动都不敢动吧。”

    “嘿嘿,想必他在床上也是软蛋一个,硬都硬不起来吧,真想不通他来这香红楼干吗?专门来找羞辱的?”

    众人看着杨缺,满脸鄙夷之色,有的人甚至开始动着心思,想来把他驱赶走。抢他的位置坐。

    “嘿嘿,小姑娘。别指望那没胆儿怂货了,你还是跟着这位大爷走吧,保管晚上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就是就是,小妹妹,你看这位大爷多有气势,跟着他,保管你每晚腾云驾雾,**到天亮。你若是不赶快,姐姐我可要抢走了。”

    那年男听着众人的嬉笑,满脸得意,垂涎地盯了秦可儿高耸胸前一眼,淫.笑道:“怎么样,小姑娘?跟着我,保管每晚让你舒服,让你快乐似神仙。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像这窝囊废一样吭都不敢吭一声,我保证把他揍的跪地求饶,哭爹喊娘,以后看到你就跑,如何?”

    众人也哄笑怂恿道:“是啊,小姑娘,就跟着他走吧,反正你来香红楼是想求刺激,想男人了。现在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就站在你面前,等着你,你还犹豫什么,快快和他去吧,趁现在花魁还没出来,说不定还能来一次呢,哈哈哈……”

    那年男见众人这么给面,也哈哈哈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儿,方扫了众人一眼,得意洋洋道:“大家也太小看我了,我做活的时间有那么短吗?至少也是一天一夜,搞得她死去活来,哀哀求饶才勉强罢手,想当年,我可是生生做死了一个女人的。”

    众人闻言,嬉笑不断,道:“吹牛吧,那你再试试,看看能不能搞死她?”

    年男嘿嘿一笑,瞥了眼含泪的秦可儿一眼,摇头道:“那可不行,我可是看上这小姑娘了,想把她带回去细水长流的。若是一下弄死了,以后可就没的玩了。”

    说到此,他满脸得意,走到近前就要伸手去摸秦可儿清丽的脸蛋儿,淫.笑道:“走吧,小姑娘,咱们先在就去楼上的包厢试试,保管让你欲仙欲死,绝不会再想着来这香红楼了,顺便啊,我们可以边做边看花魁,岂不两全其美?”

    秦可儿一把打开了他的手,跑到杨缺的身前,双臂抱住他的手臂,噙着眼泪可怜兮兮地道:“相公,我们快走吧,不看花魁了。”

    杨缺神色清冷,看了她一眼,然后眯眼感受了一下周围众人鄙夷而凝聚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内视一看,体内的那枚积攒雪灵的玉牌,终于开始光芒微颤,迅速增长雪灵起来。

    “好,就是现在。”

    他忽然站起身来,目光冷寒,看向了那名满脸轻蔑的年男,手金光吞吐,烈日赫然而现!

    “嗤!”

    金芒一闪,那年男嘴角刚露出冷笑,想要讥讽挑衅他几句,脑袋却猛然一跳,从脖上蹦了起来,诡异地飞了出去,滚落在地。

    “噗!”

    鲜血喷洒,漫天艳红,无头尸体犹自站立,煞是可怖!

    啪!啪!啪!

    大厅,众人突然张大嘴巴,手的茶杯相继滑落,嘈杂的哄笑也戛然而止。

    全场,瞬间一片死寂。(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