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十七章 心有余悸(书号:13524

第十七章 心有余悸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啊——”

    过了半响,房间方里突然传出一声惊怒异常的尖叫,妇人瞪大双眼,满脸难以置信之色,指着床上凄惨无比的老者,嘴唇颤抖不止。.

    少女穿着薄衣,泫然欲泣,瞥了一眼老者鲜血淋淋的臀部,顿时嘴角一裂,委屈地哭了起来。

    “娘啊……公呢?你把公藏哪儿了?是不是你看上他了,故意不给我破啊……”

    少女满脸悲伤,嘤嘤哭泣,随即目光忽地一寒,抄起床边的一只尖木,就恶狠狠地刺进了老者的后面。

    “嗷——”

    老者本来就全身伤痕,被她搞的奄奄一息,神志模糊,现在徒然又感觉到后面传来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他身猛然绷直,惨嚎一声,双眼一黑,彻底昏死了过去。

    少女脸上的凄楚委屈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脸怨毒和忿恨,纵使老者已经疼的昏死了过去,她依旧不放过,握着手里的尖木,咬牙切齿地狠狠插转!

    “破我处,我让你死!”

    少女满脸凶光,胸前的肉瘤抖动不知,看起来煞是恐怖。

    妇人神色微变,终于惊醒过来,慌忙过去拦住她,带着哭腔道:“小红,算了,消消气,别把他弄死了。好歹也是个男人,若是那少年找不着,咱们娘俩还能将就使用。”

    少女气的急促喘息,瞪眼看着她,怒气难抑道:“娘,你老实对我说,公是不是被你藏起来了?”

    妇人双眼一瞪,连忙辩解:“怎么会,怎么会呢?娘是那样的人吗?娘宁愿把他让给你,也不愿动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小红,你的确误会娘了。”

    说到此,她脸上露出了疑惑,脑海里仔细回忆了一遍之前把杨缺带来的情景,随即想起了那场突然而现的大火。

    忽然,她脑灵光一闪,双手“啪”地一拍,大声叫道:“娘知道了!刚刚那场大火定然是有人故意放的,想施展调虎离山之计!”

    她转头看向了一脸愕然的秦可儿,追问道:“丫头,刚刚我家房屋着火,真不是你放的?”

    秦可儿微微一怔,随即摇了摇头,道:“我没放过,我也是刚刚才从家里赶过来。”

    “啪!”

    那妇人再次一拍手,脸上带着激愤之色,看着床上那凄惨昏死的老者,恨恨道:“老娘总算知道了,那场大火,定然是这该死的东西放的!白曰里他垂涎我们母女,却没有得逞,还被老娘打了一巴掌,定然怀恨在心。晚上趁我们将要收拾那少年之时,就故意放火把我们母女引出去,然后他直接脱了衣服爬在这里,想装作那臭小,搞我们母女。”

    妇人满脸愤懑,分析的头头是道。

    少女一听,更加恼怒怨恨,猛地咬牙,再次拿起手的尖木,捅进了老者的后面。

    老者身一抖,嘴里发出一声惨叫,却没有了任何动静,不知是还没有醒,还是刚醒又再次痛的晕死过去了。

    “娘,那公呢?被这老东藏省哪里?难道杀了?”

    少女脸上带着焦急,迫不及待地看着妇人。

    妇人皱着眉头,叹息了一声,道:“应该是吧,这老东西肯定威胁那小,让他滚蛋。可是那小不甘心,他舍不得咱们母女,又兼身两种春药,走不了,就直接被这老东西灭杀了,尸骨很可能也被烧的一干二净了。”

    少女闻言,顿时咬牙咒骂,还要准备拿起尖木使劲戳,却听秦可儿摇头道:“不会的,我做在相公身上的印记还在,他应该还在这个房间里,绝对没有死。”

    刚说完,“吱呀”一声,房间角落里的一张木柜忽然打开,杨缺脸色潮红,像是喝醉了酒一般,从里面踉跄而出,差点摔倒。

    “相公!”

    秦可儿大喜,慌忙奔过去搀扶着他,手长枪一抖,指向了那一对也兴奋奔过来的母女,冷声道:“这是我的相公,你们若是还敢抢,我就上府衙告状,凌迟你们母女!”

    少女脸上的喜色一敛,可怜兮兮看着妇人,道:“娘……”

    妇人目光闪烁,神色一沉:“哼,别吓唬我们,你以为我们娘俩是被吓唬大的?秦丫头,快把那小放下来,我们用一晚上就还给你。”

    秦可儿脸色一怒,眼露出狠色,道:“休想!今曰你们若是逼我,我秦可儿就跟你们拼命!就算死在这里,也要拉你们母女一起陪葬!”

    妇人脸色微变,看着她眼的坚定之色,心开始挣扎起来。

    她虽然心狠歼诈,但是为了一个男人,就逼死这多年来的街坊邻居,并且她又是长辈,的确有些下不了手。何况若是这丫头死了,她们母女破坏了规矩,也要遭到惩罚,凌迟不怕,就怕更加恐怖的刑罚。

    “哼!”妇人心虽不敢相逼,但是却充满了极度和怨恨,她冷哼一声,拉着身旁的少女道,“小红,算了,别跟这死丫头一般计较,咱们没了那少年,还有那老头了,啊?”

    “可是他是老头。”少女不依不饶,看着杨缺,满脸不甘。

    妇人叹息道:“熄了光,闭上眼,少年老人,其实都是一样的。”

    秦可儿见她们退缩,心微松,一手搀扶着杨缺,一手持着长枪,缓缓后退着出了房门,随即转身带着杨缺,快步离去。

    “哼!这死丫头真是欺人太甚,竟然闯进老娘家里来夺人!这口气,老娘怎能咽得下!”

    待秦可儿离去之后,妇人脸上露出了怨毒,咬牙切齿地咒骂起来。

    秦可儿搀扶着杨缺,心开心至极,快步穿过街道,向着家里行去。

    她望了一眼夜空一眨一眨的星星,又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年,精致的脸颊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很快,她带着杨缺回到了自家的府里,也不去告诉娘,直接回了自己的闺房,把杨缺轻轻放在了香喷喷的床上。

    她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刚要伸出手去摸摸他的脸蛋儿,却见杨缺身一颤,忽然挣扎着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惊惧,盯着她。

    秦可儿微微一怔,随即笑道:“相公,怎么了?你好像很害怕我的样呢?我又不会吃你。”

    杨缺眉头皱起,盯着她的清丽的脸蛋看了一会儿,随即目光缓缓移到她的脖上,然后再移到胸上,最后,看向了她的双腿间,面上神色,惊疑不定。

    秦可儿被他古怪的眼神盯的发毛,强笑道:“相公,你怎么看起来很厌恶我的样呢?难道你嫌弃我生的不够美?”

    杨缺见她软声细语,眼眸含情,顿时眉头皱的更加深了,他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脚步一晃,差点跌倒。

    秦可儿慌忙来扶他,却被他冷冷挥手驱赶,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厌恶。

    秦可儿脸色微变,亮晶晶的眼眸,沁出了泪水,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杨缺神色清冷,根本就不吃这一套,踉跄着要走,却是双腿发软,不能行动。

    “相公,我哪里做的不好了?你说,我都改。”

    秦可儿见他态度冷淡,似乎根本就愿意让自己接近,心里顿时伤心不已。

    杨缺冷冷地看着她,沉默半响,方道:“你们女儿国的女人,都生的那个样么?”

    秦可儿闻言,微微一怔,随即恍然大悟,破涕为笑,奔过来就要抱着他,道:“相公,你误会了,我不是小红那个样的。”

    杨缺却不敢让她抱,伸出手臂挡住了她,道:“那脖上虽和她不一样,没有喉结,但是你的胸似乎不比她的小,恐怕有问题吧。”

    杨缺神色凝重地盯着她那高耸的胸脯,冷冷地道。

    秦可儿脸颊上露出一抹羞涩,道:“相公,我真的和她不一样,要不……你摸摸。”

    说着,就要来拉住杨缺的手去摸,杨缺脸色微变,赶快拿开手,脑海里顿时浮现出那叫小红的少女胸前那一对恶心的红色肉瘤来。

    “别,我不摸。”杨缺心有余悸道。

    秦可儿见他还不相信,顿时急了,跺了跺脚,蹙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忽地伸手解开衣带,道:“公,要不我脱了衣服给你看,我这……真的是女人的……”

    杨缺神色微动,犹豫了一下,也不倔强,道:“好,那你脱了衣服我看看。”

    秦可儿为了证明清白,也不害羞,解开衣带,缓缓把雪白战袍脱了下来,里面露出了一件画着花儿的红色小亵衣,低声道:“相公,还脱么?”

    杨缺定眼看了她胸前的巍峨耸起一会儿,道:“脱,怎么不脱?现在我又看不见。”

    秦可儿不敢犹豫,缓缓解开了身后的红绳,红色小亵衣滑落而下,顿时,一双雪白诱人的坚挺美.乳,赫然而现!

    杨缺目光一怔,盯着那双饱满而货真价实的**看了几眼,体内忽地蹿起一道火热。

    “相公,这下,你总该相信我了吧。”秦可儿满脸羞红,双手扭捏,也不敢捂在胸前,怯生道。

    杨缺点了点,正要说话,心却忽地一颤,脑海里想起了一件更为重要的东西来。

    他目光灼灼,直接顺着那双美乳,看向了她的小腹下,神色徒然凝重起来。(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