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五十九章 秦可儿(书号:13524

第五十九章 秦可儿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香凝宫,清香四溢,红曼飘舞。

    秦可儿拉着杨缺,熟练地穿过几道画廊,来到了一座幽静别致姹紫嫣红的花房,她停下脚步,细细瞧了瞧,方推开一间缠绕着绿藤红花的房门,把杨缺送了进去。

    她双眸粒带着顽皮的笑意,悄声道:“相公,加油,让陛下和小饶姐姐都求饶。”随即,不待杨缺回话,转身便雀跃离去,跑到花房别处玩耍。

    杨缺嗅着从闺房里飘溢而出的香气,心竟感到有些微微紧张,他站在原地静了静心,双眸一动,方走进了房里。

    “吱呀”,身后的花门,自动关闭,光芒闪动,似乎还设下了禁制。

    杨缺心微紧,竟有一种羊入狼窝般的感觉,他抬起眼帘,向着里面看去。

    香闺里,触目皆红。

    地面红花铺地,厚厚一层,踩上去,柔软舒适,犹如绒毯;四处花瓣飘扬,像是花雨,缤纷多姿,无穷无尽。

    香床上,红帐微拂,朦胧旖旎,隐隐约约,露出一截莲藕般的玉臂,雪白耀眼,惹人心动。

    忽地,微风吹动,轻纱飞扬,帐里的情景,一览无遗。

    红罗帐里粉佳人,纤腰长腿细柳眉……

    杨缺心微动,细细观赏,那两双玉足玲珑圆润,小巧可爱,白嫩诱人,而两具娇躯,凸凹有致,丰腴苗条,各有动人处。

    他不再犹豫,缓缓行到了床前,掀起了红色的纱帐。

    美妇双眸含春,勾魂摄魄,粉红透明的纱衣故意凌乱,露出如玉香肩;少女满脸含羞,娇媚动人,薄若蝉翼的轻纱下,酥胸若隐若现。

    “公,你终于还是来了。”

    女儿国万人景仰一言可定人生死的一国之王。此时满脸潮红。变成了一位春心荡漾,难以自已的浪.荡美妇,她抬起嫩白的玉足放在杨缺的身上,勾人的眸带着挑逗;而那名刚刚还在外面被一群青年才俊争夺,高贵冷傲的公主,此时竟如温顺的绵羊一般,穿着性感的纱衣,一脸**拒还迎的羞涩,躺在床上,任人宰割。

    杨缺体内一热。忍受不住,解开腰间的衣带。上了床。

    窗外,鲜花烂漫,朝阳初升。

    ……

    第二日,公主轻纱遮面,带着禁军,亲自把杨缺送出了城,方依依不舍。招手离去。

    杨缺积攒够了雪灵,伺候好了女儿国的国王和公主,完成了留下种的任务,自然不会再停留。

    他的心,不在这里。

    当他看着公主带着禁军渐渐消失在远处的天边时,正要转身继续向前,却看到金色夕阳的余晖下,一道高挑雪白的身影,急匆匆地奔了过来。

    “相公。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走!”

    秦可儿小脸通红,累得气喘吁吁,很快跑到了杨缺的面前,一把抱住了他的手臂,兴奋道。

    杨缺脸上露出惊讶:“你不是回去找你娘了吗?”

    秦可儿仰着小脸笑道:“才没有呢,我是骗你的,我一直就偷偷跟在你们的后面,公主刚刚走了,我才追来的。”

    杨缺看着她,微微叹息,道:“可儿,你还是回去吧,我此去危险重重,并且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带着你,会不方便的。”

    秦可儿不肯放手,脸颊上带着倔强,道:“相公,我早和我娘说了,要跟着你一起的,她也同意了,陛下也同意了。若是你现在赶我回去,她们都会笑话我的。”

    杨缺心一动,脸上露出疑惑:“你不是没有回去吗?你娘是怎么同意的?她现在,应该还不知道你被国王救了吧?”

    秦可儿眸露出一抹狡黠,笑道:“相公真笨,我娘早就知道了,那日你被捉进牢房时,陛下救了我,然后就带着我回家和我娘见面了,然后我才和陛下去宫的。”

    “哦?”杨缺闻言,微微一怔,想起了那晚离开香红楼去秦可儿家时,秦灵的神情和说过的话,她明明表现出来的样是不知道女儿还活着,并且还说了很多要完成女儿心愿的话。

    “难道是……”忽然,他心一动,终于恍然起来,敢情那晚,自己是被那饥渴的美妇,骗着那个了。

    想到此,他神色有些恍惚,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相公,带着小可吧,小可不会给你添麻烦的。”秦可儿摇晃着杨缺胳膊,开始撒娇起来,“临走时,娘和陛下都送我了几件保命的东西,若是遇到危险,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相公尽管放心就是了,好么?”

    杨缺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心微动,挣扎片刻,还是把手臂从她怀里抽了出来,摇了摇头,语气露出坚决:“不行,你还是回去吧,我去的地方,并不适合你。”

    说罢,心一狠,不再看她,转身就向着前方行去。

    不多时,他已到了另一处地界,前方雾气朦胧,禁制光芒闪耀,显然是专门为要积攒雪灵的人设下来的。

    普通的人,可以轻易通过,没有任何阻碍,而最终目的是想要去神狐宫的人,他们一般都在各个国家领取了一枚积攒雪灵的玉牌,只有雪灵积攒够,才能去下一个国家。

    杨缺看了一眼那气息强大的禁制,伸手祭出体内那枚玉牌,在禁制光芒上一晃,那禁制忽地光芒一颤,浓雾散开,出现一条朦胧的通道。

    他收起玉牌,进入了通道,却忍不住回头向着身后望了一眼,随即,他身心一震。

    那少女一袭雪白褶群,脚穿长靴,亭亭玉立,正跟在不远处,双眸噙着泪水,一脸楚楚可怜的模样,待看到他回头时,少女脸上忽地露出惊惶,低下头,停住了脚步,不敢再向前。

    杨缺心微痛,安静地看着她,沉默片刻,眸忽地闪过一抹冷色,转过身,直接走进了通道,很快,消失不见。

    在浓雾行走了一会儿,前方渐渐清晰起来,不多时,出现在了一片荒凉的山野,他抬眼向着远处望去,视野尽头,出现了一座模糊的城池,似乎相隔并不太远。

    “不知道这片地域,有何规矩,我既然要积攒雪灵,一会儿定要先找个人,问一问这里的大概情况才是。”

    杨缺望着远处的天地,心里暗暗思忖道。

    待他抬起脚步,要继续向前时,忽地心一动,转头看去,秦可儿咬着嘴唇,竟依然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身后,似乎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相公,我没有跟着你……我随便走的……”此时见杨缺发现了她,少女的脸上露出了胆怯,慌忙解释道。

    她怕自己厚着脸皮,死死纠缠,杨缺会生气,会不耐。

    然而她哪里知晓,杨缺不仅没有丝毫厌烦,此时的心,反而突然涌起一股只有对待小师妹才有的暖暖情义。

    他安静地看着她,就像看着记忆力里,小的时候,天真烂漫,善良纯净的小师妹一般。

    忽然,他心一松,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向着她招了招手,道:“可儿,过来吧,别偷偷摸摸地像个可怜虫一样,跟在远处,跟在我身边就是了。”

    秦可儿听了,微微发怔,站在原地呆了片刻,方忽地醒悟过来,她小嘴一撇,眼的泪水,掉了下来。

    “相公,你真好……”她带着哭腔喊了一声,慌忙奔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他的胳膊,稚嫩而清丽的小脸上,破涕为笑。

    能够跟在相公身边,以后都不离开,好开心。

    杨缺见她天真无邪,眼眸闪过一抹疼惜,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陛下是挺好,我是真好,那以你的评价来说,到底谁最好呢?”

    秦可儿嫣然一笑,谁都不得罪:“你们都好。”

    杨缺教她:“现在陛下不在这里,你可以先说我比她好,等以后她问你的时候,你再说她比我好,这样,才能讨得我们两人都开心。”

    秦可儿笑吟吟摇头,仰着小脸道:“陛下救了我,还帮了你,她自然是最好,你是我相公,你也最好,你们两个之间,没有单独的谁是最好,都是最好。”

    杨缺看着她清澈的眼眸,微微一笑,不再故意逗她,目光看向了远方,心却是暖意流淌,全身暖融融的。

    不知道是身边少女的缘故,还是天边火红的夕阳,映照的缘故。

    秦可儿紧紧抱着他的手臂,亮晶晶的眼眸,闪耀着开心与幸福的光芒,她沐浴在金色的光辉,灿烂夺目。

    两人挨在一起,缓步前行,清风,黄昏下,身影渐行渐远。

    不多时,走上了一条大道,路上静悄悄的,除了他们,似乎没有别人,再行约莫半个时辰,前方不远处,一座破败的城池,忽地出现在了眼前。

    同时,一股淡淡的血腥和煞气,从前方阵阵飘来,在杨缺的身边,一晃而过。

    杨缺目光一凝,催动体内的法力,抬眼望去,那城墙的大门上方,铭刻着五个鲜红的大字:宜男国,荒罪城。

    正在此时,道路旁边的树林里,突然奔出一名衣衫凌乱满脸惊惶的妇人,她的身后,还拉着一名七八岁的小男孩,稚嫩的脸颊上,带着一抹深深的恐惧与慌乱。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