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二十五章 脱衣.舞(书号:13524

第二十五章 脱衣.舞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场,一片寂静。

    本来众人以为杨缺是乱开玩笑的,心里并没有当真,可是当他凑在秦可儿耳边说着词时,众人方惊讶看出,他竟然真的要参加这一道作词试题。

    楼上,若水轻纱遮面,如水的眼眸盯着他重新打量一番,脸颊上微微露出一抹讶异。

    大厅,那些刚刚被他残忍的手段,惊吓到的男女,目光也露出惊愕,一起看向了他。

    不过许多人的心都是暗暗腹诽嘲讽,觉得他与刚刚那名青年一样,准备胡乱吟一首,来引起花魁的注意。

    “若水姐姐,我来帮相公吟,可以么?”正在众人目光露出看笑话的神色,心嘀咕之际,秦可儿站了起来,对楼上的若水道。

    若水点了点头,看了杨缺一眼,对她道:“好,只要是这位公亲自作的就可以。”

    秦可儿闻言,满脸得意,在众人面前踱了几步,方酝酿情绪,低头蹙眉,神色间微微流露出一抹愁色,低低吟道:“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顿了顿,正在楼上的若水身忽地一颤时,她接着又吟道:“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一曲吟毕,身后那些对词曲毫无通晓的男女,随口念叨几句,觉得没什么特别,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嘲讽之色,心里暗暗冷笑,准备出言挖苦几句。

    然而正在此刻。却听人群那刚刚获得了一分的朴素妇人,突然拍手惊叹:“妙!妙词!绝妙的好词!清理无双,精秀绝伦!公,您这词,当真是神了!老身佩服的五体投地!”

    一连数句赞叹。一气而出,丝毫不曾停顿,语气惊喜而激动,惊得那些正要准备出口讥讽杨缺的众男女,一个个笑容一敛,满脸愕然起来。

    其几名略懂词曲的女。本在细细咀嚼,心惊叹,此时听到妇人赞叹,也忍不住拍手大赞:“果真妙词!姐姐说的不错,这词当真是清理无双,精秀绝伦。这位公,大才啊!”

    众男女一听,更加吃惊起来。

    “啪!啪!啪”

    此时,却听楼上的若水忽然破天荒鼓起掌来,双眸带着一抹惊喜与激动,赞道:“诸位姐姐说的不错,这位公的词。当真是精妙绝伦,无可挑剔,并且,此词也甚合小女的心意。”

    说到此,她光芒流动的眸,看向了杨缺,带着赞赏道:“所以,这一局,小女破例为这位公,一次性加五分。”

    “哗!”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哗然,目光“唰”地一下看向了杨缺,嘴里同时发出了惊呼。

    杨缺嘴角微弯,神色依旧清淡,体内的雪花状玉牌。竟又开始缓缓汲取着周围漂浮而来的雪灵。

    “看来,适当的剽窃,对我来说,的确有些益处。”感受着雪灵的增加,他心暗暗道。

    秦可儿见相公如此厉害,受到众人的瞩目和赞赏,顿时得意洋洋,满脸欢喜,她转头瞥了那些人一眼,随即蹲下身,再次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暗暗哼道:你们看吧,尽管看吧,看的再多也不是你们的,相公是我的。

    楼上的若水看着杨缺,心内微微波动,她沉吟片刻,心念一动,脸上忽地露出歉意的笑意,对众人道:“各位,虽然第二道试题已经结束,但是小女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大家能够通融一下。”

    众人闻言,收回看想杨缺的目光,道:“若水姑娘请说。”

    若水微微一笑,看了杨缺一眼,然后道:“小女从小爱好词曲,想必各位客官都已知晓。多年来,在这香红楼,我曾用心留意,百般索求,却没有得到过一首意的好词,而今日上天垂怜,让小女遇到这位公。所以,接下来,我希望耽搁大家一些时间,再厚颜向这位公索要几首词,以备填曲之需,希望各位能够成全。”

    众人一听,目光再次看向了杨缺,脸上都露出了羡慕嫉妒之色。

    那名衣着朴素的妇人直接道:“若水妹,尽管向那位公要,姐姐支持你!多年来,姐姐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么精绝的小词,到现在心还在咀嚼回味,愈思愈觉得精妙绝伦。所以,你尽管要,若是要不到,姐姐亲自去求。”

    若水轻轻一笑,道:“原来姐姐也是个爱好词曲的妙人,若水在这里,多谢了。”

    众人听那妇人开口,也只得道:“若水姑娘尽管要吧,我等并不着急,也想听听那位公的妙词。”

    若水微微垂首,对着众人感激行了一礼,方把目光重新看向了杨缺,语气带着期待道:“公,还请你不要吝啬才华,再送小女一首词,小女感激不尽。”

    杨缺神色清淡,看了她一眼,道:“可加分?”

    若水闻言,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公要加,小女心里给你加就是了,规矩,却是不能破坏。”

    杨缺摇了摇头,道:“既然不能加分,我也没有心情再作,若水姑娘还是找别人吧。”

    若水听到此话,眸露出一抹失望,沉吟片刻,她忽地道:“公,要不这样,你若是能够再帮小女作一首合心意的词,小女愿意设下包厢,亲自为你斟酒倒茶,并且为你跳一支舞。”

    “脱衣舞?”杨缺抬头,问道。

    此话一出,众男女一愣,随即捂嘴偷笑。

    秦可儿也是双臂紧紧抱着他的胳膊,蹲在地上,仰着小脸,嘻嘻欢笑。

    若水呆了呆,也不羞怒。微微一笑,道:“公若是喜欢看,小女未尝不能如你所愿,只要你能够作出让小女,心甘情愿跳那支艳舞的小词。”

    杨缺听到这样干脆的回答。神色间顿时露出一抹惊讶,他也就是随口说说,并没有想过要利用剽窃的东西,来占得这少女的一丝便宜。

    他需要其他女,也只是为了修炼突破,增长实力。至于占便宜,在这残酷的修真世界,他还从来都没有想过。

    不过此刻是积攒雪灵的好机会,若是能够作得一首好词,而让这花魁答应给他独开包厢跳脱衣舞的话,那么大厅的人。绝对会更加嫉妒羡慕的。

    到时候,雪灵自然就可以再次来聚敛。

    所以他稍一思忖,便点头道:“好,那若水姑娘尽管命题,我就再试一试吧,若是不成,也请姑娘不好在意的好。”

    若水见他答应。心头一喜,弯弯的眼眸带着笑意,道:“好,公尽管作便是,就算不成,若水也会放在心上。”

    说罢,她笑容微敛,稍一沉吟,便道:“公的第一首词,是讲诉一名女的相思哀愁。这第二首。希望公能够以一名男的视角,来诉说他的相思愁绪,不知道公可否觉得为难?”

    杨缺听完命题,眉头微皱,脑海快速地回忆着前世的一些男词人的作品。不多时,他双眸一动,道:“那我便试上一试吧。”

    随即,他凑到蹲在身旁的秦可儿耳边,如法炮制,给她说了一遍,道:“虽然男的词,你也可以去念,不用做作,随意念出来即可。”

    秦可儿念叨几句,顿时双眼放光,满脸兴奋,道:“公,好词,好词耶!”

    “快去吧。”杨缺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催促道。

    秦可儿答应一声,得意洋洋地站了起来,看向楼上的女道:“若水姐姐,你说话可要算数?若是我相公真的作出精妙的好词,你可不许耍赖,故意说不好,然后不履行承诺。”

    若水见她天真无邪,竟然为自己的男人看别的女人脱衣服而着想,不禁笑道:“秦妹妹,你放心就是,这里不仅我一个人会品词,刚刚那位姐姐也是词能人。我与她素不相识,她绝对不会故意帮我耍赖的,她若是说好,我便承认好,如何?”

    那衣着朴素的妇人也笑道:“秦妹放心就是,我帮你作证,若是这位公作出来的真是好词,而若水妹妹不承认,我便帮你砸了这香红楼,如何?”

    秦可儿看了她一眼,撇嘴道:“你才没那个胆,这香红楼的背景可不小,砸了你还差不多。”

    妇人笑了笑,不再说话。

    秦可儿扫了众人一眼,也不再啰嗦,故意装模作样“咳咳”两声,方道:“那我念了,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待她念完,众人皆静无声息,暗暗在心默念,许多人的目都光看向了那名通晓词句的妇人,希望能够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好坏的痕迹。

    “这位姐姐,如何?那位公作的词可好?”

    沉寂半响后,一名女终于忍不住心头的好奇,碰了碰身边那名低头沉思的妇人,低声问道。

    其余的男女也争相转头,询问起来。

    此时,却见妇人不理睬众人,目光怔怔地看向了杨缺,静了片刻,她突然一躬身,拱手道:“公,今晚三更,可否去姐姐家里一叙?”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