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二十四章 作词(书号:13524

第二十四章 作词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秦可儿的对联,使得众人啧啧赞叹,拍案叫绝。

    而若水意有所指的话语,也使得众人突然会意哄笑起来,不过看到那少女身边的杨缺,却又立即捂着嘴巴,不敢太过放肆。

    秦可儿虽然生在女儿国,性格开放,但也经不住这么多人目光的注视,脸蛋儿一红,低头跑到杨缺的身前蹲下来,双臂抱着他的胳膊,眨眼笑道:“相公,我蹲在你这里,一会儿帮你出主意。”

    杨缺低头看着她天真无邪的眼眸,微微一笑,道:“随便你吧。”

    楼上的若水见喧闹渐渐平息,众人安静下来,方嘴角微弯,宣布道:“第一道试题结束,秦妹妹可获得一分。至于第二道题,则是需要各位客官,现场应景吟一首词,小女从小喜爱曲调,也曾试着自己填词,却都是一些差强人意的作品,难登大雅之堂,所以今日借此机会,希望能够求得一件契合心意的小词。”

    众人一听,脸上顿时涌现出为难之色,倒是有些女则满脸喜色,道:“若水妹尽管说命题,我等愿意献丑一试。”

    “好。”若水点了点头,秀眉微蹙,低头思忖片刻,方双眸微动,抬眼道,“既是在我女儿国作词,就以女的忧愁哀愁等愁绪为题吧,可淫可雅,词律不限,言之有物即可,小女并不挑剔。”

    “以女的忧愁为题?”

    那些女闻言,顿时皱起眉头,嘴里念念有词,脑开始快速思索起来。

    “若水妹,我先来!”

    不多时。一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忽地举起手,抢在第一个回答。

    若水心一动,笑道:“姐姐请。”

    那女涂抹着鲜红欲滴的嘴唇,稍稍一咧,沉吟片刻。方高声吟道:“春闺女儿几多愁,没有男人,没有球。白日喊天天不应,夜晚**无人应(硬),左瞧瞧,右瞅瞅。可怜只能用小手。”

    “哈哈哈……”

    众人听她念完,顿时哄堂大笑起来,楼上的若水也满脸忍俊不禁,道:“这位姐姐,你这词儿虽新鲜,却是难合我心意。再想想吧。”

    那女听说不行,也不恼,扫了众人一眼,喝道:“笑个球,姐姐虽然吟的不好,但是敢第一个站出来吟,你们敢吗?你们会吗?”

    众人一听。只得忍住笑,摇了摇头。

    另一名穿着朴素的妇人等众人小声停歇,方大声道:“若水妹,我来吟一首,如何?”

    若水一笑,道:“姐姐请。”

    那妇人伸开手臂,搡开了身边的几名女,低头在原地踱了几步,摇头晃脑吟道:“秋风清,秋月明。落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若水神色沉醉,站在楼上,喃喃吟道,咀嚼片刻,方欢喜赞道,“好词!这位姐姐果真好才华!这次比试,便加你一分。”

    那妇人满脸笑容,拱手道:“多谢若水妹妹啦。”

    众人虽然听到云里雾里,不知晓这首词的具体含义,但是见深谙词曲的若水姑娘都开口说好了,他们自然也觉得很好,于是纷纷鼓掌起来,赞道:“好词!好词!”

    若水得到一首好词,心高兴,扫了众人一眼,继续道:“还有没有客官出来一试,若是没有,那我们就开始下一题了。”

    话刚说完,人群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直接举起了手,大声道:“若水姑娘,在下不才,也愿意试一试。”

    若水看了他一眼,道:“好,你尽管吟来,若是合我心意,也当加分。”

    那青年看了她的身材一眼,眼露出一抹垂涎,皱眉想了想,随即脱口吟道:“黑夜深深深几许,小生原为姑娘作一曲。秋夜雨,愁千缕,一生浮萍无知己,小生愿把姑娘娶。”

    说完,他神情认真,脸上露出真诚,拱手道:“若水姑娘,在下刚来到女儿国不久,方一见到姑娘,却不能自已,所以希望姑娘能给在下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爱你,待你,并且会永远保护你。”

    他相貌堂堂,玉树临风,眼神带着诚挚,看着楼上的若水,嘴角隐隐露出一丝得意。

    众女听到他吟的词和表白的话,顿时满脸嫉妒,对若水喊道:“妹,这么好的一个男人要真心待你,我们好羡慕啊。”

    那青年听到这些话,下巴微仰,更为得意起来,心似乎充满了把握。

    然而却听若水淡淡地道:“公的吟的不算词,所以这一试题,扣你一分。”

    “什么!”那青年闻言,顿时脸色微变,难看至极起来,他盯着楼上带着轻纱的女,眼;露出一抹羞怒。

    若水却不再理睬他,继续扫了众人一眼,道:“还有客官要继续么,没有的话,我们就开始下一题了。”

    众人幸灾乐祸地瞥了那满脸阴沉的青年一眼,方迫不及待地喊道:“下一题!下一题!”

    正在若水要开口之际,却见前方的杨缺举起了手,道:“我来试一试。”

    此话一出,顿时惊倒一片人,连若水也有些惊愕地看着他,这么一个杀人不眨眼有着暴力倾向的魔头,竟然会吟词?这怎么可能?

    杨缺不理睬他们,凑到同样满脸吃惊的秦可儿耳边道:“我说与你听,你来帮我吟出。”

    秦可儿感受着他在耳边呼出的热气,顿时心头乱跳,红着脸颊点头道:“相公说吧。”

    杨缺沉吟数息,把前世在课堂上背诵过的一首词,细细地告诉了她。

    本来他也没有想过要剽窃别人的词的,毕竟他也懒得当个什么徒有虚名的才。但是,今日是个积攒雪灵的好机会,他自然不能错过。前世的记忆,不用白不用,用了,也没有人会知道。

    不过这首词却是述说一名女相思哀愁的,他觉得一个男人吟女的词有些丢人,所以只得让秦可儿代劳念出来。

    秦可儿听了他吟出的词,怔了怔,回味了一番,随即满脸惊诧,瞪着一双大眼睛盯着他,似乎刚认识他一般。(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