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十六章 他是个老头啊(书号:13524

第十六章 他是个老头啊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黑夜如墨。

    香闺,少女激动地浑身哆嗦,握着东西,行到床边,刚要爬上去,却见妇人忽然掠了过来,伸手祭出一张灵符,贴在了老者那高高翘起的臀上,阴阴一笑:“小红,别阴沟里翻了船,虽然这小了咱们娘俩的春药,但是咱们还是小心一点保险。娘给他贴了凝滞符,就算他想反抗,也凝聚不了体内的法力。”

    爬在床上,装模作样不吭不嗯,也不反抗的老者,听到此话,心顿时惊疑:这母女俩,玩老夫就玩呗,还想来玩个花样?难道是想双面夹击?也好,老夫就奉陪到底。

    少女伸出嫩滑的右手,摸了摸老者的屁.股,随即微微一怔,道:“奇怪,我没有脱公的裤啊?是了,定然是公迫不及待,自己脱的。”

    老者感受着她小手的滑腻,听着她稚嫩甜美的声音,顿时体内掀起一股燥热,感觉到一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从屁.股流淌至全身,舒服极了。

    “嘿嘿,臭小,让你白日里得意,现在,你就在柜里干着急吧,看着这漂亮的女孩儿,是怎么伺候老夫的。”

    老者被少女摸的口干舌燥,兴奋不已,想着他设下计谋,把杨缺藏在柜里,而他自己偷天换日,躺在了这里,准备享受一对母女的服侍,他心乐开了花,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公,忍着啊。我来了。”

    少女跪在老者的身后,好心地提醒了一句,一手握着胯下那东西。一手摸索着老者的臀部,找准了位置,随即忽地发出一声大吼,狠狠向前一刺!

    “嗷——”

    宁静的夜色,猛然响起了一声凄厉至极划破长空的哀嚎,老者声嘶力竭,脸上的痛苦与惊恐扭曲变形!

    杨缺全身发软。睡在衣柜,听到老者猛然想起的杀猪般的哀嚎,他脸色微变。脑海里竟然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残忍的画面来。

    “嘭!嘭!嘭!”

    恰在此时,一阵急促而极为响亮的踢门声,从前院的大门处传来,随即响起一名少女急怒的叫骂:“老贼婆!快把我家的相公交出来。不然我秦可儿把你家院给扒了。把你家房给烧了!”

    “臭丫头!原来刚刚那阵火竟然是她放的!”

    妇人闻言,顿时勃然大怒,抄起床边的一只皮鞭就要奔出去,到门口时方回头对那少女道:“小红,你不要慌张,尽管做你的事,外面的事,交给娘来处理!哼。一名刚刚上任的小丫头而已,竟敢来老娘家撒野!”

    妇人咒骂一声。开了门,怒气冲冲地奔了出去。

    刚穿过庭院到了大门,“嘭!”地一声,铁门直接被一脚踢开,秦可儿身穿雪白战袍,英姿飒爽,手里拎着一根长枪,单身一人,威风凛凛而现!

    妇人看着倒在地上的大门,顿时怒不打一处出,瞪着眼大喝道:“好你个臭丫头!先是来烧了老娘家的房屋,现在又来拆老娘家的大门,你是故意来找茬了是吧?”

    秦可儿听到她的话,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脸色一沉,目光灼灼地盯着她道:“老贼婆,休要和我啰嗦,快把我家相公交出来,不然今天我跟你没完!”

    “哼!你跟我没完!老娘今日才跟你没完!”妇人怒目圆睁,手皮鞭“啪!”地一抖,满脸挑衅,“秦丫头,可否敢和老娘一战?谁若输了,谁就跪地求饶,答应对方任何条件,如何?”

    虽然她表面上气势汹汹得理不饶人的样,实则她心里也清楚,今天有理的是人家,那少年的确先被人家做上印记,表示就是她的人了,可是她却硬是把他带回来,供女儿破处。

    所以,其实现在她心里挺虚的,只能拿着烧房和大门被踢坏纠缠不清,希望能拖个一时半会,等那女儿快点完事。到时候那小半死不活,菊.花被爆,看她还敢要,就算要,也恶心死她。

    秦可儿听完妇人的话,顿时冷笑一声,道:“贼婆娘,少跟我胡纠蛮缠,你修为比我高,我岂会打得过你?不过你也别得意,今日你破坏规矩,是你不对,你若是不交出我的男人,我就告诉我娘,或者告诉刘队长,让他给我们评评理,看做得对!”

    妇人闻言,冷哼一声,瞥眼道:“小丫头,别以为老娘怕你,你踢坏我家的大门,烧毁我家的房屋,老娘还没有和你算账呢!来来来,和老娘大战三百回合,老娘也不欺负你,就用手这皮鞭抽你,你若是赢了,老娘就如你愿,不仅不让你赔偿我家的损失,还立刻把你那男人交给你,敢不敢?”

    秦可儿瞥了她手的皮鞭一眼,秀眉微蹙,哼道:“真不要脸,你拿着的是你女儿的自.慰器吧,少来侮辱我!”

    妇人一听,眼闪过一抹怒色,冷声道:“丫头,别惹老娘发怒,你可以骂我,却不能骂我女儿。我女儿生成那样,这么多年来没一个男人喜欢,难道她愿意?还不是这该死的国家没有男人,老娘到处滥.交,才做的孽。”

    说到此,她双眼忽地溢出了泪水,声音呜咽道:“都是我这做娘的错,淫.荡成性,到处乱搞,甚至……甚至还搞过畜生……不然我的女儿也不会成今天这个模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男不男,女不女,呜呜……看着她每晚偷偷地哭泣,我这做娘的心如刀割啊,恨不得死了算了……”

    妇人越说越伤心,忽然丢掉手里的鞭,嚎啕大哭起来。

    秦可儿早就认识这对母女,对那少女的事情也曾无意间听说过,此时见妇人哭的伤心。她脸上的怒气稍敛,道:“虽然你的女儿可怜,但是你也不能破坏规矩。抢我的男人啊。毕竟我也急需要他,不然我娘会让我把第一次给一个老头的。”

    妇人边哭边抬起头看她,心里暗暗得意,脸上泪流不止,道:“秦丫头,这么多年的街坊关系,我也知道你是个好心人。要不你就把这个少年让给我女儿算了。你再等等看,反正你现在当上了门卫队长,肯定会碰到更好的男人的。”

    秦可儿闻言。看着她伤心的模样,眼露出了一抹犹豫,心挣扎了片刻,还是摇头道:“不行。我就要那个少年。要不这样。你让小红先等等,过些日,我会重新帮她找个好男人的,好么?”

    妇人听完,哭泣的声音更大了,道:“丫头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女儿那个模样。哪个男人会要她呢。好容易今天这个傻小被她的外貌所迷惑,和她睡了。你就行行好,让给她吧,啊?”

    秦可儿一听,神色古怪地盯着她,道:“睡了?那少年没发现小红的不对?”

    妇人虽然伤心地抹着眼泪,眼却露出得意,道:“不管发现了没发现,恐怕现在那小已经身不由己,现在两人正在花园里激战里,你仔细听,那小叫的好欢呢。”

    秦可儿秀眉微皱,竖耳细听,果真听到一个男的声音哀叫连连,从后面的院里传来,持续不断,极为婉转动听。

    “咦?怎么听起来有些凄惨的样呢?”

    秦可儿神色疑惑,瞥了她一眼,正看到她嘴角露出的贼笑,顿时心头一跳,暗道:不好!被她的花言巧语迷惑了!娘说过,这贼婆娘最爱装腔作势演戏,欺负那些不懂世事的女孩,这几年里可抢走了别个女孩的不少男人,都被她们母女两人生生折磨死了。

    “哼!”秦可儿突然怒喝一声,柳眉一挑,道,“我不听你胡说,你快带我去见我相公,不然我要回家喊我娘了!”

    妇人见被识破,也不担心,嘿嘿一笑,道:“秦丫头,现在去,恐怕已经来不及了,那少年早已被绑在床上,很可能已经我女儿爆的体无完肤了,你若是不嫌弃,我带你去也行啊。”

    秦可儿气的小脸通红,指着她道:“你!你不要脸!老不要脸!”

    妇人闻言,扭动着腰肢阴险笑道:“老娘就是不要脸,你咬我啊,你来咬啊!告诉你,你和你娘都是傻帽,当初她的男人也被我骗,今天呢,你的男人照样被我骗,现在给我女儿享用,气死你!就算现在你回家告诉你娘,恐怕你娘也没有脸面过来丢人,若是让街坊邻居都知道她女儿的男人又被我骗,她以后的脸面可往哪儿放哟。”

    秦可儿听得又惊又怒,全身气的发抖,骂道:“贼婆娘,臭不要脸!我跟你拼了!”

    说罢,握着长枪,就要向着妇人捅去。

    然而正在此时,那院里猛然又传来一声男人撕心裂肺的惨嚎声和凄厉的哭叫声,秦可儿脸色一变,不敢迟疑,撇下妇人,立刻向着花园里那间房屋奔去。

    妇人冷笑一声,也跟了上去,道:“丫头啊,别着急嘛,反正你这男人肯定也要不成了,你就算去了,看到他那凄惨样,会会更伤心难受的。”

    秦可儿眼眸噙着泪,不理睬她,很快奔到小屋前,一脚踢开了房门,闯了进去,带着哭腔叫道:“相公,别怕,可儿来救你了!”

    妇人闻言,满脸嘲讽的笑容,跟了进来,看了一眼床上那鲜血淋淋的臀部,故意叹息一声,可怜道:“丫头啊,阿姨就让你别来别来嘛,你看看,你那男人现在成什么模样了,哎,第一次啊,给了我女儿,流的血可真多,真可怜……”

    秦可儿脸色古怪,还未来得及说话,那叫小红的少女手里拿着刚点燃的蜡烛,跪在床上,看着妇人,满脸痛苦与悲愤,颤声道:“娘……他是个老头啊……”

    妇人一怔,转眼向着床上看去,那鲜血淋淋的臀部忽地被小红翻了过来,一名奄奄一息满脸皱纹的老者,赫然而现!

    “啊——”(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