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十五章 黄雀的悲哀(书号:13524

第十五章 黄雀的悲哀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杨缺双眸迷醉,双腿渐软,纵然脑还保留着最后一丝清明,但是感觉到全身燥热难耐,已身不由己不能自主,开始胡乱撕扯自己的衣服。

    至于空间宝物的里的猪妖和小饶,没有他亲自输灌法力放出,他们也出不来。

    感受着身体愈来愈不受控制,看着眼前那一对丑陋母女满脸的阴险笑容,杨缺的心,第一次升起了一股想一头撞死的念头。

    被这样的母女糟蹋,并且爆.菊,他就算心性再坚韧,以后心里也会遗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对女人更是心有余悸,哪里还敢去碰她们。

    “娘,他已经不行了,我们先把他绑在床上,我来爆他!”

    少女淫.邪一笑,慢慢接近杨缺,一把拉住了他,把他放爬在了床上,然后拿起一旁的红绳,把他紧紧绑了起来。

    妇人也满脸淫.荡的笑容,目光看向杨缺翘起的屁.股,点头道:“好女儿,这下你可有福了,狠狠的爆他!老娘为你压阵。”

    少女伸出鲜红的小舌,盯着杨缺的屁.股舔了舔嘴唇,嘿嘿直笑,正在她双手解开腰带,要脱下衣裙时,外面突然“嘭!”地一声巨响,满屋震动,同时一股冲天大火,在整个府邸烧了起来。

    “不好!家里失火!”

    妇人脸色一变,慌忙转身就向着外面跑去,到了门口方回头瞪着那少女急喝道:“愣在那里干嘛!还不快随我去救火,房都快烧没了。你这死丫头还想着搞男人!”

    少女嘴巴一撅,皱了皱眉眉头,看了床上的杨缺一眼,道:“公。你先好好待着,我们去去就回。你身我和我娘的春药,想跑就不可能的。”

    说罢,不敢再犹豫,跃下床,匆忙奔了出去,连胸前两颗裸.露出来的肉瘤也来不及遮掩起来。

    杨缺被绑爬在床上,体内燥热难耐,一直在床上扭曲挣扎,却是全身乏力。无济于事。

    突然。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道身影探出脑袋,在房里小心翼翼地瞅了瞅,待看到被绑在床上的杨缺时。他阴阴一笑,溜了进来,紧紧关上了房门。

    杨缺脑剩余着清明,一直咬牙坚持,此时斜眼看去,那人影带着冷笑走到窗前,脸上布满皱纹,竟然白日里在茶馆里的那个老者。

    “嘿嘿,臭小,没有想到吧?老夫这招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这乳臭未干的小竟然想抢老夫的东西,门都没有!”

    老者满脸阴笑,看着杨缺那狼狈的样,得意至极。

    “告诉你臭小,今晚她们母女两个都是老夫的,你想抢也抢不走。那外面的火,就是老夫放的,一会儿等她们回来,让你看看老夫的本事。”

    老者双眼精光熠熠,愈想愈得意,看了杨缺一眼,走到近前解开了他身上的红绳,然后不由分说,直接拎起他,左右看了看,把他塞进了不远处的一张放衣服的木柜,随即关上柜门,专门留了一丝缝隙。

    老者哈哈大笑,满脸嘲弄:“臭小,别说老夫不给你过瘾的机会,一会儿等我上她们母女的时候,你藏在这里,可以一饱眼福,解解馋,你看老夫对你好吧?哈哈哈……”

    顿了顿,他满脸揶揄之色,又阴笑道:“当然,我已经帮你把身上的绳都解开了,你的手可以自由活动,一会儿若是看到老夫激战那对母女,看的兴奋,你就自己在柜解决好了。至于你全身发软,动不了,老夫却是无能为力啊。”

    说罢,他装模作样的叹息了一声,又兴奋又是畅快。

    白日里那对母女见异思迁,本来一直讨好他,想要晚上一起让他睡的,可是自从在茶馆见到眼前这臭小后,那对母女对他的态度就变了,最后竟然还敢打他!

    他当时隐忍,就是为了夜晚来报仇,他不敢杀那母女,但是报仇凌辱她们玩弄她们,他却不怕。

    并且以的修为,足以处理一些紧急情况,何况那对母女看起来虽然老的凶悍,小的温柔怯弱,其实都修为不高,不足为虑。

    脑海里想到白日里她们对自己不屑一顾的一幕,再想到一会儿要让她们哀转啼鸣求饶的情景,老者双眼放光,兴奋至极。

    他瞥了一眼被紧紧关在木柜里面的杨缺,冷哼一声,道:“就凭你,也想从老夫的嘴里夺食,真是不自量力!白天让你得意一时,现在嘛,让你痛苦让你煎熬,让你浑身充满劲儿却无处发泄,嘿嘿嘿……”

    老者狞笑连连,看了看外面已经熄灭的火焰,他双眼光芒一闪,快步走到床边,吹灭了一切的烛光,然后放下薄若蝉翼的窗帘,想了想,他开始快速脱光衣服,躺在了床上。

    片刻后,他忽地感觉不对,想到刚才进来时杨缺爬着的姿势,他脸上微微露出疑惑。

    突然,外面响起一个少女的说话声和那泼妇粗鲁的叫骂声,他不敢迟疑,赶紧翻身爬在床上,翘起屁.股,同时拿起红绳在自己的身上使劲缠绕了几圈,仔细回想了一番杨缺刚刚的姿势,终于放下心来。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随后紧紧关闭,那妇人带着少女骂骂咧咧的进来,看着幽暗的闺房,微微一怔,也不在意,以为是少女临走时吹灭的。

    她想着刚刚的事情,怒气难抑,高声斥骂道:“也不知道时那个王八蛋修炼走火了,把老娘家的房都烧着了!若是让老娘查到他是谁,非要扒了他的皮,爆了他的菊不可!”

    “若是女的呢?”少女弱弱地问。

    妇人回头瞪了她一眼,冷声道:“自然是让你去爆!狠狠的爆!”

    少女见她动怒,不敢再多说,看了床上那翘的高高的屁.股一眼,兴奋道:“娘,咱们先别说生气的话了,女儿今晚是第一次,你就消消气,别骂了,看我去爆他的菊,狠狠地爆!”

    说罢,双腿间的衣裙突然鼓胀凸了起来,她一把握住那粗长东西,垂涎地向着床上那诱人的臀.部行了过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