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零六章 欺人太甚(书号:13524

第一百零六章 欺人太甚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两排守卫手握长枪,满脸肃杀,目光冷然地盯着三人,一股凝重紧张的气氛,忽然在城门口弥漫开来。

    那些本要进城的修士,蓦然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惊讶,不敢上前,站在不远处,好奇观望。

    “朋友,还再犹豫什么,难道你想违抗命令?”

    年修士看着无动于衷的杨缺,神色微沉,眼露出一抹讥屑。

    杨缺神色平静,不卑不亢道:“违抗命令我倒是不敢,但是我也不愿脱衣服,任你们检查。你们这样做,置我等的尊严于何地?”

    “尊严?”年修士本来满脸冷傲,此时听到这话,顿时冷笑起来,“你们这些外来的修士,想进入我雪猫部落,连规矩都不遵守,还想奢望我们给你尊严?朋友,恐怕你想多了吧。”

    杨缺双眸一寒,冷眼看着他。

    猪妖见杨缺动怒,瞪着小眼,粗着嗓门对那年人道:“你们欺人太甚!大不了我们不进你们部落就是了,想让我们自动交出空间法宝,还要脱衣服,你奶奶的休想!”

    “哥哥,这里守卫森严,我们还是先别进去吧,待明日再想办法。”

    杨缺怀里的雪饶,心害怕,低声劝道。

    杨缺闻言,沉吟数息,敛去眼的寒意,道:“那好,老猪,我们先回你的洞府,这雪猫部落,不进也罢。”

    刚要转身,却听那年修士突然冷哼一声,手长剑一抖,带着守卫围的更紧,同时一股冷冽的杀意,席卷而上。

    “想走?你们觉得可能吗?”年修士眼带着一抹戏虐,盯着杨缺,“看来,你是做贼心虚了。既然如此,我也反悔了,我命令你,就在这里脱光衣服,让我们检查,否则,你们将没有一个可以活着离开!”

    看到杨缺两人的反应,他双眼精光闪烁,心里隐隐猜测,这两人不是藏着叛逃的郡主,就是有更大的秘密,所以他肯定不能轻易放过。

    “快!脱衣服!”

    那数十名守卫手长枪,寒光森森,指着杨缺和猪妖,齐声喝道。

    不远处那些看热闹的修士和精妖,顿时一个个满脸好奇,幸灾乐祸起来。

    “看,廖队长发怒了,让那少年直接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脱衣服,好生丢人啊。”

    “有什么丢人的,总比丢了性命好,廖队长现在已经是玉神期的修为了,若不是顾全部落的形象,早就动手直接扒了那少年了。”

    “听说部落里的一名郡主丢了,不会真与这两人有关系吧?那少年不肯接受检查,恐怕真有猫腻。”

    “别急,事情一会儿自有分晓,敢在廖队长面前逞强,不是自寻死路么?那小胆挺大,可惜一会儿就要被强行扒光衣服,他这人,恐怕也要在雪猫部落丢完了。”

    由于天色已晚,出去做任务拿功绩的修士,大约都在这个时候赶了回来,此时聚在城门口,愈来愈多,都目光灼灼地盯着杨缺,准备接下来看场好戏。

    一名修士,虽然为了活着可以出卖很多东西,但是要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被别人扒光衣服出丑,那可就是一种一辈都洗刷不尽的奇耻大辱。

    “小,看来你没把我的话听进耳,既然你不愿意脱,那么我就来帮你吧!”

    年修士此时也不再客气,眼露出厉色,手长剑一抖,就向着他的胸口刺去,要直接划碎他的衣服。

    杨缺目光一寒,闪身避开,冷声道:“我不想惹事,希望你不要逼人太甚!”

    猪妖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意,心惶急,转眼看去,小五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难道小五姑娘害怕被连累,一个人逃跑了?也罢,我老猪这条命都是公救的,现在为他拼命,死了也值得。”

    猪妖祭出灵光灿灿的钵盂,严阵以待。

    那年修士见杨缺在这么多人虎视眈眈的威胁下,竟然还敢躲避,顿时大怒,脸上杀意弥漫:“好小,竟敢反抗!你可知得罪我雪猫部落的下场?哼,今日我也不杀你,我要当着这么多修士的面,扒光你的衣服,把你吊在城墙曝晒十日,让你丢尽颜面,无脸苟活于世!”

    “扒光他的衣服!把他掉在城墙上曝晒!”

    “扒光他的衣服!让他无脸苟活!”

    那数十名守卫长枪颤动,齐声呼喊,一股灵气波动传开,声势震人。

    “完了,那少年这下可真是惨了。”

    “哎,谁让他得罪廖队长,我看他也会脑进水了。”

    “可惜这少年不知进退,若是我在这种情况,肯定要直接下跪求饶的,说不定廖师兄会心软放他一马,总比全身赤.裸,被吊在城墙,整日受围观强。”

    “说的是,这少年的确是傻头傻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人,性可真是倔,自寻死路啊。”

    众人远远围观,暗暗叹息,对杨缺有怜悯,有嘲讽,各人神色不一。

    怀里的雪猫感受到危险,怕杨缺妥协交出它,咬牙传声道:“哥哥,杀了他们!那雪山,我发誓帮你找到,并且我愿意做你灵兽,为你做事,只要你今日可以救我!”

    猪妖见对方气势骇人,眼露出绝望和拼命之心,喝道:“公,你先走!老猪来为你挡住他们!”

    年修士长剑光芒爆射,冷笑一声,讥讽道:“就凭你?若不是看在你们是客人的份上,我随便一剑,便刺穿你们,还会容你们放肆了这么久?现在,就算你们后悔,也晚了!”

    说到此,他眼厉色一闪,挥剑就向着杨缺劈去,同时嘴里对那些守卫吩咐道:“看好他们!堵住出口,不要让他们逃跑!”

    剑芒如雪,光芒璀璨,带着浓重的杀意,向着杨缺迎头劈去!

    “快看!廖师兄发威了,好厉害的剑气!”

    “那少年莫不是被吓傻了,竟然一动不动!”

    众人双眼放光,同时屏住呼吸,看着那年修士斩向杨缺的剑芒,啧啧赞叹。

    “嗤——”

    金光一闪,一道细线突然飘忽而出,瞬间割裂了斩向杨缺的剑芒,直接印在那年修士的胸膛!

    “咔嚓!”

    那年修士面上的冷傲之色还未褪去,胸口突然迸射出一道金光,随即上半个身倏然一歪,断裂开来,栽倒在地!

    “噗!”半截身躯犹自站立,鲜血喷涌,如瀑似雨,好不骇人!

    “既然你自己要找死,我便成全你。”

    杨缺手金芒一敛,神色漠然,眼的杀意,冷冽彻骨。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