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一百零四章 白骨柔情(书号:13524

第一百零四章 白骨柔情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桀桀……”

    湖的无数具白骨,同时咧嘴发出了一阵怪笑,随即猛然跃起,向着杨缺三人前仆后继,疾扑而起!

    漫天森白骨架,犹如暴雨一般,密密麻麻地落下。

    杨缺目光一凛,手追魂鞭凝现,伸手一抖,鞭尖犹如暴走的毒蛇一般,猛地急窜而出,左冲右突,“啪啪啪!”,瞬间击碎了迎面而来的几具骨架。

    猪妖见千面白骨精势大,不敢迎接,张开长嘴,吐出一只淡黄色的钵盂,迎头散发出光罩,把三人罩住,抵挡着狰狞可怖陆续扑来的白骨。

    小五看的有趣,拍手笑道:“哇!好壮观,可惜不知道哪只才是它的本体。”

    正在三人与那些漫天的白骨斗的激烈之际,身后忽地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不好了!不好了!杨前辈,猪王山那五名女被一只白骨精半路截走了!”

    马奇满脸惊慌,眼带着惊惧,向着这边跑来。

    “什么!我的五名爱妾被那妖怪抓走了?”

    一听此话,猪妖顿时脸色一变,冲出光罩就迎上马奇,一把揪住了他,怒声道:“你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马奇全身哆嗦,满脸惭愧,话刚说了一句,眼突然厉色一闪,嘴角露出了诡异地笑容,双手一伸,变成白骨,直接贯穿猪妖的身体,阴险怪笑起来。

    “老猪!”

    小五双眸一闪,翻手快速丢去一张灵符,贴在猪妖的背后,突然一股金光,从猪妖的身体迸射而出!

    “啊——”

    那马奇蓦然惨叫一声,体表灵光一闪,变成了一具白骨,双爪猛然收回,急退而去!

    “是那千面白骨精,她奶奶的!”猪妖胸膛出现两个窟窿,他愤怒地咒骂一声,随即满脸痛苦,倒了下去。

    杨缺心一紧,手追魂鞭猛地一抖,骤然变大,左右一卷,顿时两股黑色飓风席卷而出,绞碎了身前那些啃咬光罩的狰狞白骨。

    “桀桀……”

    那阵怪笑再次响起,同时,漫天疾扑而来的白骨也突然“噗嗤”一声,消失不见。

    “老猪?”

    杨缺和小五一起掠到猪妖身边,看着他胸前那两个触目惊心的伤口,俱是心一沉。

    猪妖半睁着双眼,嘴里哼哼唧唧,说不出话来,显然疼痛至极。

    “那妖精真阴险,老猪,都是我害了你,若不是让你陪我来做任务,你也不会死……”

    小五眼噙泪,总是带着欢笑的脸上,此时也露出了一抹悲伤。

    杨缺蹲下身,仔细看了看猪妖胸前的伤口,伸手放在他的身上,顿时感觉到一股气流,从他后背的灵符上流淌开来,温润着他的整个身。

    杨缺嘴角微弯,站了起来,道:“起来吧,继续去找千面白骨精,小五姑娘,这次多谢你了。”

    闻言,猪妖忽然睁开双眼,从地上爬起来,肥硕的身扭了扭,胸前的伤口快速愈合,他一把撕掉了背后的那张失去法力的灵符,递给了小五,感激道:“小五姑娘,恩人说得对,这次真的多谢你了,不然老猪这条命,就真的交代在这里了。”

    小五脸上的悲伤忽地不见,伸手打掉了他手里的灵符,撇嘴道:“没趣!”

    随即目光看了杨缺和猪妖,继续道:“两人都没趣。”

    “小五姑娘,从今天起,您也是老猪的恩人。老猪虽然混,但是绝对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妖,以后就跟着您了。”

    猪妖想到刚刚惊险的一幕,若不是小五出手,不吝灵符救命,他恐怕早就被那白骨精双手一扒,身体粉碎了。

    想想都背脊生寒,心有余悸。

    所以现在对于小五,他心里之前那点不满不甘,早就抛到霄云外,不复存在了。

    小五听到此话,脸上方露出笑容,嘻嘻道:“那好,老猪,以后我让你拱谁菊.花,你就拱谁,连哥哥也不例外,知道么?”

    杨缺嘴角的笑容一敛,却听猪妖道:“那不行,我只拱敌人,不拱自己人。”

    “那若是我和哥哥成了敌人呢?”小五瞥了杨缺一眼,笑眯眯道。

    猪妖犹豫数息,道:“那我就两不相帮吧。”

    小五撅嘴,还要闲扯,杨缺转身就走,道:“时候不早,去找那妖物吧,拖到晚上更麻烦。”

    猪妖心里松了一口气,也怕小五再纠缠,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连声道:“恩人说的对,咱们还是去找那只千面白骨精吧。”

    “恩人恩人,叫的真腻,我们这里流行叫女孩姑娘或者妹妹,叫男哥哥或者公,老猪,你能换一个叫法吧。”小五听得不耐,瞥眼道。

    猪妖跟在杨缺身后,边走边想,道:“那就叫哥哥吧,别看老猪长的老,其实挺年轻的,想到年咱也是玉树临风一朵梨花压海棠……”

    正夸得意处,却见杨缺忽然停住脚步,转头古怪地看着他。

    猪妖一愣,讪讪一笑,道:“公……”

    ……

    幽深的谷,某一处洞穴里。

    一具狰狞可怖的白骨,跪在另一具娇小的白骨身前,嶙峋的双爪,温柔地抚摸着它那空空的脸颊,脸上的神色,看不清晰。

    无肉的喉咙,却发出一阵阵悲伤的呜咽,似哭,似笑。

    声调,古怪至极。

    忽地,它伸手扶起了它,轻轻抱住了它,白森森的头颅缓缓摇动,空空的眼眶,流溢出了几滴猩红的眼泪。

    “伊人逝,白骨留,千载岁月共相伴;前世怨,今生憾,日日见,却夜夜念……如苑,你我白骨相依,相伴千年,共眠共歌。我无意得道,你却,再无声息……每日歌儿,你可欢喜?”

    “今日,或许是我为你唱的最后一次了,虽死,我却不惧。整日看着你,守着你,却不知道你待我的心意,我虽有意识,却真如行尸走肉,寂寞无趣。死了,或许更好吧。”

    白骨温柔地拥着怀里的妻,嘶哑的语调,充满了无奈,也带着一丝解脱。

    感觉到外面的三名修士,愈来愈近,它嘴巴一咧,露出一种决绝。

    轻轻放下怀里的骨架,它伸手抱住脑袋一扭,“咔嚓”,脑袋滚落,里面露出了一颗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玉石。

    那颗骷髅头带着玉石,灵光一闪,变换成了一名身修长的男,他复杂地看了地上那失去生气的无头白骨一眼,喃喃道:“你还是你,百年前的你,好好陪着她吧,我帮你们掩埋。”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