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八十九章 有僵尸(书号:13524

第八十九章 有僵尸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老板娘端着酒菜,行到杨缺的房门前,心没由来的一阵忐忑,她“咳咳”两声,定了定神,方敲门道:“小哥儿,酒菜送来了,还请你开一下门。”

    “吱呀——”

    房门打开,杨缺神色平静,出现在了门里,道:“进来吧,我有话问你。”

    “好叻。”

    老板娘故意放大声音,让楼下的同伴听见,然后满脸笑容,扭动着腰肢,走了进去。

    杨缺关好门,直接问道:“你在这里开店,住了几年了?”

    老板娘把酒菜放在桌上,一边用竹签挑了挑蜡烛,一边笑道:“住了几年,我倒是忘记了,我只知道,自打我懂事开始,就一直住在这里了。”

    “那你今年几岁?”杨缺问道。

    老板娘笑容微敛,斜眼地看了他一眼,似怨似嗔:“小哥儿,这话你怎么问的出口呢?女人家,最忌讳别人问年龄了,你行走江湖,难道连这项忌讳都不知?”

    杨缺微微一怔,想了想,倒的确是这样。

    前世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妇女们,你若不小心问她今年贵庚,说不准人家当场就怒,更有甚者,直接破口大骂,说你没教养。

    愈是老,愈是在乎这个残酷而现实的问题。

    看来前世今生,许多人的心性,还是大体相似的。

    杨缺沉吟片刻,也不再追问她住了多久,直接切入正题,道:“老板娘,你住在这里,可曾看到过附近有何异常的情况?”

    “异常的情况?”老板娘面带疑惑,仔细想了想,镇定道,“你说的是杀人抢劫,江湖恩怨?没有,绝对没有!我梅花十三娘的地盘,谁敢来撒野?小哥儿,你不用担心,尽管在这里住就是了。”

    杨缺眉头微皱,有些不耐,道:“譬如,有异常的光芒闪动,或者天上有什么东西飞过,抑或,附近出现过不同寻常的人和野兽,可有?”

    老板娘愣了愣,摇头道:“没有,野猪倒是出现过几只。”

    杨缺眼角一抽搐,看了她几眼,心里暗暗道:我看你就是那几只之一吧。

    “好吧,我问直接点,雪山,你有没有听说过?”

    杨缺不知此人是故意装傻,还是本来对于这些事就一窍不通,想了想,也不再转弯抹角,直接说明了地方。

    “雪山?”老板娘喃喃道,“这里倒是常年下雪,不过我没有听说过什么雪山。这附近山峰我都知道名字,雪山,应该是没有。”

    杨缺心微微有些失望,道:“那神狐宫,你应该也没有听说过吧?”

    “没有。”老板娘一头雾水,被杨缺问的几乎头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定了定神,目光看到了桌上的酒菜,顿时想起正事,连忙推着杨缺坐下,笑道:“小哥,咱们别光顾着说话,一边吃,一边说吧。”

    杨缺看了一眼桌上的酒菜,嘴角微弯,道:“好,那就先吃饭吧。”

    老板娘暗暗窃喜,连忙倒了一杯下了五散毒的酒,满脸媚笑地递到他面前,道:“小哥儿,我敬你一杯。”

    杨缺接过酒,嗅了嗅,道:“好酒。”说罢,仰头,一饮而尽。

    老板娘心大喜,再倒一杯,递到他面前,脑海里想起刚刚小五他们说过的话来,貌似这傻帽,喜欢自己的胸。

    想到此,她怕他不痛快地喝,连忙挺起胸前巍峨的双峰,放在酒杯旁,扭动着身嗲声道:“小哥儿,好酒量,我再敬你一杯。”

    杨缺微微一笑,伸手接过酒杯,仰头再次一饮而尽,道:“可满意?”

    “满意,满意!”

    老板娘心喜滋滋的,眼闪过一抹嘲讽,道,“小哥儿,你先吃菜,我下去再帮你炒几个,然后呢,我亲自来陪喝个痛快。”

    杨缺点了点头,道:“去吧。”

    老板娘心暗喜,转身出了房门,然后对着楼下做了个胜利的手势,紧紧关上了门。

    “老大,他喝下去了?”

    老板娘方一下楼,那群人就拎着朴刀围了上去,迫不及待地询问起来。

    老板娘得意一笑,风情万种,道:“老娘出马,还不是马到成功,你们就等着那小晕死过去吧。”

    “咦,小五呢?”

    她在黑暗看了一圈,竟然没有发现那头上编着许多小辫的少女,微感疑惑。

    五名汉闻言,也转头看了一圈,各人一脸茫然:“是啊,小五呢?刚刚还在这里呢。”

    老板娘摆摆手,道:“算了,别管她了,肯定又是肚疼,跑出去拉屎去了。这小五刚加入我们的队伍不到五天,今晚的收获,就不分她了。”

    “老大,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毕竟前两日来的那两名高手,还是她想办法帮我们摆平的。”

    其那名疤脸男,倒是挺讲义气,听到老板娘这样说,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有什么过分的?前两日那一单,不是分她了么?她一个小丫头,要那么多钱干吗?给她,是害她。怎么,老疤,你喜欢上那嫩丫头了?”

    老板娘见他帮小五说话,顿时有些不喜。

    疤脸男讪讪一笑,道:“老大说的哪里话,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发育不全,我喜欢她干嘛。我也就是随口说说,一切,自然是听老大的,老大说怎么分,就怎么分。”

    老板娘瞥了他一眼,道:“那就闭嘴!现在,你给我先上去看看那小,到底晕了没有。”

    “我?”疤脸男有些不愿。

    “你不去,那就少分你一点,反正你刚刚也说了,一切都听我的。”老板娘看着他,冷声道。

    疤脸男无奈,握着朴刀站了起来,道:“好,那我去,若是没死,我就一刀结果了他。”

    “记住,别私吞钱财?”老板娘警告道。

    疤脸男不敢多说,蹑手蹑脚上了楼,心里暗暗嘀咕:不就是帮小五说了一句话,有这么生气么。看来在女人的面前,是不能提别的女人的,虽然那小五只是个小丫头。

    待他行到杨缺的门口时,竖耳倾听了一会儿里面的动静,随即轻轻推开门,定眼看去,蜡炬火焰摇曳,杨缺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看来这小,是毒昏死过去了,我来一刀砍了他。”

    疤脸男嘿嘿一笑,眼露出一抹凶色,走进房间,扬起手的朴刀,就向着床上的杨缺狠狠斩了下去。

    “咔嚓!”

    虎口一震,锋利厚实的朴刀突然断裂,床上的少年,竟犹如岩石一般,坚硬骇人!

    “我.草!”

    疤脸男脸色一变,双腿一抖,直接吓瘫在地上。

    他瞪大双眼看着床上纹丝不动的少年,张大嘴巴,全身剧烈哆嗦起来。

    “尼玛!有僵尸啊——”

    突然,他凄厉而惊恐地尖声大叫起来,双手撑地,双腿连弹,“唰”地一下,倒着急窜了出去。

    速度,快如闪电!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