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七十六章 杂碎(书号:13524

第七十六章 杂碎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黑夜,很快来临。

    在阴魂谷御鬼宗的地域,各处坟墓间穿梭着许多灵动境弟,他们三五成群,满脸警惕,一起寻找着高品质的鬼怪。

    据可靠消息称,自从天魔宗的两位玉神境的修士,把宗门内的客卿长老杨缺吓退之后,那边的区域,就渐渐多了许多天魔宗的弟,多数结伴行走,遇到别派修士便杀人越货,毁尸灭迹,极为心狠手辣。

    御鬼宗高层怕他们太过嚣张,会偷偷潜过来残杀本门弟,于是给这些灵动境弟个个赐下一枚保命符咒,并提醒这些弟,若要去来阴魂谷捕捉鬼怪,一定要结伴而行,万不可越过天魔宗地域,以防遭遇不测。

    这些灵动境弟,都是御鬼宗一些惊才艳艳或者是刻苦修炼之辈,好不容易突破到这个境界,以后的路还很长,自然不会自寻死路。

    为了御鬼术必需的鬼怪,于是他们每晚数人结伴,一起寻找鬼怪,轮流监视四周,这段日以来,倒是没有出过任何差错。

    这一晚,月黑风高,阴风煞煞,显然是个不太寻找的夜晚。

    三更时分,御鬼宗地域忽然再次出现一个五人的队伍,阮小峰夹在其,与其他四名弟一样,小心翼翼,四处警惕。

    进了谷,领头一名灵动境期的俊朗弟站住身,回头扫了四人一眼,冷声道:“一会阮师弟和袁师弟两人先行放哨,半个时辰后,我们三人再行替换,可有异议?”

    阮小峰点头道:“一切听赵师兄吩咐。”

    另一名被先指派放哨的弟叫做袁志,听到此话,眉头顿时一皱,道:“赵师兄的话我自然会听,不过我们这样轮流放哨,明显是耽搁时间。那天魔宗的弟就算再胆大,在没有玉神境修士的带领下,料想他们也不敢来我们的地盘撒野。赵师兄,不如我们抓紧时间,一起寻找鬼怪,这样几率也大一些,如何?”

    赵廉冷眼看了他一眼,却不回话,目光明显带着一抹讥讽。

    阮小峰却脸色凝重道:“袁师兄此话差矣,宗主早已叮嘱过我们,不可大意。何况那天魔宗的弟前段时间,还来过一队人,个个实力不俗,我当时还亲自遇到过,若不是无缺峰的杨师兄出现灭杀他们,我这条命早就没了了。”

    袁志见他不帮自己说话,还以一种敦敦教导的语气教训自己,心顿时不喜,冷笑一声,道:“阮师弟,这件事你都在宗门提了好几遍了,现在宗门里就算是那些下贱的侍女都知道,你有必要再提吗?不就是想炫耀杨长老救过你,你和他还说过话吗?真了不起啊!”

    阮小峰见他满脸讥讽,也不恼,郑重道:“杨师兄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提他是因为我一直无法感激他,心遗憾。不过我的本意不在此,我是想提醒袁师兄,那天魔宗的人极为狡猾,我们若是稍有大意,说不定到时候就着他们的道了,你说他们不敢来,却是不对的。”

    “你才不对!”袁志本要抑制心头的不满,却突然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直接说自己不对,顿时大怒,一脸嘲讽,“阮师弟,别一直杨师兄杨师兄亲昵地叫,人家现在可是我御鬼宗的客卿长老,连宗主都礼让三分,你算哪根葱,敢这样叫他?”

    阮小峰毫不退让,道:“他是我恩人,我叫他师兄是心里怀着感激尊敬,并无不敬,若要叫长老,却是显得陌生。”

    “哼!”袁志冷哼一声,心怒气再也压制不住,冷笑连连,“是是,人家是你的救命恩人,只跟你亲密,跟我们这些人都陌生。当然,他还是我御鬼宗堂堂客卿长老,而且呢,你也别忘了,他还是把那些天魔宗弟引来的罪魁祸首,还是人家玉神境修士手下狼狈逃窜的精英天才,还是女人被伤却只能躲在宗门畏缩,再也不敢现身的懦夫!是不是,我的阮大师弟?”

    “你放屁!”

    阮小峰听他诋毁杨缺,心顿时蹿起一股怒火,怒目而视:“袁志,我敬你是师兄,休要欺人太甚!”

    “我欺负你了?谁看到了?”袁志满脸轻蔑,见他终于气急败坏,顿时心畅快,“我就是说一名不相干的保护不了自己女人的窝囊废而已,阮师弟,你……”

    “住口!”阮小峰眼寒光一闪,怒喝一声,飞身一拳砸在他的脸上,“嘭!”,袁志正在说话,猝不及防,脸颊猛然一痛,倒飞而出,跌倒在地。

    “袁志,你要是再敢说一声杨师兄的坏话,今日我阮小峰就算拼了性命,也要让你不得好过!”阮小峰全身气势爆发,双目怒睁,模样极为可怖。

    “狗屎!竟敢对我动手!”袁志恍惚片刻,突然清醒过来,捂着塌陷的脸颊,跳将起来,一脸杀意。

    他本来也不敢乱说杨缺的坏话,可是眼前这阮小峰不仅在宗门与他处处争锋作对,就算是出来,也不帮他说话,还言有所指地教训他,他如何能忍!

    “阮小峰!好,很好!今日我袁志不把你打残废,我就枉为魔宗之人!”

    袁志满脸煞气,全身法力滚滚而现,一张手,一柄寒光森森的利刃赫然而现,脚下一点,红着眼,向着阮小峰扑了过来。

    阮小峰不甘示弱,同样怒气冲天,扬手祭出一枚石印,双拳一握,冲了上去!

    “赵师兄,我们要不要去阻拦他们?”剩余两名弟见情况不对,似乎两人动真格的了,慌忙对赵廉道。

    赵廉嘴角一翘,冷声道:“先不管他们,放心吧,出不了人命的。”

    正在袁志和阮小峰战到一块,你来我往地运用法宝激斗之时,旁边的山坡忽地出现两名灵动境初期的弟,一名白衣青年,一名黄衣年。

    “张师弟,你看,那边好像是我们宗门的弟,在私下争斗。”黄衣年人一眼看到了那边的情况,低声道。

    白衣青年眉头微皱,模样普通,竟是不久之前才突破至灵动境的张少白,他定眼看了那边一眼,惊疑道:“那争斗之人不是袁志师兄么,他与我关系颇好,我们快过去看看。”

    两人不敢耽搁,立刻动身赶了过去。

    “那位是阮小峰阮师弟吧,这袁师兄是我好友兼同乡,还请你先停斗法,不要伤了同门和气。”

    张少白方一奔到近处,就对着阮小峰高喊道。

    那袁志一听到声音,转头一看,竟是他,顿时一喜,道:“张师弟,你终于突破了?快来帮我教训这杂碎,他竟然趁为兄不备,揍了我一拳,我今日定要将他打成残废!”

    “竟有此事!”张少白脸色一沉,眼露出怒气,并且那阮小峰根本就装作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还再催动着法宝攻击自己的好友,他顿时冷哼一声,翻手祭出一根长索,就要上去帮忙。

    “张师弟且慢,我们先问问他们争斗的起因。”那黄衣年修士拉住了他,走到正在观战的赵廉身旁,呵呵一笑,道:“原来赵师兄也在这里,不知道在场上争斗的那两位师弟,是为何事恼怒,而大动干戈?”

    赵廉淡淡一笑,瞥了身旁的一名男一眼,道:“陈师弟,你来说。”

    那姓陈男点了点头,然后一五一十地把刚刚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末了,方叹息道:“那袁师兄也是不对,不该随便议论杨长老的,不过阮师弟也有错,他太死心眼,性太倔,先动的手。”

    “说杨长老的坏话?无缺峰的杨长老?”张少白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那黄衣年人也道:“张师弟,我劝你还是别趟这浑水了,那袁志也是脑残,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杨长老的坏话,若是传出去被人家知道,恐怕瞬间就秒了他,那时候就算是宗主,恐怕也不会为难人家,你没看到,那长老会的诸位长老对待那杨长老的态度,那叫一个好……”

    “不行!这事我要管!操!”

    张少白不待黄衣年人说完,立刻怒骂一声,祭出手的长索就激射而出。

    “哎……”黄衣年人见他意气用事,不禁叹息一声。

    赵廉的眼,也露出了一抹讥讽之色。

    “张师弟,你终于来了,快快,帮我用你那长索束住这杂碎!”袁志一看见他满脸怒气奔来,顿时一喜,得意洋洋地高叫道。

    “杂碎?我看你才是杂碎吧!”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观望下,那张少白突然催动长索,直接困住了对他根本就没有一丝防备的袁志,随后猛然蹿过去,狠狠一脚踹在他的脸上,破口大骂起来,“我.草.你老娘!你才是杂碎,名副其实的杂碎,你明白吗?”

    “嘭!嘭!嘭!”

    张少白一边恶狠狠地踹,一边粗声大骂。

    “狗.日的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镜,看看你那傻.逼样,杨长老那样的人物,也是你能在背后议论的!老踹死你个死杂碎!”

    “嘭!嘭!嘭!”

    黄衣年人和赵廉等人看的瞠目结舌,满脸惊愕,就连那刚刚还怒火烧激斗的阮小峰,此时也停下了攻击,张着嘴巴,一脸错愕。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