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七十一章 攀峰(书号:13524

第七十一章 攀峰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深夜,阴魂谷。

    在天魔宗的地域,各处穿梭着灵动境的弟,正在细细地寻找着鬼怪,往日因杨缺而造成的恐惶气氛,已随着时日的流逝,渐渐消散。

    并且宗门内的萧铜和火炎两位玉神境的修士,也每日每夜坐镇在谷,给了他们很大的安全感。

    就算那魔头不死心,恐怕他也不敢再来自寻死路了,许多弟这般想。

    这一晚,被杨缺吓得差点肝胆俱裂的楚阳,也鼓起了勇气,跟在几名师兄的后面,畏畏缩缩地来到了阴魂谷。

    自从被杨缺吓破了胆以后,他每日每夜都生活在恐惧之,莫说修炼,就是出门,也心惊胆战,紧张无比,从而使他变得有些神经质起来。

    而随着日一天一天的过去,阴魂谷里再也没有传出那魔头的消息,甚至是许多通灵境的弟都敢去闲逛,随意玩耍,他身为灵动境的师叔,顿感窝心。

    感受着众晚辈嘲讽讥笑的眼神,他做了许多天的挣扎,终于竭力抑制住了骨里的恐惧,心里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越是害怕,心的魔障就越顽固,那魔头带来的恐惧就愈强烈,他的修为,就再也难以进步。

    那魔头,已经俨然成了他修炼与生活的心魔。

    只有除掉这恐惧的心魔,他才能重新振作起来,投入修炼,不然,他可能一辈就要这样,寸步难见,慢慢惊惧而亡。

    自从萧铜长老和火焰窟主亲自镇守在阴魂谷后,那里再也没有出过事了,而那杨缺那魔头的身影,也消失无迹,再也没有出现过。

    所以今晚,他大着胆来,要好好在谷走一遍,最好能在当初看见那魔头杀人的地方待一会儿,以除去心魔。

    一入谷,一股阴森冷寒之气,扑面而来。

    楚阳停下脚步,感受了一番里面的氛围,似乎少了一些死寂,多了一些喧哗。

    宗门里的弟,无事时,大都结伴而来,试炼功法,所以这里,这段日里,更加充满了一种热闹的安全感。

    “楚师弟,你是一个人走,还是跟我们一起?”

    来到阴魂谷,几位灵动境的弟各自确定了方向,然后问他,他们心里都知道,这楚阳早已被那魔头吓的有了心理阴影,怕他一个人不敢进去。

    楚阳心挣扎片刻,鼓了鼓了勇气,道:“几位师兄先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

    “哦,那好吧。”几人眼露出一些惊讶,也不多说,各自拿出养魂屋,走了进去。

    楚阳心虽然一直在鼓励自己不要害怕,那魔头早已被萧长老吓走,可是一进入阴魂谷,脑海里竟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日杨缺一刀秒杀那几位师兄的场景,他双腿有些打颤,小心翼翼地在谷行走。

    “咦,这不是楚师弟吗?你终于敢来阴魂谷了。”

    “哟,楚师兄,听说你害怕那魔头害怕的不行,现在怎么出来了?”

    “你们看,那不是楚师叔吗?听说他被那魔头吓的半个月都不敢出洞,现在竟然也来了。”

    楚阳走了一路,遇到许多同门弟,皆拿怪异的眼神看着他,许多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嘲笑不断。

    “哼!你们是没有亲眼见识过那魔头的手段,那晚若是换作是你们,恐怕会更加不济,早已被人家吓出屎了吧!”

    楚阳心愤怒,暗暗咬牙咒骂。

    “若是那魔头再出现,看你们还敢嚣张!”

    ……

    落骨峰,聚灵潭。

    洞府,那装满温水的木桶里,两人缠绵纠缠,激烈运动,氤氲的水气模糊了视野,模糊了神智,只剩下无尽的**,疯狂宣泄。

    周媚琪满脸媚意与迷醉,婉转低吟,雪白的**爬在木桶边,翘臀迎合,乌发飘逸,极具诱惑。

    “嗯?小鼎里的金花,竟然一下融化了五枚,我体内却没有什么感觉,看来这玉神境,比前面的境界要难上不少。不过周师姐的身,的确对我大有益处,我感觉里离突破的日,越来越近了。”

    杨缺一边与周媚琪**,一边观察着体内的情况,感觉到玉神境的峰峦,渐渐清晰起来。

    攀登,他要继续攀登。

    一把扭过了少女娇嫩的身,杨缺双臂一展,分开了那双修长的**,就势压了上去。

    ……

    黑夜。

    峰下,聚灵潭边。

    连续过去两日的时间,杨缺依然没有从洞里出来,小凌赤脚坐在潭边,一边无聊地玩着水,一边想着事情。

    突然,面前的潭水央翻起一朵浪花,随即出现了一道急速旋转的漩涡,一道火红色的光芒,缓缓从水里升了起来。

    小凌瞥了一眼,脸上的神色,竟然出奇的平静,没有任何惊疑与恐惧,好似司空见惯一般。

    “小凌,可曾想爷了?”

    那道火红突然跳出水面,变成了一只全身漆黑的小鸟,它扑腾着翅膀踩着潭水跳跃,很快到了少女的面前,张口就问,貌似与她很熟的样。

    小凌也不看它,一双雪白的玉足在潭水里摆动,道:“不太想。”

    “那就是想了。”鸟爷听到这个回答,很是欢喜,“小凌,主人让爷来问你,那杨缺怎么样了,有没有突破?”

    小凌摇了摇头,道:“应该没有吧,他在上面的洞府里睡小姐,两天了,还没有什么动静。”

    “哦。”鸟爷想了想,道,“那好,他若是睡了周媚琪还是没有突破,你就故意让他进入这潭水,爷会把他挪移到主人那里去的。”

    “主人又要帮他?”小凌有些惊讶。

    鸟爷叹息一声,道:“爷也无法理解,貌似,主人有些……迷上那种感觉了,并且对她的修为有些帮助。”

    小凌目光宁静,像似枝梢弯弯的月牙,她轻轻一笑,道:“好吧,我尽力。”

    周遭夜色,愈来愈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