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六十八章 疼(书号:13524

第六十八章 疼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进入洞府,周媚琪转身看着他,微微一笑,妩媚尽显:“杨师兄,有什么事,尽管说吧。”

    杨缺心一荡,对着她清澈的眼眸,忽地感觉心那些交易的话,有些难以启齿,他犹豫了片刻,还是直接道:“周师妹,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和你睡觉。”

    “啊!”话刚出口,周媚琪还没有反应,一旁的小凌却是吃了一惊,失声惊呼起来。

    她伸手掩着嘴巴,看向杨缺的目光有些惊愕,心里暗暗道:这魔头果然与众不同,杀人直接就算了,连说话都这么直接。

    她的想法刚刚升起,还未落下,又听杨缺继续道:“我也想和小凌睡觉。”

    “这……”她双眼一瞪,张大了嘴巴。

    周媚琪也是微微一怔,随即想起了上次同样的事情来,她秀眉微蹙,道:“杨师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杨缺也不隐瞒,道:“我要修炼。”

    “修炼?”周媚琪脸上露出疑惑,“修炼,需要和我们……睡觉?”

    杨缺点头,模棱两可道:“是的,我修炼的功法类似于采阴补阳,只有与女交.合,才能修炼的更快。”

    周媚琪神色微动,沉默下来,随即抬眼,深深看了他一眼,脑海里想起了那个时候的年试。顿时,心恍然。

    难怪他曾经在鬼雾峰玩女人,全宗的弟都以为他已绝望,在堕落,实则,他竟是在修炼。

    “杨缺,原来如此。”

    她想通了整个事情的经过,看向杨缺的目光,隐隐流露出一抹幽怨。

    “那晚在牢房,你与那驴妖设计让我……也是为了你的修炼?”周媚琪问。

    杨缺坦承道:“是的,的确是为了修炼。”

    周媚琪目光闪动,安静地盯着他,不再说话。

    旁边的小凌,心慌乱,低着头,脸颊通红。

    “周师妹,希望你能成全,你们需要什么,我尽量满足。”杨缺见气氛有些压抑,两名少女也不说话,只得开口做出承诺。

    不想周媚琪一听,却是眼眸忽地一冷:“杨缺,你是说,你想做交易?”

    杨缺忽然感受到她情绪的变化,迟疑了数息,还是道:“是的,周师妹尽管开口。”

    “尽管开口?”周媚琪突然冷笑一声,目光带着一抹明显的恼意,“杨缺,就算你成了宗门长老,也不该如此欺辱我们,你以为我们是货物,是凡间妓院那些烟花女,可以随便利用利益交换?”

    杨缺心微微叹息,却依旧神色淡漠:“周师妹,这里不是凡间,也不是为了尊严而不顾一切的别处,而是修仙界。修仙界的残酷,不用我多说,你也了解,既然一切都是为了实力,只要不是性命攸关之物,如何不能舍弃?”

    周媚琪满脸嘲讽:“你的意思是说,我应该为了修炼,为了讨好你,而要把身体给你,是吗?”

    杨缺道:“你未失去什么,又如何不可?”

    周媚琪怒极而笑:“好,那么如果有人给你足够的利益,让你把你的小师妹给他,你愿意吗?反正你可以为了实力抛弃一切,你那小师妹,可要可不要,对吗?”

    杨缺脸色一冷,眼闪过一抹杀意,寒声道:“周师妹,我只是来谈交易的,你愿意,我们就成交,你若是不愿意,我就离去。如果你再敢胡乱说话,纵然你是宗主的亲传弟,我照样不会绕过你!”

    周媚琪心一痛,眼忽地涌出泪水,凄惨一笑:“杨缺,你的小师妹,就那么好?你也与我睡过,你对我难道就没有一丝感情?就因为我说了一句话,你就要杀我?是吗,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她咬着嘴唇,身激动的微微颤抖,双眸噙着泪水,死死忍住,不让它落下。

    “小姐……”小凌带着哭腔,过去牵着她的手,目光狠狠瞪了杨缺一眼,心里咒骂,嘴里却不敢出声。

    这魔头秒杀尚清风的那一幕,让她记忆犹新,几乎每隔几天,她都会做噩梦,现在这魔头更是在阴魂谷杀的疯了,杀的人家天魔宗全宗门的弟都双股战战,这样魔威滔滔大魔头,就算是门长老都不敢惹他,她更不会去找死了。

    “杨长老,小姐要修炼了,我送你出去吧。”她面无表情地道。

    杨缺看了她一眼,心有不甘,道:“小凌,既然周师妹不愿意,那你呢,你和我睡如何?”

    “无耻!”小凌吓的不敢说话,周媚琪却突然骂道,瞪着他,“杨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和小凌都不会和你睡的,你快走吧。”

    “小凌,你是怎么想的?”杨缺不理睬她,直接盯着相貌姣好的小凌问,虽然这少女修为不行,但是这次突破玉神境事关重大,女自然越多越好。

    小凌心虽然不愿,但是表面上却是不敢直接忤逆他,吞吐了片刻,弱弱道:“杨长老,我怕疼……”

    “噗!”周媚琪转过身,紧紧咬着嘴唇,双肩微微耸动。

    杨缺怔了怔,想了想,方认真的道:“不疼的,而且还很舒服。”

    “无耻!”周媚琪再次骂道,转眼瞥着他,眼犹噙着泪水,“不疼才怪,我上次被你睡完回来后,五天都下不了床。”

    “啊!”小凌脸色一变,眼露出惊恐之色,颤声道:“杨长老,您……您就饶了我吧……”

    杨缺眉头一皱,心顿时有些失望,他沉默了一会儿,方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也不勉强。”

    说罢,也不啰嗦,直接转身离去,出了洞府。

    “哼!欺人太甚!”

    待他离开后,小凌挥舞着小拳头,气哄哄地道。

    周媚琪神色间露出一抹怅惘,轻轻叹息一声,随即转眼看着她,眼带着一丝笑意:“小丫头,你才十四岁,你怎么知道睡觉会疼的?”

    小凌羞赧一笑,脸红道:“我猜的,小姐,对吗?”

    周媚琪微怔,脑海里浮现出那次在牢房,与杨缺翻云覆雨的情景来,她顿了顿,点头,又摇头,随即体内骤然一荡,竟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