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六十四章 刀意(书号:13524

第六十四章 刀意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天魔宗,幽冥窟。

    红发老者火炎,正瞑目在洞府修炼,突然,门外传来了急促而带着颤抖的呼喊声:“师尊,快开门,弟有急事禀报。”

    “嗯?”火炎睁开眼,眸里闪耀着火红之色,他伸手一挥,禁制撤去,洞门自动打开。

    一名灵动境期的年人,满脸惊恐地奔了进来,直接跪倒在地,颤声道:“师尊,刚刚上面祖祠传来消息,我幽冥窟的欧阳师姐等五名灵动境后期弟的命简,皆突然破碎,一个未留……”

    “什么!你再说一遍!”火炎猛然从石床上站起,脸色大变。

    那年弟哆哆嗦嗦,不敢直视:“弟刚刚得到消息,欧阳师姐等人,在阴魂谷全部身亡,师尊……”

    “胡说!”火炎顿时大怒,身微微颤抖,火红的头发根根暴起,“他们五个都是灵动境后期修士,还身怀老夫赐下的高价法宝,怎么可能一下全死了?你再敢胡说,小心老夫一掌毙了你!”

    年弟脸色一变,战战兢兢磕头:“师尊饶命,弟未敢撒谎,刚刚上面……”

    “当当当——”

    话未说完,外面忽地传来一阵急促的魔钟之声,火炎身一震,面如土色起来。

    宗门只有发生百年难遇的大事,此魔钟才会敲响,听到钟声,全宗长老和窟主,必须迅速去上面集合。

    “燕儿他们,果然还是出事了……”火炎脸色变幻了,喃喃道。

    他不是不相信眼前的弟,他也知道,这里没有人敢虚言欺骗于他,可是这个消息太过荒诞。

    五名灵动境后期的弟,且身怀高阶法宝,竟然全部一起身亡,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谁能相信?

    而且这五人是他幽冥窟所有灵动境后期的弟了,个个都有突破玉神境的实力,现在一眨眼功夫竟然全都死了,他不是不相信,而是的确不敢,也不想相信。

    “布凌,你起来吧,随老夫一起上去。”

    火炎脸色极为难看,心万般滋味,却是不敢耽搁,带着弟,匆匆出了洞府。

    天魔宗大殿,鸦雀无声,气氛压抑的令人不寒而栗。

    宗主无上老魔,脸色铁青,双拳青筋暴起,身后的石座再次碎了一地,显然刚刚动过大怒。

    “火炎,你说,你让我天魔宗一下亏损了五名灵动境后期的弟,你让老夫如何处置你?”无上老魔阴鸷的眼神盯着红发老者,满脸煞气。

    火炎脸色悲愤,躬身道:“火炎预判失误,自知罪大,请宗主随便处罚,属下绝无怨言。”

    天魔宗一下损失了五名骨干,甚至将来都是玉神境的人物,不光无上老魔和火炎心痛惜,那些一心想要宗门强大的长老和别的窟主,也是满脸阴沉,愤怒无比。

    “宗主,火窟主虽有错,却也并不能全怪他,那魔头如此厉害,实不是我等能够清晰预料的,还请宗主网开一面。”阴冥窟窟主站起来,恭敬求情。

    那身材枯瘦的老者任一鸣也起来求情道:“黑云窟主说的不错,宗主,那小现在的实力定然增长了不少,我们都不太清楚,火窟主也是立功心切,想要尽快铲除那魔头,才一时失误,还请宗主息怒。”

    其余长老和窟主,见两人都起来求情,也纷纷站起来附和,求宗主能够饶过火炎一次。

    无上老魔虽然心怒极,其实心里也并未想过真的要处罚自己的左膀右臂,这一窟之主,并且让灵动境后期的弟先去试探一番的主意,也是他先提出来的,他心里自然记得。

    此时见众人都站起来求情,他顿时冷哼一声,借着台阶下:“好,火炎,今日看来诸位的面上,老夫就饶过你一次,不过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皆是因为你大意而致,你说说,现在该怎么办?”

    火炎红发抖动,眼红芒跳跃,咬牙道:“宗主,这次属下亲自去阴魂谷,定然要将那小擒来,让您发落!”

    “你一个人?”无上老魔淡淡地看着他,目光闪动,随即转向了一旁的萧铜,意味深长道,“萧长老,既然那人是为你而来,你这次就陪火窟主一起走一趟吧。哼,我等堂堂天魔宗活了数百年的修士,岂能随便再栽在那小手里?这次无论如何,你们也要给老夫拿下他,明白吗?”

    “属下遵命!”火炎和萧铜目光一寒,同声答道。

    ……

    御鬼宗,无缺峰。

    白日里,杨缺一直地守在洞府,万瑶的床边,看着石床上少女清理的容颜和紧闭的双眸,他心的痛,从未停止过。

    “三年……仅有三年的时间了么……”

    “师妹,为何你还不醒?”

    “你知道么,这些日,我杀了许多人,那些人,他们都该死。”

    “他们和那伤害你的人一样,都是天魔宗的坏人……”

    杨缺痛惜地握着她的小手,眼神温柔地看着她,语气轻柔,喃喃自语,似乎生怕吵到了她。

    那个在天魔宗搅起了血雨腥风的他,那个让天魔宗弟人人谈之色变的他,那个灭杀了天魔宗许多精英弟的他,那个在那些人的眼,已经成了一名最为恐惧的大魔头的他,现在,温柔似水,清澈的眼眸,竟没有半分煞气。

    杀多人,煞气生,染多血,阴气侵。

    然而他是至阳之体,手握至阳烈日,任何煞气,任何阴气,要来即来,挥之即去,根本就没有一丝机会侵蚀他。

    他杀人,不怕,纵使怕,他也要杀!

    只要萧铜和林白云不死,只要天魔宗不交出这两个人,他心的杀意,就永远不会熄灭,他手的弯刀,也永远不会停歇!

    三年的时间,不多,也不少,但是足够他做很多事了,他要用他手的刀,杀尽胸每一丝仇恨,纵然刀山火海,他亦不惧!

    杀!杀!杀!

    杀尽一切魔,成了魔,习惯魔,也将成了道。

    心有不快,一刀斩杀之,随心所欲,无拘无束,敢想,便敢做,敢做,便要做。

    而做,便要彻底做。

    刀意,如斯。

    打开门,杨缺神色宁静,放眼眺望。

    天边,黄昏斜阳,如血艳丽。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