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五十八章 落日(书号:13524

第五十八章 落日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鬼府,绿光幽幽,静谧阴森。

    “我身怀鬼府之令,只要是在阴魂谷的地域,就没有一个人可以捉到我,只需一个念头,我便可以挪移到这里躲避。”

    杨缺站在空荡的大殿,想着刚刚逃命的情景,思虑道。

    “只是,不知道师妹怎么样了?”

    似乎知晓杨缺只是为了逃命而进来,鬼府之灵并没有出现,大殿,除了那只身材短小的鬼王以外,别无它物。

    杨缺皱起眉头,想了想,起步走到了鬼府外,这里过去数息,外面的世界,应该已过去了一天,那天魔宗的人,肯定早已走了。

    待了片刻,杨缺心担忧小师妹,立刻催动体内的鬼府之令,出现在了御鬼宗的后山。

    待他满脸忧虑回到无缺峰的洞府时,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凝重沉痛的气氛,碾压而来。

    万瑶双眸紧闭,安静地躺在石床上,邪小邪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伤心哭泣。

    两名侍女站在门口,也掩饰不住脸上的悲伤,一见杨缺,低下头,不敢直视。

    而万飞寻面对着墙壁,虽看不清面上的神情,宽厚的背影,却有些微微佝偻起来,双鬓间,白发似乎也更多了。

    杨缺心一颤,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他艰难地迈动着脚步,语调里带着一丝惶恐:“师父,小师妹她……怎么了?”

    万飞寻双肩微颤,转过身来,压抑的脸上,带着两道未干的泪痕,看到杨缺,他竭力露出一丝笑容:“缺儿,你没事就好,我昨晚去阴魂谷找了一晚,没见到你们的踪迹,不过我也知道,你肯定能够逃走的。”

    看到他脸上抑制不住的哀色,杨缺嘴唇有些哆嗦,他一步一步地行到石床前,看着床上沉睡的少女,心渐渐下沉。

    “呜呜……”邪小邪再也忍受不住,大哭起来,“杨缺,瑶儿姐姐的丹田被那老匹夫打碎了,万师叔说她仅有三年的时间可活了,呜呜……是我害了瑶儿姐姐,她若死了,我也不活了……”

    “轰!”

    杨缺脑“嗡”地一声,猛然一片空白,他身颤抖,脚步踉跄,似乎站立不住,脸色,更是惨白无比。

    “萧铜,我万飞寻发誓,定要将你天魔宗踏平,将你碎尸万段!”压抑许久,万飞寻心的愤怒终于爆发出来,他满脸怨毒,目光狰狞而冷寒彻骨。

    “还有林白云那混蛋,是他勾结那天魔宗的老匹夫,来伤瑶儿姐姐的,若不是杨缺及时赶去,我和瑶儿姐姐都要死了。”邪小邪一边哭泣,一边咬牙骂道。

    “这小畜生!”万飞寻握着拳头,满脸阴厉,“我早就该一掌毙了他的!”

    杨缺目光含着温柔,缓缓坐在了石床,握着万瑶有些冰冷的小手,神色间,平静的可怕。

    “三年么,师妹……”他满脸怜惜,喃喃自语,似乎忘记了周身的一切。

    脑海里,往日的情景,如今,历历在目。

    七岁时,他偷偷跑出鬼啸峰去打架,被师父责罚,她哭着央求,骗师父说,有人欺负她,他才去帮她出气。

    其实经常欺负她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

    十岁时,他为了试炼功法,而在鬼雾峰把一名切磋的弟打残,师父拿着棍,追得他到处跑。

    她满脸泪渍,跟在他的背后跑,师父若要打他,她就贴着他的后背哭喊:“爹爹,你打我,你不喜欢我了,我想我娘了……”

    师父每当听到这句话,再也不敢动手了。

    十二岁时,他戴着面具,带着她,悄悄去偷看女弟洗澡,被发现后,他先跑,她在后面抱着那女弟哭,诬蔑师父:“师姐,刚刚那人是我爹爹……”

    那女弟吓了一跳,再也不敢去追了,从此以后,就算杨缺带着面具去偷看被她发现,她也装作不知,不敢吭声。

    为这事,师父再次把他揍得皮开肉绽,而她,没挨揍,没挨训,却蹲在地上,和杨缺一起哇哇大哭起来,师父无奈,也没继续打了。

    十五岁……

    十七岁……

    往事如针,针针刺心。

    石床上,少女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浓密而漆黑,雪白的脸颊上,露出一丝甜甜的笑意,似乎也梦到了曾经那些美好的回忆。

    石门轻轻关上,洞府里,仅余下他,与她。

    握着她的滑腻的小手,感受着那温热的心跳,忽然间,杨缺泪流满面。

    ……

    远处的夕阳,羞怯低头,拉起了青山翠绿色的布帘,缓缓遮住了脸颊。

    杨缺迎着凛冽的山风,立在无缺峰的崖边,望着翻滚的云海,望着落寞的斜阳,清冷的双眸,渐渐染红。

    云霞燃烧,斜阳如火。

    “嗡——”

    一声嗡鸣,杨缺手金光吞吐,渐渐凝现出一柄光芒璀璨,可比落日的弯刀。

    烈日。

    随后一划,一道金芒闪现而出,远处的云海忽地出现一道裂痕,随即一轮更加火红的夕阳,突然升起!

    “这就是我的第二种刀意,悲伤么?”

    杨缺望着远处渐渐消散的红色夕阳,目光,瞬间寒冽!

    “三年,三年……”

    “师妹,放心,三年的时间,绝对会有人比你死的更早。”

    “天魔宗么,萧铜,林白云,还有,天魔宗的一切弟……”

    杨缺手烈阳,金光颤动,嗡鸣不断,似乎感受到了主人汹涌的情绪,它的刀刃,愈发锋利如线,饥渴嗜血起来。

    “铮!”

    刀光如血,斗志如潮!

    杨缺目光一闪,紧紧握住刀柄,脸上的神色,阴狠而冷酷,从未有过的森森煞气,突然之间,迸发而出!

    “杀!杀!杀!”

    黄昏,残阳若血,无缺峰,瞬间,杀意弥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