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五十章 决战前(书号:13524

第五十章 决战前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杨缺一路劝慰,总算亲自把小师妹送回了鬼啸峰,随后不作停留,立刻返回了邪云峰。

    距离决战的时间仅有三天,他不能再耽搁,无论如何,今晚,他也要找到一名女,修炼突破,不然多日来的努力,将会功亏一篑。

    进入洞天,一路行去,旁边的田野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杨缺也不挑剔,拿出那支精气扑鼻的灵参,挨个询问,谁愿交易。

    然而那些女大多都是礼貌一笑,不再理睬,还好,并没有羞恼骂人者,倒是让杨缺少了许多尴尬。

    带着些许失望与焦急,回到茅屋,此时扑鼻而来的,竟是一股熟悉而迷人的清香,杨缺心一颤,抬眼看去,那铺着枯黄灵草的屋角落里,竟躺着那名带着银色面具,令他这几日意犹未尽的女。

    女一袭粉色纱裙,诱人的**凸凹有致,若隐若现,而一头如瀑的秀发,散落一地,浓密乌黑,一双雪白的玉足**微翘,圆润娇小,极具诱惑。

    杨缺小腹一热,胯下顿时起了反应,他赶紧关好门,然后轻无声息地行到女的身前,蹲了下来。

    女安静地躺着,闭着双眼,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像是睡着了一般。

    杨缺微一迟疑,还是忍不住伸出了手,放在了她胸前轻轻起伏坚挺高耸的美乳上,不断摩擦。

    “嗯……”

    女樱唇微张,低声呻吟,**蚀骨。

    杨缺挣扎了片刻,终是放下了心头诸多猜疑,伸手轻轻解开了她腰间的丝带,撩起柔滑的粉裙,把头埋了进去……

    茅屋外,微风轻拂,花香四溢,灵园,蜂蝶飞舞,春意盎然。

    许久之后,屋里忽地传来一声压抑而长调的轻吟,顿时整个茅屋,也在落寞的斜阳,轻轻晃动起来。

    同时,一股肉眼难见的波动,迅速从茅屋蔓延出来,然后笼罩着屋的四周,远远看去,那里的茅屋,若隐若现,静无声息。

    夕阳落山,皎月渐升,随后拂晓来临,朝阳探头。

    三日时光,转眼即过。

    “轰!”

    最后关头,杨缺神情凝重,全身燥热,抱住女的柔软丰腴的翘臀,疯狂冲刺,终于,体内突然一声轰鸣,突破至灵动境后期!

    女跪在角落,双手撑地,翘臀迎合,如瀑的秀发垂落而下,似波浪般晃动,嘴里的呻吟,更是愈来愈高昂。

    ……

    清晨的阳光,明媚四射,落骨峰巨大的广场之上,稀稀落落,三五成群,聚集着一些赶来看热闹的弟。

    今日,将是御鬼宗十多年来,第一次门内弟签下生死契约,在生死台上决战,并且这次与往常不同,决战双方,都是轰动全宗的人物。

    一名是在年试上夺得第一名,天赋妖孽的弟,一名是成名已久,修为高深莫测的长老。

    不过这次的决战,大多数弟都是抱着看秒杀的心思来的。

    他们虽然不知道两人具体的实力,但是一个是灵动境初期,一个是灵动境后期,并且还拥有高阶鬼卫,所以他们觉得这次生死决战,毫无悬念,绝对是那名不自量力的弟将会被直接秒杀。

    能亲眼看看长老动手秒人,和鬼卫撕人,他们自然是又兴奋,又激动。

    除了一些想见识尚清风秒人手段的弟来围观,三大峰主,也到了两个。

    邪云峰性冷淡,对这样的热闹自然不会来看,而鬼啸峰的万飞寻,却是不得不来,因为其一个必将惨死的弟,正是他的女婿。

    至于蒋无极,当然是来一边看残杀,一边冷嘲热讽对手的。

    除了两大峰主早早来到这里,宗主许重,竟然也破天荒来观看这次生死决战,这倒是出乎许多弟的意料。

    “杨师兄是我们宗们内的天才,这次要被尚长老杀死,宗主肯定有些心疼,要来看看。”

    “定然是长老会派他来的,毕竟死一个妖孽般的天才,我们御鬼宗将会损失重大。”

    “可惜,我们这些人莫说是得到宗主的重视,就算是那些峰主,也懒得看我们一眼。这杨师兄今天倒也死的值得,毕竟这么多厉害的人物注重着他。”

    决战双方都没有到,场的一些弟,也各自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万峰主,没想到前个月老夫还在羡慕你得了个天才女婿,现在你这女婿就要死了,真是世事无常啊。”蒋无极面带同情,专门坐在万飞寻的身边,笑眯眯地道。

    万飞寻冷着脸,瞥了他一眼:“决战还未开始,你又怎么知道死的一定是他?”

    蒋无极摇了摇头,嗤笑道:“万兄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你该好好管管你那女婿,虽然的确是天才,但是也不该乱来啊,这尚清风可是差点一步就踏入玉神境的人,岂是他区区一个毛头小能招惹的?”

    万飞寻哼了一声,目光一寒,却是不再说话。

    “嘿嘿,想必你心里也清楚,那尚清风就算不动手,只祭出那只高阶鬼卫,你那女婿就可能抵挡不住,被撕成碎片,到时候魂飞魄散,可就惨了。”蒋无极见他脸色阴沉,更加幸灾乐祸起来。

    万飞寻目光看向了场,脸色冷煞,脑海里浮现出了早上临走时安慰女儿的话:“瑶儿,你放心,就算爹爹豁出这条老命,也会保住你师哥的。大不了我先动手,灭杀了那尚清风,宗主就算要追究,也不管你师哥的事。我老了,修炼之途,没有希望了,而你师哥,却是万年难见的奇才,能保住他,我也死而无憾……”

    想着女儿的哭泣和来这里之前说过的话,他眼的杀意愈来愈浓,心更加无惧起来。

    杨缺,绝对不能死!

    但是今天,总有一个人要死在这里,不是万飞寻,就是杨缺,所以万瑶悲伤,也矛盾。她不愿爹爹死,也不想杨缺死,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自己去死。

    可惜,她无能为力,只有躲在鬼啸峰的洞府,默默流泪,独自悲恸。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