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四十九章 逃跑的消息(书号:13524

第四十九章 逃跑的消息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杨缺目光冷冽地看着他,脑海里浮现出了牢房里那些少女惨死的景象,心顿时升起一股浓烈阴寒的杀意。

    “小,签了生死契约,就应该老实待在你的无缺峰等死,你就算跑,又能跑到哪里去?老夫可不是吃素的。”尚清风堵住去路,轻蔑地道。

    那数十名宗门执法队弟,看向杨缺的目光,也充满了冷意,队长许岩更是鄙夷道:“你若是怕死,就不该签下生死契约,既然签了,就别自作聪明,玩什么花样。你虽天赋妖孽,在我们执法队面前却屁都不是一个,你若敢违反规定逃跑,别怪我们现在就动手灭杀于你!”

    柳靖见气氛剑拔弩张,连忙笑道:“许师兄别误会,杨师弟其实并不是逃跑,他只是与万师妹一道,想到附近转转而已。”

    “哼!”许岩冷哼一声,瞥了脸色阴寒的杨缺一眼,“柳靖,你也别帮他讲好话,你这看守弟有我执法队的人,若不是他们想逃跑,我岂会得到消息赶过来?”

    柳靖笑容微敛,看了看身后的几名手下,目光闪过一抹寒光。

    “杨缺,你若是怕死,就老实把精妖逃跑的事情给老夫交代出来,然后告诉我它们的去处,说不定到时候生死台上,我还能大发慈悲绕过你的魂魄,让你还有投胎转世的机会。”尚清风阴阴一笑,故意当着这些人的面说道。

    万瑶闻言,心更怕,哭泣着向尚清风哀求:“尚长老,你就放过我师哥吧,我让爹爹把我们鬼啸峰的宝物都给你,你不要再为难我师哥了……”

    尚清风脸色微变,目光瞬间阴厉起来,喝道:“休得胡言乱语!老夫是查案,不是垂涎你们的宝物,你说话可得小心点!”

    万瑶心愤恼,正要张口说出他的本意,却被杨缺拉住,柔声安慰:“师妹,不用害怕,我们回去吧。”

    他自始自终,都没有把这些人的冷嘲热讽放在心,更没有理睬过尚清风,有了神秘的鬼府,生死台上,到底死的是谁,很快就能见分晓,他又何必在此逞一时的口舌之力。

    “师哥……”万瑶想着还有几日他们就要进行生死决战了,以尚清风的实力,他肯定是必死无疑,甚至她爹爹在这最后几天,也焦躁不安,狠下决心,让她偷偷去找杨缺,骗他出去,然后逃跑,浪迹天涯。

    她生怕杨缺只能活这几天,现在哪里有心思回去。

    “尚长老……”她还要哀声乞求,却被杨缺拉在了身前,目光炯炯道:“师妹,相信我,我说过,会保护你一生一世的,我又怎会轻易死去。”

    万瑶低声啜泣,默然低下了头。

    尚清风嗤笑一声:“倒是个痴情种,可惜说的话,都是放屁,你自己就快死了,还想保护她?”

    杨缺眼闪过一抹嘲弄,却不争辩,拉着万瑶,转身离去。

    尚清风看看了他一眼,然后对许岩道:“许师弟,麻烦你们这几日多派些人弟在这里守着,我怕那小临阵怕死,要偷偷逃跑。”

    许岩淡淡一笑,道:“尚长老放心,这件事,本就是我们执法队的职责。”

    不到一日时间,杨缺签下生死契约,却在最后关头要带着女人落荒而逃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御鬼宗上上下下疯传。

    许多弟,议论纷纷。

    “听说没,那年试第一名的杨师兄,今日竟带着家眷,差点逃跑了。”

    “早就知道了,听说最后还是尚长老匆匆赶去,亲自拦截下来的。”

    “哎,那杨缺也是可怜,竟然得罪了灵动境后期的长老,他就算再妖孽,现在也才是灵动境初期啊。”

    “也是他自己该死,不自量力要去和尚长老决战,我早就听说,那尚长老不仅实力可怕,还有一只很恐怖的高阶鬼卫呢。”

    “我也听说过,据说那只鬼卫是欲鬼祭炼而成,战斗力非常吓人,一爪就能把我四五个这样通灵境的弟抓死呢。”

    “这么厉害?完了,那杨师兄这下可真的要死了,可惜了他那惊人的天赋。”

    ……

    落骨峰,聚灵潭。

    洞府,一袭红袍的周媚琪安静而坐,瞑目修炼,这几日,她终于再次触摸到灵动境的门坎,只差一步,就可以彻底迈过去。

    许久之后,她忽地睁开了双眼,目光看向了洞外,道:“小凌,进来吧,近来宗门,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一名身穿青衣的侍女打开洞门,走了进来,放下手的一些杂物,方脆声道:“小姐,今日我倒是听到一个消息,说那无缺峰的杨师兄,带着家眷想逃跑,结果被尚长老带着执法队拦了下来。”

    “逃跑?”周媚琪秀眉微蹙,沉默下来,过了片刻,方缓缓道,“他这次倒是的确该逃跑,那尚长老绝非普通灵动境的修士可比,他与他生死决战,肯定是必死无疑。”

    小凌见她颇为关注,道:“可惜,杨师兄被发现了,尚长老随后还叮嘱执法队,这几日要牢牢把守山下的出入禁制,防止杨师兄再次逃跑。”

    周媚琪目光微动:“看来,真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了。”

    “可不是嘛,宗门内的许多弟都在议论,说杨师兄这次死定了。”小凌道。

    周媚琪美目闪过一抹复杂之色,摆摆手,让她离去,待小凌离开洞府,关上洞门后,她沉吟良久,方轻轻叹息:“杨缺,你到底是怎样想的,你有如此天赋,又何必逞一时之勇,忍耐数十年,你再杀他,不是很好。”

    怔了片刻,她忽地又摇了摇头,喃喃道:“或许你也是迫不得已吧,尚长老既要找替罪羊,又岂会任由你再修炼下去。可惜,我……”

    ……

    凌云峰,牢房。

    遍体鳞伤的张二,也听狱卒说了这个消息,他惨笑一声,目露绝望:“我活了这么久,修为不能再进分毫,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可遗憾的。可惜却不能看到尚清风那老匹夫的惨死,而杨缺那小,哎……”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