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四十五章 报复(书号:13524

第四十五章 报复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杨缺不敢停留,继续漫无目的地向前走,边走边看,倒也惬意。

    不多时,韩云忽地笑眯眯出现,领着他,左转右折,到了一处种满奇花异草的灵园,沿着一条小径过去,那里正坐立着一间茅屋。

    “杨师弟,若不嫌弃,你就在这里住下吧。我已交代这里的人,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的。”韩云把他带到茅屋前,一脸笑意。

    杨缺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脸上的笑容不太对劲,他进茅屋看了看,方好奇道:“听说邪峰主不喜欢异性住在这峰上,你是怎么成为这里的管事的?”

    韩云笑了笑,道:“很简单,因为我不是男人。”

    杨缺微怔,盯着他全身打量了一遍,点头道:“不是男人好啊,至少不会想女人。”

    韩云深以为是,缓缓道:“当初我便是好.色,耽搁了不少修炼的时间,还差点死在女人的手里,最后我痛下决心,一刀阉了自己,现在挺好,也能安心修炼了。”

    杨缺赞道:“韩师兄向道之心果然坚韧。”

    “你也可以啊。”韩云忽地看着他,似笑非笑道,“你若怕疼,我帮你阉,保证一刀搞定,无牵无挂。”

    杨缺干笑一声,目光看向了远处的灵园,道:“这里的灵药可真多。”

    韩云一笑,也不再多说,拱拱手,告辞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山坡上,杨缺苦笑一声,暗暗叹息:女人对于别的男来说,可能是修炼道路上的羁绊,而对我来说,却是必不可少的助力,没有女人,我的修炼之路怕是寸步难行。”

    站在茅屋前想了想,他直接顺着灵园小径,走上了山坡。山坡下,田园,许多女弟在忙碌,杨缺仔细看了看,倒是有几个面容姣好的女。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即过,我若是不能找上几个师妹睡觉,肯定是不能突破的,到时候也不能去鬼府取宝物和灵鬼,生死台上,必然要死。”杨缺喃喃自语,目光看着下面的师妹,苦思良计。

    恰巧,一名绿衣少女手里端着水,从身边经过,杨缺不再迟疑,上前喊道:“这位师妹,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女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轻笑道:“我叫小碧,师兄有何吩咐?”

    “哦,也没什么事。”杨缺略一思索,面带微笑,“你看天气这么好,师妹若是不忙,就坐在这里与我聊一会儿吧。”

    少女嫣然一笑:“师兄要聊什么?”

    杨缺见有望,心暗喜,想了想,道:“随便聊吧,师妹喜欢聊什么?”

    少女摇了摇头,一脸笑意,“我也不知道。”

    “这样啊。”杨缺沉吟了一下,觉得这样实在有些矫情,丢了魔宗弟的面,他笑容微敛,忍不住直接道:“那我们就聊聊生理学,你看,我们俩都是人,身体构造却不同,比如说你胸前的这两块凸起,我就没有,为什么呢,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们来摸一摸它揉一揉它你就能明白了……喂!师妹,别走啊!”

    杨缺刚把手伸到她的胸前要摸一摸,那少女直接用木盆挡住,然后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转身跑走。

    “哎,看来是进展的太急了。”杨缺摇了摇头,正要思索搭讪下一个女时,一名黑衣少女突然出现在了面前。

    “杨缺,想泡我邪云峰的女弟是不是?”邪小邪盯着他,一脸阴险的笑容。

    杨缺见她出现,也不惊讶,辩解道:“其实我就是想说说话,没别的意思。”

    “是吗?”邪小邪撩了撩胸前的秀发,胸脯一挺,眨了眨眼睛,“那我和你去说说话,那边的茅屋封闭,我们就去那里说话,就算你想做什么,别人也不会知道的。”

    杨缺摇摇头:“我什么都不想做。”

    “别怕,瑶儿姐姐不是不在吗,我知道你想,走嘛。”邪小邪扭捏身,魅惑道。

    杨缺看了她一眼,不为所动:“不去。”

    “真不去?”邪小邪笑容一敛,也懒得再装。

    “是的。”杨缺坚定道。

    “啪!”

    邪小邪突然抽出腰间的鞭,掸了掸,恨恨道:“不去也好,那你就让我抽一百鞭解恨!”

    “为何?”杨缺眉头皱起。

    “你说呢?”邪小邪满脸羞恼,咬牙道。

    杨缺沉默片刻,解释道:“其实那晚……”

    “闭嘴!不准提那晚!”邪小邪“啪”地掸了掸皮鞭,耳根都羞红了,堂堂邪云峰小魔女,只有欺负玩弄别人的时候,竟破天荒傻里吧唧的被别人玩了,她如何受得了!

    那晚被耍后回到邪云峰,她越想越气,就把气撒在这洞天里的精妖身上,而这些精妖觉得有趣,又开始耍那些弟,杨缺进来时,恰巧遇见,这也算是因果循环。

    “老实站好,让我抽!别想着还手,这洞天是我娘的,里面的禁制我都知道,小心我让雷劈死你!”邪小邪恨恨地威胁道。

    杨缺知晓此事不能善了,为了能够安心待在这里施展计划,他犹豫了片刻,提议道:“要不,就不要抽鞭了,我也你让耍一下如何?”

    邪小邪微怔,思考了一会儿,道:“行,不过你要做一百次我那晚上做的事。”

    杨缺眉头皱起,沉吟了一会儿,只得妥协:“好,听你的,不过我做完了,你可不能再找我茬了。”

    “当然。”邪小邪满口应允,灵动的眸带着兴奋,想着自己就要双倍地讨回那次的羞辱,她开心极了。

    杨缺刚要扯住耳朵表演,鸟爷突然从花丛跳了出来,一边跳一边大惊失色尖叫:“小姐莫上当,这小要阴你!”

    邪小邪一怔,看了杨缺一眼,转头问鸟爷:“他怎么阴我?”

    鸟爷用翅膀遮住鼻,满脸痛苦道:“他大爷的,这小的屁简直是惊天动地,臭的要命!”

    邪小邪不信,道:“那晚他放过,貌似没什么味道。”说罢,她眯着双眸看了小黑鸟一眼,笑的诡异:“死鸟,你是不是和他有一腿,故意帮他啊?”

    鸟爷大怒,一脸悲愤道:“爷有正常取向,不搞.基的!”

    “滚!”邪小邪挥挥手,对杨缺道:“别磨蹭,快点!”

    杨缺点点头,果然不磨蹭,双手扯住耳朵,嘴里吐出舌头,撅起屁.股对着她狠狠放了响屁。

    邪小邪慢慢把捂着鼻的手松开,先轻微地嗅了一下,然后大口呼吸,道:“不臭啊,没味儿。”

    鸟爷用力闻了闻,奇道:“果然不臭!”

    顿了片刻,联想着前一次的情景,它突然恍然大悟,惊喜道:“爷知道了,他放的响屁不臭,无声屁才是臭的,哈哈哈……”

    邪小邪看着杨缺,命令道:“只准放响屁,不准放无声屁!”

    杨缺点点头,也不违逆。

    鸟爷放下心来,站在了邪小邪的身边,极为开心地等着好戏。

    杨缺不负众望,扯住耳朵,吐出舌头,撅起屁.股来,再次对着一人一鸟放了个响亮的屁。

    邪小邪和鸟爷哈哈大笑,刚要叫他继续表演时,突然看到一股浓黑浩大的气体从他屁.股冒出。

    邪小邪还未反应过来之际,鸟爷却是大惊失色,尖叫着滚下了山坡,嘴里怒骂道:“草.你大爷,好大的烟雾啊——”

    杨缺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享受:“爽!多日来修炼聚集的浊气,终于一下就排解出来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