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四十三章 邪云峰(书号:13524

第四十三章 邪云峰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春雨绵绵,一连数日。

    就像天上的乌云,杨缺的心情有些郁闷,这几日他抱着希望与小芸和小翠睡了,可是灵动境初期的修为,依旧没有再往前突破的迹象。

    两人修为太低,体内的元阴对他的作用似乎远远不够,并且他渐渐发现,愈是往后修炼,突破需要的女就愈加挑剔起来。

    若是修为高深的女,效果自然很好,而修为稍低的女,带来的效果,恐怕可以忽略不计了,除非有上百名这样的女。不过就算有,他也不敢尝试,若是时间都花在这上面,那么他就算突破了,恐怕也累的走不动了,更别提还要在生死台上决战了。

    这几日,杨缺待在无缺峰的洞府,除了熟练功法以外,就是开动脑,想办法寻找合适的女。

    鬼雾峰肯定是不能再去了,那些的女修为太低不说,去的多了,还容易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怀疑。至于御鬼宗女弟最多修为也较高的地方,那自然是邪凝的邪云峰了。

    不过他虽想去那里,一时之间,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那邪凝甚为讨厌男去她的地方,我若要去住几天,必定要找个好的理由才是。”

    杨缺坐在洞府的石床上,手里抚摸着那柄只剩下一丝刀刃且布满裂纹的烈阳弯刀,喃喃自语。

    “理由,理由……”杨缺皱着眉头,苦思冥想起来。

    许久,他轻轻叹息一声,翻手把烈阳刀收回了丹田里的小鼎温养,然后起身拿了一卷玉简,细细看了起来。

    忽地,他目光一亮,盯着玉简上的几排小字,仔细看了几遍,随即喜道:“有了,这《门规》里记载,灵动境的弟若是需要修炼参悟,在不影响各峰峰主制定的峰规下,可以去御鬼宗各个峰峦修炼,前提是要得到宗门管事长老的批准。”

    “那邪云峰峰主虽不喜欢男弟去她那里,貌似也没有特意立下峰规,我只要不乱闯不该去的地方,离她远远的就可以了。反正邪云峰那么大,我上去住个偏僻的地方,随便泡几个修为不错的师妹就是了。”

    杨缺想到办法,愈想愈觉得可行,心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

    不敢耽搁,他吩咐小芸和小翠看好洞府,然后直接出了无缺峰,去找管事长老。

    杨缺与尚清风将要在一个月后进行生死决战的消息,早已不胫而走,传得全宗皆知。

    许多人震惊的同时,更是暗暗嘀咕起来,知道尚清风实力的那些长老和灵动境的弟,都对杨缺这种不怕死的行为抱着愕然不解的心理。

    而那些不知道尚清风真正实力的通灵境弟,俱是兴奋不已,对杨缺感到又是敬畏又是崇拜,刚踏入灵动境,竟然去挑战一个成名多年的长老,这是何其牛逼的事情!

    妖孽,就是妖孽!

    管事长老是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他看到杨缺,倒是一愣,心里暗暗嘀咕了这名风头正劲的少年一句,然后直接派人去询问邪云峰的管事。

    过了许久,那名弟才面色疑惑地回来,然后看了杨缺一眼,道:“邪云峰的师叔已经同意,让杨师兄随时可以过去。”

    “有什么奇怪的吗?”那管事长老见他脸色有异,问道。

    那名弟摇了摇头,道:“也没什么,就是那邪云峰的韩师叔有些奇怪,竟然还去问邪峰主了。”

    管事长老“哼”了一声:“这有什么奇怪的,邪峰主不喜外人,自然早已吩咐了那里的管事。”

    杨缺目光微闪,领了令牌,道一声谢,直接去了邪云峰。

    早点去,自然能早点找到搭讪的师妹,若是今晚就能哄一个睡觉,那就更好了。

    不过刚到邪云峰,他还没有挑选位置,那管事韩云就找了过来。

    “杨师弟,听说你想到邪云峰来参悟,这里灵气不太浓郁,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年修为满脸笑容,主动邀请。

    “那就麻烦师兄了。”杨缺对邪云峰不太熟悉,既然对方要主动当向导,他自不会拒绝。

    两人不在说话,杨缺跟在他的身后,顺着一条僻静的小径,向着山峰深处行去。

    走了许久,来到了一处瀑布前,轰鸣声,韩云嘴角微弯,围着瀑布转了三圈,然后道:“可以进去了。”

    杨缺仔细看了看前面滚滚而下的银色匹练,疑惑道:“怎么进?”

    韩云狡黠一笑,传法道:“双手扯住耳朵,嘴里吐出舌头,撅起屁.股对着瀑布放个屁,你自然就可以进去了。”

    杨缺一怔,再仔细看了他一眼,终于明白过来,却一脸茫然道:“韩师兄,我不太懂。”

    韩云笑的阴险:“杨师弟,你懂的。”

    杨缺摇头坚持:“我不懂。”

    韩云眯起双眼,看着他,不再说话。

    杨缺嘴角含笑,也看着他,脸上的神情平静之极。

    对视良久,韩云终于让步:“好吧,你要怎样,才会懂?”

    杨缺道:“您教我,我自然会懂。”

    韩云颇为感兴趣地看着他,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先做一遍?”

    杨缺笑道:“师弟愚笨,或许你做数十遍,我也学不会。”

    韩云目光一闪,笑了,却是摇了摇头,叹道:“杨师弟,做人不可锋芒毕露,不该得罪的人,就不要得罪,你还年轻,希望还有以后。”

    说罢,他不再啰嗦,伸手轻轻一点,瀑布轰鸣立刻停止。

    整个倒挂的瀑布突然脱离石壁,垂直升了上来,十度转弯后,在两人的脚下架成了一座奔流不息的水桥,连接着山崖两边。

    桥上的水滚滚而流,却不知流向了何处,好似一幅入木三分的诗画,只有感觉,没有实质。

    杨缺跟在他的身后,踏上了瀑布铺成的水桥,向着幽深的洞穴行去,脚下软软的,犹如踩着翻耕的土地。

    洞突然出现了一只巨蛤,张大着嘴巴,猩红的长舌垂落在地面,铺了一地,像是迎客的红毯。

    韩云踩着毛糙的舌头,轻车熟路地向着巨蛤的嘴里行去,很快便进入了它的喉咙,消失不见。

    杨缺看的新奇,赶紧跟了上去,巨蛤的嘴里长满了花草树木,有的果树上鲜果累累蜂蝶纷飞,他不敢贪恋,继续向前。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