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二十六章 杨缺的堕落(书号:13524

第二十六章 杨缺的堕落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修炼!我要修炼!

    洞府外,悬崖边,杨缺紧握双拳,望着夜空,暗暗呐喊!

    那夜邪云峰上发生的一切,如今历历在目,刻骨铭心。师父的厌恶,林白云的讥屑,小师妹的哭泣,甚至连最后来救他一命的邪凝,眼也带着一抹不耐与冷漠,他的心,前世今世,从未有过如此愤怒!

    “除了修炼,我别无选择!”

    年试的逼近,小师妹的婚事,众人的讥讽与嘲笑,等等,让他怒发冲冠,再也不能保持沉默!

    “我不能再等,我要继续修炼!不管付出任何代价!”

    杨缺立在悬崖,咬牙宣誓,双眸如炬。

    ……

    洞府,幽暗昏沉,周媚琪一袭红裙,瞑目修炼。

    许久之后,她忽地轻轻叹息一声,睁开双眼:“罢了,既然始终无法突破瓶颈,我也不再强求,这通灵境顶峰的修为,也应该能在年试上拿到第一了。”

    “周师姐可在?”正在她收起功法之时,洞外忽地传来一个声音。

    周媚琪秀眉一蹙,迟疑片刻,还是下了石床,打开洞门。

    “杨缺,可有事?”自从上次杨缺设计要了她的身之后,她再也没有在他面前露出过媚功,也不再称他师弟,而是直呼其名。

    杨缺见她态度冷淡,也不在意,微微一笑:“我可以进去?”

    周媚琪身不让,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若有事,尽管在这里说,若无事,那就请离去。”

    杨缺双眼一眯,笑容微敛,沉寂数息,他忽地道:“周师姐,我希望可以再和你睡一次。”

    “什么?”周媚琪微微一怔,随即脸色阴沉,难看无比起来,“你放肆!”

    杨缺见她恼怒,也不怯弱,继续道:“师姐若能成全,杨缺定然铭记于心,终生不忘。”从上次的睡觉得知,周媚琪利用他的身突破了一层,所以他这次敢来再次提议。当然,由于他特殊的体质关系,他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突破,但是对方却完全察觉不到他的突破。

    “可笑!”周媚琪闻言,顿时冷笑一声,眼闪过一抹冷意,“现在就走,趁我没有发怒之前。”

    “周师姐!”杨缺心有不甘,双眸闪烁着明亮的光芒,“您若能够成全,今后有事,我杨缺绝对义不容辞!请您再考虑。”

    “滚!”周媚琪见他一直纠缠,再也忍受不住,满脸怒意与讥讽,“杨缺,年试过后你就一败涂地,彻底成了一个打扫牢房的小杂役,我就算有事,又岂会求你帮忙?你能不要再自以为是,丢人现眼了吗?”

    杨缺双目一冷,竭力压抑住心头的愤怒,道:“周师姐,我敬重你,希望你也给我留点尊严!”

    “哼!”周媚琪冷哼一声,瞥了他一眼,“尊严?杨缺,自从你被鬼啸峰赶到这里来清扫牢房,你还有尊严吗?你若是个男汉,就该奋发图强,拼命修炼,让那些人刮目相看!可是你呢,懦弱无能,自甘堕落,整日受那些下人的欺负不说,还懒惰懈怠,不知修炼,实话告诉你,你的尊严,早让你自己丢尽了!”

    “是吗?”杨缺眼闪动着寒光,嘴角带着一抹嘲讽,“周师姐,原来你心里是如此的看不起我。”

    周媚琪脸上冷意更甚:“是有如何?”

    杨缺嘴角微翘:“不如何,多谢,你的第一次。”说罢,不再耽搁,转身而去。

    既然她不愿意,杨缺也无法强求,为了修炼,他决定再去另一个地方。

    待杨缺离去许久之后,周媚琪方关了洞门,在幽暗呆呆出神。

    “刚刚,我是否说的重了?”她想到了那次牢房的疯狂,当时的她,的确也获得了好处,但是也付出了少女的第一次。

    “如果,他能够再争气一点,今晚或许我就会……”周媚琪目光闪烁,随即自嘲一笑,摇了摇头,“算了,不想他了,既然他已成这样,前途早已注定,我与他,再无瓜葛就是了。”

    杨缺离开了凌云峰,直接去了御鬼宗山脉最低的鬼雾峰,这里住着整个宗门资质最为平凡的弟,以及一些普通的凡人奴仆。

    杨缺绕过几座小峰,径直去了最间的一座颇有灵气的山峰,在这里,都是一些刻苦修炼,却进步缓慢的弟,其修为最高的,恐怕也只有通灵四层。

    当他走过一条花径时,迎面忽地走来一名青衣少女,相貌普通,眼眸却十分清澈。

    “这位师妹,可否借你洞府一谈?”杨缺故意散发出通灵五层的气势,态度却很客气。

    青衣少女刚步入修炼界,修为仅有通灵一层,此时自然吃了一惊,慌忙低头道:“师兄,小妹并无洞府。”

    杨缺一怔,方醒悟过来,这些修为低微的弟,的确没有独自的洞府,她们三五成群住在一起,共同修炼,共同生活。

    “那就带我到你们一起住的地方,我有事和你们相谈。”杨缺直接道。

    “师兄请。”青衣少女不敢怠慢,带着杨缺,很快折转几道岩石屏障,到了一处简陋的洞府。

    洞加这青衣少女,一共五名女孩,俱神色惶恐,恭敬地站了起来行礼。

    既然杨缺是从上面的山峰下来,身份地位自然比她们高不少,她们低着头,都很紧张。

    杨缺细细看了五名少女一眼,除了一名长相丑陋以外,其余四名虽没有极为漂亮的,但是都还看得过去。毕竟是修炼者,身体自然而然都带着一股独特的气质,他倒是挺满意。

    “这是一瓶通灵丹。”杨缺从怀拿出一只玉瓶,目光温和地看着几人,“我想和你做件交易,不知道你们是否有人愿意?”

    “通灵丹?整整一瓶!”五名女孩顿时双眼放光,大喜起来,像她们这样资质的弟,肯定是没有资格得到这么多丹药的,每半年,每人仅仅才能拥有一粒,但是效果惊人,让她们早已垂涎不已,现在看到整整一瓶,哪能不激动。

    “这位师兄,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们能做的,自然绝不推辞。”几名女弟迫不及待地道。

    杨缺微微一笑,目光看向了那名最为丑陋的女孩,犹豫了一瞬,还是开口道:“这位师妹,麻烦你先出去一下好吗?”

    “啊?”那名女弟一愣,看了看其余四名同伴,有些惊愕,不过她不敢多问,点点头,默默出去。

    杨缺直接关了洞门,看了剩余的四名女孩一眼,道:“事先说明,我也不强求,我来,只是做交易,愿意的欢迎,不愿意的,我也不会生气。”

    “师兄尽管说。”四名女孩心微松,看着那瓶丹药,更加激动起来。

    “咳咳。”杨缺咳了两声,老脸有些微红,道:“我想和你们睡觉,愿意的都可以获得一瓶丹药。”

    “睡觉?”四名女孩一怔,面面相觑起来。

    “放心,就是单纯的睡觉,绝对没有修炼任何损害你们健康的邪功,我可以写下保证。”杨缺道。

    “这……”几名女孩相视一眼,沉默下来。

    杨缺也不着急,耐心等待,既然都是魔宗弟,他自然知晓这些女弟的一些想法,身对她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重要,她们唯一追究的是修炼,是实力。为了实力,有的人甚至连信仰连亲情爱情都可以抛弃,何况是一具臭皮囊。

    修炼之人,除非是那些需要处之身修炼功法的人,不然没有人会在乎这点东西,到时候修炼有成,想怎么改变身就怎么改变,所以,睡觉对她们来说,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师兄,我愿意。”那名带路的青衣少女,最先开口。

    “我也愿意……”

    “师兄,我也愿意……”

    很快,这四名女孩都决定下来,同时想着那一瓶丹药,心都火热起来。

    “好!”杨缺心大喜,立刻拿出四瓶丹药给了她们,这些丹药是以前他留下的,现在靠着金花和女人提升修为,自然用不上了。

    “我时间急迫,现在就开始吧。”杨缺给了丹药,也不犹豫,直接脱起衣服来。

    那四名少女看着手的丹药欢喜之极,此时也不矫情,纷纷脱了衣裙,含羞而笑,顿时,满洞雪白,春光无限。

    ……

    轰!突破!

    伴随着少女的呻吟,杨缺脸色凝重,终于突破到通灵层,随后他又融化一枚金花,继续努力。

    轰!再次突破!

    通灵十层!

    然而四名少女修为低微,仅仅只能让他突破两层,杨缺并不满足,再次拿出丹药继续去别的洞府交易。

    那些少女看到丹药虽然都很激动,但是也有许多自恃清高不愿意交易的,不过杨缺也不在意,愿意交易的那些少女,以及足够他修炼了。

    当然,他表现的很纨绔,很好色,在那些女孩的眼,他就是个花钱买女人睡无所事事的败家公。

    很快,杨缺在鬼雾峰的所作所为,经过一些少女的口,传了出去,顿时,整个御鬼宗都沸腾起来。

    “那杨缺,居然自甘堕落,整日沉浸在女人了。”

    “果然是废物,被鬼啸峰丢弃,自己也抛弃自己了。”

    “哎,好好的一名亲传弟,就这样完了。”

    一些弟,一些长老,都议论纷纷,暗暗叹息,有鄙夷,有讥屑,有可惜。

    鬼啸峰,万瑶洞府。

    “爹,五师哥他……他不是那样的人……”万瑶噙着泪,依旧维护着杨缺。

    “住口!”万飞寻脸色阴沉,一掌拍碎石桌,气的浑身发抖,“废物就是废物!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我恨啊,当初真该一掌打死他的!”

    万瑶哭泣着,心却有些疑惑,爹不是早就对五师哥死心了么,现在听到这个消息,怎么比我还激动。

    “瑶儿,我算是看透这小畜生了,年试他将丢尽我们鬼啸峰的脸面,你也彻底死了那条心,我们与他,再无瓜葛!”万飞寻脸色难看,又恨又怒,眼闪过极度的痛惜。

    ……

    “哦,那小去鬼雾峰玩女人去了?看来这年试,他算是彻底完蛋了,那万老鬼,现在恐怕躲在洞府哭吧,哈哈哈……”万骨峰,蒋无极哈哈大笑,满脸幸灾乐祸。

    ……

    “娘,瑶儿姐姐喜欢的那小竟然无耻下流,下去玩女人了,我也想去玩。”邪云峰某处隐秘的洞府,邪小邪对母亲道。

    “哦?他终于放弃了吗?我还以为他在隐忍呢。可惜,他这次恐怕真的伤了那万飞寻的心。”邪凝目光闪烁地道。

    “娘什么意思?那老不死的不是早就放弃那小了吗,上次还要杀他呢?”邪小邪不懂。

    邪凝目光深邃,喃喃地道:“有些人,只有使他发狂,他才能发奋,可惜,万飞寻看错了他这个弟。”

    一旁的倪草神色淡然,心没有任何波澜。

    ……

    凌云峰,周媚琪站在浓郁的夜色,暗暗叹息:“他,终于绝望了么,也好……”

    远处的天际,白光瞬现,年试,终于来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