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二十五章 约会(书号:13524

第二十五章 约会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樱花树下,语笑嫣然。

    秋千上,两少女手拉手,轻轻荡漾,清风吹拂,秀发飘扬。

    两人衣裙,一黑一白,俱明眸皓齿,清丽精致。

    “小邪,看你神神秘秘的,你到底要怎么耍我五师哥?”万瑶终忍不住心头好奇,开口门道。

    邪小邪狡黠一笑,道:“放心,既然他是瑶儿姐姐你的意人,我自然不会太为难他,只不过想……嘿嘿,试试他的人品。”

    “人品?”万瑶心微动,“怎么试?”

    邪小邪笑道:“瑶儿姐姐,别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不多时,远处的花径上,出现一道高挑的身影,倪草一袭紫裙,随风而来。

    “倪师姐,你回来了,那小呢?”邪小邪看见来人,心一喜,从秋千上跳了起来,迎了上去。

    倪草放缓脚步,看着她,轻轻摇了摇头。

    邪小邪眉头一皱:“失败了?”

    倪草淡淡一笑:“失败了。”

    “不会吧?”邪小邪有些惊讶,“那小那么厉害,连你出马也搞不定?不能啊。”说到此,她的目光若有所指地盯着她巍峨的胸脯,满脸不可以思议。

    “小邪。”静了片刻,倪草抬眼,神色有些认真,“你记住,以后少与他接触,流言永远只是流言,那人,不简单。”

    “不简单?”邪小邪微怔,随即摆摆手,满脸不在乎,“管他简单不简单,我要抽他,照样抽他,不简单我也能把他抽简单。不过瑶儿姐姐还在这儿等着,那小不来怎么行。”

    倪草看了树下的少女一眼,善意一笑,对邪小邪道:“我已让别的弟去叫他,你先陪去会儿她吧。”

    “你呢?”邪小邪问。

    倪草眼眸微闪,脑浮现出之前杨缺摸胸的情景来,她道:“我要回去修炼了。”说罢,不待邪小邪挽留,直接离去。

    “小邪,那女孩是谁啊?好漂亮。”待邪小邪过来之后,万瑶立刻拉着她,望着远处渐渐模糊的背影满脸羡慕。

    “那是我师姐,我娘最喜爱的弟。”邪小邪答道。

    “哦。”万瑶应了一声,望了望远处落幕的夕阳,有些心急,“五师哥还没有来吗?”

    两人再次荡着秋千,邪小邪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万瑶兴致不高,也只得听着。

    待夜幕渐渐降临,四周一片漆黑时,杨缺终于在杨小花粗暴的喝斥声,姗姗而来。

    “五师哥。”万瑶望眼欲穿,终于盼到了他,不顾邪小邪话还没说完,下了秋千,就急急地奔了过去。

    杨缺见她满眼泪光,脸颊上溢满了欢喜,不禁心感动,一伸手,紧紧抱住了她。

    感受着杨缺温热的胸膛与真切的心跳,万瑶喜极而泣,心里的一丝矜持终于溃败:“师哥,我想你,好想好想。”

    杨缺心一疼,静静地抱着她,神情渐渐迷醉起来。前世今生,能这样一直惦着他想着他的女孩,只有怀哭泣的少女,她就算被他伤害,依旧念着他,维护着他。

    她的善良,她的痴情,让杨缺的心,一瞬间融化。

    “她是我的,永远都是,谁也别想夺走!”此刻,杨缺的心更加坚定起来。

    邪小邪摆了摆手,杨小花恭敬离去,她盯着相拥的两人好奇了看了几眼,随即撇撇嘴,重新坐在了秋千上,荡了起来。

    “五师哥,你记着,瑶儿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个人。就算爹爹不喜欢你,宗门里的人全都不喜欢你,瑶儿也不会不喜欢你。”万瑶脸上带着泪痕,眼溢着幸福。

    杨缺心微颤,低头吻着她的额头,道:“师妹放心,年试……”

    “年试一到,你就完蛋!”杨缺话还未说完,立刻就被秋千上的邪小邪打断,她嘿嘿一笑,继续荡着秋千。

    万瑶却道:“五师哥,你放心,就算年试,你被长老会除去亲传弟的身份,我一样会等你的。我相信你会出人头地的,师哥,我会等着你来娶我,一直等。”

    “啧啧,好感动。”邪小邪阴阳怪气地道,“那年试后你的婚事呢?这小没了身份地位,就是一个小小的杂役,你家老爹会任你胡闹?”

    万瑶闻言,心一紧,仍旧倔强:“我会说服爹爹的,我是他女儿,我就不信她要让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

    正在此时,杨缺心一动,旁边的一棵大树后忽地一前一后,走出两人,竟是一脸阴沉的万飞寻和林白云。

    “瑶儿,我要你嫁的人,是一个能够保护你的人,至于你喜不喜欢,我不在乎。”万飞寻阴厉地看着杨缺,满脸讥屑,“至于这个废物,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和他有任何关系!”

    万瑶脸色微变,慌忙从杨缺的怀出来:“爹,您……您怎么来了?”

    万飞寻冷哼一声,目光怨恨盯着杨缺:“我不来,你难道还想让他再污辱一次?”

    杨缺目光一冷,与他对视:“万峰主,上次的事情,的确是我不对,可是我对小师妹……”

    “住口!”万飞寻怒喝一声,眼煞气滚滚,“你已滚出我鬼啸峰,她也不是你小师妹,杨缺,你好大胆,竟敢背着我偷偷见她!”

    万瑶带着哭腔:“爹,不管五师哥的事,是女儿要见他的。”

    “啪!”万飞寻突然扬手,狠狠扇了她一耳光,阴森森地道:“我说过,只要你再见他,我便杀了他,你以为我不敢?”

    万瑶嘴角流血,跌倒在地,嘤嘤哭泣。

    “瑶儿姐姐。”邪小邪慌忙过去扶起了她,同时转眼恶狠狠地瞪着万飞寻,“老不死的,信不信我让我娘抽死你!”

    “师妹!”杨缺胸的怒火腾地一下窜了起来,他紧紧握住双拳,身微微颤抖,瞪着万飞寻,双眼渐红。

    “哼,一个杂役而已,还会发怒?”一旁的林白云冷哼一声,满脸嘲讽。

    万飞寻目光冷寒,吩咐道:“白云,过去杀了废物,留着他也是丢人现眼!”

    “杀了他?”林白云一怔,随即大喜起来,“是,师父,我这就去!杀他犹如杀狗,不费吹灰之力!”

    “爹……”万瑶脸色大变,一把抱住了万飞寻的腿,“不要……”

    “滚开!”万飞寻一脚踢开了她,满脸怒气,“一个废物而已,值得你这样?白云,动手!”

    “是!”林白云心大乐,生怕他反悔,双手一动,全身法力流转,通灵八层的气势汹涌而出!

    “放肆!”突然一声冷斥,半空黑影一闪,一名黑衣美妇瞬间出现在众人面前。

    她面色如霜,冷冷地盯着万飞寻:“你敢在我邪云峰杀人,谁给你的权力?”

    “娘,你可来了,快帮我抽死这老家伙和那小家伙!”邪小邪雀跃欢呼,指着万飞寻和林白云就怂恿起来。

    林白云自然认识这少妇,顿时脸色一变,灰溜溜地退到了万飞寻的背后。

    万飞寻眉头微皱,迟疑了片刻,方对着邪凝拱拱手,道:“邪峰主,给老夫个面,杀一个废物而已,不会让你为难。”

    “笑话!”邪凝冷眼一瞥,“你偷偷潜入我邪云峰,还在我邪云峰杀人,你给过我面?”

    万飞寻脸色微变,目光闪烁:“邪峰主真要保这废物?”

    邪凝不答,直接挥手:“滚,带着你的弟赶快滚出邪云峰,我没有耐心听你啰嗦。”

    “你!”万飞寻心火起,面上微微涨红,身体突然散发出一股阴煞之气,然而瞬间,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犹豫片刻,他终是收敛了气势,不再纠缠。

    “哼!”他冷哼一声,阴厉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杨缺,“今日你运气好,我便饶你一次,若是还有下次,我定然亲自动手灭了你!哼,区区一名废物,也想打我女儿的主意,真是滑稽。”

    说完,直接拉起万瑶道:“走,以后不许再见他,白云才有资格配你,年试过后,你们就成婚。”

    万瑶满脸泪水,不舍地看了杨缺一眼,哭着离去。

    “小师妹。”

    杨缺紧紧握着双拳,看着少女的背影愈来愈远,他的目光,也愈来愈寒。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