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十六章 干活(书号:13524

第十六章 干活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小试结束,杨缺回归牢房。

    虽然被责罚去看守灵园,但是这打扫牢房的事,上面没有另外吩咐,自然还是他的任务。

    白日里看守灵园,夜晚来打扫牢房,这是回来的路上,周媚琪告诉他的。

    感受着这妖媚少女眼的怜悯,杨缺心的斗志更加昂扬起来。越是艰难,他越不会妥协,就算不给他留下一点时间修炼,他也绝不会放弃!

    夕阳落山,月上枝头。

    杨缺进了牢房,经过驴妖的牢室时,打开看了一眼,驴妖精神抖擞,生气盎然,看来是真的恢复了。

    “恩人,你心情似乎不太好,小试不如意吗?”驴妖恢复了修为,心正爽,此时见杨缺情绪有些不对,连忙询问。

    杨缺摇了摇头,也不愿多说,转身准备离开。

    驴妖却有些着急:“恩人若是有事,尽管说来听听,我虽暂时出不了这里,但是经历颇多,或许能帮您解惑一二。”

    杨缺微微一笑,道:“不用,你帮不了我的。”随即关了牢门,向着下一间牢室行去。

    他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修炼,而修炼,自然需要女,对一个连自由都没有的精妖来说,它又能帮得了什么呢。

    “杨缺,小试如何?”方一进牢室,狐小柔立刻扑了上来,亲昵地抱着他的腰问道。

    杨缺捋了捋她乌黑的秀发,叹息一声,把今日发生的事情缓缓说了出来。

    狐小柔听完,秀眉微蹙:“那你小师妹的意思是……”

    “小师妹心里有我,装不下别人的。”杨缺如实道。

    狐小柔点了点头,忽地展颜一笑:“那你还怕什么,刻苦修炼,争取在年试上挽回你师父的心就是了。”

    杨缺神色微动,漆黑的双眸闪过一抹光芒:“师父,应该也是这个意思。”

    狐小柔抱着他,脑袋放在他的胸前摩擦了一会儿,脸上方带着歉意:“我修为没有突破,你与我睡觉,得不到任何好处了,对不起了。”

    杨缺揉了揉她的秀发,笑道:“说什么呢,我与你睡觉,便是没有任何好处,我也开心。”

    狐小柔却不感动,哼了一声,挥拳捶他:“你倒是会顺杆爬,睡我,你占了天大的便宜,得了便宜还卖乖!”

    杨缺嘿嘿一笑,心的烦闷顿时少了许多。

    “杨缺,从明天起你就要去看守灵园,陪我的时间就少了,我体内的修为还没有完全恢复,你今晚可要帮我。”狐小柔语气伤感,双手却开始在偷偷地解着他的腰带了。

    虽然她的身暂时对杨缺无用了,但是杨缺的至阳之体,却对她用处很大,每次的交.合,都让她受益匪浅,修为快速恢复,所以她很是迫不及待。

    “你今天心情不好,我就多伺候你一番,让你以后都忘不掉我。”狐小柔脱掉了他的衣裤,轻轻咬唇,妩媚一笑,蹲了下去,张开了樱桃小口……

    一夜**,自不必说。

    第二日清晨,杨缺离开牢室,在一名弟的带领下,去了落骨峰一处僻静的灵园。

    这里的灵园规模很小,显然不太受宗门重视,里面种植着一些常见的灵药,用处虽多,却并不珍稀。

    看守灵园的是一名灵动境的老者,他一身灰衣,头发花白,看了杨缺一眼,直接道:“听说你还要去打扫凌云峰的牢室,这样,你白天在这里守着,晚上去那里。”

    杨缺恭敬道:“多谢师叔体谅。”

    “我叫张二,无需多礼。你的任务很简单,就是看好园里的每株灵药,若有病态或者成熟的药草,尽快告诉我,不得让任何生物啄食灵药,踩坏了园,听明白了吗?”老者面无表情地道。

    杨缺点点头,道:“师叔放心。”

    老者也不再废话,摆摆手,直接离去。

    杨缺刚要到处看看,却听张二在远处高声道:“还有,今日会有人来浇灌灵药,你小心点。”

    “浇灌灵药,还要小心点?”杨缺面露疑惑,有些摸不着头脑。

    园的灵药生机盎然,清香四溢,有的刚刚发芽,有的花朵盛开,杨缺仔细看了一会儿,其大半都认识。

    “任务不是太难,这里又没有人来往,倒是可以抽空修炼。”杨缺想了想,而后却是自嘲一笑,时间的确可以挤出来,但是女人,却是个难题。

    “怎么办,时间不多了,再过几个月,年试可就要开始了,若是我的修为不能完全恢复,恐怕就真的完了。失去亲传弟的身份倒是不怕,可是小师妹,却是绝对不能失去的。”杨缺坐在地上,暗暗烦恼起来。

    上一届的年试,他的修为是通灵七层,而今年的年试,他的修为若是停滞不前没有增长的话,长老会会直接除去他亲传弟的身份的,何况他现在的修为不是没有增长,而是大跌,情况更为糟糕。

    “我该怎么办?”

    正在杨缺苦思冥想之际,远处忽地出现一道挑着担的身影,同时一阵清脆的歌声传了过来。

    “女的。”杨缺双眼放光,仔细一看,顿时瞪大了双眼。

    来人的确是一名女弟,然而身躯膀大腰粗,犹如她挑着的水桶一般,相貌更是狰狞可怖,让人不敢多看。

    “哟,新来的?”女看到杨缺,双眼一亮,立刻放下肩上担,奔了过来。

    杨缺见她跑跃之间,胸前波澜起伏,汹涌澎湃,顿时一惊,暗暗道:张师叔临走之前叮嘱我小心点,难道是指她?

    “你叫杨缺是吧?我见过你。”女扑到面前,张牙舞爪地就要凑近他,“我叫杨小花,我们同姓呢。”

    杨缺干笑一声,赶紧躲避:“师妹,我帮你浇灌灵药。”

    杨小花笑容满脸,盯着他一直看,赞道:“好俊俏,比那老头好看多了,杨师兄,咱们进那茅屋里坐会吧。”

    杨缺一怔,看了一眼旁边矮小的茅屋,暗暗道:你这身板,只怕进不了那门吧,别夹在那出不来了。

    “咱们初试见面,**,自该进那茅屋里聊聊,杨师兄,你说是吗?放心,这里一般不会有人来的。”杨小花满脸期望,嘴角竟带着一抹垂涎。

    杨缺脸色微变,不敢逗留,赶紧过去拎起一木桶,勉强一笑:“杨师妹,我们开始干活吧。”

    “干活?”杨小花微怔,随即意味深长一笑,“好,咱们先在外面干活,一会儿去屋里干去。”

    杨缺双腿一抖,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