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九章 震慑(书号:13524

第九章 震慑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张少白突然受袭,心一惊,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同时全身法力流动,护住要害。然而待他看清来人之时,神情明显一滞,随即又惊又怒,咬牙切齿起来。

    “狗废物,竟然是你!”

    他做梦也没有料到,偷袭自己的,竟是这早已沦为全宗门笑柄,修为只有通灵一层的小杂役!

    他怒目圆睁,看向杨缺的目光充满了煞气:“你这废物,竟敢向我动手!你若是活腻了,今日老便成全你!”

    “啪!”杨缺猛然扬起手掌,狠狠一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面上带着怜悯之色:“修炼了这么年,脑也修炼迟钝了么?”

    他的修为既是通灵五层,若是杨缺的修为不如他,又怎么可能一把抓住他,轻而易举把他摔倒?

    然而张少白处在极度的愤怒之,哪里能想到这些,待脸上再挨了狠狠的一记耳光之后,他脑顿时一嗡,更是一片空白,剩下的只有无尽的仇恨与怒火了!

    “狗废物,就算你是亲传弟的身份,今日老也要将你挫骨扬灰!”他怒吼一声,双拳光芒一闪,向着杨缺扑了过去!

    在他眼,杨缺的修为已经降到了通灵一层,更是不能施展功法,杀他,简直是易如反掌!

    万瑶正躲在一处角落里,为杨缺的鲁莽而担心,此时见张少白突然动手,她脸色微变,立刻就要出去救援,然而下一刻,她突然睁大双眼,彻底呆在了原地。

    眼看张少白的双拳袭来,杨缺不避不让,双手一划,口咒语响起,身前突然出现一张漆黑狰狞的巨大鬼脸!只见它张开血盆大口,目怒凶光,向着张少白凶神恶煞地扑去,带起的腐味腥风,浓烈刺鼻,令人作呕。

    “尸煞鬼脸!”万瑶与张少白同时惊呼出口,满脸震惊之色。

    张少白感受到那鬼脸的危险气息,更是脸色大变,双拳来不及收回,“嘭!”地一声,鬼脸击穿他的拳影,印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啊——”他猛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身如炮弹一般向后飞去,狠狠撞击在了坚硬的墙壁上,然后摔落下去。

    “五师哥……他竟然能够施展功法了!而且还是尸煞鬼脸!并且他的修为好像已经到了通灵五层!不对,这功法只有通灵八层的弟才能施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角落里,万瑶满脸惊愕,心的震惊与不解,难以言表。

    “你……你的修为……”张少白狼狈地爬在地上,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抬起眼,看向杨缺,目光充满了极度的恐惧与惊疑。

    他的修为不是倒退到通灵一层了吗?他不是不能施展任何功法成了一个废物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难道……难道这一切都是他故意的?他并没有经脉堵塞变成废物?而是越来越厉害,修为越来越高,他要故意麻痹别人?

    是了,一定是这样!不然这只有到了通灵八层才能施展出来的亲传弟绝学,他绝对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就使了出来!

    他没有修为倒退,而是越来越厉害了!对,绝对是这样!

    想到这里,张少白全身哆嗦,看向杨缺的目光充满了惊惧与懊悔:我这个大傻.逼,真是瞎了狗眼!完了,彻底完蛋了!

    “张少白,你一直在我耳边聒噪,我没有动手,是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现在你要动我的女人,你觉得我还能放过你吗?”杨缺脸色淡然,眼却露出一抹冷厉的金芒。

    “您……您的女人?”张少白怔了怔,目光看向了牢室里似笑非笑的狐小柔,顿时恍然,他慌忙爬了起来,“噗通”一声跪在了杨缺的面前,诚惶诚恐道,“杨师兄,是我对不住您,我瞎了狗眼,猪油蒙了心,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我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给您磕头赔罪……”

    说罢,砰砰砰地磕头如捣,响彻整个牢房。

    杨缺微微一怔,料不到他会转变的这么快,刚刚还一副怒气冲冲要打要杀的样,竟转眼间就变了嘴脸,倒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本来还想试试功法,教训训他,现在看来完全用不上了。

    看着张少白满脸恐惧磕头不止的样,一旁的狐小柔忍不住好笑道:“这人倒是光棍的很,也不要什么脸皮,难怪能活这么久。”

    张少白一听此话,心顿时一动,连忙跪着转向了狐小柔,一边磕头一边赔罪:“小嫂嫂,是小弟对不起您,是小弟该死,若是早知道您是杨师兄的女人,就是给小弟一百个胆,小弟也不敢得罪您啊……”

    说到此,他赶紧拿出了身边的竹筒,给狐小柔递了过去,满脸讨好地道:“小嫂嫂,这灵水您留下,不够了我再给您拿,您尽管喝便是。”

    狐小柔体内早已没有了阴煞之气,根本就不需要灵水了,不过她还是收了下来,娇媚一笑,道:“表现很好嘛,好了,你走就是了,嫂嫂保你无事。”

    张少白闻言,心大喜,转眼看了杨缺一眼,却有些迟疑。

    “杨缺,你敢不听我话?”狐小柔双手叉腰,大声喝问。

    杨缺耸耸肩,言不由衷道:“不敢。”他知道,狐小柔这是给他台阶下,在御鬼宗,他就算是亲传弟,也不能随意残害同门,否则受罚极重,得不偿失。

    狐小柔得意地看着张少白,道:“看到没,我让你走你就走,他不敢把你怎样的。”

    张少白喜不自胜,赶紧又磕了几个头道谢,站起来就要离去,却听杨缺低声道:“出去后,不准对别人说我现在的情况,若是让我知道你传了出来……”

    “不敢,不敢,杨师兄放心就是,我张少白对天发誓,除了自己知道以外,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您的事情。”杨缺威胁的话还没说完,张少白立刻惶恐地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道。

    杨缺颇为满意,点了点头,道:“好了,你出去吧。”

    待张少白离去之后,狐小柔笑容一敛,忽地扑进了杨缺的怀里,张开小口,狠狠咬住了他的肩膀,含糊道:“人打动物的主意,很丢人,是不是?”

    “不丢人,不丢人,再说了,你根本就不是动物。”杨缺痛的龇牙咧嘴,连忙解释。

    “那我是什么?”

    “妖怪。”

    ……

    牢房外,万瑶站在一颗大树下,心情颇为复杂,杨缺突然的转变,给了她震撼,给了她惊喜,更给了她深深的不安。

    在她的心,杨缺早已成了她的男人,纵使他修为倒退,成了一个废人,她也没有嫌弃过。他被发配来这里清扫牢房,全宗门的人看不起他,嘲笑他,只有她,依然一如既往的念着他,想着他。

    而今天的事情,让她隐隐感觉,杨缺绝非别人眼的废物,也绝对不是爹爹眼扶不起的阿斗,很可能,他在隐忍。

    想到这一情况,她心很激动,也感到欢喜,但是爹爹和鬼啸峰给他的伤害和待遇,让她感到不安。她怕杨缺有朝一日真的一飞冲天后,想到曾经受过的屈辱,想到鬼啸峰驱赶他遗弃他的事情,他会仇恨,并且会连带着仇恨她。

    自从把身给了他以后,她的心再也装不下任何人,她再也离不开他。

    或许是从小培养的感情,或许是与生俱来的缘分,一直以来,她都喜欢着他。

    “五师哥,爹爹也是为鬼啸峰和我着想,希望你不要怪他……”万瑶望着远处的云海,默默祈祷。

    当张少白从牢房里走出来之时,外面的守卫立刻满脸笑容,打着招呼。

    “张师兄,怎么样了,我们刚刚见那小杂役急匆匆进去,好像是冲着你进去的,你有没有揍他?”一名弟笑嘻嘻地问道。

    “那还用说,那小明明是个废物,还一副拽里吧唧的样,看得我都想揍他,张师兄肯定几巴掌把他扇晕过去了,你没看万师姐都出来了,那人却还没露面。”一名弟讨好地道。

    “对,对,那小杂役就是该揍,该狠狠地揍!张师兄揍得好!”

    ……

    一群人盯着张少白,嘻笑谄媚,尽拣好听的话说,然而心里却在奇怪,这张师兄的脸色怎么越来越难看呢。

    这时候,杨缺缓缓从牢房里走了出来,耳听着几人的话,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讽,目光看向了张少白。

    众人见他出来,都一起闭了嘴,眼却都不约而同露出幸灾乐祸的鄙夷之色。

    “张师兄,那废物出来了。”一名弟小声道。

    张少白脸色微变,转头看去,果然见杨缺站在身后,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他心顿时一惊,扬起手掌就狠狠扇了那名弟一记响亮的耳光,嘴里破口大骂:“放肆!小王八羔找死,连杨师兄的坏话也敢说,你活腻了?”

    那弟莫名其妙被一耳光扇的在原地转了个圈,方踉跄跌倒在地,顿时脑一片空白,爬不起来了。

    张少白怕杨缺还不满意,立刻上前又狠狠踢了那名弟几脚,怒声道:“给我听好了,以后要是再敢说杨师兄的坏话,老就废了你!”

    说罢,他慌忙屁颠屁颠地跑到杨缺的面前,恭敬道:“杨师兄,有事需要吩咐小弟么?小弟义不容辞!”

    看着张少白诡异的转变和满脸的谄媚之色,众弟张大嘴巴,瞬间陷入呆滞。

    杨缺出来是想找小师妹说会儿话,同时叮嘱她,不要把今天在牢房里看到的事情外传。万瑶偷偷进入牢房,然后提前出来,他早就察觉到了。

    “别聒噪,我找万师妹有些事情,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杨缺满脸不耐,懒得理睬他,径直穿过人群,走了出去。

    “杨师兄慢走,小弟不送了。”张少白完全忘记了脸面,热脸贴人家冷屁股,还津津有味,乐在其,看得那些守卫弟一阵目瞪口呆。

    “看什么看!以后对杨师兄尊敬点,不然我饶不了你们!”张少白见杨缺还未走远,立刻清了清嗓,大声对那些弟喝斥。

    杨缺摇了摇头,感觉有些好笑,见万瑶正站在不远处挥手,他连忙走了过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