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五章 张少白(书号:13524

第五章 张少白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日波澜不惊,悄然滑过。

    经过几日的接触,杨缺也渐渐摸清了一些精妖的习性,无聊时,与它们说些话,开些玩笑,倒也颇有趣味。

    这一日清晨,杨缺正一边打扫着牢室,一边想着修炼的事情,牢门外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嚣,夹带着那些守卫讨好的话语。

    牢室里站着一名三眼书生,正津津有味地捧着一本破旧的书籍阅读,此时听见外面的喧嚣,顿时脸色微变,道:“送灵水的来了。”

    “送灵水的?”杨缺微微一怔,停下了手的活儿,奇怪地看着他,“听说灵水可以减轻你们的痛苦,你们平时不是一直都想喝吗,怎么现在好像很不高兴的样?”

    书生冷笑一声,嘴角露出一抹嘲讽:“小道友,你想得太简单了。想喝一口灵水,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那人这些年来,不知道从我们这里搜刮了多少宝物,犹不满足……”

    杨缺正要多问几句时,门口忽然传来了一声傲慢的喝斥:“那小杂役,还不快滚出来!”

    书生见杨缺眉头微皱,不肯动身,叹息一声,好心提醒:“小道友,你还是快出去吧。此人修为比你高不少,你轻易不要得罪他。”

    这几日里,杨缺无事时过来陪他说说话,性和善,没有架,倒是让他心生好感,所以他也不想看到这少年一会儿受辱。

    杨缺知晓自己现在虎落平阳,谁也打不过,能不惹事时自然不会惹事,他点了点头,关了牢门,脸色平静地走了出去。

    “小杂役,叫你半天了,现在才出来,耳朵是不是聋了?”杨缺方一出牢房,被守卫众星拱月般围着讨好的黑衣青年,立刻把目光瞪了他,开口就骂。

    杨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脑海里浮现出关于他的记忆来:张少白,万骨峰蒋无极门下弟,修为已至通灵五层,是最有可能在今年年试成为亲传弟的人物。

    万骨峰向来与鬼啸峰不和,明争暗斗了多年,两边的弟也时常比斗,彼此间冷嘲热讽,摩擦不断。现在得知鬼啸峰原来的亲传弟杨缺,被驱赶到了这里做杂役,张少白又正好是来送灵水的,自然要折辱一番。

    杨缺虽然还顶着亲传弟的身份,但是实力已经不复存在,又没有人会为他出头,张少白自然也不会惧怕。

    “怎么,耳朵真的聋了?”张少白见他不回话,脸上的讥色更浓:“经脉废了,不能修炼了,本来就是个废物,现在耳朵又聋了,你活着还有什么用,不如死了算了。”

    杨缺脸色淡然,似乎充耳不闻,然而谁也没有发现,在他的眼,忽地出现两道金芒,一闪即逝。

    “杨缺,别给老装傻,那时候你不是很厉害吗?老和你说话你都懒得理睬,现在呢,怎么吭都不敢吭一声?告诉你,你现在的样连一只狗都不如,狗遇到侮辱还敢叫,你敢叫吗?若是还男人,就叫一声让大家听听?”想到正在折辱的是一名鬼啸峰货真价实的亲传弟,而且是曾经的天才人物,张少白的兴致更加高昂起来。

    那些守卫牢房的弟得到过周媚琪的警告,虽然不敢随意得罪杨缺,但是心里其实都鄙夷至极,此时见张少白如此折辱他,他竟连吭都不敢吭一声,顿时更加鄙夷起来。

    “这小,原来这么怂,张师兄这么骂他,他都不敢吭声。”

    “就是,看来他真成了一个废物,连狗都不如。”

    ……

    听着张少白的故意刁难和辱骂,感受着众弟轻蔑嘲笑的目光,杨缺缓缓握紧了双拳,双眸,闪过一抹前世从未有过的冷冽。

    他转过身,直接进了牢房。

    “站住!谁让你进去的?”张少白见他无视自己,顿时大怒,追进牢房就要一把拽住他。

    杨缺闪身让开,转眼瞥向了他:“怎么?想抢我的活儿干?”

    张少白闻言一愣,随即冷笑一声,收回了手掌,道:“你这杂役做的,也倒是津津有味乐在其啊。放心,我对你们这些低贱的活不感任何兴趣,不过我现在要进去送灵水,不希望看到一个废物在眼前乱晃。你可以先出去,待我完事后你再进来继续你那肮脏卑贱的活儿。”

    杨缺摇了摇头,道:“你可以先出去,待我完事后你再进来继续你那卑鄙下流的活儿。”

    “你找死!”张少白双目一寒,没料到他竟突然敢还嘴了。

    杨缺刚刚之所以不吭声,是不屑于理睬,因为他根本没有把这样一个跳梁小丑放在眼。而现在进了牢房,感受到众精妖突然聚集而起的对待张少白的敌意,他也忍不住开口。

    反正记忆清晰地记载,同门弟严禁私下争斗,只有在落骨峰生死台上,各自签下生死契约后,才能生死搏斗,所以他也不惧怕。并且他现在虽然修为退后,但是至少还有着亲传弟的身份,张少白身为普通弟,根本就没有动手的资格和身份。

    “若是你脑袋被门缝夹了,不怕我向执法长老告状,你可以动手揍我啊。”想到此,杨缺更加无惧起来。

    “你……”张少白怒极,也想到了这项门规,他握了握拳头,却是没敢动手。

    “那我就不陪你了,你可以站在这里慢慢憋屈。”杨缺嘴角露出一抹显而易见的嘲讽,拿了扫把,转身而去,继续打扫剩下的牢室。

    张少白脸色变幻不定,阴沉地看了他一会儿,想了想,还是从储物袋掏出一节竹筒,轻车熟路地向着某个牢室行去。

    “猪妖,上次和你说的条件,你答应了吗?人家狼妖和蛇妖上次可都喝了满满一口灵水,现在人家的状态可好得很呢,你看你,一副快要死的样,你今天若是还拿不出宝贝给我,这灵水你也休想喝成。”张少白压得极低勒索猪妖的话语,被打扫牢室的杨缺听得一清二楚。

    自从身体被小鼎改造之后,杨缺的耳朵灵敏了何止百倍,就算牢房紧紧关闭,他也能清楚地听到外面守卫说的每一句话,何况牢室里面。

    “原来他在用手的灵水,索取这些精妖的宝物和报酬,不答应他,他就不给它们灵水喝,反正这些精妖一时半会也死不了,顶多更加痛苦一些而已。”杨缺总算明白,三眼书生说的那些话以及这些精妖为何对张少白那么仇恨。

    这些精妖常年被关押在这暗无天日之地,体内又被种下了阴煞之气,见不到一丝阳光,法力也无法凝聚,身体只会越来越痛苦。若是没有灵水缓解,那就更加难熬了。

    大多数精妖都会拿一些无用的宝物来交换,反正它们被关押在这里,出不出的去,还是一个问题,要那些宝物也没有用,不如换点好处。

    御鬼宗抓捕它们,把它们关在了这里,除了利用它们别的一些用处以外,就是要让它们把隐藏在体内的宝物一件件吐出来。

    张少白暗受蒋无极和宗主之命,来用灵水勒索宝物,他自然也不怕别人知晓。

    “蛇精,你还想喝一口灵水吗?再拿件宝物交换吧……”张少白挨个牢房威逼利诱,却是收获甚微,心不禁有些失望。

    杨缺听了一会儿,正要去那只尾狐的牢室里打扫时,张少白也走了进去,直接对那白衣少女笑眯眯地道:“美妞,半个月的时间到了,想清楚了吗?你若是想喝灵水,我也不要你的宝物,你只消乖乖脱了衣服服侍我一番就行了,我舒服了,你也舒服了,何乐而不为呢,你说是吗?”

    “滚!”少女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目光怔怔看着别处,看也不看他一眼,嘴里仅蹦出了一个字。

    “哼!别他.娘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老的耐心是有限的!”张少白今日仅仅收了两件很差的宝物,心情本来就不好,此时见少女不答应,顿时更加恼怒起来。

    他阴沉着脸,盯着少女看了一会儿,目光忽地转到了少女胸前那双挺拔的乳.峰上,停留片刻,垂涎一笑,阴恻恻地道:“好,那我就再给你三天的时间,到时候你若是还不同意,就别怪我用强了!你法力尽失,我若动手,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你可想好了。”说罢,冷笑一声,转身出了牢室,开始去下一间牢室威逼。

    少女抬起脸颊,清澈的双眸,忽地闪过一道决绝之色。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