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采阴 > 第四章 牢房里的精妖(书号:13524

第四章 牢房里的精妖

作者:夜落影
    </d></r></ble></d></r></ble>

    夜色如墨,清月似雪。

    洞府外,杨缺坐在万丈悬崖边,看着云海,想着心事。

    白日里发生的事情,此时一幕幕清晰地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那些弟讥屑的目光和冷嘲热讽的话语,也回荡在耳边,经久不去。

    现在,在整个宗门的眼,他已经脉俱废,不能施展任何功法,甚至以后也不能再修炼,完全成了一个废物。而年试过后,他将彻底会被除去亲传弟的身份,前途一目了然,终身可能就是一个清扫牢房的杂役。

    在他们的眼,他的命运,早已被注定。

    清凉的夜风,微掠而过,云的明月,似羞似喜。

    杨缺嘴角微弯,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嘲讽,一翻手,那只金色小鼎出现在了掌心。

    “若是没有它,或许我的命运就真的被注定了吧。”

    皎洁的月光下,小鼎悬浮他的在掌心,缓缓转动,静无声息。

    ”咦?”杨缺双眸微亮,目光定定地看着小鼎里面。鼎本来空无一物,现在里面竟多了许多金色小花一般的点点光芒,像极了前世里植物大战僵尸里收集的阳光,足有数十枚之多。

    “这是……”杨缺心诧异,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其的一枚金花,顿时感觉指尖一热,那枚金花渐渐消融,同时一股极为熟悉的火热,顺着指尖,瞬间钻进了他的体内。

    “不好!”他突然想到了身体曾出现过两次的暴热,这枚金花带来的灼热能量竟与那时暴动的能量一模一样,丝毫不差,完全是同一种能量!

    此时他隐约明白,自己的身体,或许就是被这些能量所改变。

    “咦,好像没事。”正在他担心身体再一次出现暴热之时,那股金花所化的灼热气息突然化为一道精纯浩瀚的法力,融进了他的丹田,没有丝毫不适。

    过了片刻,他感觉身体正常,并没有任何反应,方真正松下一口气。

    小鼎里的金色光芒微微晃动,像是一朵朵迷你向日葵,迎风摇曳,金光闪耀,煞是可爱。

    杨缺仔细数了数,除掉自己吸收的一枚,里面还余有十二枚金花。

    “虽然这些光芒可以补助体内的法力,可是仅有十二枚,若是用完了怎么办?”杨缺想到了这些金花的用处,虽然惊喜,却也有些烦恼。

    思虑片刻,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小鼎里的金花到底从何而来?原来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的。

    难道是……小鼎自己产生的?杨缺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若这些金花真是小鼎自己产生的,那么会不会用完后,它又会重新产生?

    若是这些金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那么自己岂不是有着施展不完的法力?

    想到这种可能,杨缺的心内突然激动起来,他细细端详了小鼎几眼,神念一动,把它收回了体内。

    若之前的想法都成真,那么这只小鼎,绝对是无价逆天之宝,万不能示人。

    月儿躲进云层,夜色愈来愈浓。

    杨缺怀着满腹心事,进了洞府,躺在石床上,瞑目沉思。

    虽然不困,但是他也没敢修炼。

    由于与小师妹睡了一觉,修为已经到了通灵一层的顶峰,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之前刚来到这个洞穴时,他曾跃跃一试,依照着记忆的功法修炼,想要一举突破到第二层,可是每到关键时刻,他突然感觉到体内燥热,全身火红如炭,快要把身体烧爆。

    更为重要的是,那时候的他,突然非常想要女人。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若是没有女人,他还要坚持突破的话,一定会爆.体而亡!

    联想到强.暴小师妹修为突进那时候的情景,他隐约猜到了一个可能,由于小鼎改造了身体的缘故,他以后的修炼,可能极为需要女的帮助,没有女,也许他终身无法更进一步。

    虽然觉得小鼎坑爹,但是想到这个身体原本经脉堵塞,几乎是个废人,而现在与之相比,又可以修炼,又可以施展功法,自然是强的多了,只是条件有些古怪而已。

    “现在嘛,当务之急就是要赶快找个老婆,不然我就等于还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杨缺暗暗道。

    不过想着自己当前的境遇,他又皱起了眉头。

    打扫牢房的杂役,不能修炼的废物,不能施展任何功法,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哪个女愿意当他老婆与他睡觉呢。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拨开云海,洒落在杨缺的洞前时,杨缺早已起床出了门。

    杂役的工作,终于开始。

    杨缺拎着一大木桶水,拿着扫把,心里装着事情,心不在焉地进了牢房。

    守卫牢房的弟,面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也不问话,也不打招呼,待他进去了,方面带讥屑,心里暗暗鄙夷起来。

    杨缺进了幽暗的牢房,把水桶和扫把放在地上,摘下腰间的钥匙,开始打开第一间牢室。

    昨日周媚琪早已交代过,每个牢室里面都要打扫干净,以免这些被种下禁制的精妖身体虚弱,患上疾病,少了利用的价值。

    因为知晓这些精妖没有反抗之力,杨缺也不惧怕,直接打开第一件牢室,拿起扫把,走了进去。

    然而里面的精怪,却是让他微微一怔,竟是一名白白嫩嫩胖嘟嘟的婴儿。

    此时这婴儿精神萎靡,半睁着双眼,也不哭闹,也不看杨缺一眼,低着头,似乎在想着事情。

    杨缺好奇了看了他几眼,也不知晓他是什么精妖,正要动手打扫牢房之际,婴儿突然抬起头,看向了他,脆生生地道:“哥哥,我疼,给我口灵水喝吧,我可以把我的头给你吃。”

    说罢,不待杨缺回答,婴儿突然用一双白嫩嫩的小手抓住了头,轻轻一扭,“咔嚓”一声脆响,圆圆的脑袋从脖上掉了下来。

    他双手捧着脑袋,递到了杨缺的面前,道:“给,哥哥,吃了它吧。”这声音,却是从那无头的脖里发出来的。

    杨缺吓了一跳,退后一步,仔细看了他手的头一眼,方小心翼翼地道:“我没灵水,我就是一打扫牢房的杂役。”

    灵水是专门用来缓解这些精妖体内的阴煞之气带来的痛苦的,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专门的弟前来给它们送一口喝,免得它们痛苦而死。

    “哦。”婴儿听到杨缺的回答,语气里也没有丝毫失望,重新把头收回去按在了脖上,继续低头想着事情。

    杨缺盯着它的脖看了一眼,见那里完好如初,好似根本就没有断过一般,他忍不住心头好奇,道:“你是……什么精妖?”

    婴儿低着头,道:“参精。”

    “难怪。”杨缺点了点头,压下心头的诸多疑问,开始打扫牢室起来。

    第二间牢室里,关押的是一只驴妖。当杨缺打开牢室进去时,它明显面露惶恐,不过当看清杨缺的相貌后,它方松一口气,喃喃道:“幸好不是她……”然后闭上双眼,不再理睬。

    杨缺见它精神萎靡,长相丑陋,似乎不愿搭理别人,他也不愿多事,打扫完牢室后,退了出去。

    当他拿着扫把进入第三件牢室时,一股诱人的清香突然扑鼻而来,他定眼看去,在角落里,安静地坐着一名白衣少女。

    身段迷人,相貌娇媚,只是身后醒目地生着条毛茸茸洁白无瑕的尾巴。

    “尾狐?”杨缺嘀咕一声,看了她一眼,低头开始打扫牢室起来。

    “小哥儿,你想女人么?”少女忽地抬眼,笑盈盈地道,娇嫩的脸颊上,飞起了两片惹人迷醉的红晕。

    “想。”杨缺的回答,让她心一喜,面上刚露出羞涩,却听他接着道,“不过你不是女人,你更不是人。”

    “你……”少女脸上羞怯的笑容顿时僵硬,她眉宇渐冷,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杨缺神色自若,低头打扫着牢室,完毕之后,退出牢房,在门口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你要诱惑我,也该先把衣服脱了。其实除了有尾巴以外,你比我见过的女都要美,脱了衣服嘛,肯定更美……”

    少女没恼,双眸微嘲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是了,我只是一个打扫牢房的小杂役,你就算脱了衣服给我看,我也没法给你什么帮助,我就是说说而已。”杨缺自然清楚她眼神里的含义,也不生气,笑了笑,关了牢门,去了下一间。

    牢室里关押着各式各样的精怪,脾气各不相同。有的对杨缺不屑一顾,有的对他谦谦有礼,有的直接怒目而视,有的哀求说话,杨缺忙了一个上午,总算把每个牢室里都清扫了一遍。

    午有两个时辰的休息时间,下午还要继续清扫牢房里的走廊和牢室的栅栏,杨缺想了想,也懒得出去,直接盘膝坐在牢房里,瞑目小憩起来。

    “小道友,我的眼珠掉了,滚到牢室外面去了,请帮我捡进来好吗?”旁边的牢室里,忽然响起一个沙哑而焦急的声音。

    &mp;l;/&mp;g;&mp;l;&mp;g;手机用户请到阅读。&mp;l;/&mp;g;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