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的贴身校花 > 第六百五十三章 醒了(书号:11952

第六百五十三章 醒了

作者:带玉
    第六百五十三章醒了

    楚雅柔着夏诗涵递过来的那个,面红耳赤的。但想着她已经知道自己和唐宇的关系了,而且她不是生气的样子,就伸手害羞的接了过来。

    上次开房的时候,因为在浴室里,两个人都很急,楚雅柔忘记让唐宇戴了。虽然唐宇都是出来释放在她美腿上的,但依然觉得很是担心,万一有一个漏之鱼成功突破底线,那可就糟糕了!

    想着下次唐宇还有可能那么急切,到时候又直来直去的,那不是又会让她担心一整月吗?

    突然想到孙梅梅曾经叫她身上随时带几个套套以防万一。当时觉得太害羞了,但现在却觉得很有道理。

    正好这东西她又不好意思去买,现在发了,就收起来带在包包里,说不定哪天就用上了呢。

    “啊……”瞿雪儿见到夏诗涵将那东西递给了楚雅柔,而楚雅柔居然还真的接了。瞿雪儿就想到,难道楚雅柔和唐宇已经发生了那层关系了。着情况应该是了。瞿雪儿突然觉得十分的痛心和惊讶。但这有什么办法?自己现在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止什么事的发生!

    只有争取,奋斗,去赢得唐宇的喜欢。不管他有多少个女人,她都无所谓。

    “雅柔,我的也给你!”瞿雪儿强装娇笑,上前去伸出玉手。

    “啊……雪儿……”着瞿雪儿,楚雅柔又是羞红万千。不过也感觉到瞿雪儿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但却说不上来。

    一直以来,瞿雪儿都是亲夏诗涵而敌视她。现在瞿雪儿的态度发生了变化。楚雅柔本来就善良无比,就算别人对她不好,她还是以德报怨。

    楚雅柔害羞的接了过来,这种东西虽然不是说多多益善,但唐宇哪一次就要她一次就算了?每次都是三次以上。第一次的时候,半夜翻身就把她压住五六次。可苦了她了。所以还是随身多带几个的好。

    “好啦,去吃饭吧。”夏诗涵微笑道。其实她心头也有一种不快的情绪。她把套套给楚雅柔,不是为她和唐宇经常做那种事提供了便利的工具吗?但眼下她反正不打算给唐宇,就让唐宇好好从楚雅柔身上索取快乐吧。

    说着几人就朝餐厅走去。楚雅柔故意放慢脚步和唐宇走在一起了。突然伸出手来,羞红的嗔着唐宇:“你的也给我收着!”

    “额……”唐宇无语,只得将东西递给了楚雅柔,想着你收着吧,反正到时候也不用。用着东西等于戴手套拿东西,能爽吗?

    “哼!”楚雅柔羞哼一声。然后小声的对唐宇说道:“唐宇,雪儿好像还喜欢着你吧?”

    “她?”唐宇瞟了一眼穿着超短裙,露出两条**的瞿雪儿。“怎么可能。她一和我见面就势不两立的架势,会喜欢我?”唐宇无语的说道。

    “我……我也不知道,反正你以后不要老是针对她就对了。”楚雅柔劝说到。现在瞿雪儿主动和她冰释前嫌,楚雅柔肯定乐意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哟,一个套套就把你收买了呀,更何况,她还是借花献佛。”唐宇淡笑的说道。

    “你……哼,不跟你贫嘴了!”楚雅柔说着羞红的往前跑去,和夏诗涵瞿雪儿一直说话。

    刘启功被几名柔道社的骨干抬到医务室。迅速叫来医生。

    “他怎么了?”医生听说有人直接昏死过去了,赶紧跑了出来。到病床上躺着的刘启功。

    “医生,你快救救我们社长吧,他快死了!”一个不知轻重的骨干大声的说道。

    “是啊,医生,你快想办法呀。别让我社长死了!”另一名骨干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你们不要急,放心吧,我会尽力救治的,我先检查一下吧!”中年医生说着就拿出了听诊器来。因为他刘启功还有呼吸,那就是还没死。

    “咳咳!”突然,一声咳嗽声传来,旋即刘启功睁开眼睛。

    “啊!”中年医生直接被吓了颤抖,狰狞的着刘启功:“你怎么醒了!”

    “我……”刘启功瞪了一眼中年医生。心想,合着你还不想老子醒呀,想老子死吗?

    “好了,我没事了。”刘启功着医生直接说道。

    “你……你们……奥,我明白了,你们是故意整我的是不是!臭小子,你们是哪个系的,我要上报!”中年医生着几个骨干和刘启功愤怒不已的说道。

    “擦!”刘启功也愤怒至极。自己怎么是真的被人打昏的,只是现在正巧醒了,怎么能叫恶作剧呢!“哼,你老糊涂了吧!你们几个扶我走!”刘启功瞪了一眼中年医生,然后就被几个骨干扶着走了出去。”

    “你,好,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上报你们!”中年医生气的打颤。

    “社长你醒了!我还以为你会出什么事呢!”一名骨干到刘启功没事了,很是兴奋。

    “废话,我能有事吗?我是故意让那小子的。放心吧,这笔仇我会找回来的!”刘启功愤然的说道。然后就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他是打不过唐宇了,只能找真正的高手出山了!

    “……”故意让的?谁会故意让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打昏死了,丢不丢人呀。这个谎言不揭自穿!几个骨干互相着,很是无奈。

    刘启功走到一边,拿起电话打给了钟良。他知道柔道社声誉今天彻底是败在他手里了,如果不在短时间内挽回颜面,那柔道社就等着关门大吉吧。

    自从钟良上次找了孙瑶瑶想玩玩***妹被唐宇误打,又被坑了不少钱之后,钟良一直郁结到现在,一直想着点子怎么能整整唐宇。

    唐宇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生命中的克星。首先是他破坏自己和柳馨的相处,弄得自己现在想追柳馨都找不到人,这是钟良最痛苦的地方。一想到柳馨柳大美人那醉人的风采,翘楚的身材,钟良就悔恨至极。紧接着唐宇又从他手中得到了那个超级门面,让他钟家蒙受巨大损失。后来又帮助那个“***妹”一起坑害自己……等等这些让钟良觉得不狠狠教训一下唐宇,他一辈子都不得安心。

    不过钟良见识过唐宇的厉害,也不敢擅自行动,只能等待机会了。

    办公室之中,钟良正把手身在穿着ol装束的秘书裙摆底颤动着,秘书羞红又不舒服,但知道钟良的厉害,只得被她搞着。

    钟良觉得这个秘书有一两分像柳馨,就经常把她幻想成柳馨,以此满足他的畸形心理。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钟良一是刘启功的。想到刘启功是静海大学最新一届柔道社的社长,不会又来找自己要经费的吧。

    钟良虽然已经从静海大学毕业多年了,但身为静海大学当初的柔道社的社长,也算是静海大学的风云人物。虽然毕业了,但一直支持静海大学柔道社,让自己的名气一直保留着。显示他无处不在,无处不强。

    不过这都是小钱,钟良并不在意,在意的是自己在静海大学柔道社的地位,每一个社员都把自己当成神一样供着,羡慕嫉妒恨。有不少美女社员甚至慕名来找过他,自然他不会放过她们了。

    钟良一手拿起电话,而另一只咸猪手还未从女秘书的裙底拿出。让女秘书很是苦涩。

    “喂,启功呀,有事吗?”钟良直接问道。

    “社长,不好了,有人来踢馆!”刘启功大惊的说道。他在钟良面前就卑微许多了,自然要称钟良为社长。

    “什么。有人踢馆!踢馆你把他打回原形不就行了,这事还用得着找我?”钟良无语的说道。

    在大学里面,尤其是这种涉及到打斗社团,经常会有人踢馆了。他敢来踢,你直接把他踢回去就是了。干嘛来烦自己呀。

    “啊……这……不是的,社长,我,我被他一脚给踢昏了,刚才才缓过气来呢!而且这小子身边的女人说了你不少坏话!”刘启功本来不打算把自己丢人的事情说给钟良听的。但想着如果不说得可怜些,钟良估计不会轻易出手。但刘启功突然听到那头女人娇喘的声音,难不成他现在在玩女人?

    “什么!”钟良大惊失色,手一下子离开了女秘书,女秘书顿时痛苦一声。很是愤怒的瞪了一眼钟良。“你说你一脚被他给踢的昏死过去,才缓过气来!”钟良难以置信的重复到。历届社长的资料都要送到他这来,他是了解刘启功的,柔道很强。没想到一脚被人给踢昏死!那对方的实力就不可小觑了。

    “是,是的,社长。”刘启功无奈的说道。

    “擦!”钟良倒吸了一口气。“等等,他,他女人说我什么坏话了!”

    虽然一脚踢昏了刘启功,但钟良并不惧怕。刘启功的实力到他这里可就差远了。

    “他,他说社长你的照片像死人照,还说你的柔道八段,是,是被人砍成八段的意思!”刘启功实话实说到。

    “咚!”钟良听到之后,愤然的拍了一下桌面。死人照?每年他都给柔道社新发过去自己的靓照,以供社团招新所用。居然被人说成是死人照,太他娘的气人了。还有八段,居然被说成是砍成八段!太欺负人了。

    “好,这事我记下了,改天我就去找那个臭小子讨回公道!”钟良愤怒的说道。他最近手头有些事要忙,所以现在去不了。

    “好的,社长,我等你!”刘启功见钟良要出面了,欣喜不已,想着唐宇等死吧、

    唐宇走到家门口,又见到那辆红色的宝马停在楼下,仔细一,果然是m5。这种车一般都是小少妇买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