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的贴身校花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当面说(书号:11952

第五百二十七章 当面说

作者:带玉
    第五百二十七章

    当面说

    “啊?这个……因为我还不想那么早整死他们,所以托到现在,本来还不想说的,正好今天遇到他了,而且他儿子还要害你,所以我就说咯。”唐宇摆摆手,很随意的说道。

    “什么!你!小心我告你知情不报!”郑洁瞪着唐宇说道。这可不是什么小案子呀。

    不过郑洁想到唐宇刚才说的话就后怕。想着他的脑子要真被换掉了,那自己现在不是见不到他了?其实他有时也挺可爱的,没了多可惜呀。

    想到这里,郑洁更对丰天丞更加的气愤。陡然又想到了什么,着唐宇:“他儿子什么时候害我了?”

    “额……就是刚才你误会我的时候。其实是他儿子要挂你档的!”唐宇直接说道。

    “啊……我的大pp。我要挂你!”丰子赫刚才因为被打疼了一直摸着自己流血的地方,而且因为被拳打脚踢一阵子,神经又加速变异,脑子混沌不已,没有清郑洁。这下子听到唐宇说的挂档两字,一下子来了兴奋,抬头一瞧居然是自己挂失了的那个极品女人。

    “什么,混蛋,你说什么!”见丰子赫流着口水加鼻血的盯着自己的后面,郑洁愤怒不已,什么大?难道自己的真的很大吗?又瞪了唐宇一眼,没想到他居然在偷笑。“你又笑什么呀!”

    “啊!我没呀,我只是赞同他说的话而已。”唐宇又是笑到。

    “你……就算大又怎么样,大也没你的份!”郑洁羞愤不已,唐宇居然取笑自己。但一想,自己刚才说的话是不是太暧昧了。又是冷嗔了唐宇一眼。

    而丰天丞心中恼火不已,原来唐宇这次是要毁灭他丰家!丰天丞恨得牙打颤,想着怎么摆脱困境。

    “郑组!”密集的脚步声传来,旋即张超过来敬礼,而后面则跟着十几个警员,将现场团团围住。

    “把他们全部都带走!”郑洁指着丰天丞王玫两个保镖和丰子赫说道。

    “啊!等一下,我儿子是神经病。王玫是个孕妇,你带他们干什么?”丰天丞这下也来火了,本来还想着能不能跑呢。

    得知儿子是因为练功法才成神经病的,而且这话又从唐宇的口中说出来,那功法肯定也与他有关了!但现在警察都来了,还跑个屁呀!

    “我当然要把她带回去检查是不是怀孕了。说不定她也是换脑案的帮凶呢。至于你儿子?”郑洁瞟了一眼丰子赫。

    “放了他吧,他是神经病!”唐宇说道。

    “奥?”郑洁点了点头,唐宇应该不会说谎,“那就把他们带回去!好好调查!”

    “是!”张超点点头,然后吩咐抓捕。

    丰天丞无处可逃,只得被带回去,想着这一次进去了,肯定不容易出来了。他虽然万般不愿,但因为王玫怀了他儿子,心中也有个安慰。

    而从头到尾,丰子赫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直在地上躺着,嘴中还不断的叫着大pp,一直做着“挂档”的手势。

    郑洁气愤不已。不过见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也不管他直接走开。

    而唐宇临走之前则对视了一眼丰子赫,丰家这次是彻底完蛋了!就让他自己自生自灭吧。而到丰子赫,唐宇自然也想到了老冤家墨宽。不知这小子现在在哪里,又在干嘛。上次会长改选,墨家颜面无存,目前已经濒临灭绝的状态。

    不管是丰家还是墨家如今都溃败不已,抓的抓,疯的疯。丰家是丰子赫疯,而墨家是墨羽疯,但唐宇并没有丝毫的怜悯,因为他们曾经都有害死自己的野心,对于这样的人,他从来不会有丝毫的仁慈!

    医院之内。

    “爷爷,宽儿来你了,宽儿这么多天没有来你是因为宽儿正在学习一种强悍的功法,有了这种功法,宽儿就可以为墨家报仇,让那个小子生不如死!”墨羽床前,墨宽含着眼泪着睁着双眼,一直在玩弄手中的小熊维尼。眼珠子乱转。似乎什么都没听到。

    “爷爷,宽儿就要战斗了,你好好在这里休息,等宽儿报了仇,一定会再来您的!”墨宽擦了擦眼泪,给墨羽整理了一下被子,然后起身离开。

    “啪!”见墨宽走出病房,墨羽一下子将小熊维尼扔在床边,眼眸闪过一丝怪异的目光——

    大一迎新晚会之后,江菲菲一直无事,只是第二天观察了一下校花榜,自己的票数是涨了不少,但夏诗涵的票数同样涨的厉害,总体上来说可以抵消了。这次之后她也开了,第二就第二吧,也不是她能改变的,只是输给了夏诗涵,她心头还是觉得难以名状的挫败感。

    “菲菲,我昨天跟你说的事你考虑过了没呀,那边老板还等着呢。”舍友郝雨晴着江菲菲随意的问了一句。

    “你说那个呀,我还是不想去,你知道的,我很讨厌什么拍广告,写真之类的。”江菲菲摆摆手,表示没有兴趣。

    “哎呀,菲菲,你可真是的,又不是去让你当三陪,出卖什么不该出卖的东西,人家开个化妆美容店,只是想借你的肖像一用,而且还付十万的使用费,你稳赚不赔呢。就算不不要这笔钱,可以捐献出去嘛,你每年不是都捐不少东西给帮扶的五个孩子吗?换成钱,那不是更好帮助他们?”郝雨晴又是说道。

    “这……”江菲菲愣神了一下。

    她的确无私资助着五个贫困山区的孩子上学生活,现在他们已经初中了,花费越来越多。其实江菲菲家境不错,给她的生活费,如果自己过,绝对可以过的很潇洒,但江菲菲却暗自资助了五个贫困孩子,所以生活并不宽裕,才利用假期去糖市公司工作。现在没有工作了,广告家里打来的生活费,实在是有些拮据。

    她知道以她的姿色可以赚到很多钱,但她却有底线,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绝对不会越界。

    江菲菲着郝雨晴考虑了起来,使用一年肖像权,付费十万,自己也不损失什么,而画过妆的,那么大的图片,出图效果肯定也不像自己了。想到十万块可以给五个孩子学习生活更好一些,江菲菲铁了铁心:“好吧,不过我有些条件得和那个老板亲自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