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的贴身校花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神经病(书号:11952

第二百八十七章 神经病

作者:带玉
    第二百八十七章神经病

    唐宇一巴掌打在郑洁的脸上,直接将郑洁给打翻在地上,嘴角出血。

    郑洁瞬间有些被打醒,怔怔的了一眼,梨花带雨。但同时还想着,自己都说要给他了,他难道不想要吗?难道自己不够诱惑?可恶,还敢打自己,不知道女人的脸都是细皮嫩肉,一打就花吗?但她知道,唐宇都是为自己。

    但这短暂的清醒也瞬间被强烈的难受所湮灭,突然又爬向唐宇的面前,跪向唐宇:“怎么,你不喜欢我吗?你是不是有喜欢玩虐女游戏,没事,我都配合你,你想怎么玩我都陪你怎么玩,我一定让你满意,只要你弄点毒品给我吃!”郑洁给唐宇跪下哀求到。

    “彻底的疯了!”唐宇大骂一声:“我嫌你脏呀!”突然一手拉起郑洁的玉臂,直接朝她的房间拖去,郑洁使劲的挣扎,但唐宇却用更大的力气去拖动她拖到门口的时候,然后使劲一甩,直接将郑洁丢在了房间里面,然后“啪”的一下将门关上,用手拉着。

    “咚咚咚!”郑洁在里面大力的用拳头砸门,但唐宇就是不开。

    “啊啊……开门,给我毒品,快点,麻痹的,你这个畜生,你去死吧,啊……啊……”郑洁声嘶力竭的叫着。唐宇不再应声,任由她敲击和乱吼,就是不放。而在中途唐宇也给郑长阳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找一个懂毒瘾的医生过来。

    很快,郑长阳和一个医生便到了家,听到声音,又到唐宇将门把抓的牢牢地,瞬间明白过来。

    “唐老弟,我女儿怎么染上了毒瘾了?他有没有被坏人欺负呀!”郑长阳紧张不已的问道。染上毒瘾没什么,可以治疗,但如果被人欺负的话,那可就无法治愈了。他就这么一个女儿,怎么可以让她有事呢。他知道,毒瘾和性侵总是缠绕在一起的。

    “郑叔叔,你放心,警花只是被人注射了毒品,我想,应该是从外面用针头射进去的,他们并没有沾到警花的身。”唐宇依据自己的观察宽慰到。

    “啊……好,好,这就好,这就好,谢天谢地!”郑长阳长舒了一口气,心中的石块陡然放下,女儿没有被欺负就好,那就好。赶紧转头向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老钟,现在怎么办?”

    “打开门,我进一步检查才能知道。”老钟点头说道。

    宇一下子将门打开,这时郑洁就冲了出来,到郑长阳,然后大声的喊道:“爸,给我点毒品,我快受不了了,我要死了!”

    “哒!”一声清脆破风声,郑洁瞬间倒下。元老老钟在后面拿着一个类似手枪的医用仪器。

    “局长放心,这只是镇定剂,我现在抽样化验一下。”老钟说着就开始坐了起来。

    而在外面,唐宇将一些细节告诉了郑长阳。

    “什么,他们让郑洁染上毒瘾,是为了拍不雅视频,逼迫她去偷警局封存的毒品?”郑长阳听到之后,大发雷霆道。

    宇点点头,“头目是一家名为no量贩ktv的经理,而这家ktv的老板是我的一个校友,名为丰子赫,我想,他们只是服从命令办事,幕后的主使应该是他们的老板。”唐宇根据自己的理解分析道。

    “嗯。说的是。混蛋,敢拿我女儿动手,瞎了狗眼了!”郑长阳又气愤滔天,“我一定要严惩不贷!”

    “局长,结果出来了。郑洁被注射的是近几年来流行的***,只要注射一次就会产生依赖性。不过你放心,只要她能忍过三次之后,就不会有问题了。”老钟安慰的说道。

    “奥,那就好,那就好。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比如说不孕什么的?”郑长阳很现实,担心这些问题。

    “这个不会,只要以后不注射,体内的毒品就会慢慢地稀释,到最后几乎为零了。”老钟又是说道。

    “嗯,那就好,辛苦了老钟。”郑长阳感激的说道。

    而唐宇心中则想着,如果自己刚开始真的和郑洁发生点什么,凭借自己特殊的体质,一定可以将她体内的毒品都逼出来吧?唐宇想到了,但他不敢做,而且也不能做……

    丰家。

    “啪!”丰天丞接到丰子赫的求救电话就从外地赶回了家中。听到丰子赫的所作所为,丰天丞使劲的拍了拍桌子,“子赫,你疯了,你怎么这么糊涂,敢打警察的主意!这次毒品没有了,我们就等时机,总能想到办法的,你怎么那么心急呢!”丰天丞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丰子赫骂道。

    “啊……爸,我……我也为ktv的利益考虑呀。爸,你就别发火了,想想现在怎么办吧,警察过不了多久就会查到我们家的!”丰子赫非常急切的问道。而一边的廖凯同样无比的心急。当唐宇出现的那一刹那,他就知道,计划失败了!

    “你……哎,我丰家早晚要毁在你的手中!”丰天丞气愤不已。然后转头向一边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三十多岁的男子。“阿炳,有办法帮子赫躲过这一劫吗?”阿炳是丰天丞身边的智多星,公司里的事情,一遇到麻烦,他都会想到相应的对策来应对。帮助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就是丰天丞的左膀右臂,所以丰天丞待他如兄弟一般。

    阿炳早已了解了事情的概况,诡异一笑,着丰天丞和丰子赫说道:“丰总,以我分析,那个胡龙伟八成会爆出是丰少指使的,靠他肯定是靠不住的。要想保住丰少,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钻法律的空子,古有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法不施于尊者。而现在社会,对于一部分人杀人放火,法律也不会判罚。”

    “阿炳,你直接说出来怎么办吧。”丰天丞听到现在没听出来个所以然来。

    “是,丰总,我的意思是去医院给丰少开个精神病证明。”阿炳直接说了出来。

    “啊,要我当神经病!”丰子赫听到之后,大惊失色。

    “你……哎,我丰家早晚要毁在你的手中!”丰天丞气愤不已。然后转头向一边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三十多岁的男子。“阿炳,有办法帮子赫躲过这一劫吗?”阿炳是丰天丞身边的智多星,公司里的事情,一遇到麻烦,他都会想到相应的对策来应对。帮助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就是丰天丞的左膀右臂,所以丰天丞待他如兄弟一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