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的贴身校花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三校花齐聚(书号:11952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三校花齐聚

作者:带玉
    第一百七十五章三校花齐聚

    夏诗涵张静买完东西之后,就走了出来,而郭晓冬跟在后面。张静到郭晓冬手上只拿了一瓶可乐,很是奇怪的问道:“晓东,你就只买这个呀?”

    “啊……是,是啊,我刚才有点渴了。”郭晓冬慌忙的回答到。

    “这样啊,不过我告诉你,喝可乐对男人可不好喔,建议你还是喝矿泉水,最好是白开水的好。”张静嘻嘻的笑道。

    “好。谢谢你张静,我知道了。”郭晓冬挠了挠头,微笑道。

    “你今天怎么没和赵玲在一起呀?”夏诗涵了一眼郭晓冬问道。

    “我……我,她家里有事,先走了,呵呵。”郭晓冬回答道。

    夏诗涵点了点头:“我和张静要过去京剧,要不一起去?”夏诗涵着郭晓冬微笑道。其实夏诗涵准备回家的,但刚才在买东西的时候,张静就软磨硬泡的,让她陪着去,反正又不要钱。夏诗涵没法子,反正时间还早,就答应下来了。但又想到那里现在肯定是人头攒动,自己和张静单独去,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就对郭晓冬说道。怎么说郭晓冬也是唐宇最铁的哥们,有他在,她们都很放心。

    “当然好了,一起去吧!”郭晓冬了张静,又着夏诗涵激动的说道。

    “呵呵,那走吧。”张静说道。

    三个人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朝那边走去,自然很快的就来到了人群密集的地方。

    张静第一眼就到了居高临下的瞿雪儿,再一,她居然骑在唐宇的脖子上。

    而此时夏诗涵和郭晓冬正在聊着赵玲的话题,张静一下子站到了夏诗涵的前面:“诗涵,我,我突然觉得路边唱戏太寒碜了,听着就不好听,我们不了,各自回家复习吧。”

    “啊!张静,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张静突然出现在夏诗涵的前方,让没有丝毫准备的夏诗涵吓了一跳。剪水眸子瞪着张静说道。

    “我,我不想了,我们回去吧。”张静心头也很气愤唐宇,心想,你不是说不的吗?怎么现在还跟着楚雅柔和瞿雪儿来,而且竟然让瞿雪儿骑在她的脖子上!上前拉住夏诗涵的手就要朝回走。

    “张静你说什么呢,是你非拉着我来的,现在都到了,你又说不了,不带这样子的啊!晓东,我们过去。”夏诗涵生气的着张静说道。

    “是啊,张静,大家一起去吧。”郭晓冬微笑道。

    “我……”张静见夏诗涵已经走了出去,心想,这下完了。又了一眼郭晓冬,张静无奈的摇了摇头。

    骑在唐宇脖子上的瞿雪儿反正得高,心中得意不已,当然她的内心还是极为羞赧的,毕竟少女最神秘的地方居然贴着这个小子的脖子,多么的害羞呀。但是为了气气楚雅柔,她也认了。又偏着俏头瞟了一眼楚雅柔。

    “呵……”瞿雪儿不由的深呼一口气,因为她到夏诗涵正朝这边走了过来。

    瞿雪儿心头大喜,那今天不是一箭双雕了!

    “唐宇,你站稳点,不要瞎动!”瞿雪儿突然大声的娇滴道。

    “是你乱动的好不好,我什么时候动了!”唐宇无语,心想,这妮子的这么久了还想,不会真的对京剧很感兴趣吧?不像呀。

    虽然她不太重,而且说实话他也想多让瞿雪儿骑会,毕竟瞿雪儿长的这么漂亮,皮肤剔透,身材又那么的好,手握着她的脚脖子,光滑细腻,女生的脚脖子一般都会暴露在下面,比其他地方干燥一些,但瞿雪儿的却水润光滑。更为重要的是,这样旖旎的贴身,是个男人,估计都不想轻易分开吧。但唐宇知道,一边的楚雅柔心里肯定不好受。

    “你是不是故意乱动,想让我难堪的?”瞿雪儿撅嘴的嗔着唐宇,样子十分的惑人。

    唐宇愤怒的举头着瞿雪儿:“你什么意思,我怎么让你难堪?”

    “你知道人家最软弱的地方被你控制着,就是想让我害羞的对吧。”瞿雪儿又故意大声说道。

    “我……你下来吧!”唐宇真的想一下子把她摔下来,心想,自己还没无耻到那个地步吧。

    “混蛋!”突然唐宇听到一个熟悉的骂声,唐宇心头大紧,她被这个声音骂过许多次了。慌忙的转过头来,正对着夏诗涵那张愤怒无比的娇面。

    而夏诗涵也到了唐宇两手握住瞿雪儿玉白的脚脖子。

    “啊,诗涵,你……”

    “你混蛋!”突然夏诗涵就那么的跑开了。

    唐宇赶紧将瞿雪儿给放下来。“诶诶诶,你什么呀你,戏还没唱完呢。”瞿雪儿瞪着唐宇说道。

    而唐宇却不理会,朝夏诗涵追去。这件事情要不好好解释的话,那将影响深远。

    而楚雅柔也跟了上去,瞿雪儿在后面却是幸灾乐祸的笑着,然后也快步的跟了上去。

    “诗涵,这里面可能有误会,你让唐宇解释吧。”后面的张静到夏诗涵跑了过来,拦住了夏诗涵。

    而此时唐宇楚雅柔瞿雪儿也追了上来。

    夏诗涵怒气未消,并没有再跑,而是转过脸来着唐宇:“好啊,我今天想听听你的解释,你说吧。”

    “我……”唐宇一惊,是啊,这叫自己怎么解释呀!

    “唐宇,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和你的关系,大家都知道呀!”瞿雪儿却是上前一步,冷瞟着夏诗涵,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住嘴!”唐宇了一眼瞿雪儿大喊一声,都这个时候了,她还唯恐天下不乱。

    夏诗涵听到瞿雪儿的话,娇唇却是冷笑一声,上前一步着瞿雪儿:“好,那我问你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哼,你有权利问我吗?你和他又是什么关系?”瞿雪儿同样冷笑。

    “我……”夏诗涵一惊,是啊,自己凭什么问她呢,自己和唐宇又是什么关系,到现在说不清道不明的,又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别人,又为什么到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而这么生气和心痛?

    而一旁的楚雅柔了夏诗涵和瞿雪儿,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哼,你回答不上来了吧?别仗着他对你喜欢多一点,你就为所欲为,以为全世界都你妈,都得让着你,真正脱光了,还不一定谁更讨他欢心呢!”瞿雪儿着夏诗涵直接说道,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你……”夏诗涵听到了瞿雪儿这番话之后,面色惨白,怔怔的瞪着瞿雪儿的背影。使劲的跺了一下地面,然后嗔怒的着唐宇,又了楚雅柔:“走了一个,现在该解释她了吧?”

    “我……”楚雅柔一听,面色一红。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和瞿雪儿本来就没什么。天地可表,至于雅柔,我和她也没有什么,只是当做彼此是知心的朋友,你信与否,事实就是这样。”唐宇实话实说道,眼神直视着夏诗涵。

    夏诗涵身子颤动,咬了咬银牙,从唐宇的眼神之中他知道唐宇没对她说谎。夏诗涵向楚雅柔,娇唇轻启:“考场上见吧。”然后转身离开。

    “诗涵。”张静赶紧跟上。郭晓冬又张望了一下张静,最终没有跟上。

    考场上见?这是一种挑战的信号吗?她是不信自己和唐宇只是朋友的关系?听到夏诗涵最后的一句话,楚雅柔心绪凌乱。

    是啊,每次她和夏诗涵的考试,第一都是互换着来,还真分不出彼此。这两个校花在考试成绩上就是天生的一对冤家,不分伯仲。

    现在因为唐宇,夏诗涵给楚雅柔下了战书,高考一战,分出胜负来。

    是啊,高考是最重要的一次战役,胜败在此一举。谁都想超越谁!

    “好,高考见吧……”楚雅柔心头淡淡的想着。论成绩,她不怕任何人的。不管你是富家女,还是天生睿智,名门望族,我楚雅柔都没有惧意。

    “我送你回家吧。”唐宇着楚雅柔说道。

    “不用了……”楚雅柔想到孙梅梅,便推辞下来。突然想到了什么,有必要和唐宇说说,她知道,唐宇对于爸爸楚丰盛似乎有某种特殊的情感存在。

    “唐宇,你上次给的方子,好像,好像没有用……”楚雅柔娇弱的说道。她生怕说的太强烈,会伤害到唐宇,她知道,为了那个方子,唐宇花费了不少的力气。她真的不想让他失望。

    “没有作用?怎么会?”唐宇一惊,“你怎么知道的?四十九天还没到吧?”唐宇愣着向楚雅柔。

    “事情是这样的……”楚雅柔便将刘仙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五颗药!纯属放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