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从水中来 > 第5章 第一单生意(书号:103789

第5章 第一单生意

作者:郭无欢_
    回到家里的时候,我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女人正趴在窗户上朝里看,我认出是那小孩的母亲,四十来岁的样子,比起上次,好像更憔悴了,身体应该不怎么好,灰t恤耷拉在她瘦弱的身体上,双手干枯,若不是有印象,我还以为是乱坟岗的哪座坟诈尸了。

    “王小峰的妈妈吗?”我问。

    女人惊讶地转过头看着我,面黄肌瘦,“你怎么知道我儿子的名字?”说着眼泪就夺眶而出。

    “他给我托梦了,说想你。”

    女人听完一屁股坐在门口台阶上,哇的一声哭起来,干枯的双手抹着眼泪,“我也想儿子。”那哭声撕心裂肺,我也为之动容。

    “怎么现在才来?”我问。

    “我生病了,老公家里人逼我离婚,所以现在才来。”女人哭得很凄惨,眼泪跟决堤的洪水一样根本止不住,鼻涕口水混在一起。

    我看得不禁眼眶一红,想起了自己的妈妈,我连她什么样都不知道,那时候农村倒是偶尔有来拍照的,但是很贵,爹妈都没舍得拍。我爹的样子虽然模糊了,但好歹有点印象,妈妈就只能凭想象了,奶奶说我的眼睛和鼻子像她,所以我经常照镜子。想必她在另外一个世界,也像这女人一样,念子心切。

    我给女人倒了一杯开水,但她不喝,说要马上去看儿子,便只好带着她去了。

    山路不好走,女人摔了好几跤,我只好背着她上山,她一直问我到了没,到后来我都懒得回了。很快就到了,她趴在儿子坟头,抓着新鲜的泥土,哭得没了力气,一直喊着小峰的名字,我则站在一边抽烟。

    “天快黑了,下山路不好走,咱们还是回去?”我说,肚子又饿,主要是害怕天黑,万一小峰要出来见妈妈,还是很吓人的。但是让他们母子相见不是好事吗?我又不知道该咋办了,一包烟也抽完了。

    女人居然趴在坟上睡着了,我很想问问她老公为啥不来看孩子。正在犹豫要不要带她回去的时候,她突然嗖地从坟上爬起来,着急地看了看四周,我顿时汗毛都竖起来了,虽然太阳刚下山,但还是白天呢。

    我站起来看了看四周,除了风吹草动,树叶沙沙响,啥都没有啊。

    “我梦见小峰了,让我不要担心他。”女人跟我说。

    “那就好,我爸爸很善良,也很喜欢小孩,他会在那里照顾小峰的。”我没说刘叔,因为墓碑上我的名字上面的身份就是子,养子也是子。可惜活着的时候他没让我叫,他说男子汉不改名不改姓,而且我也听村里人说,跟他姓了,折他的寿,便一直以叔称呼。

    我将女人送到镇上,她上车回去的时候递给我一个信封,说里面有王小峰的生辰八字,家族谱上的辈分名字,算命的还说让她把家里资料都刻上去,算命的说孩子太小,又死于非命,担心他找不到回家的路。

    她还说等她身体好些了,找到工作,再来看小峰。我自个儿走路回来的,到家差不多晚上十一点了,累得不行,就着开水咸菜,吃了个四个馒头,拆开信封,除了王小峰的信息,还有三千块钱。这钱我没想要,但那女人说了一大堆信息,我又搞不懂,以为里面全是资料呢,没想到资料虽然详细,但就一张薄黄纸。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小男孩蹲在樟树下,他依然穿着红裤衩,依然湿漉漉地,天并没有下雨,我对他说:“谢谢你救了我。”

    “谢谢你带妈妈来看我。”他回头笑道。

    “你不想爸爸?”我好奇地问。

    “他在外面还有个家。”

    “你怎么知道?”

    “妈妈说的。”

    “为什么不去见你妈妈?”

    “她想我,就像我想她,如果我见她,她就永远不会舍得我离开了。”他的话就像个大人。

    “你咋懂这么多?”

    “你爸爸告诉我的,他就从来不见你,说他已经死了,不要再打扰你,所以他不会给你托梦。”

    刘叔和我爹都是硬汉,他们不善言谈,但从不矫情。

    “你这么乖,为什么要到江里游泳?”我埋怨道。

    “有个女孩的小狗掉进去了,爬不上来,我去救它,掉下去的。”

    “你喜欢她?”我笑着问。

    他点点头。第二天我就找人把相关信息刻上去了,花了三百块,主要是村里人多嘴,搞得那老头子都怕我,不然最多八十块就搞定。

    之后我便住在木屋里,从没过村头的小卖部一步,后来店家被村民们说,便让我要什么东西,他们把东西放到村口石磨那,我去拿,大家都默认了,东西和钱放在那,小偷都不敢要。

    社会变化得很快,人们变得很奇怪,以前穷的时候,大家只要饿不死,就不太愿意捞尸,但现在我发现大家日子好过多了,钱瘾却更大了。捞尸价水涨船高,碰到有钱的主儿还能宰一刀,媒体就报道过挟尸要价事件,社会再怎么批评,这也是自由交易,况且在打捞队看来,这是损阳寿的,有钱不赚是王八。

    以至于现在生意都要抢,各村的打捞队划分地盘,为争夺尸体打捞权,打过好几架。

    一年多的时间我只接过一单,就是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挂在断头峡口的石头上,尖锐的岩石插入腹部。虽然还没进入断头峡,但是那里水流踹急,他们担心万一过线了会受诅咒,所以没人敢捞。因为涉及到刑事案件,经村长熊老六推荐,警察带着家属找上门,我开价十万,家属不能接受。

    “小伙儿,我们要办案,尸体泡久了影响取证,你就通融通融。”一个中年警察说。

    “就是,前两天你们打捞队在网上被人骂出翔了,还敢挟尸要价,信不信我把你拍下来传到网上?”跟着来的男人气急败坏地说,还将手机掏出来准备拍照。

    “你老婆你杀的?”我突然问道。

    “你……你什么意思?”男人想冲过来打我,被警察拉住了。

    “小伙儿,你就便宜点嘛!”警察好言说道。

    “警察同志,我一年还接不到一单,自然是要高价,不然我靠什么活着?而且你们应该跟各打捞队聊过,给十万都未必有人敢捞?”我自然不肯让步,但假如他们因为这个价格决定不捞尸体了,那一万我也认了。

    警察点点头,拉着男人到边上商量了一会儿。

    “麻痹的,他就靠赚死人钱,缺不缺德啊!”男人骂道。

    “杀生的才缺德,我捞尸是积德,不然你女人要是进了断头峡,可就魂飞魄散了。”我说。

    我虽然耽误了高考,没读大学,但也是个有文化的人,看过很多书,曾经说服过自己不要信鬼神,也怀疑背上鳞甲只是某种罕见的皮肤病。但是两次断头峡的经历,还有小男孩让我变得无法做判断,神是从来没人见过,鬼兽我还真见过,也许是幻觉,但幻觉从何而来?

    我思考问题喜欢讲逻辑,见过的东西没法否认,没见过的我是不信的,比如我就不信神,如果世界上有神,这些鬼怪他们管不管?我江家人操神仙他祖宗了?要搞得我家破人亡,还搞得我生不如死,背长蛇鳞。

    所以我的结论是,这世界上只有人和妖魔鬼怪,人和人斗,人和妖魔鬼怪斗,妖魔鬼怪和妖魔鬼怪斗,神仙都是人们安慰自己找的借口。牛逼的人,术正则成了人们口中的神仙,术不正则成了人们口中的妖魔鬼怪,但人就是人,变成啥也改不了贪婪的本性。那小男孩,虽然是鬼混,但其实是天使。

    “放你娘的屁,扯什么蛋?老子会信你这些农民的愚昧屁话?”男人吼道。

    “你就是不想捞。”我说完准备关门睡觉,其实心里很慌张,再他妈省着用,一年没干活也撑不下去了。

    “这样,钱我们先出了,你先把人捞起来。”警察说道,他刚才在打电话请示。

    银行卡到账后,我就开着小木船去了,其实女尸的位置还好,只是大家有心理阴影罢了,我将女人取下来,肠子哗啦留下来,一股怪味,如果你见过杀猪时的味道,大概能理解一点,尤其这女尸在水里泡过,闻过水里腐烂动物尸体的人应该能感同身受。

    对讲机里响起警察的话:“肠子不能丢,我们要让法医化验。”

    我只好取下毛巾包着鼻子和嘴,忍着恶心将肠子小心翼翼地塞回去,然后将女人平放在小木船上,女人虽然满身乌青,但年龄不大,五官标致,算是有点姿的那种。本想只看她的脸,但当我的目光扫过肚子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取下毛巾,扒在船沿上疯狂呕吐。...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