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藏锋 > 第六十八章 一起睡(书号:103786

第六十八章 一起睡

作者:他曾是少年
    (ps:昨日的补更!!!)

    玲珑阁。小轩窗中。

    徐寒皱着眉头盘膝坐在院中。

    算起来他们已经回到这玲珑阁有三日光景了,诸人也都在之前的事情中受到了或大或小的伤势,当下便分开各自养伤。

    其间宁竹芒来见过徐寒以此,了解了一番事情的经过,还给徐寒送来一味丹药,唤作玉玑丹,是玲珑阁中很是独特的疗伤之药。

    诸人所遇的事情,被玲珑阁高程下令封口,倒不是因为其他,只是蛟龙出世事关重大,若是传到寻常弟子口中恐引起他们的惶恐。

    不过这毕竟是玲珑阁的家事,既然宁竹芒都出面说过此事,徐寒倒也不是什么喜欢嚼舌根的长舌妇也就随它去了。

    此行诸人之中唯有徐寒与凤言受伤最重,其余人虽然也有负伤但经过治疗已经尽数好转,这几日诸人也都上门看望徐寒,就连那位游岭屈也不例外,二人之间的仇怨因为蛟龙之事倒也差不多散去,徐寒也因此免去了一场麻烦,倒是让徐寒有些意外。

    不过随即摆在徐寒面前的却是更大的麻烦。

    那一日他吸收了极多的龙气,他的金丹在那龙气的侵染下竟然渐渐蒙上了一层暗紫色,徐寒倒是尝试过催动那金丹中的紫气,但对方却毫无回应。

    徐寒不禁有些心忧,因此这些日子又让楚仇离去大寰峰上“顺”了些有关龙族的古籍,细细研究了一番。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这紫气便是龙族体内才有的龙气。

    徐寒搞不明白自己的金丹为何会自主的吸收那些龙气,更弄不明白这些龙气长此以往蛰伏在自己的体内究竟会给他带来怎样的麻烦。

    不过这些虽然有些棘手,但却并非徐寒需要现在便面对的麻烦。

    此刻最让他头痛的,是眼前的麻烦。

    “红笺师叔,你快些出去吧,这里有可卿就可以了,你毕竟出身大户,这灶伙里的事情你做不来的。”

    “红笺虽然出身大户,但这服侍夫君该有的本事都不曾懈怠过,可卿多虑了,这些事还是交给我来做吧。”

    这时厨房里传来的两道女子的声线,温婉可人,宛如莺啼。听上去倒是相互谦让得很,但徐寒莫名的却从中闻到了一股好似金戈铁马一般的味道。

    三日之前,徐寒回到这小轩窗后,秦可卿每日便会来到此处照料徐寒。

    徐寒起初是有些不好意思,而且之前的一些行为,他隐隐觉得秦可卿或许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从回来的路上她所表现出的态度,徐寒便可看出一些端倪。

    这并非徐寒有意隐瞒,只是他的身份一旦被秦可卿知晓,那么或许会给秦可卿带来某些不可知的麻烦,因此徐寒本意是不想要秦可卿与他过度的亲近。

    可是秦可卿却是执意如此,徐寒几次旁敲侧击表达自己并不需要照顾的意思,但秦可卿也不知是故意装糊涂,还是当真没有听明白,对此皆是置若罔闻。

    徐寒没有办法,加之秦可卿做出的饭菜着实好吃,比起楚仇离强出不少,到最后徐寒倒也就不再坚持,任由她如此。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今日本在重矩峰山顶闭关的叶红笺忽然赶了回来,本来是看望徐寒。

    当然她的理由是因为徐寒是夫子的传人,事关天策府的兴衰因此才对徐寒如此上心,可正当她说完这些,又询问了徐寒一番此行的情况后便要离去时,带着一大筐食材的秦可卿却如往常一般推开了小轩窗的房门。

    于是....

    这位小师叔大人在脸色一阵阴晴不定之后忽的改变的主意,决定在小轩窗住下,好生照顾自己这位未婚夫。

    也就有了现在这让徐寒脑仁发疼的麻烦。

    两个女人在厨房中弄得叮当作响,时不时传出一阵连徐寒听得都尴尬不已的笑声,见过世面的楚仇离知道此地不宜久留,随便找了个借口便离开了这是非之地,独留徐寒一人坐在院中,等待着二人给他送上一顿他今生恐怕都难以忘怀的晚饭。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秦可卿与叶红笺二人给徐寒足足端上了十余盘单单是看上去便极为可口的菜肴。摆满了院中的石桌。然后二人分自坐到了徐寒的身侧,一脸期待的看着徐寒。

    徐寒的心头在那时生出一股即使面对那头蛟龙也未曾有过的寒意。

    “快些吃吧,要凉了。”徐寒提着筷子,很是迟疑,半晌也未敢下筷。于是二人便温柔的“催促”道。

    桌子上的菜肴虽然摆得满满当当,但却又泾渭分明,左边的六份是秦可卿所做,右边的六份是叶红笺所做。

    先吃哪一个恐怕都得招来另一位的不满,想到这里徐寒的脑仁便是一阵发疼。

    就在二女几次催促之后,徐寒忽的灵光一闪,又拿起一双筷子,双手同时开工,一边夹出一份菜肴,放入嘴中,谁也不得罪。

    可谁知二女见状皆是脸上露出羞怒之色。

    “都要吃!那你就全吃掉吧!”于是二人达成了一直,恶狠狠的看向徐寒。

    徐寒到底是没有弄明白自己何处惹怒了二人,但见她们此刻脸上的神情知道是没有解释的余地,于是只能是硬着头皮吃完了整桌的饭菜。

    ......

    待到饭菜吃完,徐寒自觉的洗完了碗筷,三人又在一起聊了好一会,不过其间的气氛凝重得徐寒有些头皮发麻。

    幸好秦可卿体谅徐寒的伤势,便在一会之后起身告辞,不过临行前却说着要帮徐寒整理一下被褥,这几日她总是如此,徐寒说过几次没有效果,便只能任由她如此。

    本想着秦可卿做完此事,便会离去,徐寒也可跳出这尴尬的气氛。

    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徐寒,还没来得及高兴,那秦可卿不知为何在整理完被褥之后,忽的看向叶红笺,一脸好奇的问道:“对了,师叔,为什么徐公子每日都睡在楚大哥的房中,难道你们?”说着,这女孩的脸上露出狐疑之色,上下打量着二人。

    徐寒那时心底一声咯噔,暗道一声不好,赶忙侧头看向一旁的叶红笺。

    那时,这位小师叔大人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

    随后她一咬牙,走到徐寒身边挽住了徐寒的手,脸上是满满的让徐寒心底发寒温柔之色。

    然后她看向秦可卿,眸子眯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那是因为我不在家,现在我回来了。”

    “夫君自然得和我一起睡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