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邪王归来:药妃有毒 > 435.第435章(书号:103778

435.第435章

作者:纯情豆腐花
    眼角再不经意掠过平静站在他身后的幕僚何超,眼底冰冷阴森之色便瞬间变得浓厚了。那难掩的浓重阴森之色,就如头顶这片暗云低垂的天空一样。他默默在心里极有节奏的数了起来:一二三四……十。就在他心里默念十的时候,头顶忽然传来晴天霹雳一样的“豁啦劈啪”之声。几乎所有站在殿外的人,都被突然横空而降的闷劈声给惊得浑身一震。厚重沉郁得令人几欲窒息的黑暗中,唯独太子唇角在无人看见的角度,扯出一抹诡异阴森的冰凉弧度。众人受惊吓抬头的同时,几乎没有人留意到那被黑暗吞噬的长生殿,也发出了一声闷响。莫安娴与太子妃都在长生殿内,不过冷玥却因为身份而被太子拦在了殿外。所以在殿外所有人都几乎被惊雷所惊的时候,莫安娴正在殿内双手捧着赵紫悦的牌位举于胸前。出了安放牌位的内殿,外面还有一段冗长的通道,通道灯火昏暗,随着不时涌进来的风明灭不定。殿外,天空那声惊雷劈下的时候,莫安娴正捧着赵紫悦的牌位走到通道前端。却几乎同时有闷响的“噼啪”一声落在殿内。太子妃惊得脚下跄踉,竟然一时不慎踩到自己裙摆上,被绊得狠狠的摔倒在地。莫安娴听闻那声不同寻常的闷响,心头先是剧烈的狂跳一下,待她听闻太子妃摔倒的声音,下意识就回头望去。“太子妃,你还好吧?”她手里还捧着牌位,虽然关切的询问了一句,不过还没有直接回头去搀扶太子妃。可是,就在她扭头询问的瞬间,烛火明灭不定的通道,异变突生了。也不知是外头风势太猛,还是刚才外头落在殿顶的惊雷震动太大,长生殿内,那并不宽敞明亮的冗长通道竟然眨眼间燃起了大火。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顷刻就熊熊烈焰一般卷烧起来的大火。摔倒在地正笨拙的试图自己站起来的太子妃,乍然看见迎面如此刺目的火焰,一时都惊得呆住了。她竟然就这样瞪大双目,傻傻的以一只手肘撑地的姿势,目瞪口呆的望着那怒龙一般狂卷而来的火舌。莫安娴还来不及反应,外面漆黑又阴森的天际忽然“哧啦”一声,一道极炫目的亮光生生将浓墨的黑幕撕开一道口子。而那银蛇一样炫目又冰冷的亮光,竟然穿透殿内的黑暗,似被无形的线牵引一样,直接朝莫安娴飞速的游弋而去。几乎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那条亮极刺目的长形银蛇,如入无人之境直钻长生殿内。这个时候,外面的人似乎还不知道殿内已经烧起了大火。

    忽然又“轰隆”一声闷响自天际劈下,伴随这令人胆颤心惊的声响之后,又是亮极如银蛇一样的闪电冰冷钻袭而来。|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大自然的力量,永远都是最神秘最令人畏惧的。虽然此刻在长生殿外的人,基本人人都习武,可是这挟怒而来的惊雷闪电一连串的砸在头顶,人们还是难掩惊惶的下意识要往旁边躲避。“都给本宫站住。”太子一声冷喝,阻止了人们慌乱的脚步。而在他的喝声之后,终于有人注意到长生殿不对劲。“火,长生殿着火啦!”一声惊惶叫喊,彻底划破了这阴森黑夜的寂静。“大家都别愣着了,赶紧去救火。”太子飞快掠了眼殿门口,当机立断的下了命令。他站的位置本来距长生殿最近,所以下了命令之后,他竟然立即飞一般的速度掠向殿门。就在他靠近殿门的时候,本来半掩着的厚重殿门竟突如其来的发出极沉闷的“隆隆”声响,头顶天空,惊雷似发脾气的小孩一样,暴轰不休。这一声隆隆闷响,几乎悄无声息的湮没在头顶不绝的惊雷声中。谁也没有看见已经背过身去的太子,那嘴角竟然闪过一抹得意狞笑。“大家赶紧叫人来帮忙。”太子似乎十分焦急,因抢占了距离优势最先到了殿门之前。就在他焦急担忧大喊的时候,其余人终于也反应过来。可这时,又听闻他发出极为紧张的懊恼喊声,“糟糕,这殿门好像被雷劈坏了,怎么也打不开呢!”冷玥原先离得远,可她最为担忧莫安娴安危,这时是仅次于太子之后第二个掠到殿门前的。她没有理会太子惊慌叫喊,奔到殿门前直接便用力去推那两扇厚重的殿门。可是,她这样武功极好的人用力去推,那两扇厚重的殿门竟似突然变成了巨石一样,她这一推竟然纹丝不动。冷玥大为着急,沉着脸又要再度用力。旁边太子似乎比她更为着急,又惊又怒的再次叫喊起来,“快,赶紧过来帮忙撞开殿门。”黑夜,惊雷,闪电,大火。各种杂乱的声音混在一起,刺激着夜的宁静。不知过了多久,太子似乎都快急得哭出声来,才听闻那两扇厚重的殿门终于被撞开。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殿门撞开的一霎,太子竟然再次抢在了冷玥前面第一个往长生殿内奔去的人。何超见状,顿时吓得大惊失色,“殿下……。”一声惊叫之后,他咬了咬牙,也撒开双腿一头冲进了滚滚火海里。也许是殿门突然被撞开涌进了猛烈的风,里面本来不算十分大的火苗忽然便“轰”的窜得老高。各种混乱之下,不知谁撞倒了谁,也不知到底谁救了谁,又或者借着救人灭火的时候干了其他事。总之,在长生殿内,不时响起各种令人心惊肉跳的呼痛声。恍惚中,似乎太子妃那“哎哟”的惨叫声让人觉得分外凄厉。乱哄哄的场面持续了大约半个时辰,长生殿内大火还在继续。不过幸运的是,进去长生殿的人,除了两个侍卫外,其他人都活着出来了。虽然最后活着出来的人,似乎每人身上都诡异的带着或多或少的伤,可还留有一条命在,这也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而其中,似乎这场灾难中最大的幸运儿就是莫安娴。她是被后面赶来的陈芝树直接给救出来的,她被救出来的时候,怀里还牢牢抱着赵紫悦的牌位不放。除了衣衫被火烧得狼狈外,她身上基本毫发无损。似乎平日极为冷静镇定的少女,在经历过劫后余生之后,都激动欢喜得语无伦次,一直抱着牌位不松手,嘴里还不停的念念有词,“是姨娘在天之灵保佑我,是姨娘在天之灵保佑我……。”众人在看见其他人的惨状之后,心里或多或少都有点相信这玄之又玄的事了。因为与她一同在殿内的太子妃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血。她还能活着出来,多亏冲进去追太子的何超,是何超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她,她才会在跌落火海里意外流产的时候,还能有命在。而何超因为背部直接与大火接触,所以背部被烧伤得极为严重。至于太子,则被烧伤了手。因为他一头奔进火海,并没有第一时间救人,反而是先扑进最里面去抢出先祖的牌位。只可惜火势太大,牌位又是木头做的,所以他冒着生命危险抢出来的先祖牌位,也被烧得黑乎乎的焦了大半。这极其混乱的一夜,后面才见夏星沉出来处理。受惊吓的莫安娴则抱着赵紫悦的牌位,直接回她的小院去了。这一忙,夏星沉直接忙到天亮才终于将善后的事处理完毕。按照预定行程,拜祭过后,他与太子今天便要启程回京。如今因为昨夜那场大火,将长生殿基本都毁成了残亘断壁,所有皇室先祖牌位皆被毁于一旦,太子受伤,太子妃流产……。如此一来,这启程的时间只能提前了。来大佛寺这几天,也不知夏星沉都在忙什么,竟然直至回京前这天清晨,才勉强忙里偷闲的抽出一点点时间前去见莫安娴。本来他还担心着时辰尚早,也许他这样匆匆赶来会吵到莫安娴,因而还在院门外踌躇了半晌。谁知他犹豫不前的时候,里面却传来了冰山殿下那极富代表性的冷淡嗓音。至于说了什么,他听不真切,可是陈芝树的声音这时候在里面传出来,仅是这个信息就足够让踌躇不前的夏星沉一激灵了。他几乎连想也没想,甚至因为心急,竟连一向装得得心应手的慵懒随意都忘了,直接就掠过墙头进入里面。莫安娴就坐在客厅里,蓦然看见一抹澄净的靛蓝闯入眼帘,她还真是惊大于喜。她瞪着眼睛怔了一下,才惊讶道,“你怎么突然来了?”虽然夏星沉早知道她平安无事,可紧张悬起来的心,直至这刻看见她真的完好无损出现眼前,那悬了许久的心才算悄悄的怦然落地。他暗下松口气,举步踏入客厅,唇角便又挂着那风流慵懒的微微笑意,连出口的极富磁性嗓音都是平日懒散的味道,“想来,便来了。”“莫非你还不欢迎?”他含笑看着她,语气半真半假,眼角却有意无意往旁边岿然静坐的卓绝身影掠了掠。少女随意的转着眼睛,明晃晃的透着探究意味打量他一遍,才意味深长道,“我以为右相大人这时候该正忙。”“再忙,”夏星沉自发拖了张椅子就近坐下,漂亮眼睛闪闪发光的凝住她,“也要挤出时间来看你。”坐下来,极近距离的看她,才看清她小脸恢复了往日红润娇嫩的模样。可这几分往日神采里,却又带了淡淡憔悴,很明显是昨夜那场混乱造成的。看着她眼下淡淡鸦青,本来为她康复生出淡淡欢喜的夏星沉,心里忽然便有怒火霍霍直冒。“殿下真是好,”他清隽面容仍旧泛着风流又懒散的淡笑,可漂亮眼睛却对着潋滟生辉那尊玉雕射出凌厉的寒芒,“好到亲自送她涉险。”即便气得肺都快炸开,即使恼怒得想直接揍裂冰山殿下那张俊脸,八面玲珑以风流慵懒姿态游走人间的右相大人,仍旧笑容满面,语气喜怒难辩。少女默默盯着他看了一会,心底有淡淡感动静静流淌而过。陈芝树半垂的眼眸这才掠向他,开口,仍旧是冷死人的口吻,“与你无关。”“是,殿下的行为确实与我无关。”夏星沉暗暗叹口气,清隽面容依旧没露一分怒色,只似笑非笑的盯住他,玩笑的口吻却是郑重的态度,“可她的事,再小,于我也是大事。她的事,于我,件件都有关。”莫安娴怔了怔,感动之余略带无奈的看着他。这语气,怎么听着像在宣誓?原本平静冷漠似一座冰雕一样的陈芝树,忽地转头掠他一眼。那一眼,看似平常,可这平淡的眼神里,却透着一种让人心惊的气势。那是一种森凉到极至的警告,甚至还隐隐透着戾气。那是一种自己至爱珍藏被他人觊觎的不满,一种警告无用便要痛下杀手的决绝。虽然他平静冷漠眼神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并不是针对莫安娴,可是她就坐在旁边,她感觉也比常人更为敏锐,自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不对劲。陈芝树与夏星沉这两个人之间暗潮汹涌的局面,她不是第一次面对,可却没有一次像眼前这样让她觉得惊心不安。“虽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连忙开口试图解释,为了缓和这看不见的剑拔弩张,她甚至不惜特意放柔了声音,又扬起灿烂笑脸,“可你也该知道我比任何人都惜命,我怎么可能将自己真正置于险境之中呢。”听闻她忙不迭的插口解释,夏星沉清隽面容上那两道弯如新月的眉毛几不可见的蹙了蹙。他淡淡凝她一眼,垂下长睫,依旧慵懒随意的口气,却透着一股让人不敢忽视的火药味,“看来我多管闲事了,我巴巴的赶来倒是讨人嫌了!”

    陈芝树淡淡扫了一眼过去,虽然他抿着弧线笔直的薄唇没有说话,可眼神表露的意思却足够明显。知道自己讨人嫌还要来?传说玲珑八面的右相大人,看来连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