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网游之会阵法的死灵法师 > 第三百八十五章 足钉怪疾(书号:103773

第三百八十五章 足钉怪疾

作者:笔杆滔天
    “等等村长,我看你面色蜡黄,在温暖的房间中全身时时颤抖,而且印堂发黑,时时用舌舔唇,必是口干舌燥,我已经注意你良久,你的样子让我内心生疑,必是患有什么隐疾,可否让我把一把脉!”孙思邈盯着村长一字一句的说道。

    村长听到孙思邈说的话,刚要转身却一下子定住了,身体更加变得颤颤巍巍,眼看着就要站立不住。

    李铮眼疾手快,马上站起扶住了村长。“村长,这位老先生是一位神医,不如您就让他把一把脉,说不定可以提前预防疾病的发生。”李铮说道。

    “先生神眼,我近日确实是得了一种怪病,只是我也去县城看过了,医生告诉我说我得的是不治之症,让我早早的准备后事。不过你们放心,我的病症不会传染到你们的。”村长老泪纵横的说道。

    “思邈,快给村长检查一下,看一下到底是不是不治之症!”李铮焦急的说道。

    孙思邈一听到村长竟然说自己是得了不治之症,顿时便来了兴趣,对于一个医生来说,治好一个病人,遇见一个疑难杂症绝对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李铮扶着村长坐下,孙思邈当即开始把脉,李铮和众人看到孙思邈一脸严肃的样子,无一不敢大声喘息,整个房间中只有村长抽泣的声音。

    看到村长的样子李铮的心里只觉得心里酸酸的,人固有一死,但是看着村长在面临死亡时的那份恐惧,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在古代医疗条件如此差的情况下,一旦有人得了什么疑难杂症,那医生的回答也是四个字‘不治之症’,病人唯有回家静静等死一途,这静静等待的时间无疑是最难熬的。

    村长其实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只不过是在孙思邈一提,自己心中压抑许久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出来,所以自己才能看到一个银髯老人哭的这么伤心。

    “村长,你现在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和我好好说一说!”孙思邈焦急的说道。

    “怎么,这个病症你有把握吗?”李铮疑惑的问道。

    村长听到李铮的问题,也抬头看向了孙思邈,李铮看着村长浑浊的双眼中那点点泪光,不禁在心中祈祷起来,思邈啊思邈,你可一定要帮助这老人解决掉这病症。

    “现在我还不好说,因为我还不知道村长的具体病症是什么,不过我心中已经有点眉目了,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少有的‘足钉怪疾’!”孙思邈说道。

    “神医!神医救我!您猜的没错,我的病症正在足心,神医您一定要救救我!”村长听孙思邈说出病症名称的时候,村长瞬间给孙思邈跪了下来,崩崩崩就是磕了三个响头。看来是村长看到的活着的希望,再也顾不上一切了,恐怕现在只要孙思邈能够把村长的病症治好,你让村长做什么都行!

    “村长,您把鞋袜脱掉,让我看看您的脚底。”孙思邈说道。

    村长听到孙思邈的话,很快便把自己的鞋子脱掉,当李铮看到村长脚底的时候,虽然还隔着厚厚的裹脚布,但是却已经看到了丝丝血迹。

    孙思邈丝毫没有被村长裹脚布上的血迹给吓到,反而伸手把村长的脚放到了自己腿上,开始小心翼翼的把裹脚布给打开。

    当裹脚布完全打开的时候,李铮好奇的看了一眼,当看完之后就后悔了,自己差点呕出来,只见村长的脚底心突兀的鼓了起来,在最中间还有一颗黑黑的疮,而且疮已经化脓,眼看整个脚底板都要烂掉了。

    这个样子的脚底板让一直没有见过太多血腥的李铮瞬间觉得肚子中翻江倒海起来,一时没有忍住,直接跑到了房间外面干呕起来,李铮的样子让村长好生尴尬。

    李铮跑到房间外面干呕了一声,便感到有人在后面轻轻的锤自己的后背,李铮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是‘薛仁贵’跟着自己出来了。

    也许是天气太冷的原因,李铮只来得及干呕几声,便被周围的冷空气给冻的瑟瑟发抖起来,自己突然从温暖的房间中出来,不适应这寒冷的空气也是正常,最重要的还是这寒冷的空气把自己的干呕给治好了,让自己不再那么难受。

    “任贵,你看到村长的脚底了吗,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李铮等到自己的胃完全平静下来之后疑惑的问道。

    “少爷,我看到了,只不过比之我在战场中厮杀,无数的血雨腥风,尸肉骨林,这个脚底化脓实在是不值得一提!”薛仁贵说道。

    李铮望着薛仁贵的面孔久久说不出话来,自己还能说什么呢?战场之处,可谓是尸横遍野,自己现在连这个脚底流脓都应付不了,到了战场可怎么办?自己还怎么图天下?

    李铮看了自己脚底下干呕出来的一滩酸水,握紧了拳头在心中默默的想到,从此以后,这种事情绝不再发生!

    李铮再次回到房间,看见村长已经穿好了鞋袜,肯定是孙思邈已经检查完毕,便赶紧问道:“思邈,检查的怎么样了,村长的疾病能治不能治?”

    “少爷,我已经确定村长得的就是少见的‘足钉怪疾’,这种病症我在医书中看过,形容是‘两足心凸肿,上生黑豆,疮硬如钉,胫骨生碎,孔髓流出,身发寒颤,惟思饮酒’。村长的病症和这描述完全一样。治愈的办法也很简单,只要用炮川乌头敷之,内服韭子汤即可。这病症的注意事项我已经告诉了村长,只要村长按照我说的做,保准三天痊愈,再无后顾之忧。”孙思邈信誓旦旦的说道。

    “少爷,我明天就去县城按照神医的药方买药,如果真的如神医所说,三天即可痊愈,我一定散尽家财也要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村长对李铮说道。

    不知不觉之间的,村长对自己的称呼也是发生了改变,从‘小子’变成了和大家一起称呼为‘少爷’,看来自己在村长心目中的形象更上一层了!李铮心中想到。

    “村长,不知‘兴安’县城在何处,如果现在启程还来不来的急,这位兄弟有着一身轻功,来去如飞,您的双脚走路不方便,可让他替您去抓药!”李铮指着时迁说道。

    李铮出去干呕的时候看过周围的天,应该在下午四五点钟,虽然冬天昼短夜长,但是距离彻底黑天也有两三个小时,如果‘兴安县城’距离这里足够近,时迁是有可能来回跑一趟的。毕竟病不等人,早日治好村长疾病,村长便可早一时安心。

    至于让时迁骑马去县城这件事,李铮想都不想,这里的强盗连村民最基本的过冬口粮都不放过,还能放过村中的马匹,如果村中能够找出一只鸡都能算得上是幸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