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诡梦灵媒 > 第七章 凶手钱枫(书号:103248

第七章 凶手钱枫

作者:莫语人
    我和吕不圆折腾到快天亮才睡着,第二天我睡到了中午,看看表,幸好今天是周六,狠狠的推了推吕不圆,将他叫醒,“走,调查钱枫去。”

    别看吕不圆能吃能睡,但在正事上从不含糊,立马就穿戴整齐。

    我们两个出了门直奔钱枫的家,但我们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线索,钱枫当晚并没有和楼下的老大爷下棋。

    我和吕不圆坐在一个公园里,他侧过脸和我说:“我刚刚看到那个老大爷的孙女魂魄有些不稳,应该是受过什么大惊吓。”

    我喝了一口水说:“有危险?”

    吕不圆摇了摇头说:“危险倒是没有,只是我有些好奇罢了。”

    我叹了口气道:“没什么事就行,我们还是考虑一下眼前的问题。”

    吕不圆抢过我的水也喝了一口,抹了抹嘴说:“那要通知警局抓捕钱枫吗?”

    我摇了摇头说:“还不是时候,钱枫身边肯定有个有道行的人在帮他,我要将他们一起抓住,另外我还想弄清楚高国强为什么要包庇钱枫,还是说这件事高国强也参与了其中。”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居然没有电话号码,我疑惑的接起了电话,“你好哪位。”

    “周文生先生吗?我叫李斯文,是你师父部门的外围人员,我想问一下你现在有什么进展吗。”

    我将刚刚对吕不圆的话又对李斯文说了一遍,我听到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说:“高国强可信。”

    随后对方就挂掉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我看着吕不圆问:“你知道我师父所在的部门是怎么回事吗。”

    吕不圆回忆道:“听师父说过,以前秋水师伯和师父一同在正一教修行,但有一天国家某个神秘部门找到了秋水师伯和师父,请他们出山解决一些灵异案件,听说那个神秘部门只有某个天大的人物才能调动,并且里面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就连省长见了都要礼让三分。”

    我若有所思的说:“还真有这样的部门啊,对了你师父怎么没下山啊。”

    吕不圆挠了挠脑袋说:“师父他就是老顽固,被山上的那些条条框框给约束住了。”

    我点了点头说:“既然那个部门完全可信,那我们就直接找高国强问个明白好了。”

    我们打车到了警局,发现高国强和钱枫都不在警局,是一位老警察迎接的我们,面容很慈祥,“我是这里的副局长,姓王,高局长不在,要不你们坐下等等?”

    我看着眼前的老人,我总感觉他刚刚叫高局长时有些不太情愿,但也没当回事,“不了,那我们就回去。”

    王副局长思索一阵说:“正好我也没什么事,就送你们一程怎么样。”

    吕不圆高兴的直点头。

    我们上了车,吕不圆直接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估计是他很喜欢这个面容慈祥的老人。

    他们两个在前面聊得热火朝天,老人突然转过身问我:“你们应该是那个部门的人。”

    我还没开口,吕不圆就抢先道:“我们不是,只是临时被请来调查加油站案子的。”

    我瞪了一眼吕不圆,抢过话来问:“局长也知道那个部门?”

    老人笑着点了点头说:“当职位到了一定地步时,上面会允许我们知道一些隐秘的事情,对了你们调查的怎么样了。”

    看到我不怎么想说的样子,老人就打了个哈哈道:“当我没问,当我没问。”

    王副局长将我们送到地方,就开着车离开了。

    吕不圆朝着远去的车挥了挥手,然后埋怨我说:“多好一个老爷爷,你怎么这样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是谁告诉我的。”

    我讥讽了吕不圆一句就往家里走,躺在床上的我感觉大脑都快炸开了,案件越来越扑朔迷离了,我忽然很想念师父,如果他老人家在一定能尽快破案。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手机再次响起,我一看又没显示号码,“你好哪位。”

    “李斯文,我现在去接你,高国强被钱枫袭击了,现在正送往医院,我们已经逮捕了钱枫。”

    我用力的将电话摔在床上,这钱枫也太大胆了。

    我和吕不圆在我家楼下见到了一辆黑商务轿车,我们率先看到一个黑亮黑亮的皮鞋伸出车门,然后一个穿着西服的白净男子走了下来,全身一尘不染。

    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人有洁癖,白净男子走到我们跟前,习惯性的推了推黑框眼镜,露出职业的微笑,伸出手,“你好,我叫李斯文。”

    我笑着和他握了握手说:“我叫周文生。”

    “先上车,咱们边走边说。”

    李斯文转身走回了车内,我刚要跟上去就听吕不圆嘀咕道:“不用问我都知道他叫什么。”

    我赶紧拿胳膊捅了一下他,幸好李斯文没有听到。

    我和吕不圆跟着李斯文到了医院后,看到病房内的王副局长正怒骂着钱枫不是人什么的。

    躺在床上的高国强看到我进来后,立马就招手道:“文生来了啊,快过来。”

    我坐在床边问道:“你伤的重不重高叔叔。”

    高国强大笑道:“没什么事,就是被钱枫那小子捅了两刀,你看这胳膊上还他娘的被划了一刀,不行,一会你去警察局将扣下的刀给我拿回来,居然用老子送给他的刀来捅老子。”

    我看着高国强久久不放下的手臂,上面有一道整齐细长的伤口,点了点头说:“高叔叔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被钱枫刺伤。”

    高国强叹了口气道:“就在那天让钱枫带你过来时,我突然收到了一个陌生人寄来的照片,案发地点居然出现了钱枫的身影,但钱枫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都多少年了,我十分了解他,就想找他好好聊聊,让他投案自首,谁知发生了这样的事。”

    这下我基本上明白了整件事的经过,我在李斯文的带领下去了警察局,见到了椅子上被拷着的钱枫。

    我看着他,有些痛恨的说:“我没想到你会做这样的事。”

    钱枫极为平静的呵呵一笑,“我也没想到一开始你就会要我家地址调查我。”

    原来我调查他的事他都知道,我心里暗暗震惊他的反侦察意识,但我又有些不解的是,他明知道我要去调查他,为什么那天的老爷爷还没有帮他作证呢,反正现在真相大白了,我也没再去想。

    “高叔叔让我来取走他送你的那把刀。”

    我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谁知钱枫却笑着大喊道:“记着拿到的时候看看上面的血擦干了没有。”

    我恼怒的看了一眼大笑的钱枫,冷哼一声走了出去。

    有李斯文开路,我轻松的拿到了那把刀,我果真听了钱枫的话,拔出了刀看看上面是否还有血迹。

    “这不可能!”

    我下意识的喊道。

    李斯文和吕不圆赶紧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将刀递给了他们看。

    “这刀没开刃!”

    他们两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我皱着眉问李斯文,“你确定钱枫没有换刀的机会?”

    李斯文摇了摇头说:“他虽然逃了一段距离,但保证没有换刀的时间。”

    随后李斯文率先反应过来,“高国强一定是察觉了什么,但当时又不方便说。”

    我回忆道:“在我进病房时,高叔叔一直强调着他手臂上的伤口,还特意给我看,我想……”

    李斯文赶紧追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我想高国强想暗示钱枫不是伤他的凶手,凶手另有其人,并且这个人能易容。”

    我说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李斯文眼睛一亮,推了推眼睛道:“那这样就全能解释通了,加油站和捅伤高国强的钱枫都是别人假冒的,而钱枫则在我们抓他时恰好被引了过去。”

    转而李斯文神一冷,“高国强今晚有危险。”

    我们赶紧又跑回了医院,发现高国强仍完好无损的躺在病床上,我们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刻一名换药医生走进了屋,我胸口的符隶立马变的滚热。

    我给了吕不圆一个眼神,吕不圆毫不犹豫的就踹向了那医生的后背,我又惊又喜,惊的是这小子居然就这样动手了,喜的是他对我的无条件信任。

    “砰”的一声。

    那医生被吕不圆一脚踢到了墙上,屋子里的人刚要问怎么回事,就发现那医生居然身手矫健的要逃出去,吕不圆立马拦住了他,两人直接动起手来。

    屋子里的人完全插不上手,吕不圆两人打的就跟电影大片似的,在我暗暗为吕不圆加油时,发现那医生虚空一晃,吕不圆中计,然后那医生居然向我跑来,一只长满老茧的手直接扣住了我的脖子。

    我试着挣扎了一下,他手上的力道猛然增加,像一只铁钳子一样,我感觉呼吸极其困难。

    屋子里的人谁都不敢乱动,那医生拽着我一点一点的向门外退去,然后将我向众人堆里一推,就钻进了人群。

    我剧烈的咳嗽着,看着追出去的警察们,心中很是不甘,因为我知道一旦那人钻进人群密集的地方就再难以找到了,同时也痛恨自己的无能,要不然那家伙也跑不掉。

    事后医院检查了那名医生拿来的药,里面加入了剧毒。...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