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极品宗师 > 第三二零章:谁想试试(书号:102603

第三二零章:谁想试试

作者:本喵
    唐虎一记手刀,叶知秋软绵绵的趴了下,但掌心仍如滋水枪似的,滋滋向外喷洒着献血。 ()

    张光远将棉线穿过针头,这时候也顾不得许多,怎么着也先把伤口连再说,要不然失血过多,要死人的。

    在他要下针的时候,江一鸣打开防盗门回来了,见地板有血迹,挡住了想要跟进来的欣儿。

    “住手!有药浴缝什么针啊?”

    “对啊!”唐虎一拳砸在手心,赶忙让人把叶知秋抬去浴室,自己则去冰箱里取级药浴。

    “张光远,车在楼下,你先送欣儿去学。”江一鸣招手叫住一人,然后也跟着进了浴室。

    浴室里,药浴按例兑入浴缸,在把叶知秋放进去。他右手滋滋涌血的伤口,很快把那一处的药浴,给染成了淡红色。

    唐虎和江一鸣都守在旁边,其余人也焦急的杵在门口。

    “都别在这耽搁,该晨练的去晨练。”江一鸣摆手道。

    “一开始我说不能这么搞。”唐虎看着泡在药浴里的叶知秋,见他面色已然有些苍白,虽然昏迷着,但左摇右晃的,明显没有稳定下来。

    此时江一鸣也不好反驳什么,不过他也没想到叶知秋会把碗给捏碎啊?

    想想之前唐虎享用级药膳,不是跟打了鸡血似的撒欢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嗯,以后再让人尝试的时候,注意一下这个问题行。

    药浴里,叶知秋右手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但血液涌出的压力依旧,这些新生的血肉,并不能抵御滋出来的血液的冲击。

    刚长出一丝,被冲破一丝,叶知秋右手伤口哪儿的药浴颜色,越发的鲜红了。

    不过人体的血液不是无穷的,当失血到达一定数量的时候,涌出来的压力慢慢变小。而药浴的效力依旧,新生血肉的速度依然。

    所以过了一会后,叶知秋右手的伤口终于愈合,只是脸色显得更加苍白。

    但还好,总算没事了。

    唐虎靠坐在浴缸边沿,呼着浊气道:“幸好没出大事,不要我看你怎么跟他父母交代。”

    “……这也怪我?”江一鸣咂咂嘴,“谁知道他会把碗捏碎?”

    “你是长辈,这些不应该考虑?”

    “应该应该,吃一堑长一智嘛。不过你好像才是他师傅,碗也是你给他的哦?”

    “……欣儿呢?”

    “我让张光远送去学了。”

    唐虎也清楚,这事儿大家都有责任,包括叶知秋本人也有。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药浴,易筋经,以及八极门的发展问题,不知不觉过去了半个小时。

    泡在浴缸里的叶知秋突然打了一个激灵,身子一滑,整个人给沉到了药浴里面,而后又猛的冒出个脑袋,难受的咳着呛进去的药浴。

    唐虎和江一鸣搭手把叶知秋从浴缸里拉出来,见他面色稍微红润了一些,右手的伤口也已经消失。

    江一鸣:“有什么感觉?”

    唐虎:“还有哪里不舒服?”

    叶知秋眼泪鼻涕的,“呛着了,另外有点乏力。”

    “能不乏力么?你都不知道你流了多少血。”唐虎说着,还横了江一鸣一眼。

    叶知秋道:“师傅,刚才我……”

    “别说刚才的事,师傅知道你是迫不得已。”

    “屁嘞,这叫制止力不够。”江一鸣事论事道:“你现在的性格虽然不在懦弱,但内心仍不强大。要知道,敢动怒杀人的并不算勇敢,充其量只是鲁莽而已。”

    唐虎:“小江……”

    “虎哥!别老像老母鸡似的护着崽子,是雄鹰,早晚要展翅高飞。你现在护得越紧,以后他摔得越痛。”

    “是啊师傅,是我自己的问题。”

    唐虎张口欲言,但江一鸣说的又没错,最后咂咂嘴什么都没说。

    江一鸣道:“吃一堑长一智,希望这次的事,不会影响到你,还敢尝试吗?”

    “敢!”

    “很好,这几天你好好休息,下次可别在给我把什么捏碎。”

    叶知秋不好意思的挠头笑着,这次要不是他捏碎碗伤了手,也不会闹出这事。

    不过,师门的配方还真是给力啊,神的内功,也真是难以入门……难怪变成传说了呢。

    他衣裤都还是湿漉漉的,贴在身很不舒服,问唐虎要了干净的衣裤换。

    在换衣裤的时候,他似乎想起什么,有意识的把呼吸调整成修炼内功的节奏后……动了!

    “师傅!小师叔!”叶知秋狂喜道:“动了,我成功了!”

    “什么动了?”唐虎抢先进门。

    江一鸣紧随其后,“你入门了?”

    叶知秋用力点头,“我刚才……不!我现在也能控制内脏的震动,和小师叔所形容的入门情况一样一样的!”

    “很好。”因祸得福啊我去……江一鸣也乐了,忙问:“你现在从头说,从吃完药膳开始,详细点。”

    叶知秋点头,回忆着故事,唐虎不时在旁边补充着。

    很快,他俩把整个过程还原出来,不过那一些是对快速入门易筋经有用的,还得要分析,甚至一一去尝试。

    “失血?昏迷?这俩和修炼易筋经有关系?”

    江一鸣自言自语的总结着。

    失血,难道是流逝体力?

    昏迷,莫非是强迫静止?

    药膳使人狂暴,必须要修炼易筋经,让五脏六腑动起来,才能彻底把药力消耗掉。

    所以人被强迫静止后,反而对五脏六腑的控制更加得心应手?

    江一鸣也不是科学家,对这方面问题只能想当然的猜想。不过这也不难理解,人始终是要睡觉的嘛,睡觉的时候肢体都静止了,但内脏还得继续工作。

    可这和控制内脏震动又有个毛线关系?

    难道和心理暗示有关?这几天一直在强调易筋经,叶知秋也一直想要摸到门槛,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靠,越想越没谱了,生在红旗下,接受科学教育长大的嘛,唯心主义要不得……

    不过既然机缘巧合又碰个成功案例,在找人实验呗,迟早能找出快速入门的方法。

    这时,军区那边打来电话,询问他今儿没请假为啥没去军营……

    江一鸣汗颜,在电话里补了个假,反正都迟到这么长时间,索性今天不去了。

    挂了电话,把叶知秋留在家里修养,如果有精神的话,巩固一下易筋经也行。

    然后江一鸣和唐虎一起去八极门开门,等竞技格斗班的人晨练回来,江一鸣把他们带到独立教室。

    “一个好消息,叶知秋的易筋经,摸到门槛了。”江一鸣道:“换句话说,今天早的突发状况,很可能是快速入门易筋经的一个方法,谁想试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