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重生军嫂追夫记 > 第275章送上门挨打的渣狗(书号:101845

第275章送上门挨打的渣狗

作者:不语安然
    孙子剑像自己被侮辱了一样,气愤填膺:“这都是些什么青年,不说帮助自己的同学,反而还取笑!不行,我得找他们谈话!”

    孙子剑找了几个带头给爱云取绰号、孤立爱云的女生谈话,教育中含着威胁:“你们这种思想,期末的时候,我作为政治老师给你们的思想品质该打几分?你们自己说!”

    70年代政治思想是占高考的一门课的分数,那几个女生惶恐,表示再也不针对爱云了。

    从此后,果然再没有人敢叫爱云“体面苕”了,爱云对孙老师感激不尽,简直把他当作了自己的精神导师。

    朵朵一面裁剪着衣服,一面在心里计算着还有三天纳百川就回来了。

    啊!总算快熬到头了。

    赵兰走过来眼睛警惕的盯着门口,小声对她说:“那个男的鬼鬼祟祟的在门口晃荡了很久,一直在偷偷的看你。”

    朵朵抬头往门口看去,一个猥琐的脑袋正往里探。

    是孙子健。

    朵朵的脸立刻垮了下来,那天陶爱家的直觉没错,跟踪他们的人就是孙子健。

    只是每次他们回头的时候,孙子剑就装作若无其事样子。

    有一次陶爱家气不过,转身走过去抓住孙子剑的衣领,恶狠狠的质问他为什么老是跟踪他们。

    孙子剑一副无辜的样子,学着黑白电影里外国人的模样耸耸肩,以为自己这样很潇洒,其实样子猥琐到了极点,狡辩道:“这条路是我回家的路,怎么就变成跟踪你们了?”

    爱云在一旁急炸了,忙对陶爱家说:“孙老师真的住在前面。”

    陶爱家只得暂且作罢,后来调查孙子健回家的路的确和他们是同一条路,虽然觉得每天放学孙子健就跟在他们后面,让朵朵和陶爱家觉得格外恶心,可也无可奈何。

    孙子健与朵朵四目相对,见自己被发现了,一愣,随即装作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一副发现新大陆的表情,脸上挂着为人师表的笑容:“咦,朵朵,你在这里做工赚钱吗?”

    朵朵鄙夷的白了他一眼:“少跟我装偶遇,你跟踪我多少天了,还不知道我在这里做活儿!恶心!”

    说罢便不理他了,仍低着头专心致志的裁衣服,不是谁都像这个渣男每天无所事事,她店里的生意这么好,这么多活要做,哪有时间和他周旋!

    孙子健一副大人大量不计较的样子:“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和老师说话?我进来是想买点布的,不行吗?”

    赵兰、姜荷花和林永芳听孙子剑自称为朵朵的老师,由最初的警惕变成恭敬。

    林永芳忙上前对着孙子健赔笑:“是朵朵的老师呀,我家朵朵就是脾气大,其实人还是蛮懂事的,她的话老师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孙子健和眉善目地说:“没事,十几岁的小姑娘正是青春叛逆期,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比她还叛逆。”

    朵朵本来没打算理孙子健的,可是他太能演了,于是停下手里的活儿,挑眉看着他:“你刚才说你想在我这里买一块布是吧?”

    孙子剑微怔,随即说道:“是啊。”

    “那好,那你先把以前从我这里骗去的那块布赔给我,或者付钱也行!”朵朵微仰着下巴逼视着他。

    孙子健当场愣在原地,神色慌乱的掩饰不住尴尬,他本来是想每天故意跟踪朵朵装痴情,等她像以前又陷入对他的爱慕之中不能自拔时,再从她手里骗钱,好给王文艳花,可没想到时隔一年不见,朵朵像换了个人似的,根本对他无情无义,并且居然当众揭穿他以前欺骗她的事!

    店里的顾客还有赵兰、林永芳、姜荷花三个人全都盯着孙子剑,那目光足以把他烧出个洞来。

    林永芳严肃的问朵朵:“你说你老师骗去你一块布,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说完,她的目光在孙子健和朵朵脸上逡巡。

    朵朵冷冷的直视着孙子剑:“妈妈还记得我十七岁那年把妈妈为我准备做新衣的布偷走的那件事吗。”

    林永芳脸上阴云密布:“记得。”

    “妈妈当时一直逼问我说我把那块布给了谁,我现在告诉妈妈,就是给了他!”朵朵伸出一只手牢牢的指住吴孙子健的鼻子。

    众人都目光复杂的看着孙子健,脸上写着“怎么有这种无良的老师!”一行大字。

    孙子健呵呵强笑了几声,一幅问心无愧的样子:“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反复无常,当初那块布可是你非要送给我的。”

    “我非要送给你?学校谁不知道我家穷,一年四季都没件新衣服穿,不是你花言巧语骗我,我会把我准备做新衣的布偷来给你吗?”

    一个顾客八卦的问朵朵:“他怎么骗你的?”

    “他说他妹妹过年没新衣穿,要我回去把自己准备做新年衣服的布偷给他,我偷给他之后他却把那块布给了另一个女孩子做新衣了。”朵朵故意抹煞一个真相,当初是她自己心甘情愿把布偷给他的,不过这种渣男冤枉他了又怎么样!

    “他直接教唆你回去偷啊。”另一个顾客盯着孙子剑往死里看,心想世上怎么有这么渣的男人呢?

    “嗯!”朵朵一口咬定,看着孙子剑青白交替的脸色觉得特别快意恩仇,总算为可怜的原主出了一大口气。

    店里那些顾客马上都鄙夷的议论:“这什么老师呀,简直猪狗不如,连学生的东西都骗!”

    “这不是在利用学生吗!”

    “怎么学校还有这种老师,应该揭发他,开除他!”

    孙子健一脸难堪,急急解释:“不是这样的,你们千万别听这孩子胡说。”

    “我胡说!要不要我把那个穿着我布料衣服的女孩子找来和你对质?”朵朵咄咄逼人。

    孙子健脸色发白,冷汗直冒,嗫嚅着嘴唇,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这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众人看他的目光越发鄙夷不屑。

    孙子健为了挽回颜面,抛下一句:“我不和你这孩子一般见识。”便要夺门而逃。

    才一转身,一头撞在陶爱家身上,陶爱家一手抓住他的衣领,一脸凶相的对他说:“你今天不把从我妹妹那里骗去的那块布赔给她休想走出这个门!”他刚来正好听见刚才众人所说的话。

    孙子健又瘦又矮,陶爱家虽然不魁梧,但是高大,而且他常年在出力,两只手臂上都是隆起的肌肉,打他还不是像打沙包一样轻而易举!

    孙子健当场都快吓尿了,浑身瑟瑟发抖地说:“我赔!我赔!那块布值多少钱?”

    朵朵看向林永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