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若春和景明 > 75.chapter 75(书号:101648

75.chapter 75

作者:玖月晞
    防盗章, V章订阅率不足60%的妹子可等到11点看替换内容

    张如涵并没在意,她知道办公室里有其他人, 但没想这有什么问题。

    “你还好意思说!考9分像个什么样子?!”

    梁文邦老师不知这边境况, 继续训斥自己那不争气的学生。可与其说是训斥,不如说是责备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因他面上佯作恼怒,语气却并不严厉。

    景明依然斜垮垮地瘫坐在椅子里,不屑道:“我一个工科生,搞机器人的, 学那毛概邓论有什么用?”

    “这是必修课, 就得考及格!”

    景明眯起眼,觑一眼百叶窗:“我想及格啊, 老师不给我60分,我有什么办法?”

    “合着这还是老师的错了?你要是考个50几, 批卷老师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糊弄一笔。9分说得过去吗?”

    景明微抬起下巴, 搔了搔脖子:“我说不过去, 要不你去说说?”

    “胡闹!”梁文邦道,“你回去好好复习, 补考说什么也得及格。”

    景明无语地叹气,头一歪,靠在椅子背上:“那我保证不了。”

    “补考是做同一套卷子, 放水成这样, 你还能不及格?!”

    景明皱眉:“哪里放水了?我都不记得卷子题目了。”

    “我看你是连卷子都没看!”梁老师霎时起身, 拿起笔就要敲他脑袋。

    景明往后躲了一下。

    杜若透过文件堆,看到了他的侧脸闪出来,很快又闪回去。

    她坐在这边,内心麻木,只有脸颊上如火烧着,尖锐地刺痛着。

    办公桌对面,张如涵继续问杜若:“不方便透露吗?”等好久见她不回答,且脸色有变难看之势,又微笑道:“如果你不想说,不说也可以。好吗?”

    杜若依旧不答。

    那边,梁文邦放过了补考这茬,重新坐下来,又道:“上次给你看的那几个课题,有什么感想?”

    “没意思。没感想。”

    “机器人关节重力修复那个也没兴趣?”

    “没。”

    “行。你要是不愿意跟着高年级的师兄,自己做也行。”

    景明稍稍坐起身了,趴到办公桌边,从老师的笔筒里抽出一支笔来,转着玩儿:“那项目是归我还是归学校?”

    梁老师笑道:“学校得占一部分。”

    “多少?”

    梁老师比了个手指。

    转动的笔瞬间停止:“凭什么?”

    “场地,人才,资源,设备,以及后续拉投资,这不都是学校的啊?”

    景明继续转笔:“那我爸公司里也能提供。不必非靠学校。”

    梁老师哭笑不得:“你这是在跟我谈条件了?”

    景明:“现在不谈,以后多伤感情。”

    “说吧,你和你那帮朋友们现在偷偷研究什么?”

    “无人驾驶。”

    “啧,这技术门槛高啊。”

    少年凉哼一声:“门槛就是给我踩的。”

    这自负爆棚的,老师一愣,哈哈笑了几声,笑声爽朗。

    “现在做到那一步了?”

    “商业机密。”他实在懒得详谈。

    梁文邦哪会看不出,他又笑了几声,拿这学生没办法,道:“行吧。这事儿具体的情况咱们换个时间商量。不过啊,机器人这块呢,也不能松懈。该参加的比赛都得参加,这是代表学校争光的事儿。”

    景明拿笔挠挠下巴,嫌啰嗦:“知道了!”

    “行行行,不说了。你先好好考试,考完再说。……我说认真的,补考要严肃对待,挂科算怎么回事?”

    景明把笔扔回笔筒,又重新瘫到椅子里:“那只能听天由命。”

    “你这孩子!”

    那边其乐融融,这边僵如死局。

    张如涵见杜若迟迟不开口,唤了声:“杜若?”

    杜若抬起眼眸:“嗯?”

    阳光下斜了一些,照在她的眼睫毛上,她微微别过脸躲开。

    张如涵喝一口杯中的水,看着手中的表格,继续问:“你家是父亲早逝,母亲身体不好,没有工作能力是吗?”

    “表格里不是写了吗?文盲,靠低保生活。是我的字写得太潦草?”

    她的抵触太明显,张如涵微笑解释:“我只是确认一下。”

    杜若突然就讨厌起她的笑容来,正想反驳什么。

    身后传来一丝淡嘲:“老师,就这种人也能申请助学金?国家的钱那么好拿啊!”

    杜若回头,不可置信地盯着景明。

    景明冷淡瞥她一眼,目光移到张如涵脸上,唇角一勾,笑容看似礼貌,却挂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

    “她这样能申请助学金,那我也要申请。”

    张如涵立刻安抚:“同学你先别质疑,放心,补助金的申请资格,我们会严格筛选的。”

    “当然要严格筛选。”景明说,“她都用iPhone呢,怎么会是贫困生?说什么也得用十年前的诺基亚吧。还有,”他拇指和食指捏住杜若肩膀处衣服一角,拎起来,晃荡一两下,“我看她衣服上一个补丁也没有,贫困生不该穿有补丁的衣服?”

    张如涵这下反应过来他在讽刺她,表情如吞了苍蝇。

    杜若也愣了,竟一时不信他会出手相救。

    “贫困生就该有贫困生的样子,不能买好的衣服,用好的东西,不该吃零食。食堂里好的饭菜也不该吃,每顿就该腌菜配馒头。筛选贫困生呢,得全员开大会,同学们都在底下坐着,他们在台上站着,比惨,谁哭得厉害,哭得惨,底下人就投票给谁。得这么选才公平。老师你说是不是啊?”

    张如涵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我们院本来就没几个真贫困的,你这儿的表格多数连贫困证明都是凑的,老师你真‘严格’。”景明说完,忍着火气,收回目光,瞥向杜若的头顶,“都说了你不符合张老师眼里的贫困生资格,还在这儿坐着干什么?”

    杜若还在发蒙,尚未反应过来。

    景明一脚踹她椅子:“说你呢!”

    她赶忙站起身。

    景明已朝门外走去。

    杜若临走前看张如涵一眼:“老师,不论我申请助学金,还是读书,都是为了摆脱穷困留在我身上的印记,过上更好的生活。所以,我没办法跟别人比穷,没办法做出穷困的样子给你看,我也不会。因为我不会倒退回去的。”

    她微微颔首,也不管张如涵如何回应,只知道转身的那一瞬间,她一阵畅快。

    她飞快跑出办公室,目光搜寻景明。

    而他的身影在走廊拐角闪了一下,就消失在电梯间。

    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去:“等一下!”

    电梯门正在阖上,景明插着兜靠在电梯壁,微抬着下巴,没有摁停电梯门的意思。

    在渐窄的电梯门缝隙里,他看她一眼,冷冷地移开目光。

    而门关上的一瞬,杜若一脚伸进去卡住了门。

    哐当一声!

    景明表情冰封。

    杜若匆忙走进去,电梯门阖上。

    电梯安静下行,她舔舔嘴唇,抬起头刚要道谢,

    没想下一秒他冷笑出声,有些恼火道:“我爸妈是哪儿亏待你了?是对你高高在上,让你委屈了?”

    杜若诧异,立刻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既然能申请助学金,我就不想再多用阿姨的钱了。”

    “你以为她在乎这么点钱?”

    “我在乎。”她说。

    “呵。”他讽刺一笑,懒得再说话,啪地摁了键,电梯在下一层楼停,他大步走了出去。

    她留在里边,看着电梯门缓缓阖上,他的背影越走越远。

    她想要再说一句什么,没说。

    直到电梯门阖上的那一刻,她才想起,忘了说一声谢谢。

    ……

    下午四点,阳光已变得稀薄寡淡,天空中的蓝也褪去了几丝颜色。

    杜若沿着落叶的小道慢慢走回去,嘴角浅浅地抿着,心里像笼着淡淡的薄雾。却有一些画面很清晰,他在办公室说的话,他离开时的背影。

    空气有些凉,她的心却异常的温暖。

    她时不时抬头望一望树梢上的叶子,好像又变黄了一点。

    北京的秋天好美啊,天空那么蓝,空气也清新。

    她深深吸一口气,继续往前走。

    不知不觉间,她走到宿舍楼下。脚步一停,这会儿才回过神来,原本应该去图书馆复习高数的。

    她微叹,攥紧书包袋子就往图书馆方向走,才迈出一步,想到什么,又回头看女生宿舍楼。

    这个时候,大家都不在宿舍。

    ……

    宿舍窗帘拉着,光线昏暗,只有杜若桌前亮着一盏台灯。

    柔软的光线洒在一方小天地里。

    她瘦小的人影伏在桌边,面前摊开一本毛泽.东思想概论,几张白净的稿纸,稿纸上写满黑压压的小字。

    她咬着笔杆回想政治考试的题目,想到一题便奋笔疾书,查阅书本,将答案誊抄在白纸上。

    额前的碎发时不时掉下来,她也不管,只顾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书写。

    窗外的天光一点点暗淡下去,她终于写完,放下笔,长舒一口气,甩了甩酸痛的手腕。

    宿舍门上传来门卡靠近感应器的滴滴声。

    她立刻推开政治书,拿高数课本盖上稿纸。

    何欢欢抱着一大摞书进门:“诶?你没去图书馆啊?”

    “嗯。去得迟,没位置了。”杜若说。

    “明天考高数是吗?”

    “嗯。”

    “诶诶,我想起一个段子特好玩。从前,大学里有棵树,叫高树,很多人都挂死在上边。哈哈。”

    何欢欢笑点低,哈哈笑,笑得开怀,杜若也跟着她笑起来。

    第二天她起得很早,早餐都没吃就溜去景明上课的教室,假装上自习,找到他舍友帮他占座的书包。

    她小心翼翼地靠近,拉开拉链,把折好的稿纸塞进书包里,拉好,飞速撤离。

    出教室了还回头多看了一眼,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而就是在这回头时心满意足的一瞬,她突然感觉,

    完了。

    她感到一阵自脚底弥漫上心头的深深惊恐。

    完蛋了。

    她好像,喜欢他。

    再否认也无济于事了,什么羡慕关注感激讨厌排斥忌惮全是借口,就是喜欢了。

    宿舍里,杜若坐在电脑前,戴着耳机听加州理工的网络教学课程。

    旁边桌上,一堆隔壁宿舍的女生们挤在何欢欢桌前看比赛视频,连文学院的都来了——BBS论坛上,机器人格斗赛的相关帖子已经屠版,关注度空前。

    以往机器人比赛只在小范围内受关注,但这次由于景明的原因,吸引了大批路人粉。

    女生们叽叽喳喳的:

    “好帅啊!可以评他当校草了!”

    “穿衣服真好看,听说是个富二代。”

    何欢欢:“诶,你们是来看比赛,还是看模特儿的?”

    “唔……他的机器人好萌!”

    “嗯,机器人厉害。”

    “还会讲战术,聪明呀!”

    何欢欢:“……”

    杜若没有参与她们,收拾课本准备去上课。

    “他好像有女朋友了吧。”对面宿舍传媒系的系花江小韵失望地说。

    “我看BBS上有人说刚分手。”

    “听陈思说那女的踢他机器人,有病的。”

    杜若一愣,慢慢拉上书包拉链。

    大家看完视频,明显不过瘾:“有没有他以前的比赛啊,找出来看吧。”

    杜若背好书包,从她们旁边经过,透过重重的人影瞄了一眼电脑屏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