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鬼市扎纸铺 > 第266章 尸骨(书号:101525

第266章 尸骨

作者:钱二翘
    此时,山下。

    正在孟老鬼着急的时候,忽见不远处的据点里一阵大乱,转而灯光四射,人影晃动。

    “不好!被发现了!”孙亭恍然大悟,“忘了他们的对讲机!”光顾着麻醉岗楼里的人了,忘了他们手里还有对讲机呢,呼叫没人回话,肯定起疑心。

    这时,一阵大风从山上呼呼刮了下来。

    “他娘的可算来了!都到我身后!”孟老鬼摆了个手势,站在迎怨阵中央,拔起木桩,转而阵中又刮起了旋风。

    “开!”孟老鬼一声大吼,只见四周七八根木桩砰的一下同时飞起老高,一圈香向四周啪啪的飞了出去,周围的所有植物与此同时一阵乱晃,叶子落了一地,好几只鸟噼里啪啦都掉到了地上。

    随着这一下,巨大的旋风瞬间踪影全无,顷刻间四周立即变得死一般宁静,基地里虽然灯火未减,却立即静了下来。

    “成了。”孟老鬼捡起一只掉在地上的鸟看了看。

    “三儿,成了!该你了!”这次还好点,没有风声,石三那边似乎能听清,吱吱啦啦喊了几句“明白”。

    “孟先生,这,这里面怎么了?”虽说插了锁魂针,但刚才这一下还是震得孙亭头晕眼花金星四射双腿发软,当初在埃及好像也有过这种感觉。

    “刚才这一下,叫‘阴怒’,五百步以内所有的活物,魂都被震飞啦!”孟老鬼眉飞色舞的,俨然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心想这个阵可是自己这辈子操作的最大手笔了,竟然比预料还简单。

    “就跟你当初一样,没魂啦。睡去吧让他们。”

    “想必,当年你阿公云凌子用的也是这个方法,既可卸掉聚阴池的阴气,又能毙敌于无形,可谓一举两得!我和三儿研究了半个月,方参得皮毛,但我们需要三十六根引魂香,你阿公他只用三根,真乃高人也!可惜啊。”孟老鬼拍了拍孙亭的肩膀。

    “走吧!进洞找宝贝去!”象征性的缅怀了一下云凌子之后,孟老鬼终于把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了。

    “那,这些人,都会死?”孙亭问道。

    “明天寅时三刻便会醒来的,咱们得快。”一想到兰亭序就在眼前了,孟老鬼不免一阵的兴奋,上山比下山还利索,浑身上下仿佛有用不完的劲。爬到一半时,忽然听见山上一声巨响,“快,快,时间有限!”孟老鬼急喊着,心想着《兰亭序》呀!唐朝的临摹本都是无价之宝,而此时的真迹仿佛就在自己眼前了。

    走到洞口,石三和艾尔逊正在把碎石头往外搬,凹子已经整个被炸开了,凹子上方的岩石整个被掀了起来,看来日本人并未把洞封得太死,封洞的巨石从外面看似密不透风,而从上面炸开的豁口看,也就两米来厚,此刻已经基本被炸碎了,碎石后面,则是一条黑漆漆的通道。

    在那块平地中间则插着一根木桩,木桩上放着一块拳头大小的死玉。

    石三布的特殊的释艮阵,用来拔出练尸釜的阴气,按石三与孟老鬼的估计,此练尸釜应为原田幸九郎所仿制的赝品,如无聚阴池的话,释艮阵便足以破之。

    按艾尔逊的交待,老二老三留在洞口放哨,肖大生则跟随众人下洞,为了以防万一,下洞的人,除肖大生外,每人都拿了一把手枪。

    可能是由于时间紧迫,这条通道修得很窄且很陡,楼梯的高度足有三十厘米,通道壁上的灯两两之间的距离很远,而且都是通过裸露在外面的拉线供电,可见其修建时的仓促程度。

    往下下了大概三十多米的样子,通道渐渐平缓,通入了一个较大的掩体,此时洞顶的高度忽然矮了下来,在场的除了孟老鬼外,全都必须低头猫腰才行,也不知道是工期太仓促,还是可着当时那些日本兵的身高修的,反正一米七以上的人,根本不可能在里面站直了走。

    “他娘的,这姿势还挺难。”孟老鬼猫着腰,打着手电四处乱照。

    “这...”不光是石三一个人,进到这个大掩体后,所有人都是一愣。

    “慢!”孟老鬼一摆手,顺势抻出了剑。

    五束手电光在掩体内来回的扫,环绕着掩体四周整齐的摆放着不少尸骨,从这些尸骨的姿势看,似乎不是受酷刑而死,相反的,大部分尸骨仿佛还死得很坦然。

    “没什么事,估计是被灭口的,中国古代也经常这么干。”孟老鬼掏出罗盘看了看,没什么反应。

    “别管这些死鬼,此地不宜久留,快,找宝贝!”

    这是个长方形的掩体,大概有十几米宽,三十来米长,除了一具具尸骨外,什么都没有,在掩体的尽头,有两扇大铁门,至少三米宽,门上有类似于保险柜门的密码轴,但要比一般的密码轴复杂很多,至少有十层刻度,每层刻度又分为三十个数字,由于年久,已经严重腐蚀了。

    “这么大的房间,怎么什么都没有,”石三感到有点不对劲,从进来时的景象看,造这个洞的时候工期应该很紧张才对啊,而眼下这个巨大的掩体,却只有几具尸首,在这种山体内部修掩体,应该不是小工程,就眼前这个屋子而言,如果没有大型的工程设备,人工凿的话少说得个两三年时间,怎么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我怀疑,这里另有出口,或是,假藏宝洞!”凭借丰富的考古经验,孙亭也开始觉得不大对劲,首先,凭众人进洞时的窄小入口分析,根本承担不了太大的土方运输量,如果铁门后面没有别的出口,那么便可以断定,铁门后面的空间肯定不会太大,或者说,这干脆就是一个类似于古代帝陵“疑冢”的假藏宝洞。

    “应该不是假的。”石三倒是觉得日本人还没有那么无聊,“孙先生,按你的说法,山下奉文修藏宝洞的时候,日本鬼子已经差不多完蛋了,在这种大势已去的背景下,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去修这么个假洞呢?我觉得铁门后面一定别有洞天,再说,美国专家不是也探明了这里有重金属反应么?科学仪器总不该骗人吧?”

    “但愿如此,阿逊,这里能不能爆破?”孙亭看了看艾尔逊。

    “有点,悬,我试试塑胶炸药能不能把密码锁炸开!”艾尔逊猫着腰,用手摸了摸湿漉漉的屋顶,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铁门旁边。

    “他妈的,还挺厚,好像还是灌了水泥的。”艾尔逊用折叠铲敲了敲铁门,声响仿佛有些异常,“咱们是不是想个别的办法?我不知道屋顶有多厚,弄不好会把这里炸塌的。”

    说得简单,此时众人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又没有什么大型的钻探或切割工具,哪里有什么别的方法?

    “炸吧!”孙亭倒是无所谓,反正给阿公昭雪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孟老鬼可不一样了,一脸的愁苦,嘬着牙花子摆了摆手,把头背了过去。

    打开背包,艾尔逊拿出了块状的塑胶炸药,用军用匕首剔了剔铁门的缝隙,准备贴炸药。

    “慢!”石三始终觉得有点不对劲,“师傅,我觉得,炸之前,咱得先布个阵。”

    “布阵?”孟老鬼也是一愣,“布啥阵?一炸连房子保得住保不住都不知道,布个阵不炸飞啦?”

    “师傅,这哥们,不简单。”石三在门边上,用剑柄叮叮当当的敲打着铁门。

    “没必要啊!师傅你想,这门口弄了个练尸釜引葬阵,洞口还封上了,有必要再弄这么个门吗?还有,这外面这么多的死人,不管是闷死的饿死的还是毒死的,都不应该死得这么舒服啊,你看看这一个个的。”说罢,石三又用手电照了照地上的尸骨,只见这些尸骨双腿并拢,双手交叉摆在胸前。

    “看,所有人基本上都是这个姿势,就像死后统一被摆成这样似的,但如果真的是死后被摆的,那摆他们的人是谁?是他们其中之一?然后自己也保持这个姿势死去?不可能啊,或者是他们死的时候,这个洞还没封上?”

    “三爷,你应该多了解一下日本所谓的武士道精神,如果他们的上级官员告诉他们,这样是为天皇尽忠,那么他们即便是死于酷刑,也会很从容的。”对于日本人的自杀情结,孙亭并不怀疑。

    “孙先生,照你这么说,就更解释不通了,为了天皇,死都能死得这么坦荡,难道就不能为了天皇保密?”石三蹲下身子,仔细观察一具尸骨,“上下颚骨完全咬合,看来死的时候并不惊慌,而且有心理准备,双腿紧并且脚尖向上,说明死的时候是故意保持这种姿势的,而且死后没人动过,手指自然弯曲,说明不是自杀,而且死的时候似乎并不痛苦,太怪了!”

    仔细这么一看,石三心里还真犯起嘀咕了。这些人的死状实在是太怪了点。不免让他心底生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