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暴强全能系统 > 第322章 临战前的准备(书号:101431

第322章 临战前的准备

作者:很二
    实际李孜非常好奇赵老头他们所谓的闭门开会,究竟能商量什么样的对策出来对付即将到来的妖兽攻城。

    可惜镇里的高层会议根本没他的份,全是一些老头老太太在镇子里有身份的老人才有资格参加。

    而其他人诸如石头的老爹也只有乖乖坐在一旁旁听的资格

    像李孜这样的外来者,肯定是连旁听的份也没有。

    赵老头已经从今天早上的激动中完全平复了过来,刚进李记药铺就笑呵呵的拉住李孜的手,一起走回堂屋中坐下,听着李孜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讲完,又问了李孜几个细节,沉思了半响,开口对李孜说道:“小家伙,根据你的描述,你确实是突破到了先天之境是不会错的了,但是现在还想不通一个问题,你体内的元气怎么能够打破经脉之间的阻隔的?以你修炼世俗武功才不到二月,根本是不可能打破得了,更不用说打通经脉以后,需要更为强大的元气来修复受损的经脉,因为如果强行打通而没有能够修复打通经脉时损伤的地方,经脉在元气的冲击下,绝对会爆裂开来,到时候,就是神仙也救不了,而我们镇子中的习武之人中,其中不乏资质超人者,修习到先天之境的人也大有人在,他们有实力打破经脉的阻隔,却没有能力在打破经脉的同时稳住经脉、修复经脉,在三百多年前,曾经有一个前辈强行打通了经脉,却被自己的元气将身体冲的千疮百孔,落得七窍流血而死,后来就不再有人敢去尝试,因为即使以先天之境巅峰的修为也无法突破,所以后来我们镇里人都认为在之上的世俗境界只是一个玩笑,是人根本无法达到的。”

    赵老头埋头苦想了一会,又抬起头来问李孜,“你小子在打坐之前做过什么事情没有?”

    李孜迷惑的回答道:“没有啊,就是玩了一下一颗怪珠子。”

    “怪珠子?什么怪珠子?给老头我看看。”

    “不见了,今天早上起来到处找也找不到。”李孜郁闷的说道。“就是昨天在杀死那头远古巨熊的时候,从它身上找到的,我见它很漂亮,就带在身上,今天早上起来却不见了踪影。”

    “远古巨熊?怪珠子?”赵老头皱着眉头询问,“是不是圆圆的,里面五颜六色的?”

    李孜一听,赶紧说道:“对,对,就是那样的,您老是不是你看到了?快给我。”

    赵老头顿时恍然大悟,“这就是了,哈哈,还真是天助我们镇子,我们镇子里也有拥有神级妖丹之人,哈哈哈哈。”说罢,大声笑了起来,脸上的花白胡子一阵乱摇。

    “赵前辈,什么是神级妖丹啊?和我的珠子又有什么关系?把我的珠子还给我好不好?”李孜见老头正大笑不止,不停的摇着他的手臂央求道。

    赵老头终于停止了笑声,低头问李孜:“你知道那颗珠子是什么东西吗?”

    “不知道,但是很好玩。”

    “那是妖兽内丹。”

    “什么是妖兽内丹啊?”李孜好奇的问道,他不是没见过妖兽内丹,完全不是那样的。..

    “变异妖兽内丹就好比人的丹田,是存放妖力的地方,由于妖兽体内经脉的分布的特殊性,限制了妖力的使用,使它们只能将所有的元气凝聚于这颗内丹之中,在遇敌时,可以根据自身修炼的妖力,从口中发出各种风刀来伤敌。”赵老头顿了顿喝了口茶,接着说道:“但是变异妖兽的内丹很难获得,除非你能在瞬间杀死妖兽,否则它体内内丹中的妖力必定随着战斗流失殆尽。”

    “而且就算是得到了妖兽内丹,除了好看之外,平常人根本无法获取它里面蕴含着的巨大妖力。”

    听到赵老头这么说,李孜不禁疑惑的问道:“那您刚刚说的神级妖丹是什么意思?是妖兽内丹的一种吗?”

    “哈哈哈哈…”赵老头一声大笑,“当然不是,神级内丹是指人的丹田,只有拥有神级内丹的人以后才能获取妖兽内丹中的妖力!”赵老头又喝了口茶,接着说道:“还是我小时候的时候,村中来了一个奇怪的道人,他四处询问有没有变异妖兽的内丹,我在好奇之下问他,变异妖兽内丹有什么用处,刚开始他不肯说,后来在我家中住下,受到了我太爷爷的盛情招待,在我的百般缠问之下,才偷偷的告诉我,原来变异妖兽内丹可以增加修炼之人的元气!”

    “真的吗?”李孜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当时那道士确实是这么说的,他说他的师父是神州大陆上一个隐秘的宗门的宗主,他师傅的神通可广大了,能够踩着飞剑飞行于天空之上,瞬息百里,你说那不是修炼者是什么?呵呵,虽然当时我也是将信将疑,但是现在却完全相信了,因为他说给我听的神级内丹的事情确实存在!”赵老头看着李孜一脸不解的神情,呵呵笑道:“小家伙,你能够突破到先天之境,我想就是因为那颗妖兽的内丹,而你,现在正有世间少有的神级内丹,现在你也许还不能完全明白,等你以后,有实力出去的时候,你就到外面的世界,这个镇子太小了,与外界的联系也太少了,在这里,你得不到更多的东西了。”

    李孜终于弄明白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自然异常的高兴,又就开会的事情说了一会,镇里听说了李孜他们的后山之行碰到的事情,都非常担忧,很快就决定,组织起众人进入后山中搜寻,明天搜索队就出发,如果发现后山边沿地带还存在有其它的妖兽,就必须做好迎战的准备。

    在告知李孜妖兽战争中一些必须注意的问题后,李孜在赵老头他们几位老头的陪伴下开始修炼,当李孜嚷着要求他们传授自己更厉害的世俗招数时,那位张爷爷却说,现在自己的境界已经是先天之境了,举手投足之间,摘叶飞花可以伤人,何必学习那些固定的招数呢,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元气修为,以迎接不久就会来临的妖兽之战。

    但是那些老头却要求李孜不能停下每天的练体功课,因为,再厉害的习武之人,也会有受伤的时候,有了强横的身体,就多了一层保障,同时,练体的时候,也锻炼了心性,增加了恒心,会让人更加坚强。

    李孜但是却非常的听他们的话,听了老头的要求后,也就不在纠缠,专心修炼起来。

    时间飞快流逝,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镇中的探索队早就回来,得到的消息就是在后山的外围果然还存在其它的妖兽,于是这一个月来,镇中的人正在两大家族家主的组织下忙着修整村中的各种防御工事,负责兵器的石头老爹已经带上一些兽皮药草去远在几百里外的一个小镇上换取兵器,一些人在赵老头的带领下,挖造一些深洞,以作小孩妇女躲避之用,这时候的妇女们正忙着做一些箭矢,虽然没有钢铁,但是用熏了大半年的老竹子削成的箭头,也不比钢铁差多少。

    这半个月来,李孜从没停止修炼,对于自己体内元气终于熟悉起来,再也不会一跳就几丈高,一拳就倒棵树了,而元气的增长也是非常的快速,虽然只有短短的半个月,可是比起以往修炼半年所增长的元气还要多,对于自身实力的把握,李孜心想,现在就是有两头远古巨熊在面前,自己绝对能独自施展世俗武功宰杀了它们。对于妖兽的进攻,李孜感觉到的不是害怕,而是热切的期盼,冥冥之中似乎有感觉,自己在即将到来的妖兽之战中,会有一番不寻常的际遇。

    对于这种类似于预感一样的东西,李孜从修炼以来就有,将要发生的一些比较重要的、和自己有着切身联系的事情,往往能提前感觉得到,就如同当天在后山之中感觉到不安一样,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本来他以为这是所有人都有的本能,但是后来发现,只有自己才拥有,因此,在感到自豪优越的同时,也就成了自己的一个小秘密。

    就在李孜正站着马步想着事情的时候,石头带着张虎和张龙飞快的向自己家跑了过来,张晓晓和小敏还有刘浩也跟在后面。

    “李孜大哥,你又在蹲马步啊?快别蹲了,过来给你看样好东西!嘿嘿。”石头一边跑一边叫喊。

    李孜看了看竹杆的影子,已经接近未时,自己蹲了也快一个时辰了,于是站了起来,疑惑的问道:“石头,你们怎么跑来了?有什么好东西给我看啊?”

    因为上次一起去深山后,各自的家人都禁止他们出门玩耍,怕他们又莽撞的搞出什么事来,所以这半个月来,几人从来就没有见过面。

    “嘿嘿,你猜猜,看你聪不聪明!”张龙跟着说道。

    李孜看了他们那一脸兴奋的样子,脑中突然一亮,“难道是鸟蛋孵出怪鸟来了?”

    “小师叔你好聪明啊,一猜就猜出来了!”随着悦耳的声音,张晓晓也走到了身前,跟着双手捧着一只毛茸茸的小鸟,递到了眼前。

    李孜伸手接过,张晓晓立即贴过来抱着李孜的手臂,“小师叔,这些天老爷爷他们都不准我出来,闷都闷死我了,还好今天小东西孵出来了,终于央求到可以出来一下午。”

    “小东西?就是这只小鸡?”李孜望着这只和小鸡没有什么区别的东西,有点不敢相信,惊讶的问道。

    “嘿嘿,刚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后来看了那个破了的鸟蛋,再和别的小鸡比较一下,才知道,这确实就是那怪鸟蛋孵出来的。”石头笑着解释,指着小东西的嘴巴说道:“你看你看,它的嘴比起小鸡的嘴是不是又小又尖?”

    李孜仔细看了看,确实好像有点不一样,也不禁嘿嘿一笑,“嘿嘿,真的孵出来了,只是这模样嘛,和它妈妈可差太远了。”李孜看着小东西正站在自己的手掌上,一双漆黑的小眼睛正瞪着自己看,仿佛在抗议自己说它不好看,忍不住又是嘿嘿一笑,用手指摸了摸小东西的脑袋,它居然毫不畏惧的用它那小小的嘴巴啄了自己一下。

    “小鸡小鸟刚出生的时候都是这样子的,要等它稍微长大一点,才能看出来。”一旁的小敏看着正在傻笑的李孜,忍不住解释给他听。

    李孜抬头看向小敏,连忙打声招呼,“小丫头,你怎么也来了?”

    “我和刘浩哥哥一起来的。”

    刘浩的父亲姓刘,是镇中少有的杂姓之一,母亲却是张爷爷的女儿,也就是石头的堂姑姑,刘浩在自己这一辈中年纪最大,比李孜还也大了一岁,所以平时较少和他们玩耍。

    “我听说过你们进了后山的事情,也知道了你们杀了一头远古巨熊,还找到一个怪鸟蛋,就跑过来看看,你们去的时候怎么不叫我啊?这么有趣的事情,唉,真可惜。”刘浩一脸遗憾的说道。

    李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呃,是这样,那个,我们去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碰到远古巨熊啊!要不我们也不敢去了。”

    刘浩拍了拍李孜的肩膀,笑着说道:“下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可别忘了我哦。”

    李孜点了点头,“一定一定,只要刘浩大哥肯去,我们是求之不得的,你们说是不是?”李孜转头看向石头他们几个。

    由于刘浩比他们都大,而且平时也很用功练武,所以一起玩的机会并不多,加上刘浩又是去年镇子里比武大会的第一,镇子里的人都对刘浩赞赏有加,现在能拉这么一个大高手下水,怎么可能反对?石头他们几个连忙点头,齐声说道:“是啊是啊,求之不得呢。”

    几个小家伙们都放声笑了起来。

    几人谈笑了一阵,又逗弄了了一会小东西,石头突然提议:“现在大人们都看得紧,不让我们出去,实在没什么好玩,不如我们来比划比划怎么样?”

    李孜看着石头那没事就找揍的脸,心里想,现在自己的世俗境界已经到了先天之境,已经赶上他们了,加上自己的神魂境的境界,别说面前的几个小伙伴,就是放眼全镇,只怕也找不到一个对手了,于是闭口不语。

    刘浩却也是个好战分子,闻言顿时大喜,“好啊!上次败在了晓晓手上,正想找机会报仇呢!嘿嘿,这第一场就是我来和晓晓的小师叔打吧。”

    张晓晓双手捧着小鸟,在地上跳着叫着:“好耶好耶,好久没有看到打架了,小师叔,加油。”搞得手中的小东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小脑袋转来转去的四处乱看。

    石头也拍手叫好,说道:“好,就这样,第二场就我和张虎怎么样?嘿嘿,要不你们一起上也可以!”其实石头也就比张虎厉害了那么一点点,如果要张虎他们两兄弟上,两个石头也不够看。

    张虎闻言,笑骂了一声,“去你的,就凭你也用得着我兄弟连手?我一个指头就摁死你了。”

    张龙却找不着对手,傻傻的问道:“那我呢?”

    石头一乐,笑着说道:“大人比武,小孩子凑合什么热闹,一边凉快去。”忽而眼睛一转,小声说道:“要不你和张晓晓去比划比划?”

    迎来了张龙的一阵白眼。

    李孜见到大家踊跃的神情,小孩子爱闹的天性也被勾引了出来,站了出来说道:“好吧,不过先要说好了,输了的可不要哭鼻子啊!”

    又迎来了大家的一阵白眼。

    比斗很快就开始,刘浩拉起架势,一套拳法施展开来,他也是家传的武功,却因为母亲的关系,刘家的拳法也会那么一点,而天资聪颖的他将家族拳法的招式融合在武学当中,倒也别具一格,虎虎生风。

    可是刘浩的拳法在李孜的眼里却实在没有一点威力,自从半月前突破到先天之境以后,另外一个最大的收获就是自己的眼力、听力等等感觉一下子提升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刘浩那在别人眼中快速异常虎虎生风的拳法,在自己面前就好像垂垂老人走路一样,慢的让人受不了,而且在敏锐的感觉中,每一拳的走向、力度都清清楚楚,所以李孜毫不费力的闪躲着刘浩的进攻,轻松自如。

    刘浩见到李孜一味的闪躲,不禁加快了进攻的速度,拳法更加迅疾的施展开来,却往往以毫厘之差被李孜躲过,连衣角都没有碰到。

    石头他们只见刘浩那迅猛无比的拳法纵横往来,李孜却在那里扭来扭去,时而弓身,时而仰面,时而抬脚,时而扭腰,却从不还手,奇怪的却是刘浩好像碰都碰不到他,不禁奇怪的自言自语:“咦,这是什么身法啊?这么厉害?是赵三爷新教的吧?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

    张晓晓见到他们快速无比的追击闪躲着,兴奋的在一旁大喊加油,身在场中的刘浩却暗暗叫苦,自己已经竭尽全力,却连李孜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偷眼望去,李孜似乎气定神闲的样子,自己却已经气喘吁吁了,心中不由的想到,肯定是赵三爷教了李孜什么新的厉害身法,要不怎么这么悠闲?不由得开声喊到:“石头,张虎,张龙,你们一起上,李孜肯定是学了套新身法,就让我们试试到底有多厉害。”

    石头几个也正纳闷,闻言便一起围了上来,施展出各自的拳法,将李孜团团围在当中,可是即使他们四个人使尽浑身解数,依然碰不到李孜的一片衣角。

    终于,刘浩四人停手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看着正一脸轻松笑眯眯看着他们的李孜,不敢相信的问到:“李孜,你这是什么身法啊?怎么这么厉害?我们四人居然连碰都碰不到你?”

    李孜呵呵一笑,走上前去将他们一一拉起,低头神秘的说道:“这是我的秘密!”

    结果惹来一个个猛翻起了白眼。

    小敏走过来一脸崇拜的看着李孜,娇声说道:“哇,小哥哥好厉害哦,一个打四个,还把他们都打趴下了。”

    刘浩叹了口气,假装非常丧气的对李孜说道:“唉,看来今年镇子里的比武大会,我这个第一就要被你抢跑了。”

    李孜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撒了个谎,“嗯,其实,我也就闪躲的功夫厉害了点,要真要打起来,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了,嘿嘿。”

    刘浩郁闷的道:“那不也一样,累也把我累趴下了。”

    被李孜这么一来,大家原定好的几场比斗也就没有办法打下去了,几人也不在意,说说笑笑了一会,看天色已晚,依依不舍的各自回家了。

    又过了小半个月,石头他爹带着人抬着许多兵器回到了镇子,这时候兵器对于大家来说,是很稀罕的东西,因为要换取大量兵器,就必须到很远的另一个小镇上的铁匠铺去,而这数百里的山路,就需要好几个人做好各种准备,在识路之人的带领下,历经二十几天的跋涉,风餐露宿,更是要随时防范妖兽的攻击,异常的艰辛。刘浩的那件兵器,还是去年镇子里比武大会上的奖励品。

    张晓晓跑过来告诉李孜的时候,李孜立刻停止了修炼,拉着张晓晓一起往镇子里的广场跑去,张晓晓的怪鸟小东西也带在身上,现在小东西已经长大了不少,身上的羽毛开始变幻颜色,而尾巴也开始长了起来,站在张晓晓的肩膀上不时的跳一跳,异常的温顺可爱。

    等李孜他们赶到广场的时候,广场前的平地上已经挤满了人,赵老头他们正站在一条凳子上,念着换置了兵器人的名字,一个个满脸高兴的领取着自己的兵器。不少人已经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兵器,拿在手中不停的观看,爱不释手,旁边的人也会指指点点的说着,无非是一些造型好不好,耐不耐用之类的评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