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暴强全能系统 > 第302章 师姐(书号:101431

第302章 师姐

作者:很二
    “我X,你这只不识好歹的土龙,哥睁只眼闭只眼想放过你,你丫的还蹬鼻子上脸了!”

    受到千足土龙的连番攻击,李孜是左躲右闪,好不狼狈。

    一开始他还琢磨着自己这小身板根本不够这条三十多丈长的千足土龙塞牙缝,口中默念:你看不见哥,你看不见哥……想着自己足够幸运的话可能避过这只千足土龙的耳目。

    等到被千足土龙发现后,李孜仍然自己欺骗自己,觉得自己肯定不合它的胃口,哪有人和一只蚂蚁较真的。

    哪知道,这条千足土龙也是个变态,就是见不得有小蚂蚁从它的眼前溜走。

    于是,李孜悲催了……

    看到李孜迅速后退,千足土龙去势不减,但也就在李孜刚刚后退一小段路,它猛地血口一张,一股浓烈的青烟向着李孜喷过去。

    这是毒烟没跑了!

    在看到对方张嘴喷毒的时候,李孜就知道对方会用毒,但是没想到对方的毒是用来喷的,在李孜的印象里,蜈蚣的毒都是咬人来传播的,何时蜈蚣的毒是烟状的了?对这些弥漫的毒,李孜不敢大意,加快身法急速后退,但也就在脚刚要落地的时候,一道劲风向着自己的胸口袭来。

    “砰”的一声,李孜像一个死人般地瘫在碎石上,刚刚大意了,没想到对方会在毒烟之后还有着的攻击,因为有着毒烟阻挡了精神力探测,李孜根本就看不清眼前的情况,心中一慌,被对方给逮到了一个时机,狠狠地在自己的身上抽了一鞭。

    李孜当即喷了一大口的鲜血,整个人也被抽飞了开去,狠狠地撞在了石壁上,又是一阵血雾炸开,然后又狠狠地掉在碎石上,这一番折腾,李孜感到整个人浑身疼痛,全身骨骼就像散架了一般,整个人就连动一下手指的力道也没有了,只能用眼光注视着千足土龙,但刚才的攻击实在太重,已经到了李孜承受的极限。李孜感到眼中的千足蜈蚣已经越来越模糊,自己心中知道自己伤得太重,已经快昏迷过去了。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没想到自己会死在这条土龙手上,真是太大意了。

    就当李孜慢慢的昏迷过去的时候,只见一道声音传来:“妖兽不得伤人……。”

    当李孜醒来之后,自己正趟在一座峰顶之上,李孜缓缓起身,发现身边站着一个身着黑衣的人,更让他惊讶的是蓝衣人身边周围飞舞的竟然是自己的硬如铁。

    李孜看蓝衣人脸部模糊,定然施展了什么高强神通,决不是等闲之辈,连忙上前施礼道:“晚辈李孜见过前辈,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我不是救你,而是来杀你!”蓝衣人发出的声音似千年寒冰一样,让李孜不由感觉一阵凉丝丝的寒意。

    “不知道阁下与我有什么深仇大恨,李孜自认为没和谁结过仇。”李孜顺着蓝衣人的话说道。

    蓝衣人冷冷道:“心中有魔,自然成魔!”说罢念动硬如铁化做万道光影朝李孜飞来,此时李孜两手空空,神情大骇,连忙寻找万剑光影的空隙躲避,右手微微一动,以元气外放,一股强大的气势如山洪般爆发,猛烈的向四周扩散。强大的气流瞬间形成一道旋风,将地上的一切东西全部卷起,无数尘土飞上半空,形成一道浓雾。强大的气流将蓝衣人吹得连连后退。

    刚对上一招后李孜已经看出对面的蓝衣人的境界和自己只在伯仲之间,想要打败他,只能发动比他更猛烈的攻势。

    李孜眼神平静,身体四周慢慢的升起一股碧绿色的外放元气,向被旋风包围的蓝衣人斩去。蓝衣人眼神微微一冷,在心中惊讶的同时,身体瞬间化做四道人影,跃上空中分四个方向避开李孜这突然的一击。人中空中,蓝衣人运起硬如铁挥动,顿时挥舞的无数棍影形成巨大的光幕将李孜笼罩其中。

    李孜神色一惊,在挥舞出同样的漫天光幕后,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会这神通的?”

    蓝衣人并没有因李孜的话而停手,反而很加猛烈的进攻着。不管李孜如何换招,蓝衣人也会用相同的招式回敬李孜。两人在空中打斗的撞击声,在山峰上形成一道美丽的旋律。两条人影一合又分,每一次撞击都夹着同样的碧绿色光芒,在半空中不停的发展碰撞。

    突然,一声轻喝传到李孜耳边:“以武入魔,你的功夫还差的远呢。”

    李孜听完像似顿悟到什么,全力撞开蓝衣人后立在半空,发出碧绿色的元气形成一把巨大的镰刀。左手在胸前一引法诀。口中大喝:“给我斩!”强大的真气夹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发出无数耀眼的光芒,霞光流星一般急速飞向蓝衣人。

    蓝衣人神色一变,只见他双脚一分,牢牢的立在原地,口中无声的念道。手中硬如铁深急速挥动,无数光芒在身前形成一道青色的光罩。防御着惊天巨大镰刀的斩击。同时,身体化做四道分身,从不同方向阻止李孜。

    李孜在层层元气保护之下,无视蓝衣人分身的阻止,手中巨大的镰刀狠狠的朝蓝衣人在地方斩落。一声巨响,整个大地仿佛都在颤抖。光芒散去,蓝衣人所在的位置形成了一个大坑,灰尘散去后,原本站在那里的蓝衣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李孜面色苍白的在半空中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落地后,呆立当场,随既又因为脱力而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李孜脑子不段的浮现过去的往事,又不段的浮现自己没有见过的事情。李孜只感觉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但这个世界的一切事物,可见而不可触摸。就当李孜想要放弃的时候,眼中出现了灰雾,浓浓的灰雾中隐隐约约出现了自己亲人的身影,李孜远远的望着他们,眼里满是慈爱,嘴里说道:“李孜,你要坚强起来,不能放弃。”

    “母亲,您怎么在这里?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李孜心里微微一酸,眼泪不知觉的流了下来。

    “李孜,不用管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一定要坚强不能放弃。”李母说完后,身影又消散在灰雾之中。

    李孜低着头,心中一阵悲苦。

    忽然,灰雾中又走出李孜的父亲。只见李父嘴唇轻启,轻声道:“李孜,有没有想为父?”李孜随声音抬眼望去,神情异常激动的说道:“父亲,你怎么在这里。母亲呢?刚刚还在这里的。”

    “我们两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李孜你不用知道我们是怎么来的,但你以后一定要学会坚强。我们不可能一辈子陪在你身边。”李父站在那里,望着儿子的身影,眼中露出微笑和爱惜。

    李孜神情一顿,自言自语的说道:“不……不可能,这不可以。我不相信!”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不由得高亢起来。

    李孜伸手用力的揉揉眼,道:“父亲,您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李孜猛然清醒后,发现眼前的事物全然一变,自己正坐在原先山峰之上,原本梦里的身影已经变成了蓝衣人的样子。

    望着蓝衣人凶狠的目光,李孜立刻提高警惕,从地上一跃而起满脸不善的看着蓝衣人。看到李孜的目光,蓝衣人丝毫没有在意,冷声笑道:“很好,很好。”说罢转身消失在空气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李孜再一次转醒,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小石层里,耳边传来潺潺的流水声。

    正当他想从床上爬起身的时候,从石屋外跑进来一个小年纪大概在十一二岁之间的小萝莉。

    小萝莉梳着一对冲天辫,进来后,巧地跑到李孜身边,的扶着李孜在床上坐好,轻声道:“小哥哥你的身体才刚刚好些,就不要乱动了噢。“

    在小萝莉的搀扶下,李孜缓缓坐了起来,打量着四周,这间石屋里的陈设十分简陋,但布置的却很清雅,一尊紫金三脚香炉置于矮矮的茶几之上,散发出一缕幽香。

    然后李孜开始仔细的内视自己的身体,发现被千足土龙所击中的伤全都好了,只是现在身体还没完全康复,不便剧烈活动。

    李孜想当然的冲小萝莉谢道:“多谢小姑娘相救,不知这是什么地方?”

    “我可救不了小哥哥,我还小没有那个本事,想不到小哥哥你这么胆大,连千足土龙也敢惹。”小萝莉嫣然一笑:“我叫张晓晓,你就叫我晓晓吧!”

    李孜闻言微笑的看着张晓晓道:“晓晓妹妹,如果不是你救我,我怎么会在这里地方呢?”

    张晓晓冲李孜做了个鬼脸,顽皮一笑道:“是晓晓的师父救了小哥哥,师父现在就在屋外等你,晓晓这就扶哥哥出去吧。”

    李孜微微点头恩了一声,就在张晓晓搀扶下来到屋外,发现石屋建在距离一条小溪边一个土坡上,在茅屋的周围还种着一些花草,一个身着宫装的少女正背对着李孜欣赏着花草,张晓蓝远远的轻声喊道:“师傅,他醒了!”。

    那宫装少妇回过头来,一张清秀绝伦的脸映入了眼中。李孜仿被雷电击中了一般,眼前的女子就好像已经相识了很久很久一般,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从心中升起.

    两人相对无语半晌,李孜首先回过神来,施礼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宫装少妇微笑的看着李孜道:“无须多礼,你我相逢即是有缘,何必在意。来,进屋说话。”

    随着进入了石屋后,两在围绕一张桌子坐下。

    宫装少妇开口道:“那日,我去大湖观察千足土龙的时候,正见你被那妖孽所伤。所以才出手救下你。”

    李孜沉思片刻,道:“晚辈也是逼不得已,若要进大湖对面的山洞只能这样,但没想到千足土龙如此厉害。”

    宫装少妇一听,心中微微一惊,道:“你怎么知道那湖对面有一个山洞,你去里面做什么?”

    “恕晚辈不能告知!”

    宫装少妇用力抓住叶天雨的肩膀,道:“你是不是叫李孜,你师父叫虎啸天?”

    李孜愣了一下,道:“晚辈正是李孜,家师也正是前辈口中的虎啸天。”

    宫装少妇神情一变,神情激动的望着屋外,低声呢喃:“快有百年了,快有百年了……你的徒弟真的来取东西了!”

    “请问前辈为何知道洞内有我要取的东西?”李孜心中骇然一变。

    “因为你的师父正是我的师父。师父让我已经在这里守护了百年了。”宫装少妇回想起往事,不由微笑感叹一声。

    李孜小心翼翼地道:“可是我看前辈还很年轻,怎么可能是虎啸天的徒弟呢?。”

    宫装少妇幽幽一叹:“修炼界都有一种驻颜之术。你看我现在的样子还很年轻,其实我的年纪可能比你父亲还要大。”

    “原来这样,晚辈明白了。但还有一事晚辈觉得很奇怪,听张晓晓说我一直昏迷着,但我怎么觉得我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魔由心生,你现在击败了心魔,修为自然会更上一层。”

    李孜微笑道:“多谢前辈指点,想必在梦中助让我击败心魔的也是前辈吧!”

    宫装少妇满脸笑意,道:“我叫宁青,你以后就叫我宁师姐就行了。”说罢又念道:“师父的本事你现在不过才学会一些皮毛,想学会后面的只能看你自身的造化了。”

    “一点皮毛啊。”李孜闻言反复的念着。

    宁青想了想,笑道:“那日观天雨与千足土龙的打斗,想必也师父教你的,你从师父哪里都学了些什么?”

    李孜微微一笑道:“师父一直教我以武入魔道。”

    宁青微微一楞,笑道:“原来如此,你以后可要好好修炼。”

    李孜轻声道:“碧姨。我也是打算取回藏于山洞之内的东西。就去永安城。”

    宁青微微点了点头,道:“山洞的东西本来就是师父留给有缘人的,但师姐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你能够答应!”

    李孜闻言,眼中露出一丝疑惑,道:“宁师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李孜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会替宁师姐把事情完成。”

    “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我是想让李孜你去永安城的时候也带上晓晓。”说完宁青伸手示意张晓晓过来。看着张晓晓走到宁青身前后,李孜道:“宁师姐,晓晓要是跟我去,以后谁来照顾你呢。而且我相信晓晓也不会这时候离开你。”

    宁青眼中露出丝丝赞许,道:“晓晓从小跟着我,这些年已经学会了我毕生所学,她欠缺的只是磨练,所以我希望你能带上她。”

    张晓晓闻言,急忙道:“师傅,弟子不想走,也不会走,我要陪着师傅。”

    宁青望着张晓晓满脸慈爱,摸了摸她的头道:“晓晓你要听话,为师打算出门远游。所以你要跟着李孜去永安城,师父将事情办好后会在永安城等你们的。”

    张晓晓摇了摇头,道:“不!!我要陪着师傅一起去。“

    宁青淡然一笑,神情微微有些神秘的笑道:“为师要去很凶险的地方,现在你的实力不适合去,听话,等你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自然可以随师傅一起远行。“说完后,又转头对李孜说道:“晓晓今后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

    张晓晓心里满是悲苦,望着李孜点了点头。李孜看了会两人沉思片刻后,道:“宁师姐,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晓晓的。”

    宁青淡淡一笑,看着两人道:“现在离我出远门还有些时日,这段时间李孜和晓晓你们就呆在我身边,我传授一些东西给你们。希望对你们以后会有帮助。”说完又道:“晓晓,我们出去吧,让李孜好好休息下,他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你等会帮他做点东西送来给他吃。”

    两人慢慢的朝着屋外走去,面对宁青准备的离去,张晓晓心里满是伤悲,但又能如何,自己修为还没有达到跟着师傅远行要求。小萝莉下定决行,自己一定要变强。

    李孜呆在宁青身边学习了将近一个月。其间也顺便去山洞取回了她口中的宝贝。

    一日,正当李孜在修炼从山洞带回的“宝贝”的时候,宁青轻轻的走了进来,看着李孜微微一笑,但并未开口说话。

    现在李孜已经进入神魂境初期,自然知道宁青站在自己身旁,只见他轻轻收功元气完毕后,望到宁青淡淡一笑,道:“宁师姐!”

    宁青看了李孜身体四周发出的气息,轻声道了:“想不到洞中的宝贝竟然是一本神通功法,希望你平时少用为好。”

    李孜坐到凳子上,道:“宁师姐,我刚已经把修炼过了,就练不上去了。不知这为何意?”

    宁青笑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如果你想突破还得靠你自己的努力和机缘。”

    李孜沉思片刻后,又拿出山洞取出的第二样东西,放到桌面,轻声道:“宁师姐这把匕首叫什么名字?”

    “这把匕首叫刺日。”

    李孜轻轻点头,道:“这把匕首光听名字就不是一件凡物,是师父以前的配剑吧?想必斩杀过无数妖魔!”

    “当年师父用这把匕首诛杀过真龙,所以这把刺日匕首陪同师傅一起闻名修炼界。”

    宁青微微一笑,“同这把刺日一起的还有一把叫破月的匕首。刺日斩龙会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而破月正好能很好的克制恶鬼。所以那日我才有把握从千足土龙手中救下你。”说完拉着李孜的手冲到屋外,召出一把耀眼的匕首扬起射出一条弧线,挥向旁边的岩石。

    呯的一声,巨大的岩石崩碎。

    李孜见罢,微微一楞,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小师弟,在想什么呢?”宁青见李孜楞在那里,微微一笑,以目注视。李孜脸色一变,淡淡道:“噢,没什么,只是刚见破月威力这么大,被吓到了。”

    宁青抿嘴一笑。风姿楚楚,笑道:“修炼之人,何惧一把区区的匕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心中迷惑的是我如何斩杀千足土龙的。”

    被说破心思李孜的脸微微一红,傻傻笑道:“呵呵!!还是瞒不过宁师姐!”

    宁青苦笑道:“还想瞒师姐,师姐我走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吃点盐恐怕比你吃的米还多。一眼我就知道你心里想些什么!”说罢眼中露出一丝微笑,又道:“张晓蓝,你这小丫头躲在后面偷听什么?出来吧!”

    只见张晓晓红着脸从李孜身后的一块巨石后走出,吐着舌头轻轻说道:“师父,小哥哥,嘿嘿,你们在说些什么呢?”

    李孜并没有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向宁青,只见宁师姐绷着脸,站着一动不动,并没有想回答张晓晓的意思,只得淡淡一笑道:“我在问宁师姐一些问题。晓晓,你怎么弄得那么神秘躲在后面,我刚刚都没发现。”

    张晓晓一扬眉,道:“那肯定的了,你怎么会发现得了我,晓晓可也是很厉害的。”

    李孜微微一笑,走上几步到她面前说道:“晓晓不但漂亮,而且习得宁师姐的毕生所学,实力定然非同一般了,只是嘛……”

    张晓晓只听李孜赞扬自己漂亮,脸上微微一红,但又听到李孜后段话后,立即反驳道:“只是?只是什么,你到说说!”

    李孜呆了一下,随既摇了摇手笑道:“其实我只打算过几天就要前往永安城了。”

    张晓晓闻言脸色一顿,道:“小哥哥你没弄错吧!为什么这么快。我不去,你也休想去。”

    这时,只见宁青眉头一皱,说道:“晓晓,不得对你的小师叔无礼。”

    李孜连忙向宁青道:“宁师姐千万莫责怪晓晓,她也是想多陪陪你。”说到这里,又转头看向张晓晓后,拿出刺日,递到她面前道:“晓晓,刺日现在就送你防身吧。”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