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暴强全能系统 > 第298章 获救(书号:101431

第298章 获救

作者:很二
    张柱一伙人真的是被李孜展现的部分实力震惊到了。

    他们一直没看透李孜的境界,本来已经高估了李孜,将李孜当作一位大敌来对待。

    甚至于张柱还自作主张启动了八门大阵。

    他们所做的这一切是因为,李孜在张柱的眼里至少是一名神魂境初期的强者。

    而对付一名神魂境的强者,张柱一共请动了八名帮手。

    哪里知道,李孜爆发出来的实力太特么的吓人了。

    亲眼目睹李孜展现的恐怖实力,要想修炼到此等地步,少说也得百八十年。

    张柱等人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个修炼上的怪物,还没出招他们已经感觉出那碧绿色云团中蕴涵的威力了,压的他们简直喘不过气来。

    张柱开始暗暗后悔,但到了今日也无可奈何了,拼吧。于是喊到:“兄弟们,是时候施展我们天青宗的绝学了,九法合一!”于是又是变阵换形,九把兵器按阵形,齐对李孜,九人齐喝:“九法合一,斩!”只见那九柄兵器似是合成一体,组成巨大青色镰刀,直向李孜击来.

    却说李孜见那巨大镰刀直逼自己迩来,便也发动淬骨锻髓诀。

    他瞪大眼睛,一身布衣鼓动,一声急斥:“击!”只听一声霹雳,空中碧绿云团急剧翻滚,那碧绿云团旋涡连接李孜身体,似有无穷元气贯穿于其身,李孜只觉身体内竟似马上要被元气撑爆,紧咬牙关,左手捏决,右手执硬如铁,手腕一震,满身元气似是找到发泄之所,硬如铁发出万道碧绿色光芒,正好气芒相撞,青绿交加,声欲震天。

    李孜只觉心头一堵,气血奔腾,身体如同裂开,浑身元气似乎用完,身体竟感觉不是自己的,神经竟是感觉崩溃,意识涣散,却是从空中直直地摔落下去,耳边似是听到紫雨哭喊师兄,再也听不到什麽了。此时,一道灰影飘过,将李孜接住,飞身而去。

    碧绿云团已然散去,天空依然晴朗,山中鸟兽也像是对刚才情景心有余悸,整个山上竟似没有半点声音。只有山谷中的巨大石坑和依稀传来的少女呜咽和一声声哀嚎喊叫之声,向天空和大地表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什麽。在远处,天青宗主宫殿方向有几个白光向这里急速飞来。

    慈祥可亲的白胖子吴老三,蓝衣大汉,娇艳美丽的粉裳女子,邋邋遢遢的铁塔用不同的称呼喊着自己,心中一片混乱,自己是谁呢,脑子总是不听使唤,又总感觉自己是置身于火海之中,感觉自己浑身是火,好想喝点水呀。

    这时,似乎身上有人用手检查自己的伤势,手掌过处,阵阵清凉,传到体内,感觉不是那麽火热了。只是身体依然感觉剧痛无比。突然脑中闪过一道绿光,李孜又昏过去了。

    待李孜再次醒来,已是五天之后了。这五天之里,他时而朦胧似醒,大多数时间确是在昏迷。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却是躺在一张石床上,屋里通亮,一颗照明的宝石嵌在屋顶正中,这是一间小石屋,除了自己所躺的床,屋里只放了一张小桌,一个高凳,桌上放着一套茶具。

    李孜感觉很是口渴,想起身看看是否有水,刚一用力,便觉体内经脉疼痛如火燎,看来自己受伤不轻。却不知是何人救了自己,至少不是天青宗的人,他们恐怕杀自己还来不及,不过既然救了自己,至少是没有恶意。

    李孜又躺了下去,侧脸向里一看,墙壁上挂着一张大字,他不认识。字道是飘逸出尘,只是有些婉约,非是出自男子之手。

    正在这时,石门一响,李孜扭过脸去,却见进来一个男子,正是那日见到的一醉楼的店伙计。那店伙计看李孜醒来,却是十分高兴。笑着说道:“客官,您醒了,要喝水麽?”李孜口干的很,已是说不出话来,只好点头。,那人一见,便走向小桌,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水,到了李孜床前,扶住李孜喂他喝了下去。

    一杯水润过喉咙,李孜终是发出嘶哑之声,言道:“多谢。”

    李孜正想问是谁救了他,那小伙计确实机灵,说道:“客官是想问是谁救了您,这是何处吗。您刚醒来,不要多说话,由小人告诉您。这里是一醉楼的一处外宅,救您的是小人的师祖。她老人家上山采药去了,想必现在该回来了。详尽之事,小人也不清楚,小人只是负责照顾您,待她老人家回来,由她老人家告诉客官吧。”

    正说着,门一开,走进一个老妇。

    但见那老妇满头银丝。小伙计见她进来,连忙施礼,十分恭敬的说道:“启禀师祖,李公子刚刚醒来,弟子已经给他喝过水了,您还有其它吩咐吗?”那老妇听罢,柔声道:“没事了,这几日辛苦你了。”

    小伙计连忙说道:“伺候公子是弟子福气,不敢说辛苦。既然师祖没有他事弟子便下去了。”说完,又是一躬,又向李孜施了一礼,便出去了。

    那老妇见李孜正想努力坐起身来,便过去拦住道:“你身子还没好,不须多礼。”

    李孜不肯,忍住疼痛,坐起身形,双腿实在不能动弹,便一拱手,恭敬的说:“晚辈李孜见过前辈,救命之恩,莫齿难忘。不知前辈尊姓?”

    那老妇见他倔强,也便由他,眼中却有赞叹之色。听到说话,便说:“老妇是月明宗的云婆婆,按辈分你叫我师伯便行了。”

    李孜一听,忙从新施礼,叫了声师伯。

    说起月明宗的云婆婆,那也是当代奇人,少时在月明宗拜师,资质甚佳,修行刻苦,境界高绝,一出道便名扬遗迹。

    只是这云婆婆性子火暴,好打抱不平,年轻时惹事极多,只是人见她实力高强,又出身月明宗,在加上她美丽非常,追求者很多,故而也是多不和她计较。只是后来为何独守空闺,倒是不知为何了。

    只是知道,她突然消失了许多年,出来后虽仍是打抱不平,脾气确是手段平和了许多。李孜早就听过她的不少故事,对于这位敢作敢为的奇人敬佩的很。

    云婆婆见李孜如此,便说:“既然已叫我师伯,那就是自家人了。不要在坐着,勉强用力,对经脉不好。你躺下吧,对师伯可不能客气。”

    李孜听说,便也只得躺下了。

    躺下后,李孜问道:“师伯,您怎麽赶得那麽巧,救下了弟子?”

    云婆婆道:“哪有那麽巧的事。想必你也听说过我的往事。

    “老妇是个不安份的人,虽是老了,仍是喜欢东游西逛。半月前来到这里,正好这里有我宗门在俗世开的客店,我便想歇歇脚。不想,几日前接到你师父虎啸天飞剑传书,你不知道的,我年轻时闹事,多半都有他的份,也因此成了莫逆之交,知道他遇到了你,对你是大加赞赏,还说了你的事,知道你要来调查那事,我又在此地云游,怕你有个闪失,便托我照看一下。”

    “一时间老妇又不知你什麽模样,正说去哪寻你。不想,那日我去逛街,在闹市见你作为,又听你名字,才知是你。后来,听闻你们去天青宗,我看那天青宗弟子鬼鬼祟祟,怕你有失,才跟了上去。”

    “不料那二人竟是如此心胸,天青宗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见到情势危机,原想去救你,不过,晚了一步。却没想到你竟有如此本领,也如此大胆,竟敢使出那激发潜能的神通。亏得你根基打得牢靠,再加上最近境界有所提高,不然恐怕没等你使出来,便已经被元气充爆了。即使这样,你身上经脉也是多处受损,不安心修养几天是不行了。不过,你以后别再这样了。”

    李孜听说这些言语,不由感激老头和云婆婆的热心肠,也不由庆幸自己的运气,待听闻经脉又受损了。

    这时他突然想起一事。

    李孜突然想起那天青宗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便问道:“师伯,不知您是否知道天青宗是个什麽反应?弟子虽是受伤,但张柱他们恐也好不到那去,他们师长恐不会就这样算了。”

    云婆婆听问,不知想到什麽,竟是一笑,方道:“你要是不提,我也需跟你说明。”

    “那日你使出的惊天一击,威力巨大,即使我也不敢轻易去接。若非你的境界有限,发出时威力减弱不小,恐怕那几人性命不保。即使那样,听说那九人具受重创,待那天青宗的人赶到时已有一半人被废,另外几人都受重伤,倒是那张柱不知何故,受伤最轻。

    听说紫长老那老东西当时就大发肝火,暴跳如雷,问明事情,便想寻你,但后来确是回山下令暗中寻你。我想他是怕消息泄露,毕竟为了那种见不得人的事,门下弟子起了杀心,可不是好听的,若再让你师父知道,他们可担待不起,更何况九人打一个竟是这种结局,太丢人了。

    我救你之后,便想此处毕竟天青宗的脚下,老妇一人可斗他们不过,便寻得此处,安静与你疗伤,因我带药不多,想去配置,便找来明远也就是那个店伙计来照顾你。

    他幼时有难是我相救,这孩子知恩,投入我的宗门下,只是资质不高,修炼不好,才在此地做了店伙计,留心世俗,对我到是恭敬的很,不必担心消息泄露。本来前两天,听他讲天青宗还有人暗中打听你的下落,只是这两天却是为了一事,却是管你不得了。”

    李孜听说,想起一事,便插言道:“师伯,可是为了此地有异宝出世之事?”

    云婆婆惊讶道:“你怎会知道,这消息才传了两三天,现在天青宗附近来了不少的修炼之人,大概除了五大宗其余各宗门或多或少都来了人。甚至魔道都出动了。嘿嘿,天青宗这回可有得忙了,那还会管你。不过,孩子,你是从哪知道的这消息?”

    李孜方才将那日在客店里听到朱炎话语说了一遍。

    云婆婆听闻思想一会儿,方道:“原来如此,不过这朱炎却是居心叵测。想那异宝天青宗瞒得如此严密,必非寻常,他这一闹,惊动众人,多少高手置身其中,争斗再所难免。无论是谁得到,恐都会成为众矢之的。他哪是混水摸鱼,简直是挑起众势力争斗。这人看来不简单哪,恐怕五大宗不来此地,正是为此。”

    李孜听说,急道:“那为何五大宗门不公告天下,让这些人防备一下,谨防上当呢?”

    云婆婆笑道:“你这孩子,历练还是少呀。想想看,若五大宗门如此作为,天下人会怎麽想?恐怕会想是不是五大宗也牵涉其中,想独吞。再说,那异宝天青宗如此重视,恐是极为难得的,若能得到,实力提升,诱惑太大了,那还管其它。五大宗门现在是动不得,若真出了大事,他们还得收拾残局呀。”

    李孜听罢,方才知道自己思考不周。只是此事无论是何种结局,都会引起众宗门之间的隔阂。朱炎此人真是不怀好意呀,不过,事后有人得知,他不怕犯众怒吗?不怕,他该会说,大家都想得到异宝,又不是他让大家争斗。只是他如此作为与谁有好处呢?难道此事另有……

    李孜想到这里,便对云婆婆说了自己的猜测。

    云婆婆闻听,想了想,才道:“我也曾怀疑此人来历,只是没有证据,不便妄加断言。以后若是碰上,咱们小心此人也就是了。你经历此次之事,想必也明白,那张柱所言多半是真,天青宗毕竟也是不小宗门,良莠不齐也很正常,特别是那有紫雨的父亲紫长老,好面子,器量狭窄,又能教出什麽好徒弟,只是以后你打算怎样?”

    李孜一想,是啊,以后怎麽办呢,去永安城是肯定的,但这一路上就安全了吗?之后就一定不会碰到危险吗?碰到了自己又该如何呢?那可如何是好?”

    云婆婆看他烦乱,便劝道:“不必想得太多,你师父还说你志向高远,百折不挠,为人识得善恶,怎的这点事便难为了?做事虽不能独断专行,却也不能顾虑太多,畏首畏尾,那岂是男儿所为。”

    李孜听言,心中若有所悟,点头说道:“师伯教训的是,弟子做事原也不拘泥什么,只是在这一路上,确实难为,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

    云婆婆一听,笑道:“原是此事。师伯刚才之语可不是鼓励你结交魔道,更非让你与魔道之人断决。而是说为人做事的原则。

    这正魔虽不两立,可谁正谁魔,那可难分的很。

    光从出身上判断,可作不得准,想你师父一身魔功,从前也算是名门大宗了,所做之事确是不善不恶。所以师伯是让你听其言,观其行,若认为可交,有何惧之,若怕麻烦,只要小心遮掩也就是了。即使你师父知晓,以他肚量,也不会怪罪的。还是那句话,凡事多方面考虑。”

    李孜听完,深以为然,联想云婆婆进屋所有言语,更觉云婆婆心胸广阔,智慧过人,真正名不虚传,只是作为与这云字不太挨边。更是觉得自己幸运之极,几年之内连遇数位奇人,且都如此关照自己。

    李孜想罢说道:“师伯,弟子明白了。弟子想养好伤后,赶往永安城。”

    云婆婆听李孜这样一说,也道:“这样也好。毕竟你自己的事自己做主。不过,我却有一打算,你且听听。”

    李孜忙道:“师伯请说。”

    云婆婆道:“如今你手上的那奇怪兵器已经被天青宗知晓,能不拿出来就尽量藏好,你这一路恐是诸多不便。正好此地有异宝出世,天地奇宝,有缘者得之。咱们且去看看情景,如是你真有缘,那自是好。既是无缘,如今天下强者云集,咱们过去,你也可认识一二,见识见识。”

    实话说,李孜自己也确实想去看看热闹,取得异宝什么的自己却是没想过,自己本领自己知,不过毕竟机会难得,只是自己受伤,已是多受人恩惠,若再提出去看异宝出世,更是麻烦别人。却听云婆婆主动提出,心中高兴,便道:“好是好,只是怕到时,若有他事,确是给师伯添麻烦。”

    云婆婆笑道:“那却无妨,有我跟着,只要咱们不露痕迹,安全确是无妨。即使有事,老妇却是怕过何人?”

    另一边。

    就在李孜和云婆婆商量天青宗的地盘旁观异宝出世时,天青宗已是乱成一锅粥。

    这得从五日前说起.那日,天青宗紫长老心情不错,确切的说,是这段时间来,他的心情都是很好。

    一早,紫长老交代弟子各忙其事后,便坐在大殿静待手下弟子禀报.说是静坐,他心中却是静不下来,因为他这段时间确实高兴坏了。

    甚至前天有个宗内外门弟子在打扫庭院时,将他种植的一株药材不小心损坏,虽说不是故意的,但紫长老竟然也就没有骂他,若是平时非将他惩治一顿不可。

    当然,此长老高兴也是有原因的。

    他门下的得意弟子张柱和他的八位师弟修炼数载,终将天青宗的八门大阵练得小成,即使自己也不敢轻易去闯,这使他这一脉实力大增.再过几年练得纯熟,待五年之后宗内比试时,让那外三名长老大吃一惊。

    再者紫长老的那个调皮女儿终于不再缠着他要这要那了,哼,动不动要吃逆天丹药,真当山上全是药材,到处都有,要是有那东西他早就吃了当宗主去了.不过,毕竟是他女儿,怎麽也不能委屈她了,听说现在去缠张柱去了。

    张柱吗?这个弟子其实在紫长老心里还不错的,虽然多年前惹出那祸,险些将紫长老也搭进去,毕竟是他的关门大弟子,年轻人吗,喜欢冲动,有点想法也是正常的吗。

    对于那件事,紫长老惩罚张柱他面壁一年,毕竟险些将他这个师父都搭了进去,得让他长点记性,省得他不打听清楚就去动手,一点经验都没有.不料,一年过去,竟然在性子上改了许多,修炼主动了,修炼八门大阵还是他提出的,知道要强了,那就很好吗.看来自己也算是后继有人了,不过,想做我的女婿,还得再努力。

    而且最让紫长老高兴的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竟有异物出土的迹象,就在这一个月了。

    说到自己的爱徒和异宝,紫长老让他们去采购药材,这时也该回来了。

    紫长老正在胡思乱想时,一道传音符从外飞了进来,他伸手一抓,取来观看.却是张柱所发,说是碰到一个幻元宗的弟子,欺负紫雨,他自己又看不出深浅,不过看那人年纪很轻,修为也高不过哪去,便使计拖住,将那人引向埋伏好的山谷,希望师父派出几个师弟,用八门大阵对付他,也好演习一下八门大阵的实际威力。

    紫长老一看,心中便不快,却是为何?这就和幻元宗的弟子有关了,如今幻元宗是公认的几大魁首宗门之一,而那本来是属于原来的天青宗的荣誉,若不是当年天青宗被围攻,怎麽会衰落呢?并且现在天青宗已然恢复实力,又不比幻元宗弱多少,我们怎就不能做魁首呢?他是全然想不起当年若非有另几大宗门及时相救,早就没有天青宗的存在了。

    所以,一直以来,紫长老对幻元宗就没有什麽好感.这次听说居然欺负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身上,更是大为光火.便立即叫来修炼阵法的八名徒弟,对他们言说此事,又告之张柱的计划,让他们去配合张柱,狠狠教训那个幻元过的小子,就是打死也有自己担着。

    那八名弟子一向跟随张柱,能学什麽好。一听自己的师父说起原由更是脱口大骂幻元宗,并立拍着胸脯即向师父表态,一定配合大师兄,为师妹出口气,为师父长脸,了那小子。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