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暴强全能系统 > 第297章 又着了道(书号:101431

第297章 又着了道

作者:很二
    “异宝出世!”

    听到这里李孜心里一喜,暗道真是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哥肚子饿了吃顿饭,还能偷听到异宝出世的好消息!

    同时李孜也意识到这件异宝恐怕有些烫手,抛开天青宗不论,就是雅间中不小心说漏嘴的那货,他会不会也在别的地方跟别的所谓“兄弟好友”透露过此消息,还两说。

    毕竟像那种“我是当你兄弟才告诉你这个秘密,你一定不要传出去”的看似掏心窝子的话,谁信谁沙比。

    反正李孜是信不过这两人的。

    于是李孜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二人的悄悄对话。

    刚才那人似乎笑了一下,才道:“那还用你说,咱没那麽不自量力。咱只是想如若咱们秘密将这个消息传出。到时,必定有许多高手齐聚争夺,它天青宗再强,好汉架不住人多,咱们或可混水摸鱼,也未可知。否则,知道有肉,一点汤也喝不上,岂不可惜。”

    另一人也小声笑道:“果然不愧你朱炎的做事风格,不过此事需慢慢筹划。”

    那被称为朱炎的笑道:“那是自然。来咱们喝酒,反正离宝贝出世还有半月,咱们有的是时间。”

    李孜听至此处,心中暗惊。想到这人心果然是复杂难测,朱炎此人也曾听闻其名,知道他乃是一介散修,因为做人圆滑,有些手段。不料确是如此之人。

    李孜有心将此事告诉天青宗,让局面变的更乱,细想一下恐怕人家未必相信,还会怀疑自己居心,若再问起从何听来,自己说出朱炎,朱炎不认,自己平白树敌,再者,自己还有事要秘密探访,而那事若是属实,天青宗就未必是好人。天材地宝,有缘人得之,离得近就是自己的,未免霸道了些。胡想了一气,看到菜早就上了,便不管许多,自吃起来。

    此时,已到日落时分,李孜吃饱喝足,隔壁雅间的朱炎他们早就结帐走了,想必是散发消息取了。回到住处,有些乏了,打了回坐,便休息了,一宿无话。

    到了第二天,李孜醒来,神清气爽,洗刷完毕,胡乱吃了些早点,想着再去打探消息,便去了街上。

    此时,已是巳时,日上半空,天青气爽。街上店铺林立,早已开业,小商小贩,叫卖之声不绝于耳,街道中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李孜正向前走,突然耳边听到兽蹄声,自远而近,急促迩来,远处人群一阵骚乱,李孜心中恼怒。心想,这大街之上,人口繁多,怎能在此急奔,正想过去阻拦,忽的一声“救命”,李孜不敢怠慢,挺身形飞了过去,抬目观瞧,不禁有些气愤。

    原来一名女子心中被吓呆了,被甩下牛兽后,也只是下意识的落到地上,回过神来,看到自己终是没闯大祸,暗自庆幸,又一想自己竟是被眼前这青年接甩下马来,心中又是不忿。

    见李孜连看自己也不看,却去扶那糟老头,更是气愤起来,竟是完全忘却了自己有过在前。于是便顺手扬起鞭子就打,却被李孜伸手抓住。那少女用力回撤,却是丝毫不动。

    此时,李孜已是将老人扶其,转过身,看着那少女,见其约有二九年华,一身粉色宫装,面色通红,身上竟有元气运转,看来也是修炼之人,心中想到此女连一只惊吓的低级牛兽都驾御不了,又不分青红摔鞭就打,想来是家中娇养惯的,便沉脸说道:“原本我看那牛眼通红,想是惊了,牛踏闹市,也非你本意。我将此妖兽拦下,避了你一祸,你不道谢,也就算了。也不去向被惊吓老人道歉,反倒不分青红,举头就打,是何道理?”

    说完,便将手中鞭鞘松了开来,那少女不曾防备,正用力回拉却是闪了一个趔撇。那少女更是恼怒,骂道:“哪个要你多管闲事,别说撞到一个贱民,就是撞死一个世俗的官员,他又能拿我怎样?”说着又是一鞭打来。

    周边人群听闻此话,却是敢怒不敢言,自己不过是小老百姓,听着少女所言,必是大有来头的修炼之人,自己又能如何,只盼望这公子能教训她一下。

    李孜却是不理,想转身走,心想这少女不可理喻,以后必定吃次大亏,这次又没惹出大祸,此处为天青宗的地界,这少女又是修炼者,说不定正是天青宗的,闹将起来却是伤了他们天青宗的脸面,和她计较作甚。

    李孜刚转过身,那鞭已是打来,周围有大胆之人正想张口提醒,却见那鞭还一近李孜背后,便突的断成一节一节,落在地上化成粉尘。周围人不知就里,以为老天庇护好人哩,心中不禁高兴,面上却不敢露出,恐怕被那少女看见,殃及池鱼。

    那少女见到自己鞭子被毁,周围之人眼中又有高兴之色,心中更是愤怒,兵器又不在手中,李孜已是渐行渐远,正想如何是好,却听身后有人喊道:“师妹,你没事吧?”

    那少女扭头一看,却是自己师兄,心想有帮手了,非得教训那人不可,便向李孜喊道:“臭小子,你别走,看我师兄教训你。”又向她师兄骂道:“师兄你没看见我受欺负吗,你死到哪去了,我刚才受人欺负,你要给我报仇。”

    那师兄询问究竟,少女确是不提惊了坐骑险些伤人,只说李孜无礼训她,并将鞭子弄坏。那师兄听完也不理睬,看了看周围人神情,猜出大概。见李孜转身走来,便也走上前去,施一大礼,笑道:“兄台莫怪,在下天青宗张柱,鄙师妹乃宗内长老之女,名叫紫雨。自小玩劣,有得罪之处,敬请谅解。”

    却说李孜听到有人叫那少女师妹,便知今日事情不善,果然那少女叫住自己。李孜本就不是个怕事之人,只是不想多事,但事既来,便要面对。李孜便转身向那少女看去,果然那少女身边多了一人,只见那人,同样一身蓝衫,长得倒也眉清目秀,只是双眼有些阴鸷,看来此人不善。

    事已至此,多想无意,李孜便向两人走去,不料那师兄竟是如此行为。又一听那人竟是张柱,李孜心道真是太巧了,想起幻元宗的宗主提及之事,心中更是疑惑,但行动却不迟缓,忙还礼道:“不敢,不敢。久仰大名,在下乃幻元宗李孜。适才在下也有过错。还请贵师妹包涵。”

    那紫雨听师兄如此讲话,脸色一变,言道:“臭张柱,死师兄,明明是这人不是,你不为我报仇,却说我不是。回山上,定让父亲重重罚你。”

    张柱听罢,对着李孜苦笑,回头对紫雨道:“师妹,怕非如此吧。适才我去前面店铺采买食物,回来便不见你了。一打听才知你因好奇骑牛妖兽,找了匹烈的,不料那牛性刚烈,因你强骑,惊了,我怕你伤到自己也伤到别人,才立即赶了过来。想必是牛险些撞人,这位叶兄拦了下来,你却惊吓牛来。心中恼怒,先出手了吧。”

    那紫雨一听,张口便说:“你怎麽知道?”说完,也知事情露了,强自辩道:“即使如此也论不到他来教训,再说,碰伤一个百姓又有什麽?”

    那张柱听闻,脸色一变说道:“师妹,师父是这样教你麽?老百姓怎么了,没有世俗那来我们。”

    李孜听闻这话,不禁对张柱更是琢磨不定。难道云幻元宗骗我?要麽便是张柱城府很深。

    周围之人听闻张柱教训紫雨,心中想:“天青宗人不愧有道之士,那小姑娘也许真是娇养惯了吧,大些或者就好了。”众人脸色不由得好了许多,对天青宗更是向往。

    紫雨听到师兄教训,众人低语,更是不依,心中气闷,双目含泪,便欲转身离开。张柱一见,立即上前拦住,低语几句。紫雨勉强点头。李孜正在想事没有注意,即使看到,依他性子多半也不会偷听,昨日也是不得已而为罢了。

    张柱向紫雨点了点头,紫雨向李孜走过来,施了一礼,勉强笑道:“刚才是小妹不对,请李大哥原谅。”

    李孜心中一诧,赶忙还礼,笑道:“在下刚才也是卤莽,不对之处,也请紫雨师妹谅解。

    那紫雨又向刚才那位道了歉,连道不敢。紫雨取出些银两强塞给老者,与刚才真是判若两人。

    此时,张柱才道:李孜兄,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在下对幻元宗仰慕已久,有幸李兄来此,在下对李兄也是一见如故,择日不如撞日,在下想请李兄今日到鄙宗一游。也好使在下略尽地主之仪,也算是给李兄接风赔罪。希望李兄不要推辞。”

    李孜听闻,心说,去看看也好,听其言,观其行,倒要看看他们是否表里如一。于是,李孜点头答应,张柱见他答应,扭头与紫雨对视一眼,眼中露出喜色。围观众人一见没热闹看了,也就各自散了。

    张柱看看天色,闹腾了半天,已近午时,便说道:“天已不早,咱们走吧,李兄,请。”

    李孜忙道:“张兄,请。”

    于是三人漫步出了小镇,到一无人处,张柱说道:“小弟先给师父发个传音,也好让底下人备好酒菜。”

    只见他从怀中拿出一张符箓,口中默念几句,手在符箓表面一彿,后手指符,猛然向空中一点,那符化为一道亮光,飞驰而去。

    修炼界中,传讯方式方法可以说是五花八门,飞剑飞刀传书和传音符传书是常用的,但基本上是只用其一,因为飞剑之类的不好炼制,传音符制作起来同样麻烦,而天青宗虽也有炼器,但有符箓相对便宜一些,用起来更划算。

    李孜从来只是听闻,这次见到,很是新奇,便道;“贵宗的传音符似乎和别的不同,虽屡遭劫难,但底蕴果然名不虚传,一样的方便快捷。”

    蓝羽笑道:“过奖,过奖。灵符飞剑各有千秋嘛。”

    张柱发完传音符,从怀中拿出一把小匕首,递于紫雨。

    原来,紫雨父亲紫雷长老了解自己女儿脾气,怕她惹事,便严令她除了飞行,不得用兵器,她便将小匕首放到张柱那里,不然在闹市恐怕她不会眼睁睁看着李孜离开。紫雨接过小匕首,默念法决,那小匕首发出蓝光,迎风便长,直到三尺有余。李孜看到不由喑叹,又是一柄顶级地器。

    张柱和李孜也各自祭出兵器,一黄一绿,飞翔天际。

    过了一会儿,来到一座巨峰上空,李孜见张柱和紫雨御器下落,便也跟随下去。三人降落在一个空旷的山谷之中。

    只见那山谷,四周鸟鸣,树林密布,空旷无人。李孜降落之后,却感到周围林中有几道微弱的元气波动,心道不妙,心中戒备,表面佯装无事,对张柱道:“张兄,咱们到了吗?怎麽不见一人?”

    张柱还未说话,那紫雨却是亮出匕首来,手捏法诀,气狠狠说道:“小子,是到了,到了你还帐的地方了。”

    李孜装做大吃一惊,慌道:“紫雨师妹,张兄,这是何意?”

    紫雨听到他还喊师妹,便怒斥道:“小子,哪个是你师妹?”说完便想动手。

    张柱却是将她拦住,笑着说道:“师妹,不要着急,李兄又不会跑。”

    说完,转身仔细看了看李孜,看到李孜那佯做慌张如真的一样,苦笑了一声,言道:“李兄,不要逗师妹了。实话说,在下真不想与你为难,因为在下在闹市之中便看不出李兄的深浅,所以在下才在刚才发的传音符找些帮手,想必李兄已经发现。”说着,向对面林中喊道:“出来吧,兄弟们。”只见几道青光一闪,六个青衣人御剑飞出,占据天地四方,也不出声。

    李孜一见便也不在装熊,抬首挺身,朝张柱一拱手,正言道:“张兄,适才在闹市言行,在下是十分佩服的,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一点小事,何必翻脸呢?”

    张柱还未言语,那紫雨却是讥笑道:“怎麽,怕了吗?刚才在闹市让本姑娘出丑,要不是师兄说什麽,我天青宗脚下,那麽多人看着,因此事斗将起来影响我宗声誉,本姑娘早就教训你了。”

    还待再说,张柱拦住,笑着对李孜说道:“师妹性子急噪直言,李兄莫怪。说实话,师妹在闹市之中说出的那番言语,倒也没什麽不对,只是不该当着那麽多俗世之人讲,毕竟我们还是正道中人,被那些人听去,虽是不怕,却毕竟名声不好。”

    李孜听闻,心中恼怒,面上却笑道:“如此说来,张兄也认为普通人比我等低贱?”

    张柱一听,答道:“那是自然。同样,普通人何曾将蝼蚁看得如自己一样尊贵,不是照旧要杀就杀,要宰便宰。为何,人有刀斧,势强力大,而那些普通凡人,与我辈中人之间差距,有何尝不是如此,强者为尊,天生如此,不然他们拜我等做甚。”

    李孜听罢这篇歪理,气极而笑,说道:“如此说来,这便是你的强者为尊了。是有些道理,不知张兄是否有兴致听听在下的强者为尊说?”

    紫雨早已不耐,言道:“师兄,说这些闲话做什麽?怕他是想拖延时间,寻机逃跑吧。先将他暴打一顿,为我出气,看他还说。”

    张柱不听,心说:天青宗赖以成名的八门阵,还怕你跑了不成,且听你如何说法。便道:“时间尚早,若不让李兄说完,不知以后还是否能听到。不过,请快点,在下等得,师弟师妹却是等不得了。”言下是说李孜别打逃跑的主意,我们可不是傻子。

    李孜不理紫雨,也不管张柱言下之意,说道:“强者为尊,自是真理,只是张兄所言,确是偏激。世间强者,讲究心境如一,一个心境不堪,动不动发火的人,如何能成为强者?”

    张柱听闻此说,心中一愣,觉得有些道理,修炼就是自然大道,只是那些凡夫俗子,愚昧不堪,他们又知道什麽。心思转念,瞬间而过,更何况他乃自私自负之人,加上自尊身份已久,这些想法一闪而过,不以为然。

    再说本来一见到李孜,见他年纪不大,境界确是看不出,心中早就决计将他除去;更何况还能讨好紫雨,讨好紫雨的父亲那里自然就欢喜,下代精英弟子还不是自己,恐怕还有做一峰管事的机会呢,那还会理这些言语。不过是感觉胜券在握,玩一下猫捉耗子的游戏罢了。面上却说:“李兄高论,不过李兄以后想要成为那样的强者,却是须过了今天这一关了。”说着,便御起长枪,言道:“各位师弟,八门大阵伺候,师妹,你且去一旁为我等压阵。”

    说完,几人便依照八卦的八个方站位,又祭出各自的兵器,一时间只见空中霞光万道,剑芒四射。

    张柱占据生门,言道:“李兄,来吧。”

    李孜看他几人摆出什么八门大阵,也不惊慌,因他曾听虎啸天提过此阵。此阵源于八卦,借助阵法,生生不熄,造就巨大威力,主阵之人境界越高,威力越大。当然,即便主阵之人实力平平,其威力也是不凡。不过,是阵便有破解之法,李孜恰巧听过。

    闲话少提,只见李孜手捏法决,脚踏在张柱他们看来的奇怪步法,默念咒语,使出变幻莫测的招式,单见硬如铁碧绿光芒闪烁,上下纷飞,道道光芒,冲向生门,若破此阵,必由此始。

    张柱几人见剑光冲向生门,随即变换,相互支应,八把各种兵器如同合一,自最前方处发出一道巨大光芒,绿青相碰,九把兵器发出阵阵轻鸣。

    李孜再接再厉,突然脚步一变,以元气,灌于硬如铁,表面发出一道巨大碧绿色光芒,将其中一人打了个冷不防,手中兵器哀鸣,器灵受损,其人在阵中也如遭重创,吐出一口鲜血。

    张柱等人毕竟也是训练有素,不慌不忙,各使绝招,护住伤者,层层掩护,将其围在中间。那家伙也运功调息,阵中元气充足,几人又是联为一体,相互支应,不到一会,伤势无碍。

    当然,不是说李孜的攻击没有作用,相反,作用很大。此时,在他们照应之时,李孜已然持硬如铁攻入阵中,要知此阵,敌在外,可兵器合一一举歼敌,敌在内则各兵器虽然也是相互支应,但毕竟还会相互制约,即使这样威力仍是很大,仍可将敌分而灭之。只是此时只有一敌,反而不如在外时方便了。

    张柱见李孜手握一把怪兵器已入阵中,正想攻打自己所守一处,说道:“快变阵。”

    众人听从。只见他们身形变幻,口中咒语声起,空中几把兵器变换方位,全部朝内,对准硬如铁。李孜一见不好,马上御器企图冲出包围,那几柄兵器瞬间发出无限的利芒,硬如铁遭受重创,李孜心神与其相连,也是遭受重击,气血翻滚。

    风状李孜勉力御回硬如铁,只见表面碧绿光芒暗淡。李孜心想若如此下去,恐怕难离此地。一咬牙,拼了。

    只见李孜脸上终于露出怒容,理顺气脉,打起精神,飞身空中,硬如铁悬在头顶,李孜手中掐诀,不停的念动着谁也听不懂的咒语。

    下一刻就见硬如铁表面光芒大盛,突然爆出现巨大的气旋,四元气气齐聚迩来,瞬间组成无边碧绿色云团,云中绿芒乱窜,如同条条的闪电驰骋空中,传来雷声轰鸣。

    原本站在一旁看到李孜受到重创的紫雨还来不及高兴,看此情景,瞬间色变。原本的蓝天白云竟瞬间变成了碧绿的雷霆,紫雨感觉自己的眼都花了,简直是在做梦。

    张柱望着天空的骤然变化,惊叫道:“这,这是威能强大的雷神通,大家小心!”

    另外和人一听也有些傻了,谁都知道凡是和雷扯上关系的神通,那威力绝对是杠杠的。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