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暴强全能系统 > 第290章 进村(书号:101431

第290章 进村

作者:很二
    初听林老头要去的地方非常危险,李孜内心深处自然就打消了与林老头一起前往的念头。

    连林老头这位天人境的大能都直言不讳有危险的凶地,李孜的胆儿再肥,他还是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的。

    李孜好奇心虽然重,但他断不会明知前面有坑还一无反顾的向前跳。

    那是脑壳有包的傻子才会干的蠢事,他不傻。

    沉默良久,李孜忍住了好奇心,换了个话题:“林前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问您当初是怎么认识我师父的,能给我说下吗?”

    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林老头。

    被李孜这么一问,林老头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道:“说起你那个便宜师父虎啸天啊,还真要从老夫年轻时说起,当年老夫刚达到不灭境,放眼整个遗迹,可以说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但无奈师门有严令,不得参于各大宗门的争斗,当境界达到天人境时便要打开历代宗主留给自己的玉盒,就是你的那个玉盒,才可做出选择。而当时老夫和所有年轻人一样,年轻气盛,便在遗迹内四处找寻隐世的高手挑战,大战百来回合,无一败绩,这也让当时的我更加自负,于是便挑战当时盛名一时的不灭境巅峰高手,谁知竟然不敌,就在对方即将对我下手杀时,被你师父所救,当时你师父也是外出游历,凭着不灭境中期的实力硬是和那位高手战成平手,其实你师父没那么厉害,要不是先前与老夫一战那位不灭境巅峰的高手元气受损,你师父估计也不是对手。从此以后,老夫便和你师父成为生死之交,更是数次切磋,但由于那次败绩,老夫便回到这里继续修炼,等到天人境时再出去看看你师父,没想到你师父的真身早已飞升魔界,再后来你师父便将你送来了。而后就是这样子了。”说起当年的往事,林老头则是一脸的唏嘘不已。

    而李孜也在此时彻底明白林老头为什么会这样了,原来当时自己的师父救过老头,怪不得他对自己这么好。

    “噢,原来是这样啊,对了林前辈,贵宗门为什么说不得到参与其他宗门的争斗呢?而且那玉盒要到您天人境时才可开启?凭你的境界又要去什么地方呢?”说完一脸的疑惑的望着林老头。

    “这些事情现在是是不能说的,当有一日你突破后,便可以知道了,现在知道了对你来说不是好事,并不是老夫不肯对你说。”说完一脸无奈的看着李孜。

    听着林老头这么一说,李孜也便不再多问了。

    沉默了一会的林老头对着李孜道:“这些年我一直在各处打探消息,发现挑起这次战乱的是一股比较强的势力,叫乱魔宗,宗主洪天仇。原来很多宗门以前的地面此刻完全被乱魔宗所掌控,而还有几个宗主似乎也和洪天仇联手了,势力空前的强大,而其余几大宗门也陷入了被动之中,洪天仇和其他不情好意,唯恐天下不乱的宗门的联合,足以抗衡遗迹内所有的势力。”说完这些,林老头顿了顿又道:“而就在我出门的那段时间,又有不少宗门被灭,显然是有两位不灭境以上的强者围攻,如果是一名不灭境的高手,即使是不灭境顶尖的高手也不能将几大宗门剿灭,所以说肯定是两名或以上的不灭境强者所为,或者更多,而且外面现在到处在捕杀外来者。”

    听着林老头说出的一则则爆炸性的消息,李孜的心境渐渐的变化,当林老头说完时,猛然,从李孜身上暴发出无边的狂暴气焰,那碧绿色的狂暴气焰似乎能毁灭一切似的,而此时椰入的眼神更是冰冷,一声冷喝道:“哼,外来者,不就是指我吗,先要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实力,乱魔宗,竟然敢追杀我,这次回去,只要他们不惹到我,否则老子折腾不死他洪天仇。”那刺骨的杀意让身为天人境的林老头也不由的发冷,看着李孜身上散发出来的狂暴气焰,一旁的林老头只能无奈的摇了摇了头。

    “你小子千万不要冲动,这些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了,看你的样子,看来是呆不下去了,本来老夫还想着等我离去后,你在境界再次突破后再回去遗迹,到那时候放眼整个遗迹,能杀掉你的,老夫相信没有几人,但老夫还是要提醒你,千万不要一个人行动,你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和整个宗门抗衡,更何况又有其他宗门的浑水摸鱼,你只能暗中动手,或者联系上其余势力,才能灭掉乱魔宗,否则凭你一人,是怎么也不行的,话就到此,怎么做你自己想吧。”说完这些后,林老头便不再说了。

    听着林老头的话,李孜那浑身的狂暴气焰似乎也少了些,缓缓的道:“谢谢林前辈的提醒,有您的这些消息,相信我回遗迹后会更好的防备。”听着李孜这么说,林老头也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对了,林前辈您准备什么时候走?”李孜问道。

    “看你小子的样子,是明天就准备动身吧,既然如此,老夫也明天走吧,对于老夫来说,迟早都是要离开的。”一脸笑意的看着李孜,林老头淡淡的说道。

    “那太好了,我们就明天一同走吧,不知道何时我们才能再相见啊。”李孜感慨道。

    “等你小子达到不灭境时,或许我们还能再见面,要不然就没机会喽。”林老头对着李孜道。

    “您又在骗我。`我才不想信呢,前辈您还能跑到天涯海角去吗?”此时的李孜一点也不给林老头面子,对着林老头道。

    “没想到这一切你小子都知道,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怎么了,老夫爱这么做不行吗?你能管的着?”林老头一脸老夫就是忽悠你了,你能拿老夫怎么样的样子道。

    对于林老头这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李孜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对于他来说,这些都是老头关心自己而已,而林老头只是嘴硬不同意而已,没理会林老头那张比鸭子还硬的嘴,李孜道:“林前辈,难道您没什么东西教给我了吗?”

    听着李孜这么一说,林老头一愣,但随既笑道:“没想到临走了,你小子还不放过老夫,拿着,这个是早就给你准备的,这不是什么秘籍,而是老夫和宗门历代宗主修炼的经验,现在教与你,而其中有的则是你现在最缺的,噢,对了上面有关突破神魂境的方法,或许对你有用吧。”

    接过林老头那本块玉简,李孜便将其放入怀中,在看看了林老头,不由的笑了。“林前辈,明天就要走了,我一直不明白不灭境是什么样子,只知道到了便到了,没到便是没到,很玄,你能不能让我感受下不灭境到底是怎么样子的。”

    “境界这东西,正如你所说,水到渠成,感觉到了便到了,感觉不到就没有啰,至于不灭境,既然你想试下也无妨,但确不要害怕噢!”

    随着林老头的话音刚落,一股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从李孜心底升起,那是一种渺小的感觉,对对手的强大而感觉到的无奈,更多的则是恐惧,像大海中的个易拉罐,不停的晃动,此时的林老头静静的站在那里,并没有动,只是眼神中充满了力量与智慧,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李孜。

    而一旁的李孜,头上不知何时已经开始冒汗,眼神中竟然透露着丝丝的惊惧,身体已经在晃动,但确凭着那坚强的毅力没有倒下,大约过了几个呼吸,林老头这才停止了。

    李孜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则像好久没有呼吸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看着林老头,道:“没想到,光凭境界就将我压制的没法动弹,看来不灭境真的够强。”

    “哈哈,你小子这次知道老夫的厉害了吧,你的境界与老夫相差太远,如果你的境界能达到不灭境后期的顶峰,或许还有动手的能力,但此时,老夫如果凭境界威压的话,你是没有一丝胜算的。”听着李孜说自己强,林老头不由的笑道。

    “不过就是境界压制罢了,等我修炼到天人境,让您两只手两只脚,都能胜过您。”嘴上这么说,李孜心里确并不这想,“没想到,光是不灭境境竟然如此之强,不知何时我才能达到这般境界,那时候即便面对整个宗门,我也不怕。”

    就这样,准备离开这个空间的二人在一起聊了一夜,而林老头则将当年的一些杂物也交给了李孜,说明了日后肯定有用,但确没有告诉李孜有什么用,收下的李孜并没有多问什么。

    天渐渐的亮了,而在擎天巨峰的山巅,此时两道身影静静的飘浮在空中,这如果让其他修炼者看到的话,一定会惊讶,一个小小的山巅上,竟然有着两位高手,不惊讶才怪呢。

    不多时,李孜开口道:“林前辈您走吧,过会我也要走了,他日如若有缘我们会再见面的。”

    “知道了,就你小子话多,离开这里后你要保重自己,凡事量力而为,只要活着,什么都有可能。”淡淡的对着李孜道。

    “噢,我明白了。快走吧,要是敢天黑没离开,我还要在山上过夜啊。”说完便不在理会林老头。

    “那好吧,就此分别,各自保重。”没有和李孜多话,林老头便化做一道身影朝北方飞去,而此时的李孜看着林老头消失的在天际边的身影,一旁的李孜不禁想起与林老头在一起的一幕幕,没想到此时,大家都要分别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有的时候也必须得学会什么是孤独吧。呆呆站了一会的李孜,似乎想通了,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笑意,再次看了看林老头远去的方向,眼神似乎也变的坚定了,随即化做一道碧绿色的光芒,朝空间出口方向飞去。

    上古遗迹,这时候迎来了一位外来者的回归,此人正是李孜。

    以李孜的飞遁速度,在傍晚时终于回到了上古遗迹,但偏偏属于路痴类型,不知道自己空间身在何处,此时正一个人在一条大道上走着,时不时的朝远处看看,是否有人家。

    漫无目的走着,而李孜也则因为对当地一无所知而丝毫没有办法,正愁找不到去路。

    这时候,一道蓝色的人影拦住了李孜的去路。

    “小子,站住!”

    而此时一脸不解的李孜,看到来人后,脸上不由的闪过一丝喜色,对他来说,这无疑是个问路的好机会,不等蓝衣人开口,李孜便道:“这位兄弟,你知不知道离这里最近的村庄在哪个方向,知道的话请告诉我下。”

    没想到面前这家伙会这么问自己,但听到李孜的话,蓝衣人嘿嘿的笑了两声,有那冰冷的声音道:“离这里最近的村庄那当然是阎罗村了,放心不用你走,我一会送你去的。”说完,一双眼睛像看猎物似的看着李孜。

    听着对方不怀好间的话,再听听其来意,李孜已经明白对方的来意了,没想到自己一出门便碰到拦路打劫的坏蛋了,李孜也不由的为自己默哀了一会,不管对方如人何,李孜道:“凭你一个吗?估计不够吧。”

    “对付你,老子一个还不够?哈哈,兄弟们出来了,别让人家说我们怕了。”蓝衣人拍了拍手,只见一道道人影从两旁的密林中涌出,一会张于到齐了,粗略的算了一下,大概有二十多人吧。

    而此刻,一边是二十多人的打劫团伙,一面是李孜一个人,如果无疑的话,傻子也知道哪边赢了。

    但李孜真的会被打劫吗?

    “咦,没了?就这么点人啊?我还以为有成百上千号人呢,看来你们是真的不肯告诉我怎么走了。”李孜看着来人后,神情不变,不由的淡淡开口道。

    从李孜口中说出来的话,一旁的蓝衣人一伙则放声大笑了起来,而有一些人,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有的甚至于捂着肚子,怕笑倒了,蓝衣人强忍着笑意道:“小子,你是老子见过的最傻的傻子,看在你让哥们开心过的份上,留你个全尸。”

    我靠,敢笑哥,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这帮人取笑,而且笑的那么开心,此时刚出门的李孜就迷路,早就不爽了,哪能经得起这种笑,敌意不断从李孜身上散发出,而李孜那平淡的眼神此刻已经变得狠辣无比,一双眼睛似乎能看破一切似的。

    在一旁取笑的蓝衣人,不由的感到一丝寒意,但当看到李孜此时的变化时,也不由的愣了愣,看其样子,手上的武功应该不可能比自己低,而看其散发出的敌意,比自己还盛,难道自己今天惹上铁板了,蓝衣人不由的想道。

    而始作俑者李孜则没有给他们思考的时间,道:“你们找死!”死字一落口,李孜便化做一道碧绿的身影冲入二十多的人群中,而为首的蓝衣人也不由的道:“兄弟们,给老子上,干翻他。”

    完虐,一边倒的完虐,简单就是单方面的碾压,化身杀神的李孜冲入群中,似乎如夺命的死神一样,身形的每一次闪动,每一击都带走一个人的性命,而生命在此时则显的多么脆弱,眨眼间的功夫,二十几人站着的已经只剩下了被吓傻了的三人。

    而带头大哥蓝衣人则愣愣的看着一个个倒地的队友,似乎不相信自己眼睛,一时竟然愣在那里,忘了出手,但当回过神时,却发现,场地中只剩下自己与另一个小弟。

    “这,这怎么可能,不可能,这一定是幻觉。”抱着头,蓝衣人不断的吼道,而此时已经绝望了,刚才自己还口口声声打劫此人。

    “嘿嘿,是不是幻觉,你自己看不见?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告诉哥离这里最近的村庄在哪,说出来我可以放走你。”一步步的走来,李孜如恶魔的声音一样在蓝衣人耳边响起。

    “我,我说我说,就在前方大约一两百里,有一个小村庄。”下意识的,蓝衣人回答了李孜的话,当说出口后,才发现自己连说话都在哆嗦。

    “你说你这是何必,这不是贱嘛,非要哥动手才肯说,早说出来不就没事了吗?偏要如此,看来无论是世俗界还是修炼界都是有实力说话的地方,如果刚才我若能力低下,想必死的便是我吧。”在听到蓝衣人的话后,李孜这话似乎是对自己说的一样,“前方一两百里,嗯,相信用不了多久便可到达了,到了一定要好好吃一顿睡一觉先。”

    并没有御器飞行,李孜选择用普通的世俗轻功朝前方行去,但此时李孜已经达至神魂境的境界,加上修炼功法的特殊性,速度不比御器飞行差多少,一道人影迅速的朝着前方的村庄的方向奔去。

    而在密林中不远处,一道隐藏的人影,走了出来,远远的望着李孜远去的方向,身材差不多和李孜一样高矮,但穿着确比李孜要华丽的多,看到李孜远去后,暗中的人影不由的禁道:“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同辈之中竟然还有如此高手,这次一定要好好与你战一场。”说完,便闪身朝李孜的方向追去。

    李孜所前进的方向,无名小村庄,建立年代不知何时,似乎在很早以前就存在遗迹中了,这里是附近最开放的地方,原来属于幻元宗掌管的地面,无数商人,修炼者都朝这里聚集,为的就是这里的自由交易,在附近几乎公认的,在这里不准任何势力在这里闹事,所以这里也有着公平村庄之称。

    说是不允许闹事和动武,也只是对那些没有背景和势力的人而言的,有背景的,有实力的把村庄铲平也无人敢说一个字,不因为别的,因为实力在那里放着,即使人家不在村庄中动手,难道不会出去动手吗?相比较而言,这里只不过是一个相对安全的村庄而已。

    刚进入无名村庄的李孜,也被这蓝衣人口中的小村庄的繁华场面所惊叹,没想到附近还有这种村庄的存在,漫步在宽阔的石头街道上,此时李孜正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好久没见过如此热闹的场面了。

    平安客栈,小村庄内最有名的一间客栈,不为别的,因为这间客栈最大,掌柜姓王,本身为一名世俗的先天武者,所以来这里闹事的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本。

    平安客栈的二楼的雅坐,此时李孜正坐在靠窗的位置大口大口吃着美食,看着李孜那副吃样,好像几年没吃过东西一样,而李孜压根不在意别人的鄙视的眼光,不断将桌子上的美食往口中塞,还喃喃道:“啊,这道菜不错,这道菜好吃,这道菜终于再次吃到了,在擎天峰上吃了几年的烤肉和野果,今天终于吃到人做的菜了。”幸亏李孜是一个人自言自语,要不然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到的话,还真把李孜当怪物了。

    而在李孜不注意的二楼一角,一个青年男子也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李孜,在看到李孜的吃样时,也不由的愣了愣。

    不多时,李孜不将一桌的美食消灭了干净,此时一脸犹意未尽的样子,对着店伙计道:“伙计,再给我上一份同样的菜肴,要快。”说完便抹了抹嘴,静静等着伙计把菜端上来。

    而那名店伙计再听到还要一份同样的菜肴时,不管李孜能不能吃,只是按照吩咐去做了,做生意的,哪个不想店里来位大肚客呢,即使他吃不完,也要付钱的。

    而就在此时,离李孜不远的几桌的客人不断的议论着一件事情,“我说你们知不知道,前些天在乱魔宗的地面上,有几名外来者被屠杀了。”一名明显是修炼者的中年人道。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