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暴强全能系统 > 第279章 目标永安城(书号:101431

第279章 目标永安城

作者:很二
    天地元气不断地涌入体内,李孜没有刻意地去控制,任由元气在体内自然流转,碧绿和乳白色的气旋转着,不断地把涌入体内的元气吸入下丹田,同化成温和的两色元气。

    夜,越来越深了。

    相比起那些人口稠密的大城市,这里的元气不知浓厚了多少,元气缓缓增长的感觉很是玄妙,李孜的精神力也变得格外清醒,周围三十丈之内的事物清晰地映入到了脑海之中。他忘记了休息,第一次像平常的修炼者一样,以修炼代替了睡眠。

    突然,远处隐约传来阵阵元气剧烈的波动,李孜心中一动,收功长身而起。

    如此夜深竟然有人在争斗?李孜不禁好奇心起,心念一动,从储物袋里取出吕涛送的长棍,展开身形从窗户电射而出。凭着那不断传来的元气波动,李孜飞身急奔,片刻已经来到数里之外的一处原野。

    打斗的双方就在前方不远,被人发现恐怕不妙。李孜想了一下,掐诀念咒,心神不由得沉浸在当日领悟的隐匿神通之中。“遁”李孜默念着,一股细微的元气从丹田中涌出,慢慢地到达体表,把李孜整个裹了起来,和周围的环境融在一起,最后李孜整个凭空消失了。

    快速向着打斗声传来的方向移动,李孜领悟的隐匿处神通比一般的那些隐身高明得多,连修为达到了神魂境巅峰的孔虎也难以察觉,更不要说一般的修炼者了。只要自己不动用元气进行攻击,李孜自信不会被打斗中的双方发现。

    走近,李孜为以防万一,躲在一颗大树后面,放眼望去。

    咦,是个大美妞。

    李孜心内一震,那个一身白衣的身影在空地上不断地闪转腾挪,闪避着二名身着灰色长袍的修炼者的攻击,以一敌二竟然丝毫不落下风。李孜与他们相距不足五丈,看得真切。

    他们为什么争斗?李孜不禁暗自震惊。

    场中三个人的境界李孜不敢拿精神力探测,不过此时场上的战斗似乎随着李孜的到来而慢慢地开始白热化。

    看起来双方有些本事。

    李孜看着场内的战况,不禁目瞪口呆。只见两名灰袍人不停地隔空拍出掌法,浑厚的元气随着翻涌起来罩向那折衣美妞。那美妞却是镇定自如,夷然不惧,也是见招拆招,化解着敌人如潮的攻击。

    “哼,狐女今天你休想再逃!”一名灰袍人猛然大喝声来,声如惊雷,他见久攻不见任何成效,心中愈来愈着急。“我说张师兄,出绝招,对付这狐女!”

    “好,我们速战速决。”被称作张师兄的灰袍男子大声应道。只见两人双手翻动,虚空一指,两道亮光从两人手中喷射而出,带着嗖嗖的破空之声,飞袭向不远处的白衣美妞。

    狐女?难道这美妞也是狐族女子?李孜不禁想起先前遇到被铁塔救过的长尾巴狐族少女。

    “你们这些无耻的人类,阴魂不散,追了本小姐三天三夜,真当本小姐好欺负怕了不成,今天让你们有来无回!”

    大美妞娇喝着,十根玉指不停掐着一道印诀:“幽冥神火,去!”

    一道赤红的火焰从大美妞身上飞了出来,带着阵阵逼人的热浪,盘旋在美妞身前。此时大美妞身上散发出一丝丝妖异的气息,笼罩在幽冥神火之中的娇躯变得朦胧起来。

    李孜离远感受着那丝丝狐族妖气,心里暗暗吃惊。这绝对不是人类的元气,是妖兽的妖力?难道说,眼前这个大美女妞真的竟然是一个妖兽?

    李孜难以置信地想着。倒不是他对妖兽有偏见,其实在李孜心里,无论人类修炼者,魔个,鬼怪或者是自封正道的名门正派,在老天爷的眼里皆是蝼蚁。只是从小听的鬼怪故事多了,心有芥蒂是难免的。

    那两名灰袍人见大美妞祭出法宝声势惊人,不由面色一变。

    “师弟,快,快与我一起结阵对付这只狐女!”

    在半空中飞舞的一个铜印和一方砚台,一黄,一黑,散发着诡异的光芒。这两个灰袍男子是天云宗的弟子,师兄叫贺剑,师弟贺英。师兄弟俩是天云宗主最为喜爱的精英弟子,不是因为他们的修为高,而是他们会做人,会拍马屁。

    把宗主哄得很开心,于是两人得到的好处便是一般普通弟子无法相比的,甚至连顶级宝器镇龙铜印和封天砚也送给了两人。

    这铜印和砚台是天云宗的成对法宝,取阴阳相生之义,一经施展便是连绵不绝。在属性相克的镇龙印和封天砚的配合下,威力更是惊人。

    两道人祭出各自的法宝,信心又马上又重新膨胀起来,两人狞笑着看向白衣大美妞,那眼神,就像看着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待宰羔羊。

    “狐女,我看你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贺剑喝道。

    在那赤色的玄天真火笼罩下的白衣大美妞没有答话,冷冷地看着眼前一度追杀自己三天三夜的人类。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一见到自己,二话不说便要动手拿人,还嚷嚷着什么为民除害,斩妖除魔。

    看战况,李孜不认为大美妞会吃亏,那两人的境界比大美妞低了两个阶位,而且大美妞即使可以从他们手里逃脱一次,就有第二次,所以说大美妞可打可逃,完全不会有性命危险。

    于是李孜没有去掺和二人一妖的战斗,无声无息的回了客栈。

    “吴兄,铁塔还在睡呢?”回到客栈,吴老三已经醒来,李孜问道。

    “这娃哪一天不是睡到自然醒。”吴老三笑道:“待我将他叫醒。”

    吃过早饭,李孜三人再次上路赶往永安城。

    这次因为要途经一片据说常有妖兽出没的广阔森林,李孜他们也不敢再贸然御器飞行。

    走在出村的小道上,脸旁清风徐徐,天上白云悠悠,晴空万里,一碧如洗。

    由于正值盛夏,七月的太阳如火一般,阳光照在人身上,非常热,就跟呆在火炉边一样,时间将近正午了,日头正毒,这个时候大多数的村里人恐怕不是躲在家里睡午觉,就是到树荫下乘凉。

    这条小道是出入村庄的必经之路,蜿蜒于草丛和树木之间,伸向远方,似乎无穷无尽,看不到道路的尽头。小道分出的三王岔路,隐隐约约的在杂草中间延伸,有的道路已经湮没在树丛中间,显然道路荒凉,似好长时间没人行走了。

    现在是正午时分,也是一天中阳光最强的时候,毒辣的阳光无情的炙烤着李孜他们,一些花草无精打采的耷拉着。在这炎热的天气中,树木中活跃的鸟兽,草丛中的虫鸣,都偃旗息鼓没了声音,静悄悄的,似乎也怕这头顶太阳。

    小道上更是不见人影。

    放眼望去一片荒芜,空气中都出现了扭曲,原来日光也有如此可怕的时候,饶是李孜三人是修炼者,也被这毒辣的日头晒得心里燥热。

    “我说李兄,我们这样走,什么时候到永安城啊!这天好热,俺的头皮都要被晒焦了!”铁塔大声嚷嚷,似乎为这荒凉的森林添了些生机。

    不等李孜回答,吴老三瞪了他一眼,铁塔立刻闭嘴了。

    “真特么的热!”李孜离言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天,太阳正在头顶,全身被太阳晒的火辣辣的,地上拖着三道长长的人影。

    甩了甩头,李孜有气无力的说道:“这鬼天气,是要晒死人啊,要不咱们歇息会吧!”说完,看了看四周,一片荒凉,除了树就是野草,小道上树荫都没,面上露出了苦笑,到森林里休息是很危险的。

    铁塔被吴老三瞪过一眼,老实了许多,看了看四周,朗声说道:“算了吴老大都不累,咱们还是赶路要紧吧。”铁塔明显言不由衷。

    吴老三心里好笑,表面上点了点头,看了看往前延伸的小道,一望无际,不知何时是个尽头,知道离永安城还有十万八千里,要是错过了时辰,他们怕是晚上都走不出这片林子,那可难办了。怕还要耽搁一天,也不知道夜里会不会被妖兽偷袭,心中有了这个念头,便招呼二人,抬腿朝前面走去。

    就这样李孜三人虽然走了一上午了,脚上要不是穿了鞋子,怕是被滚烫的地表烫了几个水泡了,双腿也是酸酸的,心中早想歇息下,只是想想要是耽误了时辰,被妖兽偷袭,咬咬牙,紧紧的跟上,脸上故意露出轻松的神色。

    烈日当空,火被从天空洒下来。

    李孜,吴老三,铁塔三人迈着坚定的步伐朝前面前进。

    不知不觉天顶的太阳光渐渐的西斜了,周围渐渐的多了些绿色的不知名植物,道路也往上面延伸,往前延伸了数十丈后,道路几乎消失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人在这条路上行走了。

    吴老三单手一翻,不知什么时候手中多出个药铲,走路的同时见路旁有些草药,顺手铲了扔到谁储物袋里。

    看到李孜露出不解的表情,吴飞天侠盗一道:“这些材料虽然品阶不高,但外界不常见,所以拿出去很值钱的。”

    太阳一点一点往西边沉去。

    已经到了傍晚。

    李孜三人的影子渐渐的被夕阳拉长了。

    因为长时候没有喝到水,他们的嗓子干干的,似火烧的一样。

    抬头看天,这尼玛的鬼日光依然毒辣,远处,依稀有水声传来,李孜看了看没精神的铁塔,耷拉着头,一幅萎靡不振的样子,好长时间也没听到他说话了,自己都渴的紧,也不知道他个吃货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应该是河水的奔流声吧,小溪的流水声不应该有这么响。

    是的,湍急的水声,听小村庄里的村民说,听到水声后,沿着河向上,过了个山岗,再转个弯,用不了多长时间,再过了一个小山头,旁边有一个洞里就是通往永安城的近道。

    “快到了,前面有河。”李孜怎能形容此时自己的心情,终于摆脱毒辣的日头了,这叫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此时李孜三人满脸汗珠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兴奋的神色,是的水声,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喝水了,此时听到水声,怎不让人高兴非常。

    铁塔激动的说道:“水声,前面有水声!”也许是太过激动了,声音都是用吼的。

    这货本来耷拉着头,脸上两腮通红,都是汗水,一幅萎靡不振的样子,听了李孜的话,顿时一扫委靡的神色,高高兴兴的说道:“快,快去喝水。”

    李孜一把抓住铁塔,深深的看了前方一眼,又低头看了看吴老三,颇有些警惕的说道:“有水源的地方往往就有野兽,说不这还有妖兽,你小心点!”

    铁塔早已经累的腰酸腿痛,抬头看了看李孜和吴老三脸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流下,衣服也早已经被汗水浸透,脸色颇有疲倦的神色,点点头道:“腌知道的,俺会小心的!”

    吴老三看了看铁塔的身影,不禁摇头苦笑。

    铁塔跑了一会,看了看四周,发现李孜他们没有跟来,疑惑的回了回头,见李孜在那里愣愣的站着,怔了怔,大声喊道:“你们快来啊,前面有条河,俺都快看到了!”

    吴老三和李孜听见铁塔的话,皱了皱眉头,随即甩了甩头,“我们还是快过去吧。”抬头看了看急吼吼的铁塔,他站在一片杂草之中,正在朝他们挥手,也不多想,大步跑去,铁塔见李孜二人跟了过来,傻笑着,转身朝前面跑去。

    树林渐渐多了起来,一颗颗树木也越渐高大了,满目绿色,郁郁葱葱,比着刚才荒凉的道路,似乎是沙漠中的绿洲,生气勃勃,树丛中间,偶尔有几声虫鸣鸟叫,为这寂静中添了些许颜色。

    铁塔人高脚步大,越跑越快,水流声音似乎更大了,举目望去,只见一条宽大的河流,约十多丈宽,水声磅礴,浩浩荡荡的朝下流去,铁塔顿时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非常,回头看了看李孜和吴老三,见二人正跑过来,急忙喊了声:“俺说你们快点啊,前面有条大河。”

    李孜鄙视的看了一眼铁塔的大长腿,大声的回了声:“你别一高兴,掉进河里面去了!”

    铁塔高兴的挥了挥手,根本没有听出李孜是在揶揄他,大声的喊道:“知道了,你们快点。”喊完后,也不等了,飞快的往前面跑去。

    水声越来越大,铁塔这傻小子越来越兴奋,口里面嗷嗷叫。

    李孜和吴老三摇了摇头,正要跟上,突然“咦”了声,李孜停了下来,看着不远处一片荒草丛,心道:“这丛荒草如此茂盛,和吴老三说的某种药材很像,外界非常的稀少,能值不少银子呢。”

    于是李孜朝铁塔大声喊道:“你喝水小心妖兽,我采点药材。”。

    铁塔远处高声回道:“知道了,放心吧,俺会注意河里的妖兽。”

    吴老三笑了笑,知道这小子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小心的,抬头看了看天,太阳仅仅有些西斜,离天黑尚早。

    采点药材也不耽误时间,李孜找吴老三借了药铲,埋头开始采那片不知名的药材。

    铁塔傻乎乎地跑向河边,刚到了水边,突然“咦”了声,只见水边不远处,怪石嶙峋处,一条巴掌来长的像蜥蜴一样,不知是妖兽还是野兽的小兽躺在石头中间,似已死掉,墨玉一般的颜色,全身血迹斑斑,有的血已干,成深褐般的颜色,贴在小兽的身上。

    小兽的脑袋后面有个伤口。从伤口处似乎不住往外渗出鲜血。铁塔好奇的走了过去,看了看小兽,随手拿个棍挑了挑,小兽似乎动了动,有些颤动,铁塔心想:“难道还没有死透,还活着?”又挑了挑,把小兽翻过来,低头仔细看看,脖子处一个大大的口子,似乎还在往外面渗出鲜血。

    铁塔看小兽血迹斑斑,孤单单的躺着等死,心中一阵悲凉,想想自己好歹还有兄弟做伴,这小兽孤单单的一个,心中冒出来一个念头:“我要救它,我要救它。”

    也不迟疑,铁塔低头看了看四周,空荡荡一片,全是河滩,都是大小石头,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拿起衣服,用力的握紧,迟疑了下,使劲一扯,“嗤”的一声布帛撕裂之声响起,已撕下一条长长的布条,一屁股坐到地上,轻轻的把小兽捧到手里,小心翼翼,就要把布条缠在那小兽的伤口处,伸到中途,皱了皱眉头,突然想起:“没有止血的药材,这小兽的伤口这么大,万一止不住怎么办?”

    看了看四周,没有可用之物,铁塔无奈何,只好坐起来,把小兽轻劲捧到一只手里,沿着河边仔细的寻找,刚走了两步,就看到一大片寻常的止血草茂密的长着,急忙走了过去,小心的摘了几片嫩叶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放到嘴里面嚼烂,轻轻的涂在小兽的身上,那小兽似乎在颤抖,用布条仔细的裹好,忙完了一切,终于松了口气,又看了看小兽身上的血迹,跑到河边,掬了些河水,仔细的擦拭干净污迹,忙完之后,又仔细的看看脖子处,没有往外面渗出血迹,才大感放心。

    满意的把小兽放到贴身的衣兜里。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喝水,急忙俯下身,河水清澈,捧在手中,似有阵阵凉意,急忙痛快的喝了几口,洗了洗脸,凉意直透心底,连暑意也下去了几分。

    “我说铁塔你在干嘛呢?”只听到焦急的声音传来,铁塔急忙大喊回答道:“吴老大,李兄,俺在这里呢?”看了看手里的小兽,还是先决定放起来,不让李孜和吴老三见到,铁塔怕他们笑他像个娘们悲天悯人。

    吴老三满头大汗,满脸焦急,一时不见了铁塔的身影,非常着急,见了安然无恙,顿时长出了一口气,道:“早跟你说过别乱跑,没听见吗?”

    铁塔拍拍衣服上的泥土,站了起来,低着脑袋道:“这里好落脚,我到这边来喝水。”

    闻言李孜直笑,你一个修炼者,人都能临空,还找个屁的落脚啊,笑骂道:“你说瞎话的水平真低。”

    说完话后,看了看这条大河,河水清清,河边幽清如镜,倒映着人影山影,缓缓的朝下方流去,李孜不管这么,一屁股坐了下来,掬了些水,洗了把脸,喝了两口,喝完后脸上露出惬意的神色。

    吴老三最爽,比大咧咧的铁塔还牛比,把鞋子也脱了下来,双脚放到水里面。脸上惬意的神色更甚了,扭头对铁塔眨了眨眼睛。

    就连李孜都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平时严肃的吴老三竟然如此豪爽。

    铁塔顿时不满了起来,也不说话,三下两除二,全身的衣服都扒光,正要把衣服扔到地上,突然想起来什么,怔了怔,轻轻的放到地上。

    见此吴老三大笑道:“你行,你光屁股。”说完后,急忙又说道:“别跳进去,这大河不比村里的池塘,可能有妖兽。”说完后,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铁塔,怕他一个不小心真扑到河里。

    铁塔一听,满脸不高兴,但吴老三说的有理,这条大河深不见底,藏着什么妖兽也不稀奇。

    李孜见到铁塔的表情一会变了又变,那能不知道这傻小子的想法,笑了笑,道:“等到了永安城找个澡堂,随便你想游多久游多久。”

    铁塔就是个孩子个性撅着嘴,扭扭捏捏的走了过去,满脸不高兴,不一会已玩的高高兴兴,不住往李孜身上泼水,一时间欢声笑语不断。

    铁塔玩了闹了一会。

    李孜和吴老三坐在旁边休息,一柱香的功夫后,吴老三道:“好了,走吧!”说完话后,站了起来,愣愣看着前方,也不知道想着什么。

    铁塔见李孜站在那里,目光呆滞,脸上似有乎在回忆什么,到了后来全成了苦楚神色,似乎想起了什么悲痛的往事。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