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暴强全能系统 > 第275章 偷师学艺(书号:101431

第275章 偷师学艺

作者:很二
    李孜在店里等着无聊,心知这店里的掌柜刚才看自己的眼神,是将自己当成了捡到宝贝的二傻子。如此好事说是千年等一回也不为过,若是不骗一次,简单天理不容。

    不光这个掌柜如此想法,李孜估计只是个做生意的老板,都会狠劲的坑自己。

    “理想往往跟现实差距很大噢。”李孜嘴角露出一丝贱笑,自言自语道。

    反正无聊,李孜将杯中的香茶一口饮下,就站起身来欣赏店中的古玩字画。

    见到李孜正站在那些墙壁上挂着的书画前欣赏着,秦掌柜换上一副可惜的神情,不等李孜开口,先发制人道:“那个,客官啊!你这三瓶丹药,嗯,是并非是真正的三星丹药,我们店里只能按一星丹药的价格收购。”

    他满面的痛惜,说起谎来就像是真的一样。

    得来了,该来的总归要来,被哥料中了吧!李孜心里冷笑,却不得不装出吃惊的样子:“老板,你,你说什么?你说我的三瓶丹药全是一星丹药冒充的?那,那可是我费尽千心万苦得来的,为此我差点送掉性命,现在你说不值钱?”

    说完,李孜脸上挂上一副沮丧的表情,重重地叹了口气:“那个,掌柜的,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这个,真的只值一星丹药的价?”

    “当然,我们店里诚信经营数十年,岂会骗你几瓶丹药。”秦掌柜心里窃喜,却是重重地说了句:“客官看你像是急用钱的样子,掌柜我是好人,也只有我才会给你高价。”

    小样,还装出一幅好心肠,我呸!李孜心里暗道,他相信自己炼制的三星丹药绝对强过市面上其他炼丹师炼制的三星丹药,而这位掌柜一定是能看出来的,见秦掌柜那个样子也隐约吃定自己,此刻听到他的话,李孜马上变成一副惊喜的样子,跳了起来,抓紧秦掌柜的双手,说道:“那个秦老板啊,你真是好人啊!我要感谢你八辈子祖宗,太好了,太好了!我遇上大善人了。”

    秦掌柜看李孜那双脏手搭上自己,不禁皱了皱眉头,不过事关自己的财路,也由得他,只好说道:“嗯!我就给你一千下品元气豆,你看怎么样?”

    “天啦,一千下品元气豆,掌柜你说的是真的?一千元气豆?不是说不值钱吗?咋有一千元气豆那么多?”演戏要演全套,李孜又一次跳了起来,脸上堆上了丰富致极的表情,有吃惊,有不信,更多的是像一辈子没见过那么多银子的狂喜。

    秦掌柜心里好一阵厌恶,土老帽就是土老帽!一千下品元气豆很多了吗?不过他很快便是满心欢喜,这三瓶三星丹药可是最少值个数万中品元气豆,哈哈!一千下品元气豆,不是赚翻了?

    “是真的,我就给你一千下品元气豆,如果你没意见的话,到这边按下手印,拿了元气豆我们就成交了!”

    李孜见秦掌柜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心里冷笑连连,是时候了,该让这家倒霉了。

    可就在此时。

    “秦掌柜,你做得也太过份了吧,这是在败坏我们店子的名誉。”

    声音如同黄莺一样好听,从楼梯上传进来。

    少女洁儿从楼上现身出来,似笑非笑地盯着秦掌柜。在听到洁儿声音那一刻开始,秦掌柜的脸色已经变得极其难看,他硬着头皮迎上洁儿的目光:“小,小姐,是你?你怎么下来了?”

    此时的秦掌柜说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一张脸涨得通红通红。

    李孜本想当场发作,好给这个贪婪的掌柜一个难看,好好治治他,谁知道半道杀出个美丽少女,他也乐得看好戏,马上又变成了一副傻傻的样子,他几乎无视少女的存在,走到秦掌柜跟前,扯了扯他的衣袖,说道:“这,秦掌柜这是咋回事呀?你们还收咱的丹药吗?”

    火上浇油,对,没错李孜就是要落井下石,是的,他看得出来秦掌柜的脸色不对,马上补了一刀。

    秦掌柜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狠狠地瞪了李孜一眼,沉默不语。

    李孜心里偷笑。

    少女洁儿这时开口了:“这位客官,那三瓶丹药我们买,只是我们这位秦掌柜出了点问题,请您到楼上谈,有人想见你。”

    少女洁儿的美丽容貌只要是个男人想来都不会忽略,李孜看着她也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啊,还要谈呀,那好吧。”他回答着,然后故意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怎么这么麻烦呢?”

    “好,请客官跟我来,请上二楼。”少女洁儿说着,然后看了低头呆立在一旁的李孜,说道:“秦掌柜,今天的事情,你跟我爷爷解释吧。”然后带着李孜上了二楼。

    “请坐!客官怎么称呼?”

    在原先的房间,李孜看到了自报过家门的张老。拉过一张椅子让李孜坐下,张老问道。

    “张老别客气,我叫李孜。”

    “李孜,李小兄弟是吧?那三瓶丹药是你家里的么?”

    “不不不,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

    “那你知道那三瓶丹药的价值么?”张老继续问道。李孜此时已经完全入戏的了,全然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穷得要变卖宝贝度日的傻子。他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张老,你们店里的秦掌柜说不值钱的?”

    “呵呵呵,不值钱?”张老笑了起来,他站起来,走到李孜面前,说道:“小友,你知道么?你那三瓶三星丹药,最少也值三万中品元气豆。”

    三万中品元气豆!

    李孜闻言呆住了,这次可不是装出来的,他原本也想过三星丹药可能会很值钱,可是去没想到会有那么值钱。三瓶三万,一瓶就是一万中品元气豆!够包多少个女大学生?

    李孜是真的让张老的报价惊到了。心里也不由得对眼前的老人有了好感,或许几万元气豆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他能如实地告诉自己,足以说明眼前人的人品。不过,他没有忘记自己现在假的是个傻子,呆了半晌,他愣愣地开口说道:

    “三万中品元气豆,老人家,你没骗我吧?”他眼睛发直地看着张老,又道:“三万中品元气豆,足够我吃一辈子了!”

    “呵呵,小友,老夫不骗你!怎么样?你想一下你手中的丹药卖不?”

    “卖,当然卖,三万中品元气豆!”李孜这时候干脆不装了,他很肯定地点了点头,说道:“张老您和她都是好人,没骗我,呵呵,我就卖给你们了。”

    “好好好,小友,我老头子也不占你便宜,就三万中品元气豆买你三瓶丹药,你看怎么样?”张老很开心。

    “等等。”李孜忽然斩钉截铁地说道。张老微微一愣。

    “小友是觉得不够,那再给小友加一千中品元气豆?”

    李孜憨憨一笑。

    “张老我李孜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我知道您是好人,你没骗我,这几瓶丹药值不了这么多元气豆!”怎么说在李孜心里,这三瓶丹药都是用垃圾变质材料炼制的,虽然真真切切是三星丹药,至于药性还是跟用优质材料炼制的三星丹药还是有差距的,况且不管怎么说,眼前的张老能对自己说实话,而且还肯出如此高价购买,想来也是诚信之人吧?这丹药卖给他,少赚一点,也没啥。

    “张老您看三瓶一万中品元气豆如何?”李孜想了一下,直说道,他见张老似乎想要拒绝,当下又说:“不然的话我不卖了。”

    张老没想到李孜是这个意思,马上便对眼前这们诚实的少年好感大增,就连一旁的少女也用妙目奇怪地打量着李孜,在她看来,怎么还会有人嫌钱多的呢?

    张老见李孜说得坚决,只好妥协:“好,就听小友你的,一万中品元气豆吧!哈哈哈,小友性情中人,而且不贪小便宜,那老头子就承下你这个情了,小友这是老头子的名贴,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来找老头子头行了。”张老从红木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玉石的名贴,递给李孜。

    这回李孜没有拒绝,接了过来。玉质名贴制作得相当精美,上面阳刻有几只仙鹤,没有任何多余的字,只用古朴的隶书写着“张天云”三个大字,还有一个怪异的标记。

    “那小的就不矫情,收下了。谢谢老爷子了。”

    “收好收好。”

    从药店走出来,李孜意气风发。

    身怀巨额银子的感觉果然不同,李孜整个人轻轻飘飘的,几乎脚不沾地,连走路也是昂首阔步的。张老给李孜一大堆中品元气豆,开始还以为李孜拿不下,准备送他一个储物袋。

    心情好,发了财,当然要找人分享了,李孜也小小地奢侈了一把,镇子里等了两天,直到吴老三和铁塔赶来,就打算和他们一起吃一顿好的。

    “铁塔你个笨蛋,你给我滚出来,你那身材,还想躲着哥,哈哈。”刚进镇子的铁塔和吴老三,还想给李孜一个惊喜,偷偷靠近李孜,谁知马上被李孜发现了,平时李孜说话并不大声,只是今天心情好,声音似乎大了一点。

    不一会,铁塔和吴老三从一旁藏身的屋子里出来了。

    “我说李兄,你就假装让俺得手一次不行吗?”铁塔说话的声音比李孜还响。

    “你没看见李兄的境界又增长了。”吴老三一下子就看出李孜的境界提升了。

    “走走走,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去喝酒,我请客,还有,去买点需要的补给。!”李孜意气风发地说道。

    铁塔和吴老三很是奇怪地看着眼前的好兄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没发烧啊,我说李兄,我们身家虽然不菲,但那都是材料,还没换成元气豆叫,你哪来的钱?不会是偷来抢来的吧?”

    “去你丫的,没好话。”李孜拍掉铁塔的手,说道:“你才发烧了呢,告诉你们,哥刚发了一笔小财了!哎,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找个地方边吃边聊。”

    这事他准备和铁塔他们说,毕竟铁塔和吴老三跟他是共过患难打过妖兽。当然,他不可能告诉铁塔自己见到了虎啸天,那丹药是用劣质材料炼制的云云。说了他也不一定相信,但也总不好都瞒着他们,就现编个版本好了!李孜心里打定主意,拉起铁塔和吴老三就走。

    初到这个小镇的第二天,平静地过去了。李孜和吴老三还有铁塔逛了一整天,吃了一整天,对学镇子里的环境也有了大致的了解。

    一夜无话。

    清晨,李孜从睡梦中醒来,自从境界提升到内炼士后期巅峰以后,他的睡眠时间便越来越少了,其实就修炼者来说,都是以修炼打坐代替睡眠的,只是一来李孜根本就习惯了睡觉,这二来嘛,或许潜意识中就没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者。十几年来养成的习惯,你说如果忽然之间改了,还真有些不自在。

    仰躺在床上,现在这个小镇在乱世中,还是一片静土,早晨那种很特别的恬静让李孜这本来就喜静的家伙异常惬意。忽然想起昨天经过的一个好地方,李孜弹身而起,出了客栈。

    漫步在小镇中,一些早起的村民或在街上行走,或者一些商贩已经在叫卖,李孜心里感叹。看来勤奋的人无论在哪都不会少,他想起一直勤奋修炼的自己,有时候还得靠机缘,光努力不一定能成功。

    穿过一片小道,前方是一个片幽静的树林。

    昨日李孜和吴老三他们经过此地,便喜欢上这里的幽静,想来清早应该没有什么人会来这种地方,活动活动身子,这里岂不是最好的地方?修炼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虽然严格来说李孜已经是一名中阶修炼者的范畴,但他还是喜欢在清晨修炼习武。或许在李孜的骨子里,隐藏的是好战的血液,不过,谁知道呢?

    单手一翻,硬如铁凭空出现,李孜束手而立,半晌,挥动手中的硬如铁,使出从虎啸天传授的世俗武功,这是李孜最近一直在琢磨的以武入魔道,他太无聊了,没有具体的路线,一切便只能顺其自然,他喜欢硬如次这趁手的兵器,而且他也相仿虎啸天传授的武功不会太水。

    身体里的所谓气功随心而动,温和的真气在淬骨锻髓诀的作用下变得狂暴起来,小心翼翼地让真气包住硬如铁。整个人马上变了副模样,先前的温文尔雅如今却是一股狂霸之气透体而出。

    “第一招。”

    李孜一声大唱,身形骤起,手中的硬如铁笔直挥出,划过一道直线,凌厉的气劲带出一股劲风。这第一招就狂暴无比,攻势凌厉,攻敌必守,攻敌必救,说白了就是不要命的打法,专门用来与敌人死磕,硬碰硬的招式,出手便不留余地。

    “第二招。”

    招势之间的转换,没有任何停顿,李孜一抖手中的硬如铁,幻化出漫天棍影。快,出招的速度极快!这二招,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第三招。”

    李孜轻吟着,手中硬如铁连转。这一招却是防守的招式,如同囚笼一样。

    “第四招。”

    李孜手持硬如铁打得兴起,体内元气急转,如潮水般涌入手中,却忘记自己抓着的仅是硬如铁而已。当的一声轻响,硬如铁击在一块石头上,石头终于承受不住硬如铁那澎湃的元气,化成粉末。李孜愣了一下,看着那漫天飞舞的粉尘,脸上露出苦笑。

    还是不行啊,每次都这样,不管什么被硬如铁击中都会粉碎。这招太霸道了,别说是石头,就算是一般的金钢也未必受得了,有机会一定要找把硬点的物体才是。

    这是虎啸天在梦中传授给李孜的招式,暂时只有这四招,犹其是第四招,是虎啸天集天下武学所有精粹而成,其威力自然不凡,没有承受得起硬如铁这样神兵的对手,估计是难以施展的了。

    而且李孜在脑海中演示这套武功无数次,每一次都会有意犹未尽的感觉,想来四招之后还有后招,只是一时半会却难以领悟。

    李孜静立半晌,慢慢平复着体内的元气。说来奇怪,李孜修炼的淬骨锻髓诀其产生的碧绿色元气,平时温和,只在经脉中不停地运转着,滋润着李孜周身经脉,没有任何阴阳属性,也不带一点杀气,跟使用招式的时候截然不同。

    隐隐之间,李孜也觉得自己体内的碧绿色元气不一般了。

    蓦然,淬骨锻髓诀竟自动地一阵窜动,李孜心中一震,精神力同时探测到周围的动静。

    有人来了,而且很有可能是修炼者!结合上几次遇敌的情况,元气也有这样的波动!!怎么在一个小镇子里就已经出现李孜以外的修炼者?难道这年头真的是神仙多如狗?禁不住心中好奇,李孜仍然没有叫醒吴老三和铁塔,自己顺着感觉的指引,悄然地走了过去。

    越过几棵三人合抱的大树,便来到一个不大的水潭边。这水潭似乎有些年代了,湖水碧绿碧绿的,湖边的草地上,清风吹送。李孜凝神看去,一个中年人正在慢悠悠地打着拳。

    那丝波动是从这中年人身上传来的,李孜可以肯定。只是现在在中年人身上却再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难道自己感觉错误?要不然,就是这中年人的境界很高,李孜心里微凛,要不然眼前这中年人境界至少在神魂境,才会让自己完全感觉不到。

    李孜看着中年人慢慢地随意舒展着身体,很慢,似乎还会出现片刻的停滞。可是渐渐地,李孜看出了端倪。中年人耍的拳脚似乎和外面流传的世俗武功很不一样,多了很多复杂的招式,而且,李孜在他身上,竟发现了点点与虎啸天传授自己武功相似的地方。

    不过相比起虎啸天,眼前中年人的气息太弱了,若不是李孜注视良久,恐怕也难以发现。不简单,这中年人不简单。李孜心里暗道。

    打拳的中年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身后李孜的到来,还在继续打着那似是而非的拳脚。此时李孜才慢慢留意到,中年人打得虽慢,却是招招连贯,一招一式浑然如行云流水。举手投足之间似是在透露着某种天地玄妙,李孜凝神而视,不自禁地便走到中年人身边,学着样子,一招一式地打起来。

    起势,收势。

    李孜跟着中年人的动作,一招不漏地打着。慢慢地,动作越来越纯熟,只是无论如何也打不出中年人那种行云流水的味道。中年人也不在意身边多了个偷学的小子,甚至可能是故意的越打越快,但是一遍一遍地重复着,领着李孜的动作。

    良久不得要领,李孜的心情不禁开始有点烦躁起来,动作也出现了些许走形。忽然,耳边传来那中年人的声音。

    “打拳不光是形,更是要用心。”

    李孜闻言心中一动,知道是中年人有意指点自己,连忙收敛心神,心与神一致,重新开始一遍一遍地打着早已记熟的拳法。忽然,李孜若有所悟,却只是一闪即逝,抓不住那一瞬间的感觉。

    “打拳不光是形,更是要用心,打拳……”

    李孜不停在心里重复这句话,继而浑身一震。自己着急了,越想打好,越是打不好。

    知道问题出在哪儿,李孜轻轻地闭上眼睛,不再注意自己打的是什么拳法,意随心动,渐渐地,李孜进入了平时只有入定才能出现的忘我之境,一瞬间明悟涌上心头。

    中年人早已停下了练拳,见李孜有所悟的样子,心里暗赞。自己只是随意地说了两句,这少年便能有所够领悟,不错的苗子。

    随着李孜的动作渐渐熟练,体内丹田中的碧绿色元气开始顺势运转起来,完全脱离了《淬骨锻髓诀》的原有运行路线,按着一条全新的路线运行起来。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