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暴强全能系统 > 第264章 异变(书号:101431

第264章 异变

作者:很二
    “加牛,吴兄加牛,干死这只老鬼。”见到吴老三占了上风,李孜一边摇旗呐喊,一边还故意捡石头扔老鬼。

    老鬼气得嗷嗷怒吼,却是被吴老三缠住,只能冲李孜干瞪眼。

    吴老三的身外化身在轰杀几只鬼物之后,在吴老三的心神操控之下,立刻就蹿到了老鬼的背后,一把抓住阴魂旗,老鬼急忙想运功和吴老三的身外化身争夺。

    但吴老三又岂会让他得逞,口中念念有词,一颗明亮的星星突然放射出一道眩目的星光,吓得老鬼急忙避身就躲,趁这机会身外化身一把就把阴魂旗抢到手中。

    老鬼见自己的宝贝被抢,定不是吴老三的对手,化为一道黑烟,急忙逃离。

    “吴兄快拦住那老鬼,他要逃跑!”李孜急忙出口提醒,他不想自己一行人的行踪曝露,惹来一身的麻烦。

    吴老三自然知道对付敌人就要赶尽杀绝,不然日后会反遭蛇,蛇可不会心软。

    “我知道。”吴老三只是低声回答了,然后就见他隔空朝逃跑的老鬼一指,悬浮在半空的那块死玉嗖的一下,瞬间激射到了老鬼的头顶上方,降下一到乳白色光芒,就将老鬼化成的黑烟,一丝不剩的吸入玉中。

    “我在这里等李兄,麻烦李兄快快将铁塔叫醒,我们即刻离开此地,免得夜长梦多!”经过一番激战,吴老三元气损失太多,说完便赶忙就地坐下盘膝打坐,恢复元气。

    李孜也没多说,立刻驾起遁光朝钱府奔去。

    七日后,李孜,吴老三,铁塔三人终于感觉到身后再无人跟踪,在路过一个小镇子的时候,停了下来。原因是大家的肚子好多天都不见半滴油水了,铁塔嚷着要吃顿好的再赶路。

    于是李孜三人进了镇子,的了一家最热闹的酒楼,随带还能打探一些消息。

    吃好喝好后,李孜他们又懒得动弹了,干脆要了一间房,打算好好休息一夜。

    在房外简单的布置下几面阵旗,吴老三进房拍拍双手,“好了,除非来了神魂境的高手偷袭,不然我们都可以事先得到警示。”

    “俺终于可以好好在软软的大床上睡一觉了,好多天没睡上好觉了。”铁塔正要把被子捂到头上。

    “等等,吴兄你收的那个老鬼呢,把他唤出来我们向他打探一下传送阵的消息。”李孜突然想到,老鬼这只地头蛇。

    吴老三恍然:“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

    接着吴老三取出那块死玉,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老鬼就化成一缕黑烟从死玉中顠了出来。

    “好了,你们这三个小娃也不用多说,老夫我修行数百年,倒落在了你们这几个小家伙的手上,看你没有当场灭我魂魄,给我一席之地寄存魂魄的份上就帮你们这一回。说罢,有什么事情?有什么想问的?”说完就化作一团轻烟在房中飘来飘去。

    “老鬼尽管放心,你呆在我这块万年死玉中,魂魄不仅不会消散,还有滋养的作用,不会让你有后顾之忧。这件事情,老鬼你出来当是易如反掌。现在先请你飘到这间酒楼的上空徘徊一圈,看看有没有修炼者发现我们。”

    “此等事情,你们三个小娃娃自己就能做,为何非要老夫跑上一趟。”

    “老鬼你修炼数百年,我们三个实力不深,功力微薄,精神力自不能与你相比,哪如老鬼你深厚?本人上前怕泄了行踪,反为不妙。”李孜毫不知耻的拍了老鬼几句马屁。

    话音未完,那老鬼就化作了一股黑烟飞逝而出。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待老夫将神通修炼到第九层后,就能脱困,届时看你们还能困住老夫,哼!”

    话说间那老鬼魂魄却也是怒火万丈:“那飘渺宗的老东西真是欺人太甚!可惜我数百来凝聚的元气又被他打散。任那古小儿飘渺宗的老东西再阴险狡诈,也不知道老夫的魂魄每次仍然幸存一二,天长日久也可脱困而出,不再受那三个小儿的差遣,待找了合适的躯体定报这百余年受的苦痛折磨。也罢,也罢,老夫也是拿放得起,还需了了那三个小儿的心愿,落个清静。”

    其实老鬼这魂魄乃是三百年前人人谈之色变的魔道霸主灵骨真人,修习的是无上魔功神通,实力高深莫测纵横遗迹,心里也不由得自大起来,一日为了修炼一门歹毒的功法,需要魂魄祭炼,居然跑到飘渺宗去抓魂魄,被迎面赶来的飘渺宗宗主和几名长老联手击伤,情急之下爆了**逃了魂魄。

    一路上慌不择路,身后全是追兵,眼看自己的魂魄就要四处分散,却在一山头上看见一个富翁就连忙附身上去,此人正是钱家的先祖。

    真是冥冥中自有定数,这肥胖的富翁模样的家伙,当下感到一阵寒风侵体,接着便脑涨欲裂,自己的脑海中突然传出一道陌生的声音:“这小娃的身体真是差劲,经脉没几条被打通的,也是便宜你了!”

    钱家富翁不由大骇,知道自己是被传说中的鬼物侵体正在抢夺自己的魂魄,慌忙用力抵抗,大声求饶。

    这样僵持了将近半个时辰,钱家富翁遍体冷汗只如在水中洗过一样。那灵骨真人却是苦不堪言,自己数百年的修炼,因一时贪恋毁了**只剩了魂魄,一身神通全失,再加上一路躲避飘渺宗的追杀而元气耗尽,已是强弩之末。

    而这钱家富翁虽然体质一般,但精神力却是强大,怕是异于常人,不能马上侵占反而还要被消灭的危险。

    两个魂魄在钱家富翁的身体中相持不下,薄弱的**终是没有经过修炼,承受不住,全身如风吹灌一般肿胀起来,足足涨大了一倍,眼看就要爆体而亡。那钱家富翁没有修炼过,不能魂魄出窍定要随着**一起死亡,而那灵骨真人的魂魄本来就接近分散边缘,也是不能再重新出窍一次。

    最后这二人达成协定,那钱家富翁也不枉经商的秉性,心机狡诈无比,反而是那灵骨真人只一心修炼,哪能心机动得过世俗商人?经过一番口舌,达成协定:灵骨真人的魂魄寄居在钱家富翁师的身体之中不得干涉他的行动,而钱家富翁要给灵骨真人寻找一个新的躯体。其实这都是空话,两人都是心照不宣,各怀鬼胎。

    钱家富翁回府后为不影响家人,就带着大量的财物出外隐居起来,按照灵骨真人给的功法潜心修炼。

    数年下来,倒让这钱家富翁磨磨蹭蹭修炼到了武炼后期,可以与修炼者一较高下。钱家富翁欣喜异常,心中就开始打起了灵骨真人的主意,就拿他开刀,把灵骨真人折磨得暴跳如雷,却也无可奈何。

    那钱家富翁得寸进尺,又生套了灵骨真人许多修炼之法,境界又有一些长进。但是想修炼灵骨真人的拿手绝学却是不能,同时钱家富翁借助修炼,在周围建立起一个庞大繁杂的势力,财势如日中天。

    那老鬼,也就是灵骨真的魂魄飘在夜空悲叹连连,想当年自己英雄数百年,如今沦落如此境地。近年来,自己靠吸食生人魂魄修炼,正有所长进之时,却不料又被这三个小娃娃困住。

    离开李孜他们所在的房间约么有几十应,老鬼放出精神力,周围方圆一里都落在老鬼的监视之下,草木生长,昆虫鸣叫,都一一印在老鬼的脑中。

    老鬼集中精神力于酒楼之中,只见三楼一间上房隐约有些元气波动,悄悄隐身上前却见两个中年男子正在酣睡,呼吸均匀,一个处在内炼士初期,一个居然在内炼士中期。老鬼不由大奇,那三个小娃娃早已突破武炼期,怎么会被这两人吓倒,而吩咐让自己出来充当探子?难道有什么阴谋不成?

    老鬼就飘浮在那两位中年男子的床前,就这样的境界是很难发觉到他的,老鬼不由放松了起来。

    此时那中年男子中的一个,在睡梦中一个翻身,露出压在身下的一把地器长枪。夜晚黑暗,那长枪却散发出微微蓝光,也甚是引人注意。老鬼一看,不由喜出望外,也错以为李孜他们害怕是此人的这柄中品地器,此长枪的来历,老鬼是知晓的,乃数百年前他们魔道一名魔头的成名兵器,

    那魔头也是魔道中的一个名人,修炼魔邪功法,其实力与老鬼不相上下,后来妄图一统魔门,被人群起而攻之,卒。

    这柄长枪放乃是采用千年精钢和地心寒冰经过数十年锤炼而成,无坚不摧。而后跟随那名魔头征战杀人无数,吸取万千生魂,成为当时魔道的一柄出名的邪恶兵器。

    后来那魔头杀孽太重,贪心太过,死在群殴之下,他的兵器却不料落在了这个中年男子的手里。

    老鬼当年曾经也是魔道几大魔头之一,所以知之甚详,今见昔日见过的长枪居然落在一个小儿手上,发挥不出其魔兵的威力,再回想自己,也不由悲从心来。

    那阴魂长枪因为吸取了无数魂魄,再经过魔头的毕生元气温养,早就有了一丝灵性。当日那魔头临死之前,传说还将自身的一缕魂魄融入到了长枪之中,化作一道蓝光趁着众人的疑虑逃之夭夭。

    阴魂长枪因为要阻挡无数攻击的余威,耗尽了长枪内的魂魄,又恢复了原来模样,便被这名中年男子获得,无奈这男子的功力微薄,十年来也无甚进展,所以令长枪苏醒。

    老鬼却不知道这些,将右手轻轻一挥,那阴魂长枪就缓缓落在掌中。只觉非常的沉重,冷如寒冰,不由大叹:好一柄魔器!心中恍然重现当年自己全盛时期的风光,所向披靡,不由幻出一丝笑容。

    此时奇变突生,那手中的阴魂长枪蓝芒怒放,瞬间就包裹住了老鬼,老鬼一声惨叫,惊恐地发现自己的魂体正在渐渐被那蓝光融化,又好像是被那阴魂长枪吸食一般,渐渐缩小,逃脱不能。

    大约半刻钟之后,那蓝色的光芒才缓缓消散,“当”的一声掉落在地上,仿佛什么事情都未发生一般。那中年田子被声音惊醒,一下子起身:“咦,我的兵器怎么自己跑地上去了?”说罢就拣起来重新放在身边,一会儿又鼾声如雷。

    正在房里谈话等待老鬼回来的李孜和铁塔突然看见吴老三的脸色一变,“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李孜和铁塔同时开口问道。

    吴老三感觉瞬间消失了老鬼的一切信息。不由大骇:“难道那间房子里还有其他高手不成,这实力如此高强,居然能够生擒那老鬼?那自己三人还不是与那人很难打个平手?”

    吴老三近年的修炼,很少如此吃惊了。

    “什么那老鬼被人灭了?”铁塔一咕噜从床上跳起来。

    李孜没有说话,用眼神询问吴老三,现在是走是留?

    片刻后吴老三带头从房间里踱步而出,李孜和铁塔紧随其后,在这一个多月里他们经历了太多刀口舔血,早已将自己锤炼得铁石一般。

    自此以后,他们三人不再将是修炼界一般的内炼士。

    虽然夜已深,酒楼里面仍旧杯盏交错,好不热闹。

    三更时分,静悄悄没有动静,漆黑夜空,一道影子在酒楼三楼眨眼间一个来回。

    李孜他们尚未走出酒楼,三楼房中传来一阵惊叫划破了黑色的夜幕。

    三人对望一眼,李孜严肃的说:“是祸躲不过,走去看看是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忽听见酒楼三楼一声惊叫,不光李孜三人,其他人也是忙飞身朝三楼跑去。

    刚一进本楼尾间的一房中。只见那一名艳丽的女子坐在床榻半露酥胸,双手护在向前,双目涣散,身子不停地发抖。而一名男子卧在床中已经身首异处,脖颈处只有丝毫皮肉相连,流出的血液已呈黑色。

    前来的许多武林人士多是些半吊子,虽说练过一些武功比平常人些,但毕竟是头次见这血腥场面,而且死者奇惨。当下只觉得血腥冲鼻,脑中一片空白,有的人甚至晕倒。

    此时酒楼中的掌柜和小二众人也听见异动纷纷跑进房中,又哄的一声跑了出去报官,院中顿时如蜂群炸窝一般闹将起来。“杀人了,杀人了……”叫喊声传遍了整条大街。

    此时房子里一死一疯,有看热闹的人认出了死者的身份,“可怜那张平往日在镇子里威风八面,到头来却落个如此下场,脑袋都被人割去了。”

    然而就在这时那名中年人语气生冷,忽然间披头散发,眼眸中尽是疯狂。身后那阴魂长枪嗖的一声飞起落在了他的手中,中年人手抚在枪身上:“我知道你已经饥渴难耐,渴望喝血,那就去杀吧,哈哈,杀光他们,杀光哪些无用的蝼蚁,去吧!”

    中年人全身灰光爆发,如同地狱恶鬼,整个房中顿时成了地狱一般,那柄阴魂长枪狰狞一声,化出一道蓝光向最近的一名富商飞去,那普通人哪见什么散发光芒的长枪,却是一个狰狞的鬼魅向自己择口而噬。“呀”的一声就瘫倒在地。

    中年男人此时默默一笑:“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你俩傻啊,他说不跑就不跑,快跑啊!”李孜一推吴老三和铁塔,两人一下子醒悟过来,趁着有人挡刀,现在赶快跑。

    于是李孜三人二话不说,分别加驾起遁光,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李孜的想法很简单,只要麻烦不找到自己头上,就没有必要掺和进去。

    没曾想,那中年男子盯着逃跑的三道遁光,立刻放弃其他人,身形一闪朝李孜他们遁去。

    “我XX,哥是杀了你爹,还是抢了你老婆,或者把你女儿丢井里了,追着哥不放?”李孜一边拼命向前跑,一边问候这龟儿子全家。

    不知道是那中年人听到李孜的叫骂气愤,还是出于其他什么原因,将手中的阴魂长枪朝李孜一投。

    破空之声炸响。

    见到后面一柄长枪射来,李孜尚未动手,一旁的吴老三从怀中掏出一物往天空一抛。

    一枚青铜宝印,见风就涨,化作一道青光飘浮在三人头顶,正迎上射来的阴魂长枪。

    “呯。”

    青铜宝印和那阴魂长枪撞击在一起,溅出耀眼的光芒。

    头顶本来在散发着万丈光华的青铜宝印在这个时候也变的黯淡了起来,借助着这个光芒李孜三人眼中一花,只能勉强看到空中那长枪依然去来势凶猛,和已经快要看不清的面容狰狞的中年人。

    “我靠,这长枪刚刚见到时只是一把中上品地器,现在怎么破空成天器了?这是成长兵器?”李孜冷汗直冒,感觉自己遇到了游戏中手拿成长兵器的人民币玩家。

    这时李孜忽然听到从后面传来那中年男人的疯狂笑声:“哈哈哈,这一天终于来了,终于来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阴魂至尊枪,我现在就用鲜血来祭炼阴魂至尊枪!”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