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暴强全能系统 > 第261章 混入河口城(书号:101431

第261章 混入河口城

作者:很二
    “李兄还不快动手,小心这人参娃娃跑了,这人参一脉的土遁之术天下无双。”吴老三赶紧提醒李孜,别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人参娃娃幻化成人形,已经是生长了数千年之久,极具智慧,听得这几人的谈话,绝计是不放过它,便也不再跪地哀求,“嗖”的一声,如同泥鳅一样,钻入土拔腿就跑。

    李孜三人见人参娃娃要跑,在后边紧紧追赶,这人参本是生长在泥土中,又身俱草木精华,此刻一入土中,好似虎进山林,龙归大海一般,在土下飞快穿梭,时不时还探出头来冲李孜他们做鬼脸,极其的灵活,往往身子一闪,又没入到树林中,不见了踪影,等下一刻出现之时,却是又在五六丈之外的土里。

    这千年人参可遇不可求,乃是受天地日月精华,聚草木灵气,经过数千年所生,普通人服下能生死人肉白内,修炼者服用对己身有压天地造化之功,增长境界那是肯定的。

    李孜三人虽然在同阶中都是顶尖的存在,但是一直缩手缩脚,生怕用神通击中人参娃娃后受到伤害,那样就会损失很多药性,只能跟在人参娃娃屁股后边用精神力锁定它,在后边追赶,想要把它逼到死角。

    人参娃娃在看破李孜三人的计划后,开始变得慌慌张张在土中急速穿梭,也不看路,见到能钻的地方就钻,刚刚钻进一处树林当中,就觉得身子一轻,被一团密密麻麻的丝网给提起,接着就看见从身后不远的岩石后窜出一人,满脸的横肉,抓住这丝网的东西就往空中飞去。

    自己为了这千年人参娃娃都快跑断腿,结果却被人半路截胡了,李孜三人大怒。

    ‘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捉走哥的人参娃娃!’李孜在后边听得人参娃娃一声惨叫,再看空中一黑影闪过,就知道有人趁机来捡便宜。

    那在空中的人也不答话,双手一掐诀,迅速又快了几分,破空就走。

    ‘妈的抢了俺铁塔的宝贝就想跑?没门。’旁边的铁塔一见,急忙将破军长枪投出,一道银光闪过,罩住那人。

    ‘我说铁塔你投准一点啊,别伤了千年人参娃娃。‘吴老三急忙喊道,一面将金光匕首吐出,却是已经来不及了,那人的右臂已经遭到破天长枪的划伤,手中提的丝网连同里面的人参娃娃,一起也从空中坠下,那人惨叫一声,驾着遁光逃之夭夭。

    ‘快,快去那边找千年人参娃娃。’吴老三现在顾不得究竟是何人在自己手下抢宝贝,暗中夺取人参娃娃,只想尽快的把人参弄到手,让李孜炼制成丹药。

    听到吴老三的放,李孜和铁塔急忙往人参娃娃坠落的地方跑去,见这掉下来的丝网,似乎是用类似毛发编织而成,里面一个两尺左右的小娃娃,已经被摔晕了。

    ‘哈哈千年人参。’铁塔看见这小娃娃时,立刻认出就是自己早前看到的植物。

    ‘千年人参,哥还是头一回见到实物!’李孜一阵狂喜,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急忙把千年人参娃娃取出来,丢进灵兽环里。

    收好千年人参后,李孜知道今日出土的灵物千年人参,必然会天现异象,今日这方圆千里这内的修炼者,肯定是接近全力的要搜寻这出土的宝贝,现在被他们三人所得。

    其他之人很快就会知道,立刻会将他们三人当作追杀夺宝的对象,思前想后,李孜立刻决断,“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不然会被人追杀的。”

    “没错,怀壁其罪。”注意一定,吴老三让铁塔把掉在地上的丝网捡起,三人飞快的跑进对面的森林当中。

    李孜三人刚钻入树林不久,就从空中落下四人,正是守护这片禁制之地的护卫。

    四人刚才就在禁制外围把守,只看见那禁制中央的浓雾突然没来由的散去,猜想禁制被破,大概位置应该是在这一带,具体的位置却是不清楚,立刻御器朝这边飞来,四人也只有一处一处的搜寻,结果发现自己守门培育数千年的人参被人采走了。

    他们四人一边向宗门发出信号,一边搜找夺宝之人。

    此时,正是给了李孜三人绝佳的逃离机会,他们作梦也没有想到他们辛辛苦苦闯入这座上古遗迹,为的就是天材地宝,和神兵利器,而现在却是轻而易举的得到了一株千年人参娃娃,这是天上掉大饥饿啊!

    李孜摸了摸装有千年人参的灵兽环,这片森林方圆多少千里,范围极广,李孜他们在森林中尽可能以最快的速度奔逃,他们不敢御器飞行,因为身在高空太明显,很容易就会被其他追来的修炼者发现。

    狂奔了一阵子,李孜突然觉得前面某个方位似乎一直在指引自己灵兽环中的人参娃娃。

    李孜能感觉到人参娃娃像自己发出请求,请求李孜一定要朝那个方向,急速的奔去。

    此时,由于千年娃娃的出现,天空的异像已经消失,那处禁制也恢复到往日平静的样子,浓雾散去,李孜三人在森林里穿行,一直朝北行去,过了一条林中小溪之后,李孜发现他们似乎来到了一个洞穴前面。

    “我们进不进去?”铁塔问道,他没什么主见,从闯入这座上古遗迹以来,都是听吴老三的。

    吴老三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转身看向李孜,因为他十分清楚李孜的能耐,以前他们在一起几次成功脱困都依赖李孜。

    “等等,等我放开精神力探测一番。”李孜将精神力全部放开,警惕的四处探测,见四处并没有什么危险。

    于是朝吴老三和铁塔打了个进入的手势,三人从一块巨石后边闪出来,急速闪身进入这个三丈高两丈宽的洞穴,里面漆黑一片,外面的光线根本照射不进来,但是李孜他们都可以凭借着感知,获知周围三丈范围内的动静。

    他们一步步朝洞穴的深处走去。大约走了有小半个时辰,突然洞穴中爆发出强烈的白光,一道耀眼的光芒从洞穴深处射出,在李孜他们看来却是惨白惨白的。

    越往里走李孜灵兽环中的千年人参渴望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这些光线虽然诡异,但照射在身上并没有感到不适,应该没什么凶险吧?”吴老三不确实的说道,实际上是在问李孜。

    铁塔满不在乎,反正吴老三、李孜往哪走他就跟着走,即使前面是个坑。

    耀眼的白芒过后,只见由洞穴深处白芒的中央位置,霍然出现一株比那株千年人参略小的人形灵芝,灵芝一共有五片叶子,红橙蓝绿青,五彩缤纷,隔着老远李孜三人就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奇香。

    这株人形灵芝突然出现,李孜灵兽环中的千年人参似乎知道灵芝的存在,反应的更加激烈了,李孜最能感受到。

    ‘真是奇怪了,难道千年人参也是个一肚子坏水的植物,把自己引来采摘灵芝,死道友不死贫道?’李孜看着这株人形灵芝,心里如是恶意揣测着。

    ‘我的天啊,我们发财了,刚刚收获到一株千年人参,现在又发现一株灵芝!’似乎是要应了铁塔这句话似的,三人面前的白芒突然散发出一股热流,热流所过之处,好像泡在温泉里一样,李孜他们三人浑身舒爽无比,全身上下的筋骨一松一收,急速的膨胀,向是吃了大补之物,一些小的闭塞的经脉,一股热流通过,竟然立刻就通畅了,下腹丹田内,更是能感觉到一团团的气流在不停旋转。

    “太舒服了!”铁塔舒服得哇哇叫。

    现在李孜三人全身的表皮就像烫红的大虾一样,丹田之中更是元气充盈。

    李孜此刻知道定是这白芒中蕴含天地元气,自己的大机缘到了,不敢大意,急忙催动淬骨锻髓诀中缓缓的引导着身体中的元气,身上元气随着引动,滚滚元气澎湃地扩展开来,在身体里散开,以下丹田中央为圆心,缓缓地往四肢百骸冲去。

    每冲刷过一处穴位,李孜便听得“啵”一声,像红酒瓶盖被揭开的声音,因为强大元气冲击着不同穴位,李孜只听见他们三人的身体不停发出噼里啪啦一连串如同爆炒豆子的轻微响声。

    然后李孜浑厚的元气一下子外放出身外,透过内脏皮肤而出,形成一股似乎经凝实的外放气力,李孜可以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自己外放的气力,是那么像身上的一部份,如臂使指,心意相通。

    此刻,淬骨锻髓诀留在他下丹田中的碧绿色气旋,也在李孜的体内有了反应,那碧绿色的气旋陡然在李孜的丹田内旋转起来,宛如一个美丽的圆盘,“轰”地激发出一团团小的气旋,立即将他的五脏六腑全部包裹其中,不断的改造。

    由于没有其他珍贵药材的调和,李孜他们三人吸收这无数的白芒,虽是将他们的大部分经脉打通,使他们以前在打斗中受到的暗伤都也修复,并且还根据个人的实际情况,平白的让他们增加了近百年的修炼。

    吴老三和铁塔本来处于内炼中期和初期的实力,立马提升到了后期和中期,而李孜的内炼初期的境界也提升到了中期,其实只要他们有匹配的修炼功法,实力还能再进一步,但是他们白白浪费了许多白芒中蕴含的天地元气。

    “爽,太爽了,只是这白芒罩体就能提升境界,若是将这人形灵芝和人参炼制成丹药,那还不上天啊!”铁塔乐得哈哈大笑。

    “别得瑟了,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不然又要被人堵住了!”吴老三虽然也高兴非常,但没忘记自己还处在被人追杀中。

    于是他们三人由李孜小心翼翼地采摘下人形灵芝后就赶快离开了。

    五日后,李孜他们来到目的地河口城。

    李孜和铁塔装扮成外地贩药的药商,由于吴老三的长相老成持重,扮成了专门为人治病的随行药师,方便在河口城行走,不然一眼被本地人瞧出外来者的身份就麻烦大了。

    而出身超级大家族的吴老三,本身的医术比起一般的庸医强上不少,甚至可以跻身名医行列。

    为避免原住民的怀疑,刚入城不久,吴老三就显露了一手高超的医术,为几名患者治好了多年的顽疾。

    于是就有了李孜和铁塔沾了吴老三的光,被河口城的大富豪钱多金钱大款请进了宅子,为其子治病。

    大富豪钱多金的豪宅后院中,在一间布置的十分奢侈的房间中,李孜看看躺在床上出气多进气少的男子,也就二十郎当岁,面色青紫,双眼深陷,一脸的死气。

    “不会是强撸灰飞烟灭吧?”李孜嘀咕道,想当然的把此子的病想成了那个啥。

    “强撸是什么?”铁塔挠着头问。

    钱多金和吴老三也是一脸的惊讶,心想难道这位只看一眼就瞧出了钱豪杰的患病原因?

    李孜自是不能按强撸的原意跟他们解释,含糊其辞的说:“强撸中不是有个强字吗,强的意思就是外因,因为外因患上的重症。”

    “噢!”大家恍然大悟。

    “高,实在是高,小兄弟只看一眼就能断定小儿重病的成因,高!”钱多金朝李孜竖起大拇指。

    “那里那里。”李孜谦虚道。

    接下来吴老三似模似样的走到躺着的钱豪杰身边,先是伸手搭在他的左腕上,过了一会又搭到他的右腕上,摇摇头,然后又将紧闭的双眼翻翻,再摇摇头。

    整个过程吓得钱多金心惊胆战,他还以为自己儿子真的没救了。

    哪知吴老三诊断过后,端起桌子上的茶抿了一口,对坐在旁边一脸焦急的钱多金道:“令子的病我有几分把握,不过是有些麻烦,可能许些时日。”

    “只要能治好我儿豪杰的病,先生要什么尽管吩咐,费些时日算什么,不知先生要用些什么药,请尽管吩咐,我会吩咐下人去配。”

    “三十年生的向阳草,十年以上的冬冥花,五十年生的龙地衣……”啪啦啪啦吴老三说了一大堆所需要的药材。

    “王伯,你马上去办,不管花多大大代价都给我把吴先生需要的药材配来。”钱多金听了吴老三所说的东西,吩咐站在旁边,一个年龄六十上下的老管家下去准备。

    准备这些药材,还需要一些时间,吴老三向安慰钱多金几句,说是这些药材准备妥当,就有七八分的把握把他儿子的病治好,随后就出了这间房间。

    回到钱多金为自己准备的房间,吴老三,李孜,铁塔围在一起分析着钱豪杰的病情。

    “俺看这娃的病不像是正常重病?”

    连傻乎乎的铁塔都能看出来钱豪杰的病不简单,李孜和吴老三又岂会看不出?

    “管他的病是怎么来的,我们只管治病,不让原住民怀疑我们外来者的身份,其他不该我们操心的,我们一概不用管他。”李孜一边啃着晚饭吃剩下的大鸡腿,一边直言不讳道。

    “李兄说的对,治病有利于我们掩护身份,其他的闲事能避就避。”

    原来李孜他们那日在洞穴中采得人形灵芝后,立刻就从森林中逃了出来。一路之上,不敢走大路,专走山路。一路艰辛,来到河口城,然后吴老三露了两手,就让钱多金找上来了。

    经过对钱豪杰身体的一番探查,吴老三根据自己所知的医学知识,已经断定钱豪杰是被人下了剧毒一类的毒物。封闭了他的六识和魂魄,只要用些特殊的药材,再加上为他疏通血脉,就能将他医好。

    至于是什么剧毒,或者干脆是某种毒物,吴老三也懒得去深究,他为钱豪杰疗伤就已经得罪了背后下毒的人,而现在他还可以推脱是医者仁心,为人治病是医师的本分,如果他再探查下毒人的身份,那可就把人得罪彻底了,搞不好会不死不休。

    “你们知道是谁想害这钱豪杰?”铁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李孜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好奇,毕竟他也有病,好奇癌晚期。

    看着李孜和铁塔都望着自己,吴老三心中突然想到:“自己怎么把这俩好奇心重的猪队友给忘了、”

    “有可能是一名修炼者,而且境界不会太低。”吴老三只能推测出来这么多,照实说道:“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一日后,钱多金已经将吴老三所要的药材全部的准备妥当,这也是李孜他们没想到的,原以为收集这些药材至少需要三五天,尤其是那五十年生的龙地衣,那不是光有钱就能买到的。

    当天中午吴老三让钱多金把房里的家具都搬出去,然后再让钱多金把钱豪杰周围用黄布围起来,他找来一碗朱砂,在黄布上画上一些符纹。

    这一切准备完毕,吴老三从怀里找来一个青玉瓶,然后青青玉瓶中倒出几滴散发恶臭的脓水,混入朱砂已经用完的碗中。放到钱豪杰的鼻子前在,只一会的功夫,只见钱豪杰的鼻孔中钻出一道黑影,仔细看时却是一条大头花背的蜈蚣,身子尾部还拖着两寸来长的血丝。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