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暴强全能系统 > 第252章 退敌(书号:101431

第252章 退敌

作者:很二
    “等等,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李孜打着暂住的手势说。

    “问题,哈哈哈,死到临头了你还有问题要问?”天魔一煞狂笑道:“问吧,我格外开恩,准你问一个问题,别死后做个糊涂鬼,哈哈哈……”

    不等李孜开口,天魔一煞像鸭子的脖子被人掐住一样的笑声,别提多难听了,盯着李孜道:“我不会让你就这么轻易的死去的,这样就失去了杀戮的乐趣。”

    “乐你妹。”尽管李孜首次交锋落败,并且自认为自己的耳朵对网络上的噪音已经免疫,对人妖都无所畏惧,然而在这位学鸭子叫的怪物面前,李孜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在往下掉。

    “这处森林常年不见人烟,你是如何知道我会从此地经过的?”从这位刚一出现,这个疑问就一直困扰李孜,他正是担心自己外来者的身份被人识破,所以尽量挑无人的荒野地带前进,不曾想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还能被人堵住。

    不光堵的是人,还堵心,李孜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倒霉蛋。

    “是你小子自己不长眼闯入我的修炼之地,怨不得别人,送上来的人肉美餐我岂能错过?”天魔一煞习惯性的用他那猩红的舌头舔了舔一嘴的尖牙。

    他的这个动作又恶心双吓人,让李孜身上的冷汗,片刻之间就已经把全身的衣服浸透了。

    在天魔一煞的眼里,这似乎就是一场猫戏老鼠的游戏,李孜就是那只无处可逃的耗子。

    更残忍的是,这天魔一煞这只怪猫,还有个怪脾气,喜欢虐待动物和食物。

    下一秒,李孜只觉得一真无比阴冷的罡风沿着自己的身旁吹过,没有一丝的预兆。

    这鬼东西的敏捷值够高啊!李孜心中只来得及冒出这个念头。

    天魔一煞的行动如鬼魅一般,李孜的胸前再次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

    他这只耗子又被猫找了一下。

    就在这一眨眼的闪电之间,天魔一煞已经连续击破了李孜周身由气力构成的防御之罩,一击得手之后,却又是快速的退回了原地。

    李孜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自己胸前不注往下淌血的伤口,再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狞笑的天魔一煞。

    此刻的天魔一煞笑得比哭还难看,而在他的五指指间,还残留着李孜的鲜血,慢慢地将手抬起,放到了眼前。

    天魔一煞先是像条狗一样嗅了嗅,像是面对着人世间的美味一般,慢慢的,一口一口的把指间的鲜血吮吸干净。

    似乎是意犹未尽一般,这家伙又舔了一下嘴唇和尖牙,没有一丝生气的眼珠子,居然兴奋地瞅向李孜这个人形存血罐。

    “吓死宝宝了!”李孜拍拍自己的心口,装出好好害怕的样子。

    此时李孜前胸和后背伤口的血已经止住,感觉不到疼痛了,心中只剩下面对变态的恶心感。

    “他的敏捷值估计至少得有60,而自己虽然有淬骨锻髓诀护身,但在速度上远远逊色于他,以己之短攻彼之长,显然不可取,可是自己挡不住他的速度啊?”李孜迅速在脑子里思索着对策。

    “呲啦!”

    一声如布匹被扯破的声音再次响起。

    李孜的大腿之处再次划开了一道修长的伤口,鲜血,一滴一滴的坠落地面。

    跟着另一个大腿,也招受了同样的攻击。

    快,太快了,天魔一煞的攻击动作如同一个鬼魅,来无影去无踪,李孜的目光根本捕捉不到他的行动。

    李孜的眼神仍然十分的坚定,脑子里非常清醒,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就要栽在这了。

    就再这个时候,在李孜的心底,却猛的爆发出了一股暴戾无比的气息。

    “老子弄死你,你他妈的还有完没完!”

    就像是凶狠无比的恶兽的吼叫。

    热血,在心中慢慢的沸腾了起来。

    “来吧,看看究竟是你死还是我活!”

    仿佛是来自无间地狱的呼唤,吼叫着将李孜唤醒。

    一股莫名的怒火,在心中燃烧,求生的意志,在一瞬间窜上了李孜的心头。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李孜猛地将双手叠交在了胸前,一个巨大的圆形碧绿色光盾在胸前形成,萦绕在李孜的周身。

    天魔一煞在一时大意之下,被这碧绿色光盾给正面击中。

    然而,根本对其造不成一丝的伤害,只是天魔一煞在一阵惊愕之后,笑容却是更疯狂了。

    “好好,有反抗才有意思。”边拍着像枯树枝的手,天魔一煞的笑容变更加开心,冲着李孜喊道:“这样的猫鼠游戏,才算得上是刺激,好玩好玩!”

    天魔一煞脸上的兴奋被残忍之色取代。

    缓缓的祭起了手中的那根兽首木棍。

    轻轻地朝前一挥而下。

    一阵破空的呼啸声响起,一团绿莹莹的光芒带着地狱反叫般凄厉的叫喊声冲向了李孜。

    “嗖嗖嗖……”破空之声不断,空中的温度,骤然下降。

    李孜收拾起了杂七杂八的心思,向后退了一步,左手抬起至胸前,跟着沉闷的咒语声响起,一朵碧绿色的莲花在李孜的指引之下飞上了半空,瞬间幻化成了一朵世莲,撞向了那团绿莹莹的光芒。

    “轰。”的一声巨响,两者在空中相击,一起消散在了空中,只是,跟着而来的另一团绿光,却又是紧随而至。

    “来得好!”李孜大喝一声,双手不停在身前挥舞,化成了一道冰墙,挡在了身前。

    他的人却急速向后退了开去。

    “呯。”

    李孜随机应变之下所施展的冰墙,根本就没有多大威力,被那团像鬼火的绿光轻松的撞破了,而那团绿色的鬼火,在晃了两晃之后,猛的击向了李孜。

    李孜只觉得胸前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

    胸口仿佛是被巨锤猛的锤了一下,一瞬间,五脏六腑直接招受了重击,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直痛的李孜倒吸了一口凉气,险些晕了过去。

    李孜强忍着撕心裂肺般的痛楚站定了起来,另一股大力却再一次击在了胸前。

    下一秒李孜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这股力量给击飞出去老远,然后在重重的摔在了草地上。

    巨大的撞击几乎把李孜的身体给生生撞碎,背上的骨头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噗”的喷出一口鲜血,李孜只觉得自己的眼中模模糊糊看不清,鼻孔中一股温热的液体正在缓缓冒出。

    全身的无力,意识在一瞬间也开始流逝,李孜只觉得自己的脑中一阵翻天覆地的晕眩,意识在片刻之间已经是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

    “绝对不能够晕过去!”

    李孜在心底里不断提醒着自己,只是此刻的意识,仿佛是失却了控制一般,慢慢的归于沉寂。

    “难道哥又要挂了,重新穿越?”

    此刻的李孜,在真正面对着死亡的时候,却仿佛是放下了巨大的担子一般,整颗心慢慢的放了下来,大不了再穿越一回,怕个鸟。

    “最好是能穿越回地球,最不济也穿越个王子当当。”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李孜手里的硬如铁,却是猛烈的抖动了起来。

    就像是重新充满电的震动棒一样,激烈的振动了起来。

    握在李孜手中的硬如铁,此刻仿佛是像刚刚从沉睡中醒来,蕴涵着巨大的力量,急于挣脱李孜手上的束缚。

    “咣当,咣当。”

    如同战场上的金戈铁马一般。

    一股无形的乳白色雾气,从那硬如铁中缓缓升起,慢慢的注入了李孜的体内。

    然后,又是消失不见。

    意识已经趋近昏迷边缘的李孜,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内外都被一股冰冰凉的气雾弥漫,所过之处。疼痛的感觉竟然在这气体的激励之下慢慢的减缓,重新焕发出了生机,四肢百骸正在缓缓的恢复行动能力。

    就像是一股空前强大的元气注入,或是打了强心针,将李孜的意识从昏睡中慢慢的唤醒。

    而他手中的硬如铁,却是乖乖听话的静静躺在李孜手里,轻轻的颤动着,似乎在催促着李孜与他一起战斗。

    这一次李孜右手有了知觉,紧紧一握,就从硬如铁中传来了一种独特的元气,钻入了李孜的体内,这股元气是那样的清晰而独特,仿佛是许久不见了的老朋友骤然重逢了一般,亲密无比。

    从李孜的心底,升腾起一股强大的自信心和战斗冲动。

    战,战,战!

    战意凛然,李孜只感觉到一股热血在心中沸腾,拼尽了全力站了起来,猛地睁开了双眼,眼神惊异无比的看向了手中的硬如铁,表情一脸的懵逼。

    远处的天魔一煞,似乎觉察出不妙,此刻心里却并不急着把李孜击败,而是饶有兴趣的重新打量李孜,脸上的笑容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笑意,只有一种放肆的残忍。

    果然是个人形怪物。

    李孜的周身依然是充斥着撕心裂肺的伤痛,好几次险些又倒了下去,只是在那硬如铁注入的元气之下,焕发了体内强烈的战斗**,坚定的站了起来。

    将破烂的上衣一扯,灰色的衣裳被粗暴的撕开,掉落在了地面,静静的,无声无息。

    此刻被李孜紧握在手中的硬如铁,显得异常的古朴,从上到下都呈现出一种深深古铜色,表面还泛起刻满了古怪而诡异的铭纹。

    整个硬如铁却是显现出一种非常沉重的古旧之感,置身在这黑暗的夜里,更加让李孜怀疑这究竟是一块废铁?还是一件武器?

    甚至于连天魔一煞总觉得有点滑稽奇怪,放肆的笑了起来。

    天魔一煞瘵手中的兽首木棍,再次朝前一戳,杖头的兽首迅速的旋转了起来,发出了凄惨而阴森的兽吼,随着天魔一煞口中的咒语响起,突然变大,变红,呼啸着砸向了李孜。

    天魔一煞的嘴巴裂开,露出了黄的恶心无比的尖牙,残忍的瞪视着李孜,闪过了一丝血色的寒芒。

    几乎就像是下意识一般,李孜快速的伸手,然后挥动硬如铁,就像是练习了千万遍一般,娴熟的让他自己都感到惊讶。

    这么一瞬间,李孜感觉自己完全掌控了硬如铁。

    呲。

    一道无比耀眼的洁白光芒,将整个树林都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同时魔天一煞口中念动的恶毒咒语,也在这森林中回响不休。

    那如蕴酿了无数岁月的洁白光芒,骤然把李孜面前这无边无际的黑暗给生生撕碎。

    耀眼的洁白光芒一直冲上了天空,射穿乌云,混合着那诡异的咆哮之声,似乎要把天上的神明都唤醒。

    天空中,乌云攒动,瞬间的暴发而聚集,继而闪电交加,犹如万马奔腾一般,让整片森林都为之变色。虎啸龙吟。

    “恶魔召唤!”天魔一煞挥舞手中的兽首木棍,就在李孜头顶上方翻滚的乌云,刹时变的更加的汹涌,仿佛是那沉睡了千百年的恶魔,在这地狱般的召唤中轰然苏醒。

    乌云中降下,毁灭天地的气势,使得整个世界,风云色变。

    似乎,即将孜下一场恐怖的雷雨。

    电闪雷鸣。

    就这样肆无忌惮向轰击。

    一道如同开山巨斧一般惊心动魄的血红色巨大闪电直直的向地面砸了下来。

    “轰隆!轰隆!”

    整个黑暗的木,在这道恐怖的闪电笼罩之下,犹如白昼的光明,只是这种磅礴的气势,却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心胆俱颤。

    迎着这诡异却又触目惊心的巨大闪电,李孜站了起来,一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手中那把喑含天地正气的硬如铁。

    紧紧的握住,李孜像凶猛的虎狼一般的眼睛骤然爆发出了嗜血的光芒,定定的看向了站在自己前方的天魔一煞,轻轻地把硬如铁高举了起来,这一瞬间,李孜信心十足。

    此时的天魔一煞,除了惊叹无比之外,眼神中还隐藏着一种莫名的惧怕,甚至是难以置信,神色复杂的看着李孜,此刻,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知道他心中的想法。

    就这么对视了一瞬间,天魔一煞的心里已经是做出了决断,最终还是茫然的摇了摇头。

    短暂却又异常可怕的沉默之后,天魔一煞开口说道:“不错,也只有像你小子这样心志坚定的人,才能唤醒手中的神兵,今天你的运气不错,你自己好自为之,我天魔十二煞虽然神通高绝,但也绝不会冒着负伤的凶险击杀你,一个月之后,如果你还没有死的话,我一定会召集天魔十二煞再次回来取你小命!”

    “一个月后的事谁能知道,别到时候我没死你倒是先挂了。”

    “哈哈哈!”

    在这几声公鸭一样的怪笑声中,天魔一煞的身影已经是化作了一团黑色的烟雾,伴随着恶心人的笑声,飘向了远方!

    良久,一声轻微的声音由远方传来,断断续续飘向了李孜,却是天魔一煞的传音:“你们这些破坏中枢大阵的外来者,我们对你们的追杀才刚刚开始,你可要好好的留住你的小命,一月后……”

    “你妈P他们闯下的祸让哥来北锅,我那个去。”李孜又一次让人给坑了。

    而就在这时候,他只觉得体内一阵巨大的疼痛袭来,在也支持不住,栽倒在地。

    硬如铁表面的铭纹,在这一瞬间就暗淡了下去。

    俏无声息,再次化作了那古朴的废铁,掉落在了草地上,沉寂了下去。

    夜晚的黑暗,再次覆盖了整片森林。

    半个时辰之后,一阵大雨哗哗的下了起来。

    噼里啪啦之声,掩盖了森林中所有的声响。

    又仿佛在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在遗迹内遥远的北方,一个须发皆白,正在闭关的老头突然睁开眼睛,被记忆中的异象所惊,看着浩瀚的夜空,惊疑无比,脸上神色瞬间数变。

    良久,对着远方的天际轻轻的低吟着古老的咒语:“天龙现,天风变,潜龙遇云飞天。似乎,这上古遗迹内就要为之沸腾了。”

    片刻之后,这白发的老头,匆忙的走入了一间巨大由的殿堂内。

    这殿堂的入口之处,是十二根巨大的白玉石柱,支撑起一个圆形的穹顶,在那正门的上面,一个头上生独角的蛟龙石塑,轻轻的垂了下来,那血盆大口,却是正对着殿堂的正门。

    在这正门的两旁,站立着两个手持大刀的护卫,眼看着着白发老头走进。脸上的神色顿时变的无比的恭敬,弯腰施了一礼,恭敬的道:“大长老。”

    这白发老头点了点头,随手一挥,对着其中的一人道:“快传袁雷!”

    说完这句话,老者就神色匆忙的走进了殿堂内。

    没过多久,一位身穿蓝布衣,脸上蒙着黑面罩,身高七尺有余下的高大男子,缓步来到了那白发老者的身前,低头施了一礼后,这才开口问道:“大长老深夜召唤袁雷前来,可是有什么旨意在颁布?”

    这高大男子的声音异常的宏亮,然而却仿佛是不带一丝的正常语气,冰冷无比,配合着他布衣和黑面罩,一种扑面而来的压抑,让人不敢直视,整个人就如同一块冰山之颠的万年寒冰。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